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抗战故事】姥姥门前那条路

特约作者/赵松江

姥姥门前那条路

——一个逃荒木匠的抗战故事

小时候,常随母亲姥姥家少住几日,门前那条小路一直让我记忆犹新,因为他有着太多的故事。
     
姥姥家在南委泉村西桥上,在我的童年记忆里,桥上和南委泉中间有很大一片空闲,全是庄稼地。姥姥门前那条路,一直由东向西伸展,虽然不宽,但全用红石铺成,连接着上下几个村子几千口人的来往通行。路南是一个池塘,有时夏末秋初农闲时节,母亲常常带我去姥姥家,做两家大人孩子的过冬衣物。
     
晚饭后,坐在姥姥家门口仰望天际,一轮明月高挂当空,繁星无边,布满苍穹,群山环拱,轮廓分明,池塘水平如镜,星月倒映其中。成群结队的萤火虫,轻轻的,静静的,漫无边际的在黑暗中飞行。唯有青蛙从池塘的各个角落,发出了字正腔圆、高亢嘹亮的叫声,划破了初秋夏夜的宁静。正是这一片蛙声,才更反衬出夜的宁静。是的,喧嚣了一天的这条小路是应该静一静,休息一下,雄鸡鸣晨时,再迎接新的一天的车水马龙。
    
后来在母亲的故事里,我才知道,就在姥姥门前的这条不起眼的小路上,曾经发生过许许多多的陈年故事。
    
大约在上世世纪一二十年代,姥爷师兄师弟三人,用扁担挑着三个家庭,从河南林县逃荒来到南委泉村。姥爷就在这条小路旁、池塘边搭了个草棚安了家。
     
姥爷姓栗,人称栗师傅,还有师兄穆师傅,师弟侯师傅同出一个师门,仗着木匠手艺闯荡江湖,以求生存。

【抗战故事】姥姥门前那条路     

上世纪初,在太行大山里,交通极不便利,运输工具主要还是靠千百年沿袭下来的人力和畜力。东边的各种商品要向西流通,西边的煤炭铁器向东运输,走的就是这条唯一捷径。东可至河南、河北、山东,西可到武乡、襄垣、屯留、沁县等地。商队一天到晚都从姥姥家门前经过,不计其数的骡马、骆驼商队,东西穿梭,经常有驮具损坏的情况发生。这正好给三个木匠师傅提供了生存和发展的机会。

【抗战故事】姥姥门前那条路

      
就在这条小路边,三个师傅开了三个驮具店。我姥爷的店开在了西阁楼上,整个上下商队都要从西阁下的门洞经过。时间久了,三个师傅的买卖自然就有了竞争,穆师傅和侯师傅首先打起了价格战,采用薄利多销的策略想击垮我老爷。因为价格悬殊,两位师傅虽然收入有限,但我姥爷的驮具店却面临着倒闭的危险。
      
既然师兄师弟出了损人不利己的下策,姥爷只有被迫接着了。他决定用质量求生存谋发展,用精湛的手艺做出反击。放出狠话,只要哪位客户从丈五高阁楼上将本店驮具摔下,如果摔坏,白送一套,分文不取,倘若完好无损,驮具一分不少,将货拿走。
真正的木匠师傅都知道,驮具大多是斜榫斜眼,承重几百斤,手艺不精,绝对不敢说此大话。不但要严把选料关,而且从画线丶开榫,到凿眼、组装,每一道工序都要做到丝毫不差。我姥爷曾断言,他做的驮具泡在水里三天三夜,榫眼内不会进水,可想榫眼结合是多么严密。
     
也有的商队老板不信此话,从阁楼将驮具摔下,真的竟然完好无损。一传十,十传百,很快,这条商道上的老板都知道南委泉西阁驮具店真的质量上乘,货真价实,生意愈发红火。后来两个师兄弟买卖做不下去了,候师傅在西井窜百家门谋生,穆师傅在黄堂吃百家饭安家。我姥爷凭着精湛的木匠手艺,置地建房养活着一大家子,师兄弟各奔东西,过起了自己的小时光。

【抗战故事】姥姥门前那条路

1937年,日寇大举进攻华北,中华民族进入全面抗战,十月,共产党领导下的八路军东渡黄河,进入山西前线,11月黎城建立抗日民主政府,成了坚固的太行抗日根据地的核心。
     
时局动荡,兵荒马乱,致使姥姥门前这条东西商业大动脉日渐萧条,已经养活不了姥爷的驮具店了,他被迫挑起木匠工具,走街串巷吃百家饭谋生。
    
随着抗日形势的发展,太行山已经成为八路军抗日武装的大本营,尤其是黎城,已经是八路军党政军机关重要首长的可靠驻地,和政治、经济、军工、后勤供给中心,是东下太行,开辟冀、鲁、豫抗日根据地的桥头堡。姥姥门前的这条东西交通大动脉又恢复了往日的喧嚣,大量的兵员、战略物资都要通过这条交通大动脉,实现东西调用。老爷又重操旧业,开起了驮具店。

【抗战故事】姥姥门前那条路

     
由于他长期在这条交通要道开店,接触到形形色色的过往客人,其中不乏我们的党、政、军干部和交通联络员。目不识丁的老爷逐渐的接受了共产党的抗日救亡主张。常让我大舅到店里来帮工,接触革命思想,走近共产党。不久,大舅光荣入党,成了南委泉村的首批共产党员,积极投身到筹集军粮,动员兵源,发展生产,减租减息的抗日救亡运动中。
    

【抗战故事】姥姥门前那条路

  1939年,八路军军工部研制成功了八一马步枪,需要大批量生产,但是军工生产设备简陋,还需要大量的人工制作。我大舅通过党组织秘密接下了一批八一马步枪的木构件生产任务,交给姥爷,并带回样品。木料由区抗日政府供给优质核桃木。就这样在驮具店的掩护下,姥爷干起了秘密兵工厂,给八路军造枪托。
   

【抗战故事】姥姥门前那条路

 
可是问题马上就出现了,一个人的力量很有限,根本不能适应武器生产和军队扩充的需要,于是他又想到了师兄师弟,毕竟三人同出一个师门,在民族大义面前,还有什么不能放下?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侯师傅、穆师傅先后加入了驮具店,为八一马步枪组装厂提供的木构件,完全符合制式武器的技术要求。受到了组装厂领导的表扬和奖励。
   

【抗战故事】姥姥门前那条路

 
1948年春,我大舅带领南委泉支前民兵队,参加了解放临汾战役,回来不久,积劳成疾,因病去世,年仅三十五岁。
自此,姥爷痛失长子,悲病交加,于一九四九年五月新中国成立前不幸去世,享年五十八岁。
    
姥姥门前的那条路,早已被四通八达的高速公路网取代,埋没在历史的风尘中。然而那段曾经的故事,将会一直流传后世,成为黎城抗战历史的普通一页。

后  记

       一九七二年,在姥姥病重期间,她打开一个珍藏多年的包袱,除了她的送老衣,还有一张纸片,由于当时我刚上小学三年级,而且上边都是繁体字,当时也没看明白。是小楷写的,有“八路”字样,还有钱数,象是一张欠条,印章齐全,民国年号。后来舅舅家几次翻修房屋,这东西早己不知去向了。

作者简介:

      赵松江,笔名光岛,黎城源泉人,早年干过初中教师,喜欢诗文创作,作品散见于网络报端,多篇演讲稿在县市演讲赛获奖,现致力于家乡历史文化和红色文化的发掘整理以及丹泉田园小镇旅游项目的文化打造和景区的推介和宣传工作,作品有《源泉村的前世今生》系列作品,作品有《源泉村红色记忆》、《被尘封的源泉历史》、《人炭肉浆的哀鸣》、《太行风骨江南韵》《太行除夕泪》,中篇小说《花甲忆父》、诗歌《太行明珠》等。出版有《赵松江文集》。

【抗战故事】姥姥门前那条路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边听边写):【抗战故事】姥姥门前那条路

(浏览 15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