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惑人的虫洞

   人的心境往往受到环境的影响,一个明亮宽松的展馆给人带来愉悦的感受,而阴冷黑暗的布置则往往令人感到压抑。同理,各种展品亦拥有不同的感染力,它给参观者带来的视角效果和心理反应也是不同的。

   2016年10月,中国革命军事博物馆举办了“纪念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主题展览,其中有一件展品(图1)引起了我的注意,这是红军某部指导员送给伤病员的御寒衣。这件御寒衣千疮百孔,是由无数块不同颜色缝补起来的棉背心,立时让人感到心酸又敬佩。万物皆有语,静静地看着它,我们能想象红军长征时是何等的艰难,后辈们要继承发扬中国工农红军不畏艰难,前仆后继的精神。看,这就是展品带来的感染力。试想,如果这件背心是全新的,品相非常好,其展览的效果又将如何呢?几乎可以肯定,它不仅难以让人驻足停留,甚至还会误导参观者,以为红军长征时的生活条件还挺不错。毫无疑问,这就违背了办展的初衷,失去了展品本身的意义。

诱惑人的虫洞1

   纸制品的展览也很有讲究,为了渲染一种艰苦环境的气氛,也经常使用破破烂烂纸质文物。但由于纸质类文物,有怕见光线,容易氧化变质的特性,在展出纸质重要文物时,大多数博物馆采用复制品。根据博物馆精通文物复制的人说,复制有虫洞的纸质文物非常困难。大的虫洞还比较好处理,可以用刀片人工挖洞,但非常小的虫洞,目前还没有办法人工复制。

   正因如此,很多人便以自然虫洞,作为鉴别收藏品真假的一种方法。这其中虽有一定的合理性,主要原因是很小的虫洞无法人工复制。但现在不同了,制假者也在不断地学习,不断地改进方法,企图让你无法辨认真假。

   乱花渐欲迷人眼,这就是收藏市场经常演绎的把戏——魔高与道高互相竞技。当人们发现一种鉴别假藏品的方法后,制假者会根据你的发现,改进他的制假方法,满足你鉴别真品的各种要素,重新让你上当受骗。所以,收藏市场究竟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还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没有人能说清楚,都是一种暂时现象,甚至是一场博弈。

   下面举一个例子,有一张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粮食人民委员部发行的米票(图2)。这张米票的面额是五斤十两,是中央苏区发行数量非常少的一个品种。不少红色粮票收藏爱好者都缺少这种面额的米票,能拥有一张便是莫大的荣幸,确实是件可遇不可求之物。

   根据史料记载,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建立之后,苏区内部粮食问题很突出,虽然都是赣南闽西的山区,但各地之间出产粮食也不平衡,有的不够吃,有的有富余,因此粮食差价也比较大。据1933年5月10日《斗争》报统计,长汀县稻谷每担为18.2元,而万太县、公略县仅为6.6元。随着战争形势的发展,虽然这种剪刀差通过建立苏区粮食调剂局进行了调剂平衡,但还是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当时,为解决红军战士和机关工作人员出差执行任务就地供应粮食问题,中央政府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粮食人民委员部”的名义发行了各种面额的米票,由此开创了共和国政府发行粮票的先河。这批米票有八两、九两、拾两、十一两、一斤、一斤二两、壹斤四两、一斤六两、五斤十两、六斤四两共10种面额。

   正因为这种五斤十两面额的米票发行数量少,且还是陈潭秋、张鼎丞双人落款的版式,因此显得更为珍贵。珍贵的文物在收藏家眼里看到的是价值,在制假者眼里看到的却是价格,毫无意外,这些米票也就被制假者瞄上了。

   这张米票从外观看陈旧感很强,格式与真品无异,上方有6位数红色编码,中间有“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粮食人民委员部”公章,下方有粮食人民委员部陈潭秋、张鼎丞落款私人小方章。尤其是那么多自然虫洞,给人的印象是真品无疑。据了解,不少人曾经上当受骗,甚至还有混迹收藏江湖几十年的老藏家,也难逃其厄运。

诱惑人的虫洞2

   那么,这张五斤十两米票究竟是不是真品?我们用一张福建省博物院馆藏真品米票(图3)来对比一下,就清楚了。

诱惑人的虫洞3 福建省博物院馆藏真品米票

   首先来看看号码。图4是真假苏区米票号码对照情况,上方是假票号码,下方是真票号码。整体看,假票号码的字体比较矮比较胖,真票号码比较长比较瘦。尤其是“4”字与“6”字(倒过来就是“9”字)特别明显。另外,五斤十两面额的米票目前没有出现“5”字头的编号,都是“00”字头的。“5”字头意味着此种米票的发行数量超过五十万张,不符合当时的实际情况。

诱惑人的虫洞4

   其次来看看公章。图5左边是假票公章,右边是真票公章。从公章本身的形状和印文看,真假公章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说明制假者使用了电脑仿制雕刻技术。但很多人不知道,苏区米票的制作方法与现代做假方法不同。苏区当时印制米票时,公章是“套印”的,所以,公章很工整,左右两边的五角星处在同一个水平线上,如图5右边的公章。而制作假票的人是先把米票的黑色部分印好,之后再手工加盖公章。由于手工盖章容易出现印章水平位置的偏差,制作出来的假米票,绝大多数左右两边的五角星是不能保持在同一个水平线上的,要吗左边高右边低,要吗左边低右边高。看看图5左边这个假盖章,就是左边低右边高。希望收藏爱好者牢记:公章凡是左右两边的五角星不在同一个水平线上的,肯定是假票。

诱惑人的虫洞5

   第三来看看使用区域印章的区别。图6左边是假米票上盖的“长汀县”条形章,右边是真米票盖的“长汀县”条形章。左边的假印章很清晰,右边的真印章比较模糊。大多数制假者在盖印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随手一盖,印文非常清晰。这也是判断真假印章很重要的方法,碰到印章非常清晰的苏区文物,就要注意了。当然,也不排除有些苏区文物,由于保管的特别好,印章也很清晰,但这种现象非常少非常少。凡碰到印章非常清晰的,都要从多角度去分析,综合判断,才能得出正确的结论。

诱惑人的虫洞6

   第四来看看落款私章。图7左边是假米票的两个落款私章,右边是真米票的两个落款私章。细心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来,左边这两个落款私章都盖反了,陈潭秋下方盖了个张鼎丞的私章,张鼎丞下方盖了个陈潭秋的私章。制假者也太急功近利了吧。其实,苏区米票落款的两个私章也是与公章一起“套印”的,是固定的,不可能出现盖错印章的事情。

诱惑人的虫洞7

   从这张假米票的情况看,虫洞的真实性真是太诱惑人了。据熟知内情的人士透露,制假者在制作好米票后,特意放到专门的缸子里,拌上饲料,放入“书虫”让其去咬。过一段时间再拿出来,这虫洞就浑然天成了。谁曾想,假米票上居然有真虫洞……这些骗子真是无所不用其极,这也是不少藏家付出沉重代价的主要原因。

   下面我略举几件真虫洞假文物的实例,旨在抛砖引玉,促使同仁们想出更多的鉴别方法,尽量让藏友们避免不必要的损失。

诱惑人的虫洞

   图8是一张“红军临时借谷证”。这张票有不少自然虫洞,但仔细看,一是没有编号(所有这种票都是有红色6位数阿拉伯数字编号的)。二是中间没有“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人民委员会”公章。三是下方在借谷子具体地方处少了一个红色四方形边框。四是在“人民委员会主席和粮食人民委员”下方,不是盖的“张闻天、陈潭秋”两个人的私人小方章,而是盖了个“中华苏维埃政府查验委员会”方形公章,牛头不对马嘴。赝品无疑。

诱惑人的虫洞

   图9是一张“入党誓词”。虫洞较多,还盖了一个“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会”公章。中国共产党党内的事情,怎么盖了个政府的公章?让人摸不着头脑。也是赝品无疑。

诱惑人的虫洞

   图10是两张“结婚证”。多处虫洞,形象逼真。中间有一个“兴国县苏维埃政府”圆形公章。这个公章虽然字体不错,但印文排满了整个印面(图11左图)。而真结婚证印章里面“兴国县苏维埃政府印”几个字是四方形排列的(图11右图),且印章的边线圆圈比较粗。再仔细看,作为骑缝章,整个印章很清晰,但骑缝处的文字却没有对整齐,比较明显的是上方“结”字和底下繁体字的“号”字,都是左边低右边高。这就表明这两张“结婚证”是印刷好之后,合并在一起加盖的公章,而不是盖好公章之后两张才裁开来的。苏区的结婚证是先印制好三联张,在中间骑缝处盖好公章,然后把一张裁开后给男方,一张裁开后给女方,最左边实际上还有一张相同内容的(看骑缝文字可知),是留给政府婚姻登记机关存档的。此结婚证赝品无疑,板上钉钉。

诱惑人的虫洞11

诱惑人的虫洞

   图12是“吉安苏维埃政府布告”。由于自然虫洞很多,持有者振振有词“保真老吉安苏维埃政府布告”。右下角还盖了一个“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会”的公章。想想看,“吉安苏维埃政府布告”怎么可能盖“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会”公章!再仔细看看布告内容的字体,完全是现代电脑字体,苏区时期根本就没有这种字体的印刷品。落款是“吉安苏维埃政府”,这个“吉安”是县?是区?还是乡?看不出来。就这种不伦不类的东西,虽然有很多自然虫洞,能算老东西,能保真吗?

诱惑人的虫洞

   图13是一张“红军第四军司令部、政治部布告”。虫洞众多且很自然,字体风格也有苏区文物的风韵,给人以真品的印象。但认真一看,此布告印刷在某种表格的背面。落款公章不是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司令部,或者政治部的印章,而是“中国工农红军第五师政治部”的印章。据史料记载,发布布告的1929年6月,红四军正在闽西作战。当时红四军只下辖4个纵队,而且第四纵队还是在6月下旬刚成立的,根本没有下辖第五师。所以,别看此布告那么多逼真的虫洞,也是假货一件。大概率是制假者用真布告电脑扫描后,缩小了尺寸印制在废弃空白老账簿的背面之上,放在大缸里用虫咬而成。

   还有很多此类物品,枚不胜举。

   奉劝喜欢收藏苏区文物的朋友们,多琢磨多判断,不畏浮云遮望眼,万不要被虫洞所迷惑!

(原创不易,如能点赞与转发,自然是感激不尽!)

作者简介:

    洪荣昌,现任中国收藏家协会红色收藏委员会副会长、秘书长,《中国红色收藏》杂志主编,《中国钱币》杂志特聘审稿专家,龙岩学院中央苏区研究院特聘研究员,龙岩市档案馆荣誉研究馆员,武平县博物馆特聘研究员,武平县慈善总会终身荣誉会长,中国红色收藏鉴定师,评估师。

    出版过《红色票证》《红色货币》《红色收藏》《红色粮票》《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五分铜币》等专著。曾在北京、福州、遵义、厦门等地举办苏区红色文物展。其个人事迹在中央电视台、北京电视台、《人民日报》、新华网、人民网、中红网等多家新闻媒体介绍过。已出版的著作被中国国家图书馆、全国各大图书馆以及美国哈佛大学等海外知名图书馆收藏。大量学术论文被英国剑桥大学等国内外著名杂志、网站刊登转载。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红藏视界):诱惑人的虫洞

(浏览 9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