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回顾|刘伯承元帅之子刘蒙: 父亲为抗美援朝培养了近百名高级军官

2019年1月9日,刘伯承元帅之子、原解放军总装备部科技委委员刘蒙少将接受了红船编辑部的专访。采访中,刘蒙将军说,“父亲身经百战,或者说何止百战,他一生负过9次重伤,身上有11处负伤。所以父亲一个人负的伤,比其他所有元帅加起来负的伤都要多多了。”“子弹打中了父亲的右眼,但是给眼睛做手术他却不打麻药,德国医生为此称他是‘军神’。”刘蒙将军还说,“我们都是普通人,要老老实实的把工作做好,做事要踏实。这也是父亲一直以来对我们的教育。”

专访回顾|刘伯承元帅之子刘蒙: 父亲为抗美援朝培养了近百名高级军官

刘伯承元帅(供图/刘蒙)

刘伯承(1892年12月4日-1986年10月7日),原名刘明昭,重庆市开州人。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中国人民解放军缔造者之一,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家,军事教育家。辛亥革命时期从军,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相继参加了北伐战争、八一南昌起义、土地革命战争、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等。建国后,历任中共中央西南局第二书记,西南军政委员会主席,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学院院长兼政委,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1955年被授予元帅军衔。1986年10月7日在北京逝世,终年94岁。刘伯承为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建立了不朽功勋,为我国的国防建设和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作出了杰出贡献,对我军向正规化、现代化迈进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父亲负的伤比其他元帅加起来都多

专访回顾|刘伯承元帅之子刘蒙: 父亲为抗美援朝培养了近百名高级军官

刘伯承元帅之子刘蒙将军(摄影/王学民)

刘蒙将军介绍称,刘伯承元帅是重庆开州人。1911年,当辛亥革命的风暴席卷神州大地之际,他毅然选择了从军之路。“在我军的所有将领里,投身辛亥革命的,就是朱老总和我父亲,所以他投身革命的年限就比较长”。

“父亲活到了95岁,他的一生可以说是身经百战,或者说身经何止百战。他一生负过9次重伤,身体有11处负伤。”刘蒙将军说,刘伯承元帅一个人负的伤,比其他所有元帅加起来负的伤都要多多了。

刘伯承元帅早年参加辛亥革命是从川军起来的,他在四川打了很多仗,被称为“川中名将”。从辛亥革命开始,在川军一直打到了1923年,经历了十几年的战乱。刘伯承元帅在离开川军的时候,已经是川军东路军的总指挥。

1923年,刘伯承元帅结识了川籍共产主义者杨闇公、吴玉章,开始接受马克思主义。1924年10月起,刘伯承元帅随吴玉章到上海、北京、广州等地考察国民革命形势和中国社会现状,途中所见所闻,使他坚定了共产主义信仰。

1926年5月,经杨闇公、吴玉章介绍,刘伯承元帅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

父亲从来都不愿意去讲自己的功绩

专访回顾|刘伯承元帅之子刘蒙: 父亲为抗美援朝培养了近百名高级军官

渡江战役(图片/网络)

“父亲是一个从来都不愿意讲自己功绩的人”,刘蒙将军说。1949年9月30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决定,为了纪念在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中牺牲的人民英雄,在首都北京建立人民英雄纪念碑。

刘蒙将军说,纪念碑上有七个浮雕,纪念碑主要是纪念从鸦片战争到1949年,109年的历史。这七个浮雕雕什么,当时总理就请示毛主席,主席就讲了,第一届政协这些老人都是这段历史的见证人,所以,征求他们的意见。

开始无疑是鸦片战争。清朝政府两个画面,国民党包括武昌起义在内两个画面,这就四个画面了。

表现中国共产党的一共有三个画面,第一个是南昌起义,第二个就是抗日太行,第三个是渡江战役。最正面那幅大的浮雕是渡江战役,等于占了别的浮雕的两个的位置。这三个重要的历史事件,父亲都是军事指挥负责人。

南昌起义的时候,他是参谋团团长,整个负责军事指挥。在太行抗日的时候,他是司令,是晋冀鲁豫军区的司令,129师师长。到解放战争的时候,特别是渡江战役的时候,他是两个半野战军总指挥,就是二野三野和四野的一部,成立了渡江总指挥部,他是总指挥部的总指挥。

德国医生称父亲不是军人,是军神

专访回顾|刘伯承元帅之子刘蒙: 父亲为抗美援朝培养了近百名高级军官

磁、武、涉、林反顽战役胜利后,一二九师领导在涉县合影。左起:李达、聂荣臻、邓小平、刘伯承、吕正操、蔡树藩(供图/刘蒙)

据了解,在几十年的戎马生涯中,刘伯承身经百战,先后负伤达九次之多,还失去了一只宝贵的眼睛。那时,刘伯承正率兵参加讨袁护国的战争。在激烈的战斗中,他的右眼和颅顶受了伤,由于当时缺医少药,只好用烟丝堵敷伤口。

刘蒙将军说,父亲在丰都战役中打得很惨,仅头部就中了两枪,一枪从头顶穿过去,一枪从右眼打进去,把眼球打飞了。因治疗不及时,右眼眼球彻底溃烂,必须手术去除,刘伯承元帅在他人介绍下,找到一位著名的德国外科医生执刀。

当时,刘伯承元帅为了不影响记忆力,手术时没用麻醉药。在整个手术过程中,刘伯承元帅咬紧牙关,全身汗如雨下,承受着难以想象的痛苦,竟然没有发出过一声呻吟。这让即便是见多识广的德国军医也感到无比震惊。

动完手术,医生向刘伯承元帅表达了由衷的敬佩,问他怎么样了。刘伯承元帅答道:我给你数着呢,你割了我72刀。后来德国医生就称刘伯承元帅是“军神”,因为他不相信人能忍受这么剧烈的疼痛。

日本人称刘伯承元帅是“神机军师”

专访回顾|刘伯承元帅之子刘蒙: 父亲为抗美援朝培养了近百名高级军官

1951年6月,刘伯承元帅指挥我军第一次合同作战演习(供图/刘蒙)

刘蒙将军说,父亲曾是129师的师长,当年129师在进入太行山后,要打很多仗才能立住脚。129师还有着“五战五捷”的佳话,然后就在太行山站住了。这五场战役都非常值得我们研究,是作战的经典。

抗战里,129师打了很多漂亮的仗,比如说一开始的火烧阳明堡、齐亘村伏击战、神头岭伏击战。其中神头岭是典型的一个围点打援的作战方法,主要是徐向前元帅围点,我父亲负责打援,带去的旅是陈赓这个旅。

一般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父亲一定要到一线去看一看伏击阵地,当时他带着所有的参谋军官,包括陈赓旅长到了作战一线,他们发现图上标识有一个错误,敌人按图上走是走的这个山谷,但实际上走的是山脊,这样就造成了伏击非常困难。

看了地形以后,大家说幸好师长带我们来看一看,不然打起来就很麻烦,我父亲看了以后,他提出来就在神头岭山脊上伏击,这是在军事上罕见的。他发现山脊的公路上有一条古战壕,他主张把士兵埋伏在古战壕里。

古战壕当时也比较浅,日本的装备非常先进,只有近距离作战,才可能使敌人的长处发挥不了。因为近距离,那只有搏杀了,没有其他的办法,所以是非常成功的一次伏击。

两个多小时歼灭日军1500多人,30多辆卡车,还有大的山炮,这是在整个早期抗日中最大的一场战役。所以,日本人在他们的报纸上惊呼,说“这场战争是由中国人称为‘神机军师’刘伯承所指挥的。

刘蒙将军说,129师对日本和伪军开战,八年战斗了31000次,这个数字是震惊的,没有一个部队打过这么多仗。从进太行山的时候九千多人,到八年抗战以后变成30多万人,所以才有了刘邓大军之说。除此之外,他们还有50万的民兵。

“千里跃进大别山”是“历史的转折”

专访回顾|刘伯承元帅之子刘蒙: 父亲为抗美援朝培养了近百名高级军官

中国工农红军总参谋长刘伯承(供图/刘蒙)

刘蒙将军说,他曾经采访过在解放战争时期曾任国民党作战厅厅长的郭汝瑰将军。

对方说,“我研究了一辈子军事,在世界军事历史上最让我佩服的是‘千里跃进大别山’,它是史无前例的大规模无后方供给线的深入敌后作战。孙子兵法讲,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十几万部队深入敌方,没有供给线是不可想象的。”

一般战争分为四个阶段:敌人的全面进攻,重点进攻,双方的战略相持,进而转为我方的战略反攻。

而解放战争则没有战略相持阶段。在国民党从全面进攻转为重点进攻的时候,毛主席派十多万军队插进敌人心脏,造成了国民党军从前线抽调大量部队,随后我军的反攻就开始了。

刘蒙将军说,刘伯承元帅有一篇文章叫《千里跃进大别山》,他是这样理解毛主席的这一战略思想的:西逼武汉,东迫南京,扼断长江,俯瞰中原,必然造成敌人从前线大量抽调部队。

“这等于是在敌人的心脏中插了一把刀”,这迫使国民党从前线抽调回来68个旅,来剿灭大别山部队。于是,敌人的重点进攻很快结束了,没有战略相持我们就直接开始准备反攻。所以毛主席把“千里跃进大别山”称为“历史的转折”。

父亲为抗美援朝培养了近百名高级军官

专访回顾|刘伯承元帅之子刘蒙: 父亲为抗美援朝培养了近百名高级军官

大革命时期,川军各路革命军总指挥刘伯承(供图/刘蒙)

刘蒙将军说,新中国成立之后,毛主席就调父亲到北京来当总参谋长。来了北京以后,父亲就跟毛主席、周总理、朱老总说,抗美援朝已经开始了,我们的军队急需懂得现代化作战的指挥官。

所以在这样急迫的情况下,父亲就出任了南京军事学院院长。父亲在南京创办了军事院校,他首先提出了“三化”:革命化、正规化、现代化。到现在这“三化”也没有变,这证明他是对的,这个思想并没有过时。

父亲为抗美援朝培养了很多的干部。1955年授衔的时候,从抗美援朝前线回来的,有44名将军、55名大校。换句话说,在前线指挥了抗美援朝的人,就是这些高级军官,有近一百人都在南京军事学院学过。

父亲在战争年代提出来的“敌进我进”,是非常精彩的。举个例子,国民党一共打了22场大的战役,歼灭了不少日本人,但是22场都打败了,没有达到战役目的。我们共产党因为敌进我进,在敌人的后方建立了游击战略区。

刘蒙将军还特别提到,抗战开始我们牵扯了日本大量的力量。侵华日军总司令冈村宁次的日记里明确提到,“百团大战之后,我们以65%的力量对付共产党”,也就是说共产党在抗战中起到了中流砥柱的作用。

父亲教育我们要老老实实的把工作做好

专访回顾|刘伯承元帅之子刘蒙: 父亲为抗美援朝培养了近百名高级军官

刘伯承元帅之子刘蒙将军(摄影/王学民)

刘蒙将军说,父亲最大的爱好就是读书。他一直到七十多岁了还很早就起床,大概五点钟就起床了,起床之后他要做三件事,一是要打一套拳,第二他要朗读外文,第三件是他写字。这三件事做完的情况下,他才开始吃饭。

另外,他还留下了390万字的军事著作,同时还有190万字的翻译作品,这恐怕也很少有人能做到。在战争年代,毫无疑问的最重要的事情是打仗,炮火响了,你不能坐在那儿当翻译。

刘蒙将军说,自己曾在总参二部做过一段翻译工作,那有一书架的词典可查,有一书架的参考书,明亮的灯光,暖和的屋子。可是在战争年代,是油灯、没几本字典,竟然能翻190万字的翻译作品,非常感人。

有很多词可能人们都不熟悉,但都是父亲首翻的。比如大家常用的游击战,从外文翻过来,最早是“黑猩猩战”,可是中国人都看不懂。

我父亲根据游击战的定义,高机动性的作战和突然的进攻,他把两个词合起来,又根据《史记·李广传》中的一句话“李广擅游击”,他认为游击两个字可以用,所以定义为“游击战”。

刘蒙将军说,我们都是普通人,父亲教育我们要老老实实的把工作做好。只有做事踏实,才能把事情做好。父亲一生都在看书、学习,身教重于言教吧。他自己努力学习、认真工作,为人民做工作,他就这么个人。(红船编辑部出品)

专访回顾|刘伯承元帅之子刘蒙: 父亲为抗美援朝培养了近百名高级军官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红船融媒):专访回顾|刘伯承元帅之子刘蒙: 父亲为抗美援朝培养了近百名高级军官

(浏览 489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