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浴血上甘岭(2)(音频) | 魏俊彦

【河顺文艺.第542期】

【纪实文学】浴血上甘岭(2)(音频) | 魏俊彦
抗美援朝战争锻造形成的伟大抗美援朝精神,是弥足珍贵的精神财富。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大会上强调:“伟大抗美援朝精神跨越时空、历久弥新,必须永续传承、世代发扬。”传承发扬伟大抗美援朝精神,对于激励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克服一切艰难险阻、战胜一切强大敌人,推进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

【纪实文学】浴血上甘岭(2)(音频) | 魏俊彦

 

【纪实文学】

【纪实文学】浴血上甘岭(2)(音频) | 魏俊彦
浴血上甘岭(2)

【纪实文学】浴血上甘岭(2)(音频) | 魏俊彦 

【纪实文学】浴血上甘岭(2)(音频) | 魏俊彦

魏俊彦 / 文 、诵读
【纪实文学】浴血上甘岭(2)(音频) | 魏俊彦
4

初探敌情

1943年初秋的一天傍晚,天上翻滚着朵朵乌云,这是很快就会下雨的征兆。由于这些天鬼子的又一个田中支队进了南关村,所以村民们大多白天躲出去,晚上再偷偷潜回村充饥。
栗振林掩着没扣子的衣襟,充满血丝的眼睛露着怒火,一张黄巴巴的小脸上印下几道汗渍,蹒蹒跚跚进了村。
“你的,良民证的有!”
栗振林一抬头,迎面站着三个凶神恶煞的东洋鬼子。他本不想拿“良民证”,因为他的真正年龄还没达到发“良民证”的年龄,可是,他高挑的身材使人一看就难以相信他还是个小孩儿。没办法,他只好顺手从衣袋里掏出准备好的“良民证”给为首的鬼子。

【纪实文学】浴血上甘岭(2)(音频) | 魏俊彦

“哼,八格,良民证的假!”见小振林稍微有点犹豫,接“良民证”的鬼子看都没看就在威吓。
栗振林气愤地说:“什么假的,不是……”
“啪啪!”还未等振林分辨,为首的鬼子就朝振林的脸上打了两耳光,另两个鬼子在振林身上搜了一个遍,把振林身上仅有的几文钱也给搜去了。
小振林摸着被打得火辣辣生疼的面颊,紧攥小拳头,真想揍鬼子一顿,但想到他们儿童团长方子亮也就是乳名叫明子的交待他入村摸清田中支队人数及分布情况的任务,他只好咽了一口唾液,忍气吞声回了家,因为他真长见识啦。他记得那天,明子把他拉到一个窝棚里,让他见到了他认为有如神人的那位杀倭除奸的八路叔叔,八路叔叔还给他讲了好几个打鬼子杀汉奸的动人故事,特别是八路叔叔乔装瞒敌,忍辱负重的机智勇敢,更让他钦佩不已。尽管如此,鬼子那两耳光,还是打得他失眠了两个晚上。
有关林县城日伪活动的情报,像插上了翅膀,一条条飞到八路军太行军区总部。8月中旬,一张密密的网在林县城周围织成。818日零时30分,林县历史上大规模的战争首先在南关村北打响,史称“林南战役”。
这夜,栗振林和家人躲在自家的地洞里,轰轰的炮声震得洞壁的土不时掉落。听着外面的枪炮声,小振林高兴得直拍大腿:“好,好,打狗日的!打狗日的!”
两天过去了,外面的枪炮声渐渐远去,代之而来的是胜利的锣鼓声。
小振林爬出地洞,明朗朗的天真使人开心。
“嘿!咱们胜利了,咱们胜利了!”他高兴地找到明子加入欢庆林县城解放的队伍。
林南战役的胜利,极大的鼓舞了小振林,也使他认识到了自身的价值:精忠报国,人人有份。自此,他在儿童团干的更欢了。
“明子哎,有啥任务,尽管说!”栗振林欣喜地找到儿童团长方子亮。
“嗨,看你,来劲儿了不是。这才是胜利的开始,往后啊,咱们站岗、放哨、查路条、送情报,事儿多着呢!”方子亮大人儿似地说着,又大人儿似地拍拍栗振林:“德妞,不害怕吗?”
“看你,害怕还不找你咧!”
【纪实文学】浴血上甘岭(2)(音频) | 魏俊彦
5

送情报路斗恶浪

说是说,笑是笑,栗振林毕竟是个十三四岁的孩子,害怕的事儿还真叫他摊上了呢!
秋阳高照,知了奏鸣。栗振林钻在西洼的玉米地里拔草,闷热的天气加上蒸腾的玉米地,使他眼角眉梢都是汗。
“德妞,德妞!”
“哎,明子吗?”
“是俺,你出来,有事儿!”
“中,俺就出来。”
方子亮看着浑身汗津津的栗振林抱着草直喘粗气,心里实在过意不去。是啊,我这团长,总不能干啥都派德妞的用场,他为村儿童团出了不少力,完成了那么多的任务。这次,看他累的那个样……
“明子,有啥事儿,你说!”看着方子亮犹豫的样子,栗振林焦急地催促道。
“……嗯,……没,没啥事儿,你,你还拔草吧,我走啦!”
“你、你站住!”吞吞吐吐的方子亮气恼了栗振林,“明子,是不是有啥任务?你尽管说!”
“……”方子亮沉默了一会儿,他想,这次送情报任务挺紧急,自己一个人去吧,在这茂茂密密的青纱帐里窜行,还真害怕,叫别人陪着去吧,又找不到胆大心细的合适人选。只有这栗振林最合适,他不但在小伙伴中年龄大一两岁,身体发育的像个大人儿,而且胆大心细,乐意完成任务。“没办法,只有用他了。”方子亮最后下定决心。
“那中,德妞,咱这次得去宋家庄送一趟情报。本来嘛,我一个人也能去,只是……,心里有点……那个。”
“好,别这个那个了,咱这就走!”
两个人一路上沿着曲曲弯弯的小径,说说笑笑,打打闹闹,不知不觉已烈日当头。这时,田野里已很难见人,两人也默默地赶着路,不再言声。
越往前行。明子的心越提的紧,他紧依着振林,一步不敢落。
“德妞,你害怕吗?”
栗振林环顾四周,青纱帐都有一人多高;听一听动静,只有秋虫飞鸟的鸣叫声和自己耳朵这时特有的“唧”声。听到明子这一声怯懦的问话,他怎能不害怕?不过,他还是为自己和明子壮了壮胆:
“嗨,怕啥?我爹说过‘胆大福也大’,没事儿!”
振林这一钢亮的声音旋律,在明子耳朵中回旋,明子抖擞精神和同伴快步赶路。
拐了一个弯,明子看到路的右边有一大块坟地,他知道,这是付家坟,很快就到了付水洼村。可看一看一个个凸起来的坟头犹如一具具男男女女的尸体,坟地上一棵棵柏树又如一个个晃动的人影,大老热天儿,明子却不仅打了一个寒颤,鸡皮疙瘩霎时布满了两条胳膊。
“呜——”一声尖啸,坟地的草丛中窜出一条大灰狼,沿着路边朝振林俩走来。

【纪实文学】浴血上甘岭(2)(音频) | 魏俊彦

“德妞,狼!”
“哼,真的!”
灰狼听到动静,停住脚步,与振林、明子对峙着,它那对本来眯缝着的眼睛,霎时发出攫人的目光。
栗振林手疾眼快,从地上拾起两个石头,招呼明子:
“拾石头,它来,砸它!”
明子照振林的吩咐做了。
这是生与死的较量,这是心与胆的考验!
双方持续地对峙着,振林、明子的额头、鼻子沁出了汗珠,珠儿慢慢地与另一个珠儿交融,组合成一个大珠儿,然后顺着面颊、下巴滚落地上。
10多分钟过去了,振林的腿有点发颤,但还是鼓励自己坚持下去。
大灰狼似乎被眼前这两个人唬住了,始终不敢冒然进袭。它眨了一下眼,眼睛的凶光刹时收敛了一些,突然,它昂头“呜”地一声长啸,眼睛凶光顿炽。
“不好!”
“不好!”
振林、明子不约而同地都喊叫一声。
谁知,大灰狼尾巴一摆,嗖地窜进青纱帐。原来,这是大灰狼撤退的一招。
狼走了,但两人却像雕塑的人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儿,直到确信狼真的走了,两个人才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如释重负。
振林招呼明子继续往前走,直到接近接头地点宋家庄村,两个人才欢笑起来。
“还拿着石头干啥?”看着振林还拿着石头,明子提醒了一句。
栗振林慢慢地把攥着的两只手打开,两颗石头湿漉漉的,他扔了石头,两掌心也是汗水津津。
他们村的儿童团接收的任务多,完成的又蛮漂亮,因此,明子和振林被推选参加了在县人民政府所在地闫家台村举行的全县儿童团事迹报告会。
看着明子在台上绘声绘色地介绍他们儿童团出色地完成一个又一个任务,栗振林在台下会心地笑了。
【纪实文学】浴血上甘岭(2)(音频) | 魏俊彦
6

燕尔新婚 挥手从兹去

好不容易,把鬼子打回老家去了。栗振林的心着实喜悦了一阵子,可后来听说,白匪军又要打来,抢夺革命胜利的果实!
“那哪儿行,继续打狗日的!”栗振林在和伙伴们议论时事的时候,神情激昂地说。
真的,他等来了这一天。
1947年春节过后,当人们还沉浸在幸福和平的年节的时候,林县人民政府就发动了扩兵运动,号召全县广大适龄青年应征参加八路军,打倒蒋该死,消灭白匪军。
栗振林呢,也和同伴李国桐等积极报名参军,他在决心书上这样写道:
是共产党、八路军给我们带来了好时光,父老乡亲的好时光又要靠我们青年去保护。蒋该死贼心不死发动战争,我们就打他个有来无回。过去有个花木兰替父从军,今天我就替父兄从军,精忠报国,保卫和平!
其时,栗家正在为小四儿振林酝酿操办喜事。因为栗老头和大儿、三儿直到年节跟儿才回家过年,没时间为四儿操办。所以,栗福修和安氏商量,趁全家团圆,把振林的事儿就办了。
这个年月,穷人家办喜事一切从简。因为这门亲是早年双方大人们定了的,所以,双方选择了吉日后,就举行了嫁娶大典。
燕尔新婚,人们说栗四有福气,娶了个美人。栗振林呢,自然是喜气洋洋。虽然说媳妇是大人作主定的,可娶了来之后,新人那银盆大脸盘儿,圆圆的大眼水汪汪,还真叫他喜欢。
“雪儿,”在红烛下,栗振林亲昵地把新人王银雪揽在怀里,温柔地说,“你知道岳飞吗?”
“知道,宋朝元帅。”
“你知道周瑜吗?”
“知道,三国时吴国的一个将军。”
“哎,怎么说这个了?”王银雪不知郎君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你要给我讲故事了?”
“不,不是。”振林把新人的手抓起来,凄婉悲壮地说:“有道是忠孝不能两全。我想当个岳飞、周瑜那样对国家有用的人。前几天我瞒着大人报名应征了,要是能批准的话,我就到前线杀敌立功,可对两位老人,我就尽不了孝,只有委托你了。”
“……”
沉默,沉默。突如其来的事儿,使王银雪不知所措。
“雪儿,真走了,我知道对不起你。可你知道,咱爹年纪大了,哥哥们也成了家,咱这贫农家,难道就不出一个从军?咱良心过得去吗?难道只能要求别人去保卫咱们的和平日子?”
“唉,我知道你是对的。反正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了。”
两个人拥抱在一起,媳妇的泪水流在了振林的面颊和脖子里。
第二天近午,村上又纷纷传说:南关村某某、某某被接收参军,其中,栗振林的名字也嚷嚷地叫栗老头全家知晓了。
第三天上午巳时初,南关村全体村民敲锣打鼓欢送栗振林等青年入伍。栗振林一手牵着枣红色的骡子,一手拉着母亲安氏粗糙的手,边走边听娘的吩咐。
等到安氏交待完话,栗老头上前把口袋中的银元、铜元悄悄地装进了四儿的上衣口袋里,瓮声瓮气地说了声:“德妞,要干出息啊!不能给咱栗家丢人。”在栗福修的眼里,这四儿是个人才,既舍不得他离开自己,又不忍他一直拴在家里。这时,老汉深邃的眼睛里噙着泪水,从泪眼中栗振林仿佛看到老父亲希冀的光芒。
栗振林什么也没说,只是重重地点点头。

【纪实文学】浴血上甘岭(2)(音频) | 魏俊彦

“把这条红绸带系在腰里,能避邪。”柔柔地声音从雪儿口中送出。
栗振林接过红绸带,并把它折了几节,珍重地放进口袋,还是默默地点点头。
(未完待续) 

唯有烈士心,不随水俱逝。

 – 作 者、诵读者 简 介

【纪实文学】浴血上甘岭(2)(音频) | 魏俊彦

魏俊彦  笔名新生,林州市河顺村人,大学文化,长期从事红色文化史料的研究和写作,编著出版有《血荐轩辕》《林州热土领袖情》等10多部文学、历史著作。爱好诵读、曲艺和书法。 

-End-

版权声明:【河顺文艺所使用的文章、图片及音乐属于相关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如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敬请相关权利人随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河顺文艺):【纪实文学】浴血上甘岭(2)(音频) | 魏俊彦

(浏览 122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