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貌了解肃反,无需谈之色变

(本文部分内容前面已经叙述过,但我觉得就这个主题很有必要旗帜鲜明地全面介绍下。)

我们看历史喜欢激昂时刻,我们对苦难往往不愿驻足。但历史就是历史,苦难也是历史的重要组成部分。

三支红军主力部队在1933-1936年期间,断断续续地发生过或大或小规模的“肃反”扩大化事件。初读时痛心,次读愤慨,再读感动!有这样一群忠诚的、英雄的、有崇高信念的、视死如归的成员,我们党我们军队一定是无往不胜、无坚不摧的!

一、“肃反”并不是贬义词

现在大家听到“肃反”立生反感,但“肃反”并不是贬义词,它是“肃清反革命分子”的略称。“肃反”当时是维护红军队伍和苏区稳定的一种行之有效的必要手段。

我们先明白一个事实:当年红军诞生的那一刻起就是“战斗队、宣传队、工作队”。我们的任务除了打仗,还要向广大老百姓宣传我们的政治主张,还要发动广大群众建立属于我们的根据地,这便是苏区。苏区是按照我们共产党人理念和组织框架构建的,与国统区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世界。

现在有许多影视剧表现了我们党当年地下工作人员肩负特殊使命打入国统区,那国军也会渗透到我们苏区和红军队伍来,为了防止敌特渗透搞破坏,必然要对红军队伍及苏区人员进行甄别。这就是“肃反”的由来。“肃反”本意并不存在贬义,而且对纯洁我们的队伍起到积极作用,为保卫苏区作出了应有的贡献。

我们现在闻“肃反”变色是因为王明的扩大化!“肃反”只有与扩大化结合起来才会令人不寒而栗。

全貌了解肃反,无需谈之色变

王明

我们建党开始受共产国际影响和左右,陈独秀进行过抗争。共产国际痛定思痛,挑选了一个没文化没思想的向忠发当总书记。王明当时作为中共代表常驻共产国际,在苏联摇控党内大事。

在斯大林发动“肃反”的时候,王明也很“配合”地远程指示我们党在苏区和红军内部大规模地搞“肃反”,要“百分之百地纯洁我们队伍”!

二、“肃反”扩大化对三支红军产生恶劣影响

(一)红一方面军。相比二方面军和四方面军,中央红军除初期外,受“肃反”影响反而是最小的。这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虽然有项英、博古前后机械地执行,但项、博听得进别人意见,在人命关天面前有敬畏心,再加上毛、朱、周理论水平高,说服本事大。二是红一方面军后期负责这项工作的主要是李克农,李上将不仅是出色的特工,对甄别敌我也是非常有一套,他负责这项工作后,抓了不少真正的敌特分子,同时也解放了一批被错抓的同志。

全貌了解肃反,无需谈之色变

夏曦

(二)红二方面军。红二方面军相较其它主力影响最大!夏曦代表党中央到了洪湖苏区,第一件事就把原来的党代表周逸群从军队中挤出去,导致周逸群中了反动民团伏击而牺牲。然后夏曦就开始扩大“肃反”。夏曦定了各种名目抓人:二人相遇,一起回到屋里说句话即有“兄弟团” 嫌疑;同乡相聚,买些花生来吃加以“好吃会”之名;女同志拉家常,被打成了“荷花会”……而一人被抓,一逼供就扯出一大串人。

全貌了解肃反,无需谈之色变

张国焘

(三)红四方面军。张国焘带领陈昌浩到红四方面军的举动与夏曦大同小异,先后排挤原红四方面军主要领导许继慎、旷继勋及曾中生。徐向前在《历史的回顾》中记述:“(白雀园)将近三个月的‘肃反’,肃掉了两千五百名以上的红军指战员。”而当时的红四军不过1.5万人!

三、为何贺老总和徐帅没有能够制止

历史不讲透彻,容易让人产生误解。网上许多键盘侠就对这段历史作了心怀叵测地推断。一派胡言!这里面有抹黑的主因,也有编写这段历史时没有讲透的客观原因。

夏张这么做没有受到阻力,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夏、张是中央特派员,理所当然是党中央代言人,谁反对他们谁就是反对中央!夏、张对所有事情有最后拍板权,哪怕所有人都反对,他都有决断权!二是错杀并不是暗杀,大部分同志被杀时也是走组织程序的。

以段德昌的搭档宋盘铭为例。宋理论功底深,为人正直,对夏进行坚决抵制,结果夏将宋逮捕。后形势紧急,贺、夏分兵行动,宋跟随贺,贺不仅善待且释放宋。哪知两支队伍再次汇合的第二天早上,夏乘贺离开的一会儿开公审会,然后执行枪决。

关向应日记中有一段记载,那时贺龙部电台损坏,与中央无法联系,贺老总曾经有一次跟关商量:在无法与中央取得联系的情况下,我们开党委会,要重新选出书记,不能让夏乱干。结果关向应吼了一句:老贺,你想干什么!?贺老总出身军阀,常常成为别人攻击的软肋,所以这一嗓子把贺老总吼得没脾气了!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红二军团与红六军团会师时,任弼时同志第一时间就严肃批评了夏的左倾错误,拿掉夏的拍板权。任是中央政治局委员,比夏更能代表中央!在两军会师大会上,任说:“同志们,你们面前的这位就是传奇英雄贺龙同志,他就是两把菜刀闹革命的贺胡子!”你看看,同样是中央派来的同志,由于理论水平和思想觉悟不一样,言行举止就不是一个水平!

贺徐两人自身有时都会有危险。事实上夏对贺动过心思,关向应讲了一句:“老夏,如果我们杀了贺龙,即使没被国民党部队打死,党中央也要杀了我们!”夏被这句话吓住了。

张不仅对徐帅动了心思,而且付诸行动。他乘徐帅在前线打仗,派人将徐帅年仅21岁的新婚不久的妻子程训宣抓了起来,吊打了三天三夜,妄图从程的身上打开缺口收集徐帅黑材料。没想到平时活泼好动的程宣训愣是经受住了考验,一句话都没讲。最后,张只好下黑手。

四、夏、张都是犯错误但本质是有区别的

这一点,尤其要点出来,因为这关系到为什么夏后来成为烈士的根本原因。

夏与张同是肃反专家,但两人本质上还是有区别的。

夏是执行肃反路线,他左归左,但本质是忠于革命的,只不过是好人干坏事。

张国焘则不,这个老牌机会主义者更多是的为了排除异己和掌控红四方面军!

五、这段沉痛历史却更加彰显我们党的伟大

这段历史令人不忍卒读!但细一琢磨,更显示出我们党和广大党员的伟大!

(一)各方面军的主要负责人视党的纪律大如天

贺老总在十大元帅中性格鲜明,个人魅力四射。任何困难都没有吓住他,哪怕所带的部队被打散了,只要他站在湘鄂大地上振臂一挥,响应者云集!徐帅是四方面军的旗帜。当张国焘到红四方面军处理完邝继勋、许继慎和曾中生后,动起了徐向前元帅的心思。但前线反围剿的失败让张国焘清醒过来了:红四方面军离不开徐向前!

贺帅和徐帅如果不服从组织纪律,挑动部下反对夏和张,是分分钟的事!但他们讲大局!他们对党无比忠诚!哪怕再痛苦再委屈,他们依然相信组织、相信党!

(二)被冤枉的同志对党赤胆忠心

段德昌同志在湘鄂西的威名仅次于贺龙元帅,段出身黄埔,是公认的我军36位军事家之一,彭德怀入党介绍人,他总结出来的“敌来我飞,敌去我归,敌多则跑,敌少则搞”的游击十六字决与主席的十六字方针惊人相似!这样一位常胜将军,竟然被公审处决。当枪毙他时,段德昌说:“红三军现在缺少子弹,对于我不要用子弹,用刀砍,用火烧都可以!” 同时又讲:“我生是共产党的人,死是共产党的鬼。” 1952年,主席为段德昌烈士家属亲自签发中央人民政府第一号“革命牺牲军人家属光荣纪念证”。

全貌了解肃反,无需谈之色变

段德昌

我们今天读来依然可以从这些被错杀的同志和他们战友身上感受到坚定的党性以及对党的无限忠诚!我们党有这样英雄的党员们,我们党的事业怎么可能不成功?我们的军队当然能无往而不胜!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驰洲):全貌了解肃反,无需谈之色变

(浏览 3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