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海钩沉】第一次见毛主席

【史海钩沉】第一次见毛主席

1946年元旦,晋察冀炮兵团领导合影。前排左四高存信

  1948年5月,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根据当时的形势决定,晋察冀和晋冀鲁豫两大战略区领导机构合并,成立华北局和华北军区。晋察冀炮兵旅改为华北炮兵第二旅,旅部驻在距石家庄10余公里的藁城县屯头村。那时,我在该旅任旅长。

向军委汇报工作

  8月中旬的一天,华北军区司令部打来电话,让我到平山县西柏坡村中共中央所在地向中央军委汇报华北军区炮兵情况。接到通知后,我非常兴奋,赶紧作了些准备,于8月21日出发了。

  炮兵旅驻地距西柏坡50多公里。那天天气睛朗,万里无云,我骑着马穿行在青纱帐里,心情特别舒畅。我一边走一边想,中央军委是非常保密的地方,到了那里怎么找呢?是不是还有别的人一齐汇报呢?会是谁来听我的汇报呢?能不能见到毛主席?为了尽快地解决这些疑问,我快马加鞭,争取早些到达。下午,当我来到西柏坡村东口时,已有一位参谋在那里等侯,他把我带到住处,让我先休息一下,等明天首长接见时,再带我去,临走还告诉我吃饭的地方。中央军委这样高的领导机关,对下面来办事的人,安排得这么周到,使我很受感动,也解决了我的第一个问题。

【史海钩沉】第一次见毛主席

1943年11月落成的延安中共中央党校大礼堂,正面墙上镌刻着毛泽东的题词“实事求是”

  饭堂在军委机关俱乐部,这套两用的大房子约五六十平方米。屋里放着一些大小不一、高低不齐的方桌和木凳,桌上摆有象棋、军棋、扑克和报刊。外面还有一个不标准的篮球场。晚饭后,我见到了华东军区特种兵司令员陈锐霆,他也是来汇报工作的。我们一同到村外边散步,边闲谈,我问他:“你知道是谁来听汇报吗?”他说:“只知道有周恩来副主席,还有谁不清楚。”我说:“毛主席会不会也亲自听汇报?”他说“不一定吧。”“如果毛主席不能见我们,我们就向周副主席请求,一定让我们见见敬爱的毛主席。”“好,就这么办!”我还对他谈了我参加革命的经过:我从黄埔军校炮科毕业,曾在王曲军官训练团受训,后分到东北军炮兵第六旅当排长。在平汉线北段的对日作战失利后,受八路军平型关大捷的影响,我决心参加八路军。后经父亲高崇民向当时在武汉的周副主席提出,周副主席当即给我写了去延安“抗大”的介绍信,由此实现了我的愿望。

  谈话中,陈司令员也和我讲了他的情况,他是山东即墨人,1935年在北京商震办的军校第七期炮科毕业,抗日战争时期任新四军独立旅旅长,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第四分校副校长。

  翌日,华北军大办公室主任薜子正把我和陈司令员带到周副主席的住处。周副主席住的是一所农家小院,院落不大,院内有一棵梨树。周副主席身穿白衬衣、灰布裤子,目光炯炯、神采奕奕。见到我们,亲切地与我们握手,微笑着说:“你们从前方来,辛苦了!这次找你们来,本来是中央军委领导想亲自听听你们的汇报,具体了解一下当前两个战略区炮兵建设和作战情况以及存在的问题,帮助你们解决一些你们自己不好解决的问题。今后,我军要打攻坚战,夺取城市;打野战,消灭敌人的大兵团,这些都离不开炮兵,必须加强炮兵工作。可是,现在马上要召开中央工作会议,有些战略区负责同志已经来了,中央领导同志要分别和他们谈话,时间安排得很紧,这样就不能直接听你们汇报了。只好由你们分别写个书面报告,抓主要情况和问题写,文字要精练,不要超过3000字。写完后交给我,然后在这里休息一天再返回部队。你们看,这样安排可以吗?”我们当即回答:“可以,按首长的指示办!”接着周副主席又亲切地问我们:“你们还有什么问题,有什么要求?”陈锐霆和我会意地笑了笑,然后我说:“我们已经来到中央,可我们还没有见过毛主席,能不能让我们见见呢?”随后我又补充说:“在延安时,虽听过毛主席的报告,但都离得很远,这次我们很想见见毛主席。”周副主席稍微沉思了一下,说:“中央要开会,毛主席很忙。这样吧,我先到主席那里请示一下,你们在这儿等等。”说完,他就走出去了。不一会儿,周副主席回来了,样子很高兴。我想,这下我们可能有希望了。周副主席说:“主席正在同叶剑英参谋长谈话,不过,他也很想见见前方来的同志,你们可以去。”他又嘱咐我们:“不要多占主席的时间,最好不要超过五分钟。”说完,他带着我们到了主席那里。

“建设强大的人民炮兵”

  毛主席的住处离周副主席的住处不远,也是一所农家小院,但是一个南北套院,两间北房,主席的办公室在北面靠东的一间,估计西面的那间是卧室,院落内有一棵菜莱树,环境幽静。

  我们来后,叶参谋长即退出到外间房子里等着。周副主席把我们两人向毛主席作了介绍,毛主席亲切地与我们一一握手。当和我握手时,周副主席对主席说:“你看出来了吗?他的父亲就是高崇民同志。”主席又重新打量了我一下,操着很重的湖南口音笑着说:“很象,很象高崇民同志呀!”一句话说得我们几个人都笑了。看到主席那样慈祥,那样平易近人,我们刚到时紧张、拘束的心情,就一扫而光了。

  主席屋里的摆设,就是农家常用的方桌木椅,只是为适合毛主席的高大身材,桌椅用砖垫高了。

  周副主席走后,毛主席分别问了我们是什么地方人,年龄多大,在哪儿学的炮兵等。接着,又向陈锐霆询问了豫东战役的情况,向我询问了华北军区炮兵的情况,我们都一一作了回答。然后,主席一边打手势,一边向我们讲当前解放战争的形势。他伸出左手握成拳头,拳心向下,放在桌子上,比划着拳头说,“解放战争就好象爬山。”他边说边用右手食指指着拳背从下向上慢慢移动,当移至拳头顶部中指与食指中间的部位时,形象地说:“我们爬山最吃力的爬坡阶段已经过去,现在已到了山坳子,上到顶了,我们就要下山了。这就是当前解放战争总的形势。”毛主席的一席话一下子把大决战前夕,我们面临的形势给点透了。我们听了都非常高兴!这一席话给了我们斗志,给了我们信心!随后,主席又对我们说:“听说你们过去在黄埔军校学过炮兵,现在干的又都是炮兵,炮兵工作很重要啊,今后还要大大发展,一定要把炮兵搞好,建设一支强大的人民炮兵。”毛主席的这些指示不仅给我们以极大的鼓舞,同时也给我们以极大的鞭策。我们当即向主席表示,一定要把炮兵工作搞好,使炮兵在今后战争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这时,叶参谋长仍在等着与主席谈话,我看看表,时间过得真快,好象还没说什么,就已经10分钟了。尽管我们是那么不愿意离开,可是想到周副主席的要求,觉得不该再占毛主席的宝费时间了,便起身告辞。毛主席把我们送出房门外,我们再三请他留步,但他坚持送我们穿过院子,一直把我们送到院门口,我们恋恋不舍地与主席握手告别。这次见到毛主席,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毛主席和蔼可亲,他不仅是一位伟人,一位领袖,同时也是一位长者,一位同志,一位普通的同志。

意外的晚宴

  这天下午我去吃饭时,看到人比较多,大都在院子等候,朱总司令在屋里西头一张小地桌上下象棋,屋里还有几个同志,有的观棋,有的看报。我进屋去看朱总司令下棋,发现每个饭桌上摆有四盘菜,看样子菜未上全,桌上还摆有当时算比较好的枣酒,显然,这是要举行会餐。等了一会儿,刘少奇和一位女同志还有周副主席、叶参谋长,有说有笑地走了进来。随后,大家逐次进了屋,自由就座,因凳子不够,有的站着。等中央、军委首长在靠东头的桌子就座后,朱总司令站起来祝酒,“我们今天为祝贺刘少奇同志和王光美同志结为伉俪举行会餐,祝他们美满幸福!请大家干一杯!”这时我才明白会餐的意义。也才知道站在少奇同志身边的就是王光美同志。那年少奇同志49岁,王光美27岁,长得确实年轻漂亮。

  我平时不会喝酒,但为祝贺少奇同志的新婚之喜,也端起碗一饮而尽。大家边吃边谈,频频举杯祝贺。会后还安排了舞会,一些中央领导同志都兴致勃勃地参加跳舞,我不大会跳舞,看了一会,便退出来了。没想到中央领导同志结婚这么简朴,我和陈锐霆巧遇此事,真可谓幸矣!

  晚餐后,我连夜写好汇报材料,第二天呈送上去。虽然周副主席让我们休息一天再走,可我们想早日赶回部队,传达毛主席的指示。次日一早我与陈锐霆分手告别,怀着激动的心情和必胜的信念离开了西柏坡,快马加鞭地奔赴了前线。

(作者曾任解放军炮兵学院副院长、院长)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铁岭党史):【史海钩沉】第一次见毛主席

(浏览 562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