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顺文艺. 第159期】散文?我和少半拉子老同学的写作故事 | 王成英

【河顺文艺. 第159期】散文?我和少半拉子老同学的写作故事 | 王成英
【河顺文艺. 第159期】散文?我和少半拉子老同学的写作故事 | 王成英
我和少半拉子老同学的写作故事

2020年10月16日,我去林州市“魅力之城”小区参加侄儿的结婚典礼。

? ? 招待亲朋好友的大锅支在小区单元楼房不远处的南侧,我赶着劲儿往那儿走,突然迎面飘来一声:“老同学”。

? ? ?

? ? 我愣住了,这是谁呀,声音不咋熟悉,脸上戴着个硕大的白口罩,也根本认不出来。

? ? 我只好顺坡下“驴”,接过话茬:“政委今天娶媳妇,我这当姑的来红火一把。”

? ? ?“是啊,我也是刚刚听说,虽说这几年村里拆迁都搬东搬西了,听说了一定得来道个喜……”

? ? ?

【河顺文艺. 第159期】散文?我和少半拉子老同学的写作故事 | 王成英

? ? ?

? ? ?我只能装傻卖愣地点点头嗯、嗯、是、是地支吾着。

? ? ?一位十急慌忙、擦身而过的小媳妇替我解了围:

? ? “俭周哥,快走吧,别人都吃起来了。”

? ? ??

? ? 一听这名字,我快速搜索着记忆中所有的影像,却始终没找到这张“老同学”的“底片”。只是三四年前在哥哥的手机上偶然看到过他的大作――《老何》和 《站在北坡顶上》。

? ??

? ? ?“老何”其人,恰如文中最精辟的八个字:邋里邋遢,奇丑无比。拉不了二胡,唱不了小曲儿,挤着一对失明凹陷的双眼,时常坐在村大街的正十字路口,南腔北调来一段“天气预报”混碗饭吃。大大小小的皮孩子们搞恶作剧者比比皆是。就连我们女同学上下学也要绕个弯多跑几步路,猫着腰、踮起脚尖偷偷地往他身上扔一块土坷垃,在他百般无奈“谁家的小孩真捣蛋”的喝斥声中,嘻嘻哈哈地一哄而散。

? ? ?

【河顺文艺. 第159期】散文?我和少半拉子老同学的写作故事 | 王成英

? ? ?“北坡”是我们村北边的一座再普通不过的土石山坡,灌木杂草漫山遍野,疙针乱石随处可见,弯弯绕绕的羊肠小径错杂纵横。唯一能吸引眼球的就是七零八落、郁郁葱葱、一米来高的小松树。每逢过大年,也被“勇敢”的村民们上窜下跳砍得光秃秃的,孤零零的守在那儿站岗放哨。

? ?不堪入目的“老何”,一无是处的“北坡”,他竟能抒写出山泉潺潺流水般的言词,涌淌出沁人心脾的乡土风情。后面的署名更是让我大吃一惊:河南省安阳市作协协会会员、河南省报告文学协会会员――一个儿时用胳膊袖子抹鼻涕、胡窜乱跑的野小子,竟能赫赫有名地在中原文坛潇洒自如……

【河顺文艺. 第159期】散文?我和少半拉子老同学的写作故事 | 王成英

? ??

? ? 想到这儿,我来劲了。

? ?“俭周,你写的文章可真不赖。”

? ? ?“你也可以写啊,老同学。”他也立马来了兴致:“咱上学时,您的文笔就挺不错嘛,栗老师老当范文读呢。”

? ?

? ?? “行吗?”我迟疑着说:“几十年都没动过笔了。”

? ? 他扭转头瞅了瞅来来往往吃饭的人流,顺手掏出了手机:“老同学,这饭不等人,咱先加个微信,随后再联系。”

? ? ?晚上8:00左右,他转发过来两个公众号:“北坡风光”、“芝兰园”。

? ??

? ? ?“老同学,你是一把好刀哎,可别再藏着掖着了。”他还不忘给我打气儿。

? ? ?“嗨,我就算是一把刀,搁置了三十来年,早生锈得不成样了。”我是一点底气也没有。

? ? ? “没事,你只管大胆地“磨”,三下五除二,锈就没了,哈哈哈……”浑厚的声音散发着满满的自信。

? ? ? 要不就试一下?我的心被“挠”得痒痒的。

? ? ? 说干就干,立马动笔。二三百字的散文《儿时的记忆》一气呵成,稍作修改,赶紧让女儿帮忙转发过去。

? ? ?嘿,第二天一大早我的“大名、雅照”,竟然登上了《北坡风光》。

? ? ?“老同学的文章,语言流畅接地气,画面感十足!”三五句评语更是锦上添花,我心里那个美呀、乐呀!

? ? ?第二篇巜童年的记忆》,他神功斧劈,一番美颜,直接推荐刊登上了“芝兰园”。

【河顺文艺. 第159期】散文?我和少半拉子老同学的写作故事 | 王成英

?

? ? 俭周不惜余力地推波助澜,让我信心满满,真准备“磨刀霍霍响”了,“头大”的问题也跟着来了。

? ? ?我写的文章,如果说马马虎虎还说得过去,但对于电脑、邮箱、复制、粘贴等等这些新鲜玩意儿,我整个是一“外星人”。

? ??

? ?无奈,只好放下面子求助“老同学”。

? ? “我工工整整(看清楚就算)写在本子上,拍照发给你,行吗?”我踌躇着,实在有点不好意思。

? ? ?“OK!没问题。”他倒答应得挺爽快。

? ??

? ? ? ?有了“后盾”“靠山”,我自然轻装上阵,开始刻意地拉长篇幅。结果反而是弄巧成拙,“头”上安“头”,内容前后反复,俨然写成了旧社会老太太的“裹脚布”。

? ? ?虽胸有点墨,还难免沾沾自喜。飘飘然脚不踩地,时不时地闹笑话一一

? ? ?“冬去春来,一群小燕子排着队叽叽喳喳里往南飞。”多美的句子,我暗自陶醉。

? ? ?

【河顺文艺. 第159期】散文?我和少半拉子老同学的写作故事 | 王成英

? ? ? “老同学你可真能耐,小燕子的行程都能变时安排,哈哈……”他在微信里毫不客气地“坏”笑着开涮,羞得我脸红脖子粗,唉!冬去春来,燕子应该往北归呀!

? ? ?2021年春节初四的清晨,嗖嗖的寒风夹裹着微弱的阳光。

? ? ?“老同学忙不忙,我去你那儿讨杯茶咋样。”俭周嘻嘻哈哈发过来一条微信。

? ? ? “求之不得!”我急忙回应。

? ? ??

? ? ? 两个多小时过去之后,电脑咋用、手机语音打字、复制、粘贴、邮箱、邮件全部搞定,他站起身来拍拍屁股,哈哈一乐——走人。

? ? ? 我那三棍子打不出个闷屁的老公在一旁一边嗑着烟灰缸,一边啧啧称叹:“你这老同学还真实诚,现在这人不好找。”

? ? ?我是一学就会,一做全废,整个一“银环锄地”。在电脑上个把小时抠打了几十个字,还翻过来跳过去不照号。沮丧之余,猛然想起手机语音也能操作,立马改“道”,怎奈我的林普话太“标准”,打出来的字句大部分都是“驴头不照马嘴”。唉,隔行如隔山,这比写文章都难,我头都要爆了!

? ??

? ??“慢慢来,别着急,头三脚难踢。”他耐着性子劝导我。

? ? ?“没事儿,你带差不差的发过来就行了,白字错字也没关系,我顺着你的意思就修正了。”他倒一点也不着急,全大包大揽了。

? ??

? ? ? 不管咋地,虽说写作也不容易,但行云流水般的文章署的是我的“大名”,登的是我“雅照”,这神速的网络效应,我在亲朋乡邻们面前也长了一把脸不是?那感觉特爽,心里老想哼小曲儿。

【河顺文艺. 第159期】散文?我和少半拉子老同学的写作故事 | 王成英

?

? ? ?渐渐的,我也掌握了一些语音打字技巧,“写”起来也流利顺畅多了。

? ? ?刚松了一口气,没想到一向“铁哥们”的“老同学”,开始给我“鸡蛋里挑骨头”了。

? ? “上公众号的作品不是在学校写作文,翻过篇儿就没事了……”

? ? ?“的、地、得,不能随性搬家、乱用,多从百度上查查,标点符号也要注意一下规范。”

? ? “一篇文章不修改个十遍以上,不要转发给我。”

? ? ??

? ? ?嘿,这还是温和儒雅的“老同学”吗?整个一横挑鼻子竖挑眼的“大伽”派头!我干吹胡子白瞪眼,有怨有气无处泄!

? ?转眼一年多过去了,我就这么一直“憋屈”于他的“笔威”之下!常言说,“严师出高徒”,在他的严格要求下,我学会了收发邮件,学会了写好文章后反复修改打磨。时间一长,我发现自己的写作水平有了长足的进步,文笔也流畅了好多!并且通过他认识了许多志同道合的文友,大家互相学习,其乐融融,给我平淡的生活涂抹了一笔最亮的色彩。

? ? ? ?

? ? ?这些成长和收获都离不开老同学的引导、鼓励和鞭策,想到这里,心里满满的都是“感恩”!

? ? ?一天晚上,我心血来潮把他的佳作“清澈的眼神”转发到同学群里,还特意加发了一句:老同学王俭周的大作,敬请大家欣赏关注!

? ? ?

【河顺文艺. 第159期】散文?我和少半拉子老同学的写作故事 | 王成英

? ? 点赞叫好声自然一片,但紧接着对我“群起而攻”!

? ? “什么时候俭周和你是老同学了?”

? ? ?“人家现在出大名了,别不是你也想蹭把热度吧。”

? ? ? ……

? ? ? 七嘴八舌的“网暴”,我着实有点招架不住。

? ? ? “这老同学,可是他先喊的呀。”我疑惑迷茫、暗自伤感。

? ? ?想方设法,我和三年初中的班主任栗春林老师取得了联系。

? ? ?“王俭周初一、初二的班主任是栗新生老师,初三的班主任换成了我,你是上一届考高中时,和分数线差几分,留级复读搭了半年多顺风车……”

? ? ??

1

【河顺文艺. 第159期】散文?我和少半拉子老同学的写作故事 | 王成英
【河顺文艺. 第159期】散文?我和少半拉子老同学的写作故事 | 王成英

?-?作 者 简 介

【河顺文艺. 第159期】散文?我和少半拉子老同学的写作故事 | 王成英

王成英 ?女, 林州市河顺镇东寨村人,文学爱好者。

-End-

【河顺文艺. 第159期】散文?我和少半拉子老同学的写作故事 | 王成英? ? ? ? ? ??

版权声明:【河顺文艺所使用的文章、图片及音乐属于相关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如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敬请相关权利人随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河顺文艺):【河顺文艺. 第159期】散文?我和少半拉子老同学的写作故事 | 王成英

(浏览 72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