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百年追思 从通信兵走出来的东风导弹总设计师(上)

百年追思 从通信兵走出来的东风导弹总设计师(上)

百年追思 从通信兵走出来的东风导弹总设计师(上)

作者林威系林爽之子  

 

今天(2020,10,05)是中国导弹航天事业开创者林爽诞辰103周年纪念日,他是从通信兵走出来的导弹总设计师,因保密制度、谦虚低调,他的故事鲜为人知。在他诞辰103周年之际,让我们借《通信兵的故事》平台,走近林爽不平凡的一生,特别是他在中国导弹航天事业中所做的奠基性的贡献。

 

生平简介

百年追思 从通信兵走出来的东风导弹总设计师(上)

林爽,(1917.10.5—2001.11.6)原七机部副部长。中国第一位自主研发导弹总设计师,中国导弹航天事业实行总设计师制度任命的第一位总设计师,中国导弹航天事业的主要开创者之一,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的主要奠基人之一,中国固体弹道导弹与固体导弹发动机事业的主要创业者之一。

 

1917105日(农历八月二十)林爽出生在北平,1932年加入反帝大同盟(党的外围组织)

 

1933年在北平因参加纪念一二·运动一周年的游行示威而被捕,由于在拘留中与敌人斗争坚决,经介绍加入共青团,后在去陕西父母处时而失掉了与组织的联系。

 

19367月考入济南齐鲁大学物理系。

19385月他弃笔从戎奔赴延安,入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学习。1938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0月抗大毕业,即赴抗日前线——晋察冀军区。

 

193810月至19413月,任晋察冀军区一分区三团宣教干事,干教股长和分区干教干事。在晋察冀军区培养了大批通信骨干,还负责设计、安装了0.5千瓦的新华广播电台。

 

19413月至19463月,先后任军区材料股研究班研究员,军区司令部高级无线电班学员,军区无线电训练大队教务主任,军区材料股副股长等职。

 

19463月至194812月,任军区通信联络处教育科副科长兼无线电训练大队高级班班主任;晋察冀电信专科学校教育长,后改为华北电信专科学校,仍任教育长。负责设计、安装了0.5千瓦的新华广播电台。

 

194812月至19499月,任天津电信局军代表组组长,后任副局长。

新中国建立前后,在接管电信机构和发展邮电教育事业中做了大量组织领导与奠基性的工作。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夕,奉调赴广州,任第六区电信管理局军代表,后任广东省邮电管理局局长兼广州市电信局局长。

 

195211月至19563月,调任邮电部教育司副司长。期间,组建北京邮电学院并兼任北京邮电学院代院长。

19563月至19568月,任邮电部技术处处长兼邮电科学研究院筹备处主任。参加领导中国导弹管理与研究机构的创建,后任仿制P-2导弹和中近程、中程导弹设计委员会主任委员、总设计师,主持研制成功中国第一个自行设计的中近程导弹。

 

19568月,调国防部五局(导弹管理局)任副局长兼副总工程师,边组建国防部五局边筹建我国第一个导弹研究机构——国防部第五研究院。

 

1956108日,国防部五院正式成立,195731日,国防部五局并入国防部五院,他任临时党委委员,国防五院副院长。

 

19571116日国防五院成立一、二分院,1957122日被任命为国防部五院一分院副院长。

 

1961127日任东风型号设计委员会主任委员。

 

1962124日任国防五院地地型号总设计师,仍兼任一分院副院长。

 

19625月兼任国防部五院第一总设计师室总设计师、国防五院地地导弹总设计师。

 

1962918日任东风二号导弹总设计师。1964422日任东风三号导弹总设计师。

 

196543日任国防五院四分院院长,430日改任七机部第四研究院院长。

 

1979110日,中共中央任命他为七机部副部长。

 

198212月离休。2001116日因病在北京逝世。

 

百年追思 从通信兵走出来的东风导弹总设计师(上)

早年受家庭影响思想进步追求革命

父亲林爽,原名林禹功,字志敏,1917年10月5日(农历八月二十)生于北京,有兄弟姐妹8人,上有1哥2姐,下有4个弟弟,父亲在男孩子里排行老二。

我的爷爷林建伦1913年毕业于国立北京大学,曾任北京大学教授,后从事工程技术工作,先后担任陇海铁路工程监督工程司、副总工程师和总工程师等职。

 

我的太爷爷林文奎是满清举人,曾任辽宁省民政厅科长,“九一八”事变后到天津,任硝磺局科长。父亲出生后第二年即随我太爷爷和太奶奶到沈阳,自幼既受我太爷爷、太奶奶的旧礼教教育,又受我爷爷和奶奶的追求科学与民主的教育,他对旧礼教很反感,尤其敬重我爷爷鼓励子女独立思考,走自立、自强、自奋之路的思想。我太爷爷、太奶奶和我爷爷、奶奶都苛求父亲勤奋读书,诚实做人。

 

1925年父亲入沈阳第四小学,1929年考入沈阳兴权中学。1931年,“九一八”事变发生后,他随我爷爷、奶奶流亡到北平(今北京)先后就读于北平华北中学、平民中学和育英中学(现为北京25中)。1933年,考入育英中学高中部,这是一所教会学校,科学救国、实业兴国的思想比较活跃。他的家庭,特别是我爷爷,更是向他灌输了大量的科学救国思想。他的兴趣和志向是喜欢科学技术,学习非常努力,成绩一直优异,科学救国的思想比较浓厚。他出身于高级知识分子家庭,生活上尚属宽绰,家庭又鼎力支持其求学攻读,他完全可以继续深造,出国留学,或走仕途之路。但富有正义感的他,青少年起就萌发了对旧礼教和腐朽恶势力的憎恶。尤其是日本侵略军的入侵,他在沈阳目睹了日本侵略者的暴行,更激发了他抵抗外来侵略和黑暗统治的革命热情。

父亲流亡到北平后,又直接受到已参加中共地下党团组织的兄(我大伯父林得连)、姐(我大姑林宣楠、二姑林野)、弟(我四叔林红、五叔林方)革命思想的影响,革命信念与日俱增。他在追求真理和救国救民道路上苦苦求索。1932年加入反帝大同盟(党的外围组织),1933年参加纪念上海“一二·八”事变一周年的游行示威任学生纠察队长,因掩护同学而被捕,由于在拘留中与敌人斗争坚决,经介绍加入共青团,后在去陕西父母处时而失掉了与组织的联系。

有一次父亲和我聊起了爷爷爷爷收入很高,他到西安考大学前爷爷曾经给他介绍了一份铁路质量检查员的工作,月薪150大洋。父亲问我:你看过老舍写的《我这一辈子》吗?一个巡警一个月6块大洋可以养家,一袋洋面2块大洋,我一个月150大洋可以自己租房子甚至娶妻生子。可是我不要,我参加了革命。父亲放弃了优越的生活,义无反顾地参加了革命。父亲的一些战友(包括参加过长征的红军)与我姑姑、叔叔认识,他们与父亲说:老林,我们当年参加革命是没活路了,根本不知道什么马克思共产主义,这些大道理都是后来逐渐知道的,你们家是衣食无忧,一家子都出来革命,是真的接受了马列主义共产主义理想!

1933年父亲和我三叔林真(原名:林志松,原海军副参谋长1961年海军少将)同在北京育英中学读书,但是据育英中学1936年出的校刊上高中部毕业同学录中只记载三叔林志松的名字,却没有父亲的名字,还有在另外一份资料里记载1933年该校参加纪念上海“一.二八”活动的同学名字是史久光(建国后曾任电力部总工程师),我带此疑问问过父亲。父亲告诉我:他当年参加游行就是为了掩护史久光才被捕的,所以解放后与史久光一直保持联系;父亲被捕后是爷爷把他保出狱的,当时学校是要开除父亲的,爷爷力争才保住父亲没被开除,学校因为他有参加学运被捕的经历,对外校刊毕业同学录中就没他的名字。

 

1936年7月父亲考入山东济南齐鲁大学物理系,正当他专心学习渴望学成后为实现科学救国的理想时,1937年7月7日抗日战争爆发他亲身经历过“九一八”事变,痛恨日本侵略者的所作所为,毅然决然放弃学业投身到抗日战争的洪流中。

 

百年追思 从通信兵走出来的东风导弹总设计师(上)

上大学时的林爽

1938年5月父亲弃笔从戎奔赴延安,入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学习。1938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0月抗大毕业,即赴抗日前线——晋察冀军区。1938年10月至1941年3月,任晋察冀军区一分区三团宣教干事,干教股长和分区干教干事。

机缘巧合在晋察冀军区完成了大学学业

 

在奔赴延安前父亲曾就读于齐鲁大学物理系,酷爱自然科学,尤其是当时刚兴起的无线电技术。后由于奔赴延安,投身如火如荼的抗日战争,只好中断学业。

 

1942年初,父亲在晋察冀军区幸运地获得又一次学习的机会,由于当时太平洋战争爆发,北平燕京大学物理系主任、英国籍教授班威廉和林迈可讲师来到晋察冀军区,受到军区司令员聂荣臻的热烈欢迎,聂司令员恳请二位留在军区协助通信建设,他们不仅在通信器材和装备上给予晋察冀军区大量物质的支持,还举办了各类通信人员培训班。其中就有组织了10多人的高级班,由班威廉和林迈可讲授物理学和无线电技术。父亲就是其中的一员,某种意义上是圆了他读大学的梦,而且是更高水平、更结合实际的大学。由于他有大学物理的基础,再加上他勤奋刻苦、肯于动手,所以学习成绩一直优异。在高级班中他不仅是学员,还担任辅导员的工作。班威廉在他著的《新西行漫记》中记述了晋察冀这个高级班,其中对父亲的如饥似渴学习精神和所取得的成绩给予了高度赞扬。父亲通过三年的学习,基本学完了理工科大学的课程,尤其是在无线电技术和英语方面收获更大。在后来担任军区无线电训练大队教务主任和通信联络处教育科副科长等工作中,都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这也为父亲日后在中国导弹航天事业工作中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百年追思 从通信兵走出来的东风导弹总设计师(上)

晋察冀军区时的林爽

 

百年追思 从通信兵走出来的东风导弹总设计师(上)

 坐着讲解者林迈可、左3林爽(沙飞拍摄)

 

百年追思 从通信兵走出来的东风导弹总设计师(上)

坐者:林迈可,拿电台站立者:林爽(沙飞拍摄)

 

改革开放后林迈可和班威廉访问我国,当得知他们当年在晋察冀军区培养的学员中父亲是中国早期导弹总设计师时都很兴奋。

 

百年追思 从通信兵走出来的东风导弹总设计师(上)

在晋察冀军区通信工作中所做的贡献

高级班毕业后,父亲任军区无线电训练大队教务主任,并亲自授课。同时担任军区材料股副股长等职。1946年3月至1948年12月,任军区通信联络处教育科副科长兼无线电训练大队高级班班主任;晋察冀电信专科学校教育长,后改为华北电信专科学校仍任教育长。(华北电信专科学校简称:华北电专,建国后为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北电讯工程学院(简称:西军电)、现为西安电子科技大学)。

1946年,晋察冀军区迁往张家口,父亲负责宁远放送所的工作,保证了军区司令部与延安的通信联络。1946年10月,他最后撤离宁远,将能带走的器材设备尽量搬运到阜平县,到达阜平县后,他们利用这些物资器材和从日本人手里缴获的设备,重建晋察冀新华广播电台,他负责电台部分,用日本的300瓦电报机机壳,自行设计安装了0.5千瓦的新华广播电台,这在当时我军的通信设备中功率是最大的。不仅保证了与延安的通信联络,而且北平、上海、天津等大城市都可以收听到晋察冀的广播和新华社的消息。特别是1947年3月13日党中央撤离延安后,他组装的电台曾作为新华社备份广播电台,使各解放区和国统区的人民及时收听到新华社的声音,坚定了人民战胜国民党反动派的信心。

 

关于晋察冀建立新华广播电台,父亲曾亲口对我说过一件事,父亲安装好了广播电台,就将电台移交给了时任广播电台主任的傅英豪(建国后曾任空军雷达部部长)。1947年3月13日党中央撤离延安,由晋察冀广播电台接替工作代表新华社对外广播。一天时任晋察冀通信联络处处长的钟夫翔紧急找父亲,非常紧张地说:出事了!很多地方收不到咱们电台的广播了,以为党中央出事了,聂司令员急了,刚才给我下了死命令,必须立即查明原因恢复广播,否则提头来见!父亲连夜带了一个王姓女学员骑马赶到电台驻地,把问题解决了。是傅英豪忙中出乱把电台调乱了,功率输出没到最大值,所以很多地区收听不到新华社的广播。问题解决后父亲和钟夫翔都松了一口气,脑袋保住了。

在此期间,父亲还主持设计安装了训练无线电报务人员用的共用振荡器,解决了当时干电池和元器件短缺的困难。在此之前,报务员练习收发报只能一个人用一个振荡器,因为振荡器少,没有振荡器的学员只能拿电键干练很枯燥,没有收发报的真实感,教员也无法纠正学员的发报手法和速度。有了共用振荡器就可以多人一起训练,还解决了器材和干电池短缺的问题。

父亲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虽然没有直接参加哪次战役和具体战斗的通信保障工作,但是他在晋察冀通信事业发展中作出了突出的贡献,他不仅维修和安装了大量通信设备,尤其在通信人才培养上更为突出,培养的学员在建国后很多人都成为通信兵和邮电系统及电子工业的领导和技术骨干,他为日后新中国的建设培养了大量人才,很多当年的学员在回忆那段难忘的历史文章中都可以看到父亲的名字。

百年追思 从通信兵走出来的东风导弹总设计师(上)

在接管恢复电信事业工作中尽职尽责

随着解放战争的节节胜利,中国人民解放军接管城市的任务日趋繁重,中国共产党由根据地进入城市,当时是百废待兴,国民经济恢复与发展的任务异常艰巨、复杂和繁重,父亲作为熟悉通信技术、知识分子出身的干部更是不可多得。

平津战役天津解放,1948年12月,父亲担任天津电信局军代表组组长接管天津电信局,这是共产党建国前接管大城市的第一个电信局,接管后他积极工作并迅速恢复和开展电信业务。1949年6月8日,天津电信局在耀华中学大礼堂举行交接大会,中央军事委员会任命钟夫翔为军委电信总局副局长兼天津电信局局长,林爽、胡命諟为天津电信局副局长。

建国前的1949年9月,父亲在天津的电信工作刚有眉目就奉调南下,赴广州接管第六区电讯管理局(当时该局是负责全广州市的电话和电报管理局),后任广东省邮电管理局局长兼广州市电信局局长。当时敌特势力还相当猖狂,中共在管理城市方面还缺少经验,电信系统又属于要害部门,情况错综复杂,而中共的技术力量匮乏、物质条件简陋,特别是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后,电信部门的任务更为艰巨。他以共产党人的气概和品格,知难而进,夜以继日地工作,圆满地完成了天津、广州两电信局的接管任务,并迅速地在两个颇有影响的城市恢复和开通了邮电业务,对维护社会稳定,满足社会需要,巩固政权,夺取解放战争的全面胜利,支援抗美援朝战争等,都发挥了重要作用。特别是在广东,他适时地组织建成了土改通信线路网,支持土改运动的顺利开展,受到时任中共华南分局书记叶剑英的表扬。

 

百年追思 从通信兵走出来的东风导弹总设计师(上)

站立者前排左起11为时任广东省邮电管理局局长兼广州市电信局局长林爽

 

百年追思 从通信兵走出来的东风导弹总设计师(上)

为邮电教育和科技事业做了奠基性的贡献

时任邮电部教育司副司长

1952年11月,父亲不计较个人得失调任邮电部教育司任副司长(当时该司无司长),到任后,深入地调查了邮电教育工作的现状,全身心地投入到了长春、西安、武汉、南京、重庆五所邮电专科学校的建设工作,有的是创建,有是进行调整、充实。在当时主管教育工作的钟夫翔副部长的领导下,在统一专业设置、制订教学大纲与教学计划,选编教材,充实教学队伍,校舍建设,以及教学设备的调拨等,他都做了大量组织领导和艰苦细致的工作,使这五所学校的教学工作步入了正轨,现在这五所学校有的已发展成为培养本科生的邮电学院,有的已成为科研单位。几十年来,这些学校为全国邮电系统培养了大批的专业技术人才,有些还输送到了其他科技工业部门。

百年追思 从通信兵走出来的东风导弹总设计师(上)

时任邮电部教育司副司长的林爽

建院初期的北京邮电学院

1955年9月至1956年3月,父亲负责北京邮电学院的筹建工作,并兼任代理院长(院长是时任邮电部副部长的钟夫翔),为北京邮电学院(现为北京邮电大学)的适时建成做了卓有成效的组织领导工作,尤其是在选调教学骨干,确定系和专业的设置等方面,都提出了多项中肯的意见,保证了学院经历半年的紧张筹建能按时开课。上世纪50年代到90年代全国邮电系统的高级领导、技术骨干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当年北京邮电学院的毕业生。他称得上邮电教育事业中的一位“栽树前人”。这段筹建新单位的经历也为他日后开创导弹事业积累了经验。

 

父亲回忆当年组建北京邮电学院很是感慨,就半年的时间,接收校园、组建机构、选调教员、招收学员、还有这些人的吃喝拉撒睡……半年,开学了。真是个奇迹!

父亲在50年代的工作一直处于前沿领域,也带有较强的开拓性。

 

1956年3月,他又调任邮电部技术处处长兼邮电部邮电科学研究院筹备处主任,运筹我国邮电科技研究机构的组建,规划我国邮电科技事业的发展。他主持开展了一些基础性的工作,为邮电科技事业的发展打下了基础。

他在繁忙而紧张的领导与管理工作中,仍酷爱科技工作并喜欢亲自动手。在其长期从事中、短波无线电收发台以及广播电台的管理、维护、修理、设计、安装的基础上,1956年他倡议并亲自研制了中文电传打字机,因此他被评为邮电部先进生产者,受到了表彰。作为一名领导干部,长期重视科研工作亲自动手搞研究、设计,确实是难能可贵,参加科研也为他搞好科技管理工作提供了一个保证。

百年追思 从通信兵走出来的东风导弹总设计师(上)

建院初期的北京邮电学院

1956年6月9日  中国电子学会筹备委员会在北京成立。

 

会议推选王诤等19人组成常务委员会。在第一次常委会上,推选王诤为主任委员,王士光、林爽、孟昭英、马大猷为副主任委员;罗沛霖为秘书长;钱文极、朱伯禄为副秘书长。会议还推选父亲为组织委员会主任委员;孟昭英为编辑委员会主任委员;马大猷为学术委员会主任委员。这些人后来都是通信和邮电及电子工业界的领导和精英。

邮电科学研究院的筹建工作和中国电子学会的工作刚有眉目,父亲又接到当年老领导聂荣臻元帅交给的更艰巨更重要的任务,组建国防部导弹管理局导和导弹研究院。从此他投身到了我国导弹航天事业中,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

 

与导弹结缘,为中国导弹事业做了大量奠基性的工作

父亲是最早与著名科学家钱学森一起搞导弹的技术型管理干部,在中国导弹创业初期他一直协助钱学森工作。从中国开创导弹事业那天起他就开始与导弹结缘,在中国导弹事业开创初期处处渗透着他的辛勤汗水,他做的完全是中国导弹事业奠基性的工作。

1955年10月8日著名科学家钱学森冲破重重阻力回国,1956年2月17日钱学森起草了关于《建立我国国防航空工业的意见书》,提出了我国火箭、导弹事业的组织方案、发展计划和具体措施。

 

1956年4月13日国防部成立航空工业委员会(简称:航委、后来是国防科学技术委员会简称:国防科委),任命聂荣臻元帅任航委主任,统一领导中国的航空和火箭事业。

 

1956年5月26日,中央军委确定由航委负责组建国防部导弹管理局和国防部导弹研究院,在航委的领导下,负责导弹的研究、设计、试制任务。搞导弹离不开技术,战争年代通信兵是技术兵种,航委主任聂荣臻元帅接到任务后,钦点当年晋察冀军区通信兵的二个老部下:钟夫翔和林爽担任导弹管理局的领导。

 

1956年7月7日国防部长彭德怀批准导弹管理局改称国防部第五局(简称:五局),导弹研究院改称国防部第五研究院(简称:五院),中央军委正式批准成立导弹管理局(五局),调邮电部副部长钟夫翔任五局局长,归国科学家钱学森任五局第一副局长兼总工程师,调邮电部教育司副司长林爽任五局副局长兼副总工程师。  至此父亲投身到中国导弹事业的开创中,成为中国导弹事业创业时期的主要组织者和领导者之一。国防五局的成立为我国导弹事业拉开了序幕。

 

百年追思 从通信兵走出来的东风导弹总设计师(上)

聂荣臻报总理周恩来和军委副主席彭德怀关于安东、钱学森、钟夫翔、林爽、白学光等人任命的影印件

 

百年追思 从通信兵走出来的东风导弹总设计师(上)

时任国防部五局副局长兼副总工程师的林爽

百年追思 从通信兵走出来的东风导弹总设计师(上)

时任国防部五局副局长兼副总工程师

任命宣布后,聂荣臻元帅特别交代钟夫翔和父亲:钱学森先生刚从国外归来,一切还在熟悉中,他在中科院还有工作,五局和五院的组建工作全靠你们了,一切工作都要抓紧进行。

 

父亲到航委报到后立即开展工作,局长钟夫翔负责抓总和与航委及各部的协调工作,具体工作就落在父亲肩上,他争分夺秒夜以继日,一切都是白手起家,无办公场地、工作人员现调,还要边组建五局边做筹建国防五院的准备工作,从机构配置、接收办公场地到人员调入几乎所有事项他都事无巨细事必躬亲。

 

当年他带着2个工作人员抬着一张桌子接收的原北京军区106疗养院,现在已成为闻名全国的航天大院。一些先期拿着介绍信、人事关系到国防五院报到的科技人员,因为五院还未成立,大都由父亲接待先安排在五局协助工作,这里面就有日后荣获“二弹一星”功勋奖章被尊称为“航天四老”和导弹航天事业奠基人的任新民和梁守槃及后来成为航天专家的庄逢甘、吴德雨等人。在父亲和五局工作人员的共同努力下,五局初见雏形,并保证了1956年10月8日国防五院成立大会的如期召开。

 

百年追思 从通信兵走出来的东风导弹总设计师(上)

1956年10月8日国防五院成立大会会址北京空军466医院食堂

 

1956年10月8日在北京空军466医院食堂召开了国防五院成立大会。当时来五局报到的五院人员不多,父亲为了成立大会的召开,还从北京邮电学院调来140多人的学生充实会场。聂荣臻元帅在会上做了重要讲话,他亲耳聆听了聂帅的讲话,亲身经历了中国导弹事业实际起步这一伟大历史时刻。聂帅在成立大会上宣布五局副局长钱学森兼任国防五院院长。从那天起中国导弹事业进入实际运作阶段。那天参加成立大会的年青知识分子,日后很多人都成为航天界的精英,当今媒体介绍这些人时他们都被都尊称为中国导弹航天事业的奠基人。当时五局作为领导机关,五院是下属科研机构,作为五局副局长的父亲协助五院院长钱学森在很短的时间内为五院组建了10个研究室,开始了早期研究工作。

 

针对当时所有人员对于导弹知识的欠缺,父亲根据钱学森院长的倡议,组织五局和五院人员关于导弹的各种专业知识学习,采用专家讲课和互教互学的办法,学习了《导弹概论》、《航空概论》、《空气动力学》、《发动机》、《制导概论》等课程,学习气氛十分浓厚。父亲在原有的无线电通信知识基础上又补充了导弹等方面知识,这为他日后担任导弹设计委员会主任委员和导弹总设计师奠定了基础。他一方面要组织和参加学习,在接收了苏联根据协议移交的P-1导弹实物后,他还要领导和组织P-1导弹的拆卸、分解、测绘和重装复原工作,工作进行得紧张有序。与此同时,作为具体的领导者之一,他还在五院的机构设置、人员选调、器材设备的购置、规划与计划的制订等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

 

当时虽然五局归航委直接领导,但是全国国防工业统归二机部管理,五局有很多业务离不开二机部所属厂、所的支持与协作。父亲除了负责五局和五院的日常工作,还做了大量的与外协调性工作。

 

百年追思 从通信兵走出来的东风导弹总设计师(上)

前排左起 :2 五局副局长林爽、3 二机部部长宋任穷、4 五局局长钟夫翔

 

1957年初,五院作为科研单位没有党政和行政机关,一切均由五局代管,航委为了减少领导层次提高效率,决定五局与五院合并,国防五局并入国防五院。为此1957年2月14日,航委主任聂荣臻元帅召集安东、钟夫翔、林爽、白学光开会,决定撤销国防部第五局,五局与国防部第五研究院合并,充实五院。会议还决定:五局与五院合并后,拟由防空军副政委谷景生任五院政委,拟由防空军副参谋长刘秉彦任五院副院长负责党政与行政工作,五局与五院合并后林爽以主要精力组织科学研究工作。

1957年3月1日五局与五院正式合并,五局撤销后钱学森任五院院长,林爽进入五院临时党委并任五院副院长协助院长钱学森工作。局院合并后不久五院副院长白学光就调济南任市委书记,白学光离任后的一些后勤工作也由父亲接替。

 

注:

1、文章主线参考 《中国科学技术专家传略》 工程技术篇

  (航天卷2) 148——163页,作者:谭邦志。

 

2、《人民日报》 (2001年12月20日第四版)讣告

 

百年追思 从通信兵走出来的东风导弹总设计师(上)

《通信兵的故事》|编辑部编辑整理,原创版权所有,转载请提前知会并注明出处

声明:本文章不代表本平台观点。如有出处以真实情况为准,本平台不对因使用本文章而产生的任何后果承担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最终解释权归本公众号。

百年追思 从通信兵走出来的东风导弹总设计师(上)

百年追思 从通信兵走出来的东风导弹总设计师(上)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通信兵的故事):百年追思 从通信兵走出来的东风导弹总设计师(上)

(浏览 24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