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德与卫立煌晋城谈判秘闻

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中华上下5000年文明史,黄河流域至少有3000多年处在这一浩瀚历史进程的中心,是中华民族自强不息品格的象征。
晋城市地处黄河北岸的太行山上,晋城的母亲河沁河、丹河是黄河中流的一级支流。翻开晋城历史,从大禹治水、凿龙门、导砥柱、到孔子临河回车、感叹命舛;从李隆基下太行成就开元盛世,到贾鲁治黄河排除水患;从煤铁“日输出中州不绝于途”,到孔三传说唱诸宫调“士大夫争相传诵”……晋城与黄河的故事层出不穷,晋城与九曲黄河自古山水共色、血脉交融、人文同俗、历史相承。发生在抗战时期朱德与卫立煌谈判的故事无疑是其中浓墨重彩的一笔。

朱德与卫立煌晋城谈判秘闻

1940年56日,黄河岸边。
荷枪实弹的国民革命军第9军肃立路边,按照第一战区司令长官卫立煌的命令,正在迎接一位重要人物的到来。
这位重要人物赫然是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总司令、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兼东路军总指挥朱德。
朱德来到黄河岸边,面对滔滔黄河,回望巍巍太行山,回想起3年来亲身经历太行山上的抗日烽烟,尤其是刚刚在晋城经过与卫立煌斗智斗勇,如今总算不辱使命,避免了发生内战的重大后果,重新换来了团结抗战的大好局面。此情此景,朱德忘记了连日来的转战疲劳,又想到即将回到延安见到同患难共命运的革命老战友毛泽东等同志,喜悦之情溢于言表,不由诗兴大发,脱口吟下著名的《出太行》诗:
群峰壁立太行头,
天险黄河一望收。
两岸烽烟红似火,
此行当可慰同仇。
?
关于这首诗创作的时间、地点,业界颇有不同声音。但唯有此时此地,唯有在经过艰苦的斗争与谈判,既达到发展壮大自己,又安慰了敌人,不至于马上发生最不愿意令人看到的内战,取得既斗争又团结的双赢效果后,才不虚此行,才有一种如释负重的心情,才“当可慰同仇”。
追踪事情的起因,有助于更深刻地理解和体会朱德总司令走出太行的心情。
1939年12月,国民党掀起第一次反共高潮,晋城各地是顽固派破坏的重点。朱德、彭德怀亲眼目睹了晋城抗日根据地遭国民党、阎锡山“血手毁坏”的惨状,他们在给阎锡山的电报中指出:
(彭)德怀返部(指八路军总部)路过阳城、晋城,适见孙楚先生联合友军(指国民党军),对晋东南牺盟会大肆摧残,阳城、晋城、高平、陵川、沁水、浮山等县相继发生政变,以武装手段残酷对抗日进步分子枪杀、活埋,日必数起,逮捕囚禁狱为之满,……而各地反动分子更乘机活动,寻求报复、越货杀人,社会陷于恐怖。孙先生部署中之坏分子更到处宣传,先解决牺盟,后逐八路军,并对共产党任意污蔑,甚至共产党员亦有被残杀者,其形势较(民国)十六年湖南马日事变尤为严重。
?

朱德与卫立煌晋城谈判秘闻

蒋介石、阎锡山对顽固派倒行逆施不仅不加以制止,甚至纵容放任。1940年216日,蒋介石电令八路军“退出上党,退至白晋路以东、邯长路以北,服从卫司令长官的指挥,否则以违抗军令、破坏抗战论罪”。同年4月,蒋介石给卫立煌打电话,“叫卫立煌动手把进占太行山以南的八路军打出去”(赵荣声:《回忆卫立煌》)。为达到将八路军逐出太南、晋豫的目的,蒋介石、阎锡山还不断向晋城周围增兵调将,大有不惜再次内战的气势。
针对国民党顽固派咄咄逼人的态势,朱德一面发表义正辞严的严厉声明,令八路军、游击队坚决予以有理有利有节的反击,一面积极寻求抗日友军坚持团结,反对分裂。4月12日,毛泽东、王稼祥致电八路军总部:“目前力争八路、中央两军团结,朱德能否与卫(立煌)一唔?”显示出对目前局势严峻的的关切,这与朱德一贯的主张不谋而合。
此时的晋城划属卫立煌的第一战区。作为八路军总司令,朱德在共产党八路军及其领导的抗日根据地面临生死存亡的重要历史关头,肩上的责任可想而知。尽管此时形势异常危险复杂,但为了不负党中央和毛泽东的重托,为了救民族危亡于危难之际,朱德置个人安危于不顾,毅然决定冲破重重险阻,与老朋友卫立煌共商军政大事。
那么,选择在哪里谈判呢?根据现有资料,大多数人认为朱、卫谈判的地点在国民党第一战区长官司令部驻地河南洛阳。这本没有什么不对,因为朱德在返回陕甘宁边区之前,的确在洛阳受到卫立煌将军的盛情款待,双方不仅进行了会谈,朱德还在洛阳各界为他举行的欢迎会上发表演讲。朱德后来在延安干部学习周年总结大会上,还谈到了在洛阳与国民党各派针锋相对争论的情形。其实,在到达洛阳前,双方已经在处于抗日前线的晋城进行了谈判,并达成协议。洛阳会谈只不过是卫立煌尽一些礼节性的地主之谊,就诸如八路军扩编、增饷等细节问题作进一步敲定。
由于朱、卫晋城谈判是秘密进行的,加上当时情况紧急,日军又突然大兵压境,时间仓促,所以留下的资料和知情人很少,具体谈判细节不详。据当年卫立煌的秘书赵荣声和参加过护送朱德任务、时任国民党27461362营营长陈伯鹏等人,以及当地一些健在的老人回忆,大概情况是:
?
1940年425日,朱德在壶关郭家坨住宿,并参加八路军129师新编第1旅旅长韦杰的婚礼。426日,进入陵川县平城镇南坡村,在一姓杨的地主家休息。427日,由国民党27军军长范汉杰接入陵川县城,住南关段板孩院,在此会见了2745师师长李用章、46师师长黄祖勋、预8师师长陈素农、47军军长李家钰等高级将领。此时,卫立煌已到达晋城,司令部驻晋城县城西40里的陈村。卫立煌给八路军总部发电报,邀朱德商谈。朱德接到电报后,立即起程,于4月底抵达晋城,驻城北西后河焦元吉院。谈判开始时,朱、卫两人并不见面,而是双方派员往来传话,等一切谈得差不多了,分别向延安和重庆请示后,才最后见面决定签字。为显示双方平等公平,见面地点临时决定,不是双方的驻地。
?
5月初,经过你来我往多回合谈判,八路军总司令朱德和被称为蒋介石“五虎上将”之一的卫立煌终于坐到了一起,地点位于晋城城西某村。众所周知,朱德与卫立煌的私交很好,合作坦诚,堪称国共高层统一战线的楷模。早在1937年忻口会战时,朱、卫两人就互慕其名。19381月,两人在临汾首次相识结下深厚友谊。受朱德的影响,卫立煌对共产党的主张非常赞同,并曾赴延安拜访了毛泽东,甚至还一度要求加入共产党。之后,朱、卫几次见面,每次都要促膝长谈,并互赠礼物。这次在晋城见面是1938年冬于垣曲分手后,一年多来首次重逢,对于两位道虽不同,志向却一样的抗日伟人来讲,这本来就是件非常高兴的事情,又通过和谈化解了剑拔弩张的形势,双方终于又可以继续合作共同抗日,更增加了他们内心的欣慰。兴奋之余,双方都希望搞点文娱活动,增添一些喜庆氛围,但此地离日军占据的县城很近,不便于举行庆祝活动,于是,他们走到一所打铁作坊,一起观看铁匠锻打农具。那灿烂飞溅的火星,四处飞舞的铁花,配上铿锵有声的打击,仿佛成为他们晋城谈判庆功的火焰和音乐。
?

朱德与卫立煌晋城谈判秘闻

关于朱德与卫立煌在晋城谈判的史实,在卫立煌后来的回忆里也可以得到证实。他不止一次对部下提到说:“朱玉阶对我很好,真心愿意同我们抗日。这个人气量大、诚恳,是个忠厚长者。不久前,晋城会谈后,我们还相偕到晋城的打铁作坊看打铁,观赏那飞舞的铁花,聆听那铿锵的砧声,两人看得很高兴。”
朱德与卫立煌晋城谈判,是一次具有重大战略和历史意义的事件。针对国共双方当时剑拔弩张、内战一触即发的严峻形势,决定以临(汾)屯(留)公路及长治、平顺、河北磁县之线为界,划定双方军队驻防区,界线以南为国民党军队防区,以北为十八集团军(即八路军)防区。
这次谈判之所以说意义重大:
?1.粉碎了国民党企图一举摧毁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政权,消灭不断壮大的群众抗日团体和抗日武装的阴谋,扭转了严重的抗战形势,稳定和保持了华北军民经过浴血奋战取得的胜利果实。
2.虽然共产党及其领导的革命武装组织暂时退出太行山以南,主动让出晋城、阳城、高平、沁水、陵川、长子、长治、壶关等大片土地,给足了蒋介石和卫立煌面子,但却让全国民众看清了究竟谁在真心抗战,戳穿了之前国民党及汪伪政府御用媒体对共产党、八路军的污蔑宣传。
3,同时,还为八路军、游击队争取到了稀缺的枪支、弹药、食品、药品,为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积蓄保存了有生力量。
朱德、卫立煌正在晋城谈判时,日军纠集其第41、第26、第108、第36师团主力由东阳关、晋南分别向晋东南大举进攻,4月下旬,占据晋城。朱德奉中共中央电命,从晋城启程奔赴延安,55日,抵达晋城与济源交界处的泽州县山河镇刘坪村,夜宿该村(赵荣声:《回忆卫立煌》)。第二天,朱德一行经堆金洼、青龛等村南下济源,卫立煌指示其第9军派兵在黄河边迎接。于是,就出现了本文开头的一幕。
巍巍太行山、滔滔黄河水见证了晋城会谈这一次载入史册的重大事件。
摘自《“此行当可慰同仇” ——朱德与卫立煌晋城谈判》作者:李文福 来源:史志晋城?3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新京媒):朱德与卫立煌晋城谈判秘闻

(浏览 114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