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诗】那 山 | 菊颜金星

【河顺文艺.第758期】

【散文诗】那 山| 菊颜金星

那 | 山

【散文诗】那 山| 菊颜金星

文 / 菊颜金星

那山,亘古以来从未有人打扰。在幽境深处的那山,被环抱在群山之中。
冬季凛冽的寒风,万物萧条的景象,笼罩着群山,那山的形容,也如群山一样,干枯的荆棘丛,死灰般裹覆的山岭。但有,唯一不一样的,就是我们来过。我们的到来,打破了他的宁静,这样倒不如说是唤醒了他的死寂!注入了他的生机。
在那里,但有言语声喧,便会得到深谷的回音。
山,因为我们的到来,在我们的喧嚣声中,获得了生机,也感到了欢腾。
你看,那山,那山上有人。那些人是要干什么的?
在我们这个充满梦想的蓝色星球,谁能使山长高?那怕是增高一寸,那一定是天方夜谭!这是神仙也办不了的事!但,人,却能。
我们的工作,是建几十万千伏的输电铁塔,建立在高山的顶端,无论山有多高,也要让山再增高几十米。
为了把铁塔建在山顶,建筑工匠们,在山上的荆棘丛中找路。在人力手提肩扛的担当中运送材料。
可是路,在那儿呢?直立的岩算路么?荆棘篷蒿覆盖的山坡算路么?没有路,亘古无人涉足的荒野,怎么会有路呢!衣服被荆棘掛住了,用手慢慢推开,再向前走。脸皮被荆棘划破了,我不要紧,这是点小事!人们呼号着,震荡着山谷。山谷回应着,记录着都是谁来过。劳动者的创造,在这里,山是见证者。而山,在劳动者的创造中,获得赞誉。看见那山么,有座铁塔,又增高了几十米。
我们在山里工作了一段时间,修建了几座铁塔。当铁塔能掛线输电时,我们会很欣慰。我们还这样畅想着,倘若是经此塔输送的电能,送达航天中心,运载火箭发射了,飞船载着宇航员上天了。如果,如果是经过我们的建设。我们的心会该是怎样地喜悦呢!
我们的任务完成了。我们要撤走了。那山,仿佛失去了欢颜,我们再见了。
山,没有对我们挥手舞别,只有的是,又恢复了他往日的宁静。在深沉的宁静中,我们向山挥挥手,或许,比我们来之前,还要增添些许的寂寞,或是遗憾。遗憾,未能将人留住。有人在时,山是多么欢腾!
没有一脚平坦的山,在我们去后仍如前状。但所不同的是,我们的脚步,在山上踏过,蹚出过路。说是路,不过只是有人搅扰过,与之前稍有不同的痕迹。但他叫路,有行人来过。
惜别了,那山。
惜别了,那山间荆棘的路。
多年以后,与那山同在的,是我心中装着的那座山,他出生在群山之中,仍是那样地傲视寂寞。

 – 作 者 简 介

 

 

【散文诗】那 山| 菊颜金星

吕付生 笔名菊颜金星,河南省林州市河顺镇东里村人,1980年在河北省邢台市中煤四处工作,职业矿建掘进工。现已退休。

-End-

【散文诗】那 山| 菊颜金星

版权声明:【河顺文艺所使用的文章、图片及音乐属于相关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如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敬请相关权利人随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河顺文艺):【散文诗】那 山| 菊颜金星

(浏览 10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