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走出历史深渊

富田是个小小的乡镇,静静地卧伏在江西省吉安市东南、东固山西麓,一块被群山环抱的盆地之中。千百年来,富水河将其洗涤、沐浴。原本默默无闻的小镇,却因上世纪三十年代的一场“事变”而成为历史的聚焦点。             

                                 一

在吉安朋友的陪同下,我们一行人沿着从东固山奔腾而下的富水河寻访山峦中的富田小镇。在“事变”的发生地——位于镇南的王家村,村支书引导我们来到村中的“王氏宗祠”。

走出历史深渊

(富田王家村的“王氏宗祠”

跨入祠堂,只见满庭荒草,一祠尘烟;梁柱勉为其难地将沉重的屋顶支撑,高处一块巨大的匾额斑痕累累,“诚敬堂”三个陈旧的大字依然可见;祠堂尾端的“枢密院”本是供奉祖先牌位的屋堂,但先人乘鹤不归,惟有颓废幽暗,斑驳朽木。这座建于明朝嘉靖年间,距今四百多年的历史建筑像是踯躅于岁月深处。

走出历史深渊

(1930年,中共江西省行委和苏维埃政府驻扎于“王氏宗祠”)

受庐陵文化的影响,吉安地区文脉厚实,类似“王氏宗祠”的祠堂几乎村村皆有,并无特殊之处。在土地革命时期,这里又是红军活动频繁的地区,因此很多建筑,尤其是公众性的祠堂,多与中共这一时期重要的历史人物或重大的历史事件有着枝繁叶茂的联系。但富田的“王氏宗祠”不仅失却红色的光辉,连祠堂原本的功能也丧失。尽管地处村中最热闹的地段,却残颜沧桑,罕有人至。

这是为什么呢?

站立祠堂中央的村支书说:“土地革命时期,因肃清“AB”团扩大化,导致错杀的流血事件与这座祠堂密切相关!”

走近富田小镇本为踏青觅绿,却在不经意间坠入历史深渊。

           

1930年,中共江西省行委和省苏维埃政府驻扎在富田的“王氏宗祠”内。这一年的12月7日,总前委肃反委员会主任李韶九奉命率领一连红军,从宁都黄陂赶到吉安富田,抓捕江西省行委和省苏维埃政府中的所谓“AB”团分子。

在李韶九动手之前,先将土地革命时期东固山根据地、江西省行委和李文林等人作个交待,他们是绕不开的历史元素。

1927年,李文林和他的战友赖经帮等人创建了东固山革命根据地,并建立了党的组织——中共江西省行委。行委是当时江西党、政、军最高领导机构,行委书记即为李文林。李文林是赣西南地区吉水县人,在革命斗争中屡建奇功,威望极高。但对今天的人们来说,只晓井冈红,哪知有东固?对李文林等人的大名更是闻所未闻。可在当时,东固山不仅聚集着强大的红军,其一方的富庶足以使撤离井冈山的朱毛疲惫之师得以休整和恢复,为开辟中央苏区奠定了坚实的基础。1929年,毛泽东高度评价李文林,称东固山为“李文林”式的根据地。陈毅挥毫赋诗:“东固山势高,峰峦如屏障。此是东井冈,会师天下壮。

可“蜜月”短暂,李文林在战略与政策等若干问题上与总前委领导产生了分歧。为此,总前委领导决定以打“AB”团之名,迅速铲除以李文林为代表的江西势力。

总前委领导的这一决定,致使李文林等许多优秀的红军指战员被错捕、错关,甚至错杀。正是由于这个背景,才有了李韶九日夜兼程赶往富田的抓捕行动。

现在,李韶九可以动手了。他指挥一连红军冲进了王氏宗祠。

正在“诚敬堂”工作的江西省行委常委段良弼、秘书长李白芳和红二十军政治部主任谢汉昌等百余人被抓捕、关押,并惨遭逼供刑讯。随后,李韶九大开杀戒,先是以“王氏宗祠”为刑场,杀害了诸多行委和苏维埃政府所谓的“AB”团分子。可能因血腥味太重,李韶九又将刑场转移至富水河畔,继续挥刀行刑、大开杀戒。村支书言道:“听老辈人说,当年富水河被死者的鲜血染红……

走出历史深渊

(祠堂厢房,当年关押AB团要犯之处)

走出历史深渊

(祠堂枢密院,当年审讯AB团成员的刑房)

几天后,李韶九依据“行刑逼供”下的口供,匆匆赶往距离富田二十公里的红二十军驻地东固山,抓捕红二十军中的“AB”团分子。

驻守东固山的红二十军部分官兵在174团政委刘敌的率领下,采取了对抗行动。他们先是将李韶九的队伍缴械,然后急驰富田,解救出关押在王氏宗祠内的省行委和省苏维埃政府的幸存人员。

红二十军的行动震惊了江西苏区……

这就是影响至今的“富田事变”。 

             

1931年2月,红二十军政委曾炳春奉苏区中央局的命令,去河西说服红二十军回归苏区。需要说明的是,红二十军对抗抓捕事件时,曾炳春正在家中养病,对此事毫不知情。曾炳春忠实地完成了任务,将坚持与国民党军作战的红二十军,带到了于都县平头村。

1931年7月,红二十军驻地被包围,全体官兵缴械,副排长以上的大部分军官,包括政委曾炳春、军长萧大鹏、参谋长萧以佐等七百余人一一被绑。除个别幸存者外,皆被杀害。当时正值第三次反围剿,子弹紧缺,行刑武器皆为大刀、长矛,甚至棍棒。

走出历史深渊

(东固革命根据地博物馆记载了于都县平头村的杀戮)

1932年5月,中共江西省行委书记、“AB”团“要犯”李文林被枪杀于万泰县古坪村。时年三十二岁。

历史向我们展示,与上述人物同时代的红一方面军将领陈毅、罗荣桓、谭政、何长工、陈奇涵等一连串名字,那一个不是如雷贯耳!如果不是“错杀”的悲剧,这些辉煌的将帅中也会有李文林、曾炳春、萧大鹏、萧以佐、段良弼、李白芳、谢汉昌和刘敌等人的身影。

没有想到,岁月的往事是那样深邃、深重,让人心痛不已。我看到王氏宗祠屋角的蛛网,恰如陈年的招魂番,轻声呼唤魂魄归兮;微风拂起的烟尘,仿如捡拾未净的纸钱,不知是历史老人的悄然祭奠,还是哪位老表在夜深人静之时点燃的默哀?

不知他们能否走出历史的深渊?

我曾在东固山看到曾炳春的墓穴,山花祭奠。在东固革命根据地博物馆里,一尊李文林的半身塑像供后人瞻仰。不久前,我又在吉安县红军园青石碑上密密麻麻的英烈名录中,看到了李文林、曾柄春和肖大鹏等人名字。他们还是雄魂英烈!

上世纪九十年代,在江西省政府和省人大机关内时常可见到一位拄着双拐的独腿老人,他就是红二十军幸存者之一、长征亲历者、江西省人大副主任谢象晃。老人是红二十军军官中唯一走进新中国的人,他是幸运的。

今天,“诚敬堂”梦魇已散,“枢密院”的阴霾也被光明驱尽。英烈们走出了历史深渊……

 注释:

《中国共产党历史》(上卷)(中共中央党史出版社出版、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编著<下同>)第十章指出:肃清”AB团“和”社会民主党“的斗争,是严重臆测和逼供信的产物,混淆了敌我,造成许多冤案、假案、错案,教训是非常深刻的。

这场肃反斗争,不仅在中央根据地进行,在鄂豫皖、湘鄂西及其他根据地也分别开展。各根据地的肃反情况虽有不同,但都程度不等地犯有严重扩大化的错误,给革命事业造成极大危害。

②《中国共产党历史》(上卷)第十章指出:在肃反中被错杀的同志表现了至死忠诚于党、忠诚于共产主义事业的崇高革命精神。后来,他们陆续得到平反昭雪,并受到党和人民的尊重和纪念。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闲言啐语):走出历史深渊

(浏览 19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