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顺文艺·第222期】【北坡风光】【小说】 棒 棒 | 王俭周

【河顺文艺·第222期】【北坡风光】【小说】 棒 棒 | 王俭周

棒   棒
【河顺文艺·第222期】【北坡风光】【小说】 棒 棒 | 王俭周
  王俭周
1

  父亲去世的那年,我心血来潮,从林钢门口一老头那里买个一只狗回家,母亲给他起了个很好听的名字一一棒棒。

  刚到我家的棒棒个子很小,双手就能捧住。它的嘴唇和四个蹄子是白色的,除此之外通体金黄。一双机警的小眼睛在眼眶里滴溜溜地转动,看得让人心疼。

  棒棒从它母亲的怀抱到农夫的篮筐里再辗转到我家,出生不到二十天时间里被“拐卖”了两次,真是个可怜的“孩子”。看到它在我老婆给它搭的窝棚里冻得瑟瑟发抖,我便把它抱到我的床底下。老婆竭力反对:“这气味儿谁能受得了?”而我感觉不到。老婆说我的鼻子不管用,就是个摆设! 我劝老婆:“孩子拉屎拉尿你都不嫌弃呛,你就把它当孩子养吧!”老婆最终没有拗过我,拖了一块儿地毯铺到床底下,棒棒从此便和我们同吃同住到了一起。

  棒棒有了温暖的家后,它的胆子渐渐地大了起来,眼神也不再游离,吃得也逐渐多了。当然拉得也多了。老婆每次屏住呼吸给它打扫卫生时都抱怨并且打击我:“这绝对不是狼狗,就是条家狗!”我也有点儿心里不踏实,但还是自我安慰道:“它还小,再长长看,耳朵一定能够立起来的!”为了让棒棒快点长成狼狗之状,我还隔三差五地给它加餐一一那是连我都舍不得吃的火腿肠。

  转眼一年过去了,棒棒已经步入“青少年”,而它的发育明显比同龄要小,两只耳朵无精打采地耷拉在小脑袋两边,尖尖的嘴唇上那小白花也还是那么一点。要不是它那双“贼眉鼠眼”还略有那么点可爱,棒棒俨然就像是一条不招人待见的“癞皮狗”。看到它那猥琐的样子,我彻底地失望了。连棒棒这个乳名都懒得喊,直呼它“偶!偶!”

  然而这个家伙并不知道它自己已经失宠,仍然死皮赖脸地缠着我,仍然在我坐到沙发上的时候到我腿上蹭痒痒,仍然肆无忌惮地到床下面的墙角上跷起二郎腿撒尿!当然它这种恶劣的行为招致的后果不仅仅是呵斥,还有皮肉之苦。

  母亲尽管还叫它棒棒,可是也一样不喜欢它。尤其不能容忍它在屋里撒尿。每每棒棒“犯案”,不等母亲举起笤帚它就夹着尾巴夺路而逃。气得母亲干脆把它关到街门外面,任凭棒棒半夜怎样敲门,母亲就是拒绝给它开……不信它的毛病治不过来!

     到第二天早晨开门,一准会看到蜷缩在过道里的棒棒。每到此时,母亲就会心软,就会给棒棒弄点儿好吃的。而棒棒就像立功凯旋归来一样,心安理得地享受美食!吃饱喝足后,这家伙“揭了伤疤忘了疼”,又钻到床底下“解放”去了!气得母亲再一次举起笤帚……如此周而复始,棒棒已然是屡教不改,让人讨厌至极!

  不过棒棒也不是一无是处。它天生能认出自家人。哥哥一家人并不常在老家生活,一年偶尔几次回家看望母亲。每当侄子侄女回来,棒棒就会从大老远的地方,招摇似地摆着尾巴跑去迎接!

  邻居们和堂叔喜欢来我家串门儿,棒棒就不怎么友好。搞得堂叔时常高度警惕,并且随身携带贿赂棒棒的“礼品”。一次堂叔自认为和棒棒熟识,便大摇大摆地进入我家庭院,棒棒不知从哪里窜了出来,“嚓”地一声,堂叔的裤子便开裂到了大腿根儿。气得堂叔大骂棒棒“你就是一条喂不熟的狗”。

  看到棒棒对家庭还算忠贞,母亲也就一次次地原谅了它。

2

  棒棒五岁时,我搬家到了县城。母亲说你把它带走吧,省得我想去那里走动走动还得惦记它。棒棒似乎有所察觉,任我怎样诱惑就是不肯上车。我索性把它抱起来扔到工具车箱里。还没有出村,我从后视镜里看到棒棒从车上一跃而下,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儿,艰难地站了起来,一瘸一拐地向家走去。这东西,比我还恋家!看到这情景母亲说:算了吧,就让棒棒给我作个伴儿吧。

  棒棒十岁那年的一天,我接到母亲的电话说:“你快回来吧,棒棒快不行了。”我连忙驱车回家。棒棒躺在西沟岸保生哥家门口,脖子淌着血,张着嘴巴吐血舌头,样子很惨。我连忙抱起它到镇上兽医站。医生检查了说:“废了,被人砍了,颈椎大动脉断裂。它永远站不起来了,就像人下半身瘫痪一样。”我问医生怎么办?医生说当狗肉卖个钱算了。回去后我向母亲汇报情况,母亲说棒棒这么小的个子没多重,卖不了几个钱,你在家住两天,等棒棒闭上眼后找个地方埋掉它算了。

  我在家住了下来,等着打理棒棒的后事。棒棒在纸箱里缩成了一团。不吭不响,不吃不喝,就这样七天过去了。第八天,我在屋里和母亲说话,突然听到外面“咚”地一声,我以为有客来访,连忙出去,看到的一幕把我惊呆了一一棒棒!棒棒会动了!原来它用前腿拖着残疾的身躯,艰难地从厕所棚的纸箱里爬了过来,翻越门槛时一头栽进屋里。我和母亲大为高兴,认为棒棒一定能够重新站立起来。于是乎精心护理,奶粉火腿肠伺候……它也不负众望,从爬行开始,慢慢地颤颤巍巍地站立。一个月后,它又活蹦乱跳起来了。

3

  十四岁的棒棒已经步入暮年,它步履蹒跚,老态龙钟。看到家人或者外来之人,反应已经明显迟钝。这年我家天塌了,母亲大人突然离世了。

  母亲安静地躺在冰冷的席子上面时,我看到棒棒默默地卧到母亲的脚底下,眼睛里噙着泪。当母亲入殓到棺木里时,棒棒就静静地卧到棺木下面,对嚎啕的哭声和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充耳不闻。母亲出门那一天,谁也没有注意到棒棒哪里去了。

  第二天,我去给母亲上坟,周围找了个遍,没有找到棒棒。

  第三天,没有找到它。

  第七天,仍然没有找到它。

  ……

【河顺文艺·第222期】【北坡风光】【小说】 棒 棒 | 王俭周

作者简介:王俭周男,汉族,一九六八年生,林州市河顺镇栗家沟村人。长期从事建筑业。喜欢阅读,爱好文学。其作品是社会最基层的声音,脚手架上的文学。

【河顺文艺·第222期】【北坡风光】【小说】 棒 棒 | 王俭周

【河顺文艺·第222期】【北坡风光】【小说】 棒 棒 | 王俭周

©原创作品   授权发布(公众号转载须授权)

【河顺文艺·第222期】【北坡风光】【小说】 棒 棒 | 王俭周

【河顺文艺·第222期】【北坡风光】【小说】 棒 棒 | 王俭周

编 外 花 絮

上期网友留言荟萃 

【河顺文艺·第222期】【北坡风光】【小说】 棒 棒 | 王俭周

新   生:

 

他们在街头演出,但不是街头卖艺,因为他们不要一分钱,纯粹是为大众逗乐哈,这就叫一一京剧的爱好。吸晴的是,还很专业。

于是,我便拍下来,原创作品哟!

紫霞满天:

@新生 ,久违了的样板戏京剧《沙家浜》,河顺民间文艺中又一朵奇葩,在林州的圈子内独树一帜。

海阔天空:

《沙家浜》是那个年代的样板戏。场场演,人们场场看,不厌其烦,饶有兴趣。样板戏的词句是精品中的精品,出神入化。

马章生:

 

沙家浜、红灯记,最后都是咱胜利。

 

快板老赵:

 

@马章生, 那还用说,事实就是如此

 

马章生:

@快板老赵 ,这是当年流行的顺口溜,因为那个特殊年代样板戏流传甚广,几乎所有人都会来上一段。

 

尚  善:

 

好熟悉的声声,勾起了久违的满满的回忆!革命样板戏时代的最强音!

 

郭建生:

 

革命样板戏家喻户晓,人人皆知。一个时代的印记!

 

【河顺文艺·第222期】【北坡风光】【小说】 棒 棒 | 王俭周

  -End-

【河顺文艺·第222期】【北坡风光】【小说】 棒 棒 | 王俭周

版权声明:【河顺文艺所使用的文章、图片及音乐属于相关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如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敬请相关权利人随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河顺文艺):【河顺文艺·第222期】【北坡风光】【小说】 棒 棒 | 王俭周

(浏览 45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