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大、南大、兰大退出世界大学排名,打响文化脱钩第一枪

中国人大、南大、兰大退出世界大学排名,打响文化脱钩第一枪

文丨拾光小贝

教育是国家的百年大计,因为教育培养的是国家未来的栋梁。一批又一批的栋梁进入国家的公务员领域、人文领域、工科领域、科技领域,什么样的教育培养出什么样的人才,什么样的人才决定国家未来发展的竞争、命运和前途。

教育又是意识形态的桥头堡,教育几乎伴随着一个人的前20年,相当于一整代人的底层文化、思维逻辑都是通过教育来塑造。为什么有民族立场、卖国立场,除了后天的洗脑之外,教育的潜移默化和渗透也是非常关键。

坚持独立自主为主,必要的兼容并蓄为辅,还是被国际教育体系牵着鼻子走,正确的选择,将成为未来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人才体系构建。

中国人大、南大、兰大退出世界大学排名,打响文化脱钩第一枪

2022年5月6日,中国人民大学决定从2022年开始,不再向世界大学排名机构提供相关数据,不再参与世界大学排名!

中国人大并不是唯一退出世界大学排名的高校,南京大学和兰州大学与中国人大一样都有明确的意向,不再向国际大学排名机构提供任何相关数据。

中国人大曾经深入探讨了“洋指标”的弊端,根本原因就是:不想再被洋指标绑架了!

这绝对是一个重磅信号,什么叫做“不想再被洋指标绑架”,意思是中国的教育话语权和文化主权得中国说了算。

摆脱洋指标绑架的背后是教育主权的回归,教育主权回归的背后是文化回归,文化回归才能真正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我们经常说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如果没有文化主权的独立,这个复兴工程就要打折扣。

因为教育决定了培养人才是为谁而服务的问题。

中国人大、南大、兰大退出世界大学排名,打响文化脱钩第一枪

可能有人会问,中国的教育培养出来的当然是为中国服务,这难道有问题吗?

当然有问题,中国人民大学不是已经把问题都摆出来了吗?“不想再被洋指标绑架”。

至于是什么指标我们不需要去纠结,这句话的意思是如果想获得国际上排名靠前的名次,就得听洋人的。

什么都得听洋人的,这才是最要命的。假如你拥有这个权力,你想对中国实施文化殖民,最好的手段是不是对教育渗透,在中国的教育界培养二狗子,诱导中国的教育思想往西方偏。

只要解决教育的问题,就能实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目的。我们举个大家比较熟悉的例子,影视界和文学界。

中国的影视作品和文学作品想要在国际上获奖,题材必须显示中国人的愚昧、无知、残暴、专制,影射体制或者抹黑领导人,洋人就会给这样的作品挂一个勋章。

这就是被洋指标绑架的典型,想要获奖就得讨洋人欢心,为了讨洋人欢心就只能作践自己。活脱脱一副断脊之犬的姿态,还得堆满笑脸去迎合洋人,这种懦弱无能的嘴脸,几乎把民族的脸都给丢光了。

还有医疗领域,我们现在使用的也是洋人的指标。今天洋人说哪个数据才算高血压,明天又换个数据才算高血压,处处以洋人为主,却不考虑本民族的实际情况,也是会脱离实际,也会受制于人。

同样的道理,我们的教育为了要达到洋人的指标,必然也是需要做出牺牲的,否则洋人凭什么抬高你的国际名次。

教育的竞争本质上就是文化战争,文化战争是民族与民族之间战争的延续。打赢的人征服其他民族,战败者就得屈服,就得用异族强加在头上的一切规则。

我们都知道,打仗是男人的天职,因为男人要保护国家的疆域、家园和妻儿老小,还得去开疆拓土,把我们民族的生存空间开拓的大大的。

战败的民族不仅会失去疆域,男人会被屠杀,小孩子会被阉割,女人会被当做生育工具豢养着。总而言之,战败民族是不允许存在强悍的雄性特征,这对于战胜民族而言是一种威胁。

这些都是属于看得见的雄性特征,文化就是属于看不见的雄性特征。胜利的民族为了彻底灭绝战败民族,就会推行自己的文化,强制战败民族学习并接受异族文化。久而久之,战败民族的文化、语言、风俗就会慢慢被阉割,再到彻底绝迹。

当年日本在我国推行奴化教育,法国人的《最后一课》都是很典型的文化灭绝案例。

胜利民族只要不断的传播自己的文化,通过在战场上打赢的战争条件,逼迫战败民族学习自己的文化,就可以实现和平灭绝其他民族的目的。

中国人民大学指出的“不想再被洋指标绑架”,就是拒绝被别人把刀架在脖子上,忍气吞声的干着丧权辱国的事。

中国人大、南大、兰大退出世界大学排名,打响文化脱钩第一枪

为什么我们有一些大学的教师队伍出现恨国的声音,他们是凭什么条件混入大学教师队伍的,这个问题很有趣。实际上,他们就是洋人的渗透势力,属于比较笨的五纵队伍。他们的任务是带节奏,通过智商筛选来试探在洋指标指导下的中国教育教出来的学生,脑子被洗脑程度如何。

因为一般情况下,敌人是不会随便暴露自己。既然要暴露,就不会做无畏的牺牲。

我们的教育要独立,我们要摆脱文化殖民的局面,要实现文化独立自主,第一步就是打响文化脱钩第一枪,这一枪由中国人民大学、南京大学和兰州大学轰轰烈烈地打响了。

有人可能会有疑问,我们的教育跟洋人脱钩,不再按照洋人的指标办教育,我们的教育该何去何从?

这个问题问得非常好,因为我们的教育必须回归民族立场,回归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服务的立场。要实现这个伟大的目标,就得回归传道授业解惑的本质。

所谓教育,不是随随便便找个什么就能教,不止是学习做人的道理,也不止是学习物理化,而是要回到教育最初的核心是什么。

为什么会产生教育?这个问题在西方人那里是找不到答案的,因为一百个西方人会有一百种答案,这个答案在中国这里,答案是唯一的,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在足够久远的历史,中华民族的大家长和百姓都是要干活捕猎,才能保证族群的繁衍生息。

但是族群的规模得不断扩大,这样民族灭绝的几率才会无限被规避。我们不得已从吃肉转向吃草,也就是种粮食。既然要种粮食,就得看天时,做历法,得观象授时才能获得大丰收。

所以,我们民族里面一些更有智慧的人开始仰观天文,根据北斗七星、二十八星宿的变化制定了一整套极其精密的中表和历法,继而保障了百姓在种地的时候不会失农时。最直接的表现就是中华民族的规模得到进一步扩张,中华文明终于在天文找到了锚,万世而不移。

天下之大,人君不能独治,必须设百官来辅佐自己来管理天下。这时候,民族的大家长就需要更多的贤人君子来传道,来授业解惑,因为靠人君一个人来传道授业解惑,力量实在太有限了。

人君把自己掌握的天道思想通过各种方式模拟下来,同时把这些知识传给族群里其他相对聪明的人,让这些人来做教育的工作,辅助自己管理天下,司徒就是古代专门管教育的官职。

可见,教育的内容从一开始就是直奔天道,教育的目的是为了让民族生活地更美好,教育的目标是培养具有民族立场的人才。

为什么说中国人民大学退出世界大学排名,是打响文化脱钩的第一枪,根本原因就是我们要回归教育独立和文化独立的立场,要彻底铲除洋人文化殖民的毒瘤。

我们要培养民族的人才,而不是构建培养为洋人输送人才的教育体系,这是根本的区别。

那些言必称外国的断脊之犬,关于你们横行霸道的时代已经逝去,你们现在已经不是处于时代的黄昏,而是属于你们的黑夜已经开始笼罩在你们头上。你们可以转变思想,早日从崇洋媚外的思想脱离出来,重新回归民族立场,回归为民族复兴而奋斗的立场。

我们基本上实现了种族本能的复兴,因为我们大多数人都知道我们是华夏族群,是中华民族,是龙的传人。

但是我们在文化本能的复兴和道德本能的复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要实现这个目的,我们的教育体系必须做出更多的付出才能达到。

我们已经说过,文化是一个民族看不见的雄性特征,只有雄性特征爆棚的人才会率先苏醒,然后唤醒尚未在文化上苏醒的同胞。

这是一件非常值得庆贺的事,虽然我们这个民族饱经风霜,每当危难时刻总有英雄撑起我们头上的天空。他们的格局是如此的宏大,他们是如此的铁肩担道义,如此的坚韧不拔。

在他们的内心里,还有什么比保境安民、道济天下更重要的呢?没有了,因为这就是作为一个中国人,作为一个民族英雄所能做的最伟大的事业了。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拾光纪事):中国人大、南大、兰大退出世界大学排名,打响文化脱钩第一枪

(浏览 64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