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船专访|欧阳钦之女欧阳晓光:父亲曾说“我不是要做官,而是要革命”

开国元勋欧阳钦,湖南宁乡人,首批留法勤工俭学学生,曾任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共黑龙江省委第一书记兼省长。

红船专访|欧阳钦之女欧阳晓光:父亲曾说“我不是要做官,而是要革命”
欧阳钦:图源网络
作为中共早期党员,他在大革命的洪流中,加入北伐“铁军”部队浴血奋战;在“四一二”政变后,充当联络员秘密输送了无数同志;在长征途中,遭敌机轰炸中弹,颈上弹片伴随终生;他领导热东土改、出任旅大地委书记,主政黑龙江12年。在“十年浩劫”中,他坚持原则,头脑清醒,勇于担当,常说“我是第一书记,有错误我负责”。
在近60年的革命生涯中,欧阳钦出生入死、呕心沥血、实事求是、坚持真理,显示了一个老共产党员的高风亮节。
近日,欧阳钦之女欧阳晓光接受了红船编辑部专访。欧阳钦老来得女,在被疼爱的女儿眼里,“父亲是一个和蔼可亲的老头儿”。欧阳钦去世多年后,欧阳晓光为父编书,才逐渐了解到父亲的革命经历,“父亲总是坚定地说,我不是要做官的,而是要革命的。不唱高调、不说大话、实事求是,我父亲是一位信仰特别坚定的共产党人。”

红船专访|欧阳钦之女欧阳晓光:父亲曾说“我不是要做官,而是要革命”
欧阳晓光

01

红船专访

字惟亮,以蜀汉丞相诸葛亮为楷模

1900年,欧阳钦出生于湖南宁乡邓家冲一户耕读人家,刚满周岁,母亲不幸逝世,12岁,父亲亡故。幸得外祖父照料,为寄托对亡女思念,作为乡间开明士绅的外祖父,呕心沥血培养欧阳钦。
7岁,送欧阳钦入私塾,为他取自惟亮,暗含以蜀汉丞相诸葛亮为人生楷模。欧阳钦自小成绩优异,中学考入了长沙名校长郡中学。
在辛亥革命的冲击下,新式教育冲击着腐朽的封建政体,欧阳钦也对社会黑暗现状深感忧虑。民国初年,赴法勤工俭学为求学新潮流,在湖南,蔡和森、毛泽东也为此奔走联络,闻讯后的欧阳钦大喜不已。
红船专访|欧阳钦之女欧阳晓光:父亲曾说“我不是要做官,而是要革命”
1919年,《申报》刊登的赴法勤工俭学名单
“学到中学毕业,回家种地当农民,总感觉不太甘心,还是想有一番作为”,欧阳晓光揣测父亲当时的心理,留法勤工俭学给迷茫中的欧阳钦重燃了希望。
1919年,辍学北上在高等法文专修馆学习后,欧阳钦的思想有了很大变化,并顺利成为首批赴法勤工俭学学生,此时欧阳钦不到19岁。
红船专访|欧阳钦之女欧阳晓光:父亲曾说“我不是要做官,而是要革命”
赴法留学合影,四排右三:欧阳钦
“那么年轻,也没见过什么世面,就敢自己去外国了,我父亲还是很勇敢的”,欧阳晓光颇为钦佩。外祖父家卖了些田地,凑了些经费,青年欧阳钦便登上了远洋的轮船。

02

红船专访

赴法留学,几度遭驱逐

“那时也没飞机,轮船坐了近两月才到”,但也正是在海上航行的这段时间,欧阳钦结识了他以后的挚友、同批赴法学子林蔚。
在繁重的工厂做工之余,赴法学子仍积极组织各种进步活动,1920年,欧阳钦加入了蔡和森、李富春等人组织的进步团体——工学世界社。

在法国的经历颇为坎坷,先是因争取“吃饭权、工作权、求学权”,驻法公使便召来法国警察殴打学生;同年又因争取求学被中法大学校长吴稚晖拒绝,吴稚晖还勾结法国警察拘留百余名学生在里昂兵营。
被拘留二十来天后,欧阳钦等少数人趁看守疏忽,侥幸逃出,其余人则被强行遣送回国,其中便有蔡和森、李三立、陈毅等人。
“所以我父亲可能还是有点小机智,但后来护照又被法国当局没收,他只得到处流浪,往乡间做杂活,不久又到巴黎做磨床工,专业水平很高。”欧阳晓光说道。
1924年,由林蔚、张增益介绍,欧阳钦加入中国共产党。
红船专访|欧阳钦之女欧阳晓光:父亲曾说“我不是要做官,而是要革命”
党员调查表
“在同批留法学子里,林蔚是个很积极很挑头的人,担任了一些团体的职务,我父亲就跟着他一起去参加各种活动,所以我估计入党也是林蔚不断动员的,我父亲也并非心血来潮才加入。”
而在同期,无政府主义思想为主流,多种思想道路涌现,在经过长期思想反复考量后,欧阳钦最终确定并选择了共产党。从此,欧阳钦便开启了他为期54年、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的革命生涯。
1925年6月,欧阳钦参与到声援五卅运动的示威游行活动,遭法国政府驱逐出境。随即,受党的派遣,欧阳钦转去莫斯科,与朱德等共产党员一起,接受军事教育。晚年,在文革住院期间,欧阳钦在书写《我的平生》中提及此事:除钟汝梅、奚佐尧牺牲于上海外,其余人员大部牺牲,也有消极的,个别叛变的也有,现在存的,除我外,尚有朱德。
红船专访|欧阳钦之女欧阳晓光:父亲曾说“我不是要做官,而是要革命”
1973年,欧阳钦在北京医院病房中
“这些人大部分都在战斗中牺牲了,有一些是叛变了,你想想,这是多大的牺牲?”欧阳晓光哽咽着。

03

红船专访

担任组织联络人,

恢复被破坏的党组织

1926年,为支援北伐战争。欧阳钦及好友林蔚,与朱德、章伯钧等于5月回国。同年7月,欧阳钦入叶挺独立团任见习教官。
在查找父亲材料中,欧阳晓光偶然发现一个材料“独立团教官王佩璜”,其履历与欧阳钦高度一致。
“留法勤工俭学,又到苏联学习,回国后也在叶挺独立团任见习教官,”看到和父亲有相同经历,欧阳晓光很高兴,再往下一看——北伐打武昌时牺牲了。她很感慨,“父亲随团攻打至武昌之前,已被党组织从独立团中调了出来。”
而父亲的挚友林蔚,1927年后任中共湖南省委代理书记,次年在家乡建立农民游击队,在主持召开具体战斗方案时被敌重兵包围,中弹后的他为保护同志,向敌人大喊:你们不要追了,共产党头子就是我!被捕后很快壮烈牺牲,年仅30岁。
“哪一刻有个闪失就会牺牲了,也许我父亲在目睹这些死亡后,应该也有所思想准备。因为只要选择这条路,就很有可能会牺牲,但我觉得父亲从没动摇过。”
1927年后,蒋介石和汪精卫先后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和“七一五”反革命政变,中共党组织被严重破坏,白色恐怖遍布国内,大量党内意志薄弱者脱党叛党。此时,欧阳钦的工作转入地下,先在武汉后到上海,冒着生命危险,秘密收容转移同志夜以继日地寻找与组织失去联系的同志。
欧阳钦以惊人的脑力,记住许多同志经常变化的姓名和住址,他常带一把雨伞,在一小袋子里装点零钱,到码头、车站、小旅馆去寻找同志,在极端的危险中,输送了不计其数的同志奔赴各自的工作岗位。
“身边的人一个个倒下,还出了好多叛徒,情况十分凶险,他当时真的是在刀刃上行走”,欧阳晓光说道。欧阳钦的几任直接上级领导,罗亦农、杨殷等,皆因叛徒出卖而被捕牺牲。

“但他绝不会背叛党,所以他的这种坚定,在最艰险的时候就体现了出来,而且他也很幸运,在危险四伏的形势下,他竟然一次也没被捕过。”
或许也正是这段经历,让他在之后的文革中,得到了周恩来的力保:欧阳钦同志历史没有问题,你们不能把他带走。欧阳钦这才逃过了被造反派从北京医院拉回哈尔滨大批斗的一劫。

04

红船专访

被毛泽东称作“欧阳秀”

欧阳钦的记忆力很好,这点在情报信息工作中得以充分体现。
瑞金红色根据地建立后,信息不通,1931年4月,欧阳钦便被中央派往苏区了解当地情况。从上海坐船到香港,再乘船依次到汕头、大浦、永定、瑞金,国民党统治区一路设有诸多关卡,一个多月的辗转后,通过这条秘密的交通线,欧阳钦终于抵达了瑞金,见到了毛泽东,并担任了苏区中央局秘书长,参加了第二、第三次反“围剿”的红军高层战役部署研究,亲身体会到毛泽东战略方针的正确性。

“为了解红军和根据地的情况,我父亲当时天天和毛泽东在一起,他很理解也很钦佩毛泽东的战略战术。”
同年7月,欧阳钦返回上海汇报。此时欧阳钦面临一个难题,国民党“不给共党粒米勺水之接济,片纸只鸟之通过”的蒋介石十八字敕令,预示着若想安全返回上海,欧阳钦不能携带任何纸张,汇报该如何完成?
欧阳钦两手空空地回到上海后,先和周恩来进行了口头汇报,再用了一个星期,仅凭脑海中的记忆,精确地写成了《中央苏维埃区域报告》。“后来我找到了这份报告,报告有两万多字,还包括很多数字,比如部队多少人用多少枪打了多少仗,我就寻思这可不是一般的脑子,得多全神贯注、多用心才能全盘精准复盘。”欧阳晓光惊叹道。
“可能我父亲在苏区当地也写了不少报告,毛泽东就称他为秀才,说是‘欧阳秀’,文笔很好,”欧阳晓光补充道,“这也是我听我妈妈说的故事”。

05

红船专访

“四个师级领导,

只有我父亲活下来了”

前几年,一位江西石城的村民,辗转多方找了欧阳晓光,她从对方口中得知,对方一直在寻找当时红三军团六师的四个师级领导,1934年,他们曾率领红军在他们这个村子战斗过,其中就包括欧阳钦。

说到这里,欧阳晓光停顿了下来,开始在桌子上翻找文件,“我找找写有这四个名字的名单”,半晌,欧阳晓光终于在桌上拿起了一张纸,一字一顿地念到,“曹德清、徐策、杜中美和欧阳钦”。
“我为什么一定要念出这几个名字”,欧阳晓光有些哽咽,“因为在这四个师级领导中,只有我父亲活了下来,其余三位都牺牲了。”
红船专访|欧阳钦之女欧阳晓光:父亲曾说“我不是要做官,而是要革命”
红六师参战部队领导层名单
在查找这场战役的过程中,父亲的过往一点一点铺开来,“我这才理解了父亲履历上红六师政治部主任这个职务背后的故事。”
红船专访|欧阳钦之女欧阳晓光:父亲曾说“我不是要做官,而是要革命”
欧阳晓光在石城
欧阳晓光还特意查了其他三位烈士牺牲的地点:师长曹德清是在云南扎西病逝,时年26岁;政委徐策是在川滇黔开辟新区,在川南战斗中牺牲,时年33岁;参谋长杜中美是在湘江战役中牺牲,时年33岁。
红船专访|欧阳钦之女欧阳晓光:父亲曾说“我不是要做官,而是要革命”
石城
“全牺牲了”,欧阳晓光又一次感叹道,而后停顿良久。
石城这场战役结束后,父亲随红三军团走上长征路。遵义会议后,红军在云南白水镇地区连遭敌机轰炸,红三军团伤亡300余人,父亲中弹,鲜血喷出,几度昏厥,艰难的环境下无法进行手术,“有一个弹片伤在颈部,当时一直没取出来,这个弹片最后陪伴他一生,直到去世都在身上。”欧阳晓光说道。
晚年的欧阳钦曾回忆红军长征翻雪山,“雪山海拔高、空气稀薄……草地的水草地外面结壳,里面为水,一不留神就会陷下去。无人烟,无鸟兽,无饭吃,靠吃带的干粮及草根树皮,饿死冻死的就更多了……”

06

红船专访

给大庆油田命名

1954年,欧阳钦任黑龙江省委第一书记。

1959年,黑龙江省肇州县大同镇的松基3井喷油,听闻消息后,正在主持常委会的欧阳钦立即休会,让石油勘探队来报喜的人将油样摆在了会议室中间。常委们仔细观看摆在地毯上的大玻璃瓶,瓶里装着从地下1000米处喷出的原油。
红船专访|欧阳钦之女欧阳晓光:父亲曾说“我不是要做官,而是要革命”
欧阳钦(左二)在大庆视察
欧阳钦很激动,“日本统治东北14年,疯狂掠夺我们资源,幸好没发现我们这里有油。”油田还没名字,常委们讨论着起什么名字好。
思前想后,欧阳钦提议了“大庆”。“那年正好是建国十周年,全国都在大庆;而且那会儿东北民歌‘大庆子’很流行,歌词写了老百姓家生了个大胖娃娃,全家特别高兴,最后决定取名大庆子,所以结合这两点,用‘大庆子’来命名油田,可谓是双喜临门。”欧阳晓光解释道。
红船专访|欧阳钦之女欧阳晓光:父亲曾说“我不是要做官,而是要革命”
欧阳钦(左四)
刚被发掘的大庆油田处于保密状态,“大庆油田”四字也不被人知晓。直至多年后,一次欧阳钦出席了黑龙江省文艺工作座谈会,遇到了民歌“大庆子”的原唱李女士,欧阳钦说:“小李呀,谢谢你给我们提的建议”。李女士听后很迷茫,会后再去打听,这才发现大庆油田的名字出自于她所唱的歌。

07

红船专访

有骨气的共产党人

在女儿欧阳晓光的印象中,父亲平常很少与人有特别的私人来往,“我小时候就以为我爸谁都不认识呢,父亲始终在踏踏实实地工作,而且他似乎始终怀着一种豪情壮志的心态,去开展工作。”
“他刚到黑龙江,就在党代会报告提出要建设繁荣幸福美丽的黑龙江,那个年代很少使用‘美丽’这个字儿,都喜欢用‘革命’,革命的人哪有这么多的浪漫语言啊,包括他那大学毕业的秘书,看见‘美丽’二字,便建议说这一句就不要写了。但我父亲很坚持,他就是想要建设成美丽黑龙江。”怀揣这样的理想,他在黑龙江省委第一书记的职位一直干了12年。
“文革中说他是‘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专案组常常来面训他,让他承认错误,但我父亲始终不承认他们给的罪名,我觉得我父亲特别有骨气。”欧阳晓光挺直了腰板,声音愈发洪亮,“他说解放后这么多年,我干的是社会主义,我不是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如果你非要我说成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那就是否定我们的社会主义建设,否定我们共产党,我坚决不承认。”
在那黑云压境的日子里,儿子欧阳湘勇敢地站出来同“四人帮”一伙展开了坚决的斗争,最终献出了年轻的生命。一生历尽磨难的欧阳钦知道这个消息后,十分悲痛,对家人说,要革命就会有牺牲,牺牲不可能避免,但是要把事情搞到水落石出。直到十年后,欧阳湘得到平反昭雪。
半个世纪的风风雨雨,丝毫没能动摇欧阳钦对共产主义的坚定信念。他坚持原则,从不妥协,原东北局和黑龙江省委的干部都说:“欧阳钦同志在‘文化大革命’中,为我们做出了榜样,他是一个真正的共产党人。”

【除标注外,文中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红船专访|欧阳钦之女欧阳晓光:父亲曾说“我不是要做官,而是要革命”
撰文:刘蓓

红船专访|欧阳钦之女欧阳晓光:父亲曾说“我不是要做官,而是要革命”

↓↓↓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红船融媒):红船专访|欧阳钦之女欧阳晓光:父亲曾说“我不是要做官,而是要革命”

(浏览 56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