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顺文艺. 第254期】【散文】 学生的牵挂(音频) | 新 生

【河顺文艺. 第254期】【散文】 学生的牵挂(音频) | 新 生

      写这篇文稿的时候,我是流着泪写成的,甚至到泣不成声。翻看这篇文稿,也是看一次,哭一次。

     谨以此文献给我亲爱的学生!

                                                    ——  题 记

【河顺文艺. 第254期】【散文】 学生的牵挂(音频) | 新 生
学生的牵挂

【河顺文艺. 第254期】【散文】 学生的牵挂(音频) | 新 生

|  新 生

   人的一生有很多牵挂,牵挂父母,牵挂爱人,牵挂子女,牵挂朋友……如果做了老师,你的人生便会多一种牵挂,那就是对学生的牵挂,这是职业道德和人性情感使然。我曾为人师,就有这种牵挂。但我从来没有品尝到学生牵挂的滋味。
 
也许冥冥之中,天意安排了让我观看世间百态,体味多彩人生的机会。三年前,我在不经意间患上了可恶的白血病,人间便又发生了一幕幕传奇般的故事,她感天动地地诠释了一段至真至爱——学生的牵挂。
【河顺文艺. 第254期】【散文】 学生的牵挂(音频) | 新 生
01

“红豆”情深

 
2005年11月中旬的一天上午,安阳地区医院血液科病房走廊,人头攒动,熙熙攘攘。据一位老护士说,这是近年来少有的一次探视潮。来探视的人多的赶也赶不走,撵也撵不完,而他们探视的正是我这个奄奄待毙的老师。
 
当时,神志恍惚的我被爱人推醒,告知二十几年前教过的学生来看望我了。我定了定神,才看清涌到病床前的是常艳军、彭海涛、陈富明、梁保军、岳志平、徐燕芳、李福竹……有大变样的,一时想不起是谁,可也有对绰号叫黄毛、红薯、土豆、萝卜、木兰儿的记忆却非常深刻。我看到他们的眼睛发红,眼泪在飞,不少人手捂着脸轻轻啜泣,我的心猛地揪紧,鼻子一酸,潸然泪下。
 
班干部艳军走过来,握着我的手,嘴唇嗫嚅了几次,似有千言万语却哽咽的说不出口,甚至不敢直面我。——唉,两个月没照镜子了,不知道鄙人“尊容”有多难看,只知道我的体重由病前136斤下降到今天的90多斤,腿和胳膊像麻杆,真可谓瘦骨嶙峋。
 

【河顺文艺. 第254期】【散文】 学生的牵挂(音频) | 新 生

我抽出手轻轻地拍着他的手对大家说:“别难过,人固有一死,自然规律,没……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沙哑地说:“老师,您正值英年,您不能走,我们需要您!听说您病了,同学们奔走相告,悲痛不已,大家惦记着您,都攒出钱来要为您治病。这不——”说着,便掏出一个鼓鼓囊囊的信封塞到我床头,又一指房间码放的像小山一样的奶粉、水果、鸡蛋、鲜花等物品。
 
我感动地点点头,还说什么呢?想我曾经两年的教书生涯,虽然殚思竭虑付出了一些,但换来如此门生,多么值得!有如此牵挂,能不自豪?
 
同学们一个个来到我床前,握手,洒泪,问候,鼓励的话语就像当年我鼓励他们时的话语:“不怕。只要努力坚持下去,什么奇迹都会发生!”
 
我破涕为笑,“你们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好,老师就跟病魔斗争到底,争取胜利!”说完,我勉力地举起右手摆出“V”型手势。
 
女生燕芳、福竹走到床前,从标有“红豆”品牌字样的纸袋里掏出一身秋衣来,放到床边,说:“老师,秋凉了,我们给您买了一身替换衣服……”
 
我用颤抖的手接过这人生第一套名牌服装放在胸前,脑海中激荡起那首“红豆生南国”的古诗。这是学生的真情在抚慰老师,牵挂老师,让我坚强地生存下去……

【河顺文艺. 第254期】【散文】 学生的牵挂(音频) | 新 生

【河顺文艺. 第254期】【散文】 学生的牵挂(音频) | 新 生
02

没有师从记录的“他”

 
去年八月,由于化疗的毒副作用,我腹部、腰部胀得鼓鼓的,敲起来咚咚响,小腹部位肠鸣连天,一日大便达二十多次,直拉得我面黄肌瘦,无力动弹。
 
由于疗效不佳,大夫怀疑是一种罕见的病毒在作怪,于是无奈地提出要我转院到省城治疗。我和爱人听了不啻于晴天惊雷,大脑一片空白,两个人抱头痛哭。天哪,这还叫人活吗?这一疗程已经花了八万元,如果再到省城,至少还得筹3万!要知道,两年治疗总共花了三十五六万元,还能上哪儿借钱呀?

【河顺文艺. 第254期】【散文】 学生的牵挂(音频) | 新 生

在痛苦和绝望的双重打击下,我开始拒绝输液、灌肠、口服药等治疗,心想等着死算啦!
 
“嘀铃铃!嘀铃铃!”我的手机连响了数遍,我和爱人都未作理会,哪儿有心情呀!但铃声仍不依不饶地响着,妻子只好接起来,用哭丧的声音问:“谁呀?林海?你找谁?找魏老师?”
 
我纳闷了,谁叫林海?想不起来呀。我接过手机说:“林海?……啊,是李林海呀!……你知道我在医院,要来看我?”
 
妻子问是谁,我说是教书时所在学校的高年级学生。虽然认识,可我从未给他们上过一节课,更不用说已经有二十多年没见过面、没打过交道。
 
他来干什么?有什么事需要我俩帮忙?那肯定不会是求我这个朝不保夕的病人。难道是其子女需要师从妻子学琴、唱歌?或者其他什么也未可知。
 
“咚咚咚!”妻子请进了敲门人。我一看正是林海。他手里拎着箱纯奶、鸡蛋和鲜花,满头大汗。他已不是我印象中的小男生,而是个身材高大的大丈夫了。
 
林海依偎着坐在床前,问我病情,问我饮食,问我治疗费用等情况,就像久别的亲人一样嘘寒问暖。当得知我对治疗无望时,他谈起了自己近两年的身体状况。我和妻子不禁大吃一惊,原来他也经受过病痛的巨大折磨。
 
“老师,虽然您没教过我,可您是我学生时代的偶像。我是最近才知道您的事儿,所以特地赶来看您。我相信您一定能战胜病魔!”说着,他站起来,从内衣口袋掏出一叠百元的人民币塞给我,紧紧握着我的手,眼神中充满了期待。
 
林海告别时,没有提一件要求我和妻子帮忙的事儿。我挣扎着坐起来,望着这个从未师从于我的学生的背影,唏嘘不已。后来,林海又来了几次,每次都是付出,没有索取。我和妻子这才明白:世上并不是只有我帮你、你帮我的世俗道理,还有崇高至爱!
【河顺文艺. 第254期】【散文】 学生的牵挂(音频) | 新 生
03

未曾谋面的“学生”

 
化疗过后的间歇期,是癌症患者最幸福的体能休养生息阶段。此时血象上升,“百废待举”。这一天,我在家享受着这短暂而来之不易的快乐时光。
 
我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翘起二郎腿,嘴里哼着小曲儿,眼睛看着电视剧,那可真叫一个——惬意!
 
“嘀铃铃!嘀铃铃!”这准又是问候我的哪个领导、同志、亲朋好友或学生。我拿起了话筒,一个陌生的男声口音说:“请问是魏老师吗?”
 
“是。”
 
对方忙说:“老师,我叫王五洲,我和爱人李爱丽想来看望您。”
 
“王五洲?我不认识你啊?”
 
“咱们是没见过面,但您也是我俩的老师呢!”
 
“不不不!你不要来了,我现在好多了。”一向不愿无端受人恩惠的我,倔脾气出来了,“你们的情意我心领了。”
 
对方焦急地说:“老师,咋能这样?我们已经走到您楼下了,只是不知在几楼几室。”
 
还有什么力量和理由能拒绝呢?我只好告诉他们我家的详细地址。
 
进门来的无疑是王五洲夫妇,手里提着一堆病人需要的营养品,大包小箱的,真让我不知说什么好。坐下来之后,我仔细端详了他俩一番,记忆中确实没有这俩学生的影子。
 

【河顺文艺. 第254期】【散文】 学生的牵挂(音频) | 新 生

 
看我迷惘的样子,王五洲微笑着说:“老师,过去您是没见过我们,但在我们心中,您就是我们的老师。”仔细一问,原来他夫妻俩是我调离学校后才进入我曾任班主任的那个班级。
 
五洲接着说:“正因为我俩是您离开后入班的,所以您得病后,同学们认为您没教过我们,就没有通知我俩去医院看您。我们知道后,很是埋怨了他们一番。”
 
“老师,”五洲的爱人李爱丽接过话音,“五洲您没教过,可我曾听过您一堂课,只不过您不认识我罢了。”
 
“是吗?”
 
“是,”爱丽肯定地说,“前几年我作为市直机关的党员培养对象,就在市委党校礼堂里听您讲过革命斗争史哪!”接着说了一番赞誉的话,“当时的您英姿焕发,神采飞扬,给我们学员留下了深刻印象。回家后我还给五洲讲了这事儿,才知道当年同学们赞您人品、学问所言非虚,遗憾自己当年没赶上您教我们课呐!”
 
起身告辞时,五洲手里拿着几百元钱要捐给我,我坚辞不受。他说:“老师,我俩是医生,知道您这种病病程长,花钱像是无底洞。虽然这钱起不了大作用,可这是我俩的真心实意呀!”
 
又是两个林海似的“学生”!
 
让我感慨的还不仅于此。之后,我曾经任教过的市七中三职高,还有我爱人工作的学校市十中,在校学生们用省吃俭用的钱为我捐款。一毛两毛,一块两块,硬币的,纸币的……看到堆放在我面前的捐款,我不禁心潮澎湃,难以自已。一个叫郭小莹的女生,在家长陪同下竟一次捐了2000元;还有宋五一、张兴等学生,都为我健康的生存铺就了大道。
 
我感谢这群善良的孩子!正因为世上有这些可亲可爱的学生的牵挂,身患绝症的我才倍觉人生是这样美丽充实,趣味无穷,世界是如此绚丽多姿,和谐温馨……

  2008年写于病床上

【河顺文艺. 第254期】【散文】 学生的牵挂(音频) | 新 生  【河顺文艺. 第254期】【散文】 学生的牵挂(音频) | 新 生

【河顺文艺. 第254期】【散文】 学生的牵挂(音频) | 新 生

作者、主播简介

【河顺文艺. 第254期】【散文】 学生的牵挂(音频) | 新 生

【河顺文艺. 第254期】【散文】 学生的牵挂(音频) | 新 生

新  生  本名魏俊彦,林州市河顺村人,大学文化,长期从事红色文化史料的研究和写作,编著出版有《血荐轩辕》《林州热土领袖情》等10多部文学、历史著作。爱好诵读、曲艺和书法。

   

-End-

【河顺文艺. 第254期】【散文】 学生的牵挂(音频) | 新 生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河顺文艺):【河顺文艺. 第254期】【散文】 学生的牵挂(音频) | 新 生

(浏览 19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