他曾在血战湘江中死里逃生,最终永眠闽西革命烈士陵园

他是一名老红军,被乡亲们亲切的称为“三湾将军”,曾在血战湘江中死里逃生,他不是闽西人,去世前却要求把骨灰安放在闽西革命烈士陵园,与闽西子弟兵长眠一起。他就是长征时红三十四师一〇〇团团长韩伟。

他曾在血战湘江中死里逃生,最终永眠闽西革命烈士陵园

开国中将韩伟

韩伟,1906年2月10日出生在湖北黄陂粮房湾,少年时学徒做工。1922年,刘少奇等人在安源领导了轰轰烈烈的罢工活动。当时只有16岁的韩伟也加入了这一活动中。不久之后,因为参加罢工被军阀通缉,韩伟又来到了当时革命如火如荼进行的广州。在广州,韩伟加入了叶挺独立团,成为了一名普普通通的士兵。后来,韩伟参加了北伐战争、湘赣边界秋收起义,起义后跟随毛主席一起上了井冈山。韩伟不仅走上了革命道路,而且革命道路的起步阶段就在毛主席身边。因此,许多人都说韩伟是“三湾子弟”、“三湾干部”、“三湾将军”。

1955年,韩伟被授予中将军衔和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1992年4月8日,韩伟将军作为一〇〇团最后的幸存者,走完了人生的旅途,享年86岁。

三湾改编后成了毛主席的警卫排长

在秋收起义中有一支特殊的部队,即没有赶上南昌起义的武汉国民政府警卫团。参加秋收起义的武汉国民政府警卫团,此时番号已改编为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一师第一团。韩伟任第一团三营九连一排排长。秋收起义失败后,韩伟所在的九连损失很大,连队干部基本牺牲,战士也只剩下十来名。劫后余生的韩伟带领幸存的战士,准备到浏阳县找毛泽东。

韩伟是在1922年参加安源路矿工人大罢工中成长起来的。1924年,他加入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入团后,韩伟来往于安源与长沙之间,为毛泽东、蒋先云、李立三、刘少奇等人传递信件。1926年,韩伟转入中国共产党。

1927年9月29日中午,部队到达三湾。没有想到的是,老百姓全跑了。三湾地处永新、宁冈、莲花、茶陵四县交界处,消息闭塞,老百姓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只知道古训“兵匪一家”,见兵就跑了。韩伟得知老百姓因为不知道军队的底细而纷纷逃跑,就把情况报告给了毛泽东,毛泽东得知后指示各营、团首长管好部队,秋毫无犯,多帮老百姓做好事。

在三湾,毛泽东针对秋收起义部队存在的各种问题,果断地进行了改编,史称三湾改编。三湾改编的主要内容是,在部队中建立党组织,连有支部,营、团有党委,连以上设立党代表;实行官兵待遇平等,长官不打士兵,建立士兵委员会;并将700余人的一个师缩编成一个团,称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一团,下辖两个营七个连。韩伟任第一营二连二排排长。

他曾在血战湘江中死里逃生,最终永眠闽西革命烈士陵园

三湾改编油画

三湾改编后,韩伟告别毛泽东,到驻扎在大湾的二连报到。临行时,毛泽东送给韩伟一个笔记本,并在扉页上写道:“坚持到底就是胜利。”

不久,红四军前委会为了保卫组织,成立了前委混成大队,由谭震林出任大队长兼政委,而副大队长的人选,毛泽东提出由韩伟担任,韩伟同时兼任毛泽东的警卫排长。

1929年的春节,前委决定给战士们每人发一块大洋过节,当时红四军共有6008名指战员,而银元却只有6000块。毛泽东、朱德、陈毅、谭震林等人提出不要。韩伟知道了,也把分给他的那一块送了回去。毛泽东劝韩伟:“收下吧,拿它买条裤子嘛!”“那你为什么不要?”韩伟反问道。“我是前委书记、党代表嘛。”毛泽东解释道。韩伟哑然。片刻,韩伟说:“我是警卫排长,大小也是个兵头儿嘛。”“是个兵头儿。”毛泽东重复说了一遍,接着感慨地说,“是啊,参加我们这支队伍的人,只要能冲锋在前,享受在后,就不愁打不败敌人。”

“三年不饮湘江水,十年不食湘江鱼”

1931年11月7日至20日,中华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瑞金叶坪召开,大会宣告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成立。其间,中革军委(全称“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成立,红一方面军领导机构奉命撤销,统称中央红军。根据会议日程安排,第一〇〇团代表红十二军接受临时中央政府检阅。当时韩伟出任中央红军一〇〇团团长。在阅兵仪式上,韩伟接过了朱德总司令代表中央政府授予的“沉着胜敌”的锦旗。这面锦旗,是临时中央政府授予人民军队的第一面锦旗。事后,韩伟说,是“沉着胜敌”四个字让自己在湘江战役中存活下来的。

湘江战役是一场史无前例的惨烈战斗,数万红军将士长眠湘江之边,尸横遍野,血染湘江。当时百姓间流传着“三年不饮湘江水,十年不食湘江鱼”。

他曾在血战湘江中死里逃生,最终永眠闽西革命烈士陵园

电影《血战湘江》

1934年10月10日,红三十四师一〇〇团在韩伟指挥下,处在整个中央红军的后卫队伍中,离开江西于都河开始长征。在连续突破国民党军设置的三道封锁线后,于11月中旬抵达湘江东岸。蒋介石命令国民党军在零陵至兴安之间近150公里的湘江两岸配置重兵,构筑碉堡,以绝对优势,构置起第四道封锁线,妄图一举将中央红军歼灭。

为了掩护大部队过江,负责殿后的红三十四师在师长陈树湘的率领下,奋勇阻击国民党军。红三十四师全体指战员明白,阻击战多坚持一分钟,党中央和中央红军在渡江中就少一分危险。阻击的战士一批批倒下去,又一批批上来,红三十四师像钉子一般扼守在阵地上,整整阻击了三个昼夜。

在红军主力渡过江之后,殿后的红三十四师被追上来的国民党军包围了。在寡不敌众的形势下,师长陈树湘下令全师分两路突围,让韩伟没有想到的是,这竟然是他与师长最后的告别。陈树湘率部队突围后不久,即壮烈牺牲。而韩伟也在弹尽粮绝后跳崖,幸运的是被当地老乡救下,死里逃生。后来,韩伟因叛徒告密,遭到了反动派的逮捕,被关在了武汉的监狱里。就这样,红三十四师几乎“全军覆没”,6000多名将士,都牺牲在了这片土地上。

打得日军闻“韩”丧胆

抗战全面爆发后,国共两党再次合作。共产党向国民党交涉,提出“释放政治犯,共赴国难”。武汉方面的国民党请示上级后,得到的答复是,同意放人,但有一个条件,红军战士送延安,红军干部送南京。因韩伟尚未暴露红军干部身份,因此,他顺利地从国民党武汉监狱回到了延安。

重新回到延安的韩伟,觉得自己湘江战斗失败了,觉得没脸去见毛主席。毛主席在见到韩伟之后却说:“韩伟同志,你的事迹我知道,湘江战役你立功了。”后来,韩伟又主动请缨,选择奔赴抗日战场,临行前,毛主席提议井冈山的老战友一起照一张相就召集了大家,毛泽东站在队前说:“11年前,秋收起义,大家一起上井冈山,在三湾改编时还有700多人,现在剩下的不多了,今天能来的连我一共29个,大家一起照个相留个影。我们中间的一些同志,明天就要到抗日前线去。战争嘛,是残酷的……”

他曾在血战湘江中死里逃生,最终永眠闽西革命烈士陵园

毛泽东与参加井冈山斗争的部分同志的合影。二排左起11为韩伟。

就这样,韩伟到了晋察冀前线,先在晋察冀军区军政干部学校当军事教育主任,不久,到第二军分区第四团当团长,再后来,任第九军分区司令员、雁北支队司令员等职。在整个抗战时期,韩伟就像一只铁拳,率领部队从冀中到雁北,从雁北到白洋淀,从水上到陆地,从五台山到太行山,与日军展开游击作战,打得日军闻“韩”丧胆。

开国大典陆军阅兵训练

提起开国大典,人们不会忘记天安门广场上的大阅兵。大阅兵时受阅部队的次序是:海军两个排为前导,接着步兵师、炮兵师、战车师、骑兵师,由东向西行进。当步兵师雄壮地通过天安门广场时,站在天安门城楼上陪同毛泽东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检阅,并负责步兵师训练的韩伟,激动得浸出了泪花。

韩伟是怎样被选定负责陆军阅兵训练的呢?在开国大典的筹备会上,领导人们追忆往昔,想起了18年前中华苏维埃共和国阅兵式,毛主席又想起了当时接受锦旗的一〇〇团团长韩伟,于是将已经升任军长的韩伟叫了回来,让他负责阅兵式上步兵的训练。

韩伟一回到军部,立即和政委旷伏兆研究,决定由一九九师参加受阅。一九九师的前身,曾参加过南昌起义、秋收起义,抗日战争时期是八路军一一五师独立团,功勋卓著。确定一九九师受阅后,韩伟从军部赶到一九九师驻地,和师长李水清、师政委李布德一起研究训练情况,全师官兵听到这一消息后,更是高兴,这可是代表全军陆军参加开国大典受阅啊!

韩伟自始至终在一九九师跟踪指导训练,韩伟还模拟了开国大典盛况,进行了多次综合演练,同时又组织六十七军的军、师领导代表团观摩提意见。这样,经过两个月的严格训练,激动人心的时刻到来了。

1949年10月1日,伴随着威武雄壮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李水清和李布德率步兵方队迈着铿锵有力的步伐进入天安门广场。当跨过天安门中轴线东侧150米标有白线的正步区时,李水清喊罢一声“正步走”口令后,随即擎起右手,向天安门城楼上的毛泽东、朱德等中央领导庄严行礼。站在天安门城楼上陪同领袖们检阅的韩伟心潮澎湃,热泪盈眶。

生不能相伴,死却想相守

1992年,在韩伟的生命即将走向终点之际,他对儿子说:“湘江战役,我带出的闽西子弟都牺牲了,我对不住他们和他们的亲人……我这个将军是他们用鲜血换来的。我活着不能和他们在一起,死了也要和他们在一起,这样我的心才能安宁。”

他曾在血战湘江中死里逃生,最终永眠闽西革命烈士陵园

韩伟将军雕像

1992年4月8日,韩伟将军在北京逝世。遵照将军的临终遗嘱,1992年8月,韩伟的儿子韩京京专程从北京将父亲的骨灰送到闽西革命公墓安放。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祖国杂志):他曾在血战湘江中死里逃生,最终永眠闽西革命烈士陵园

(浏览 2,392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