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天堂之幽 | 房海林(文)新生(诵读)

【河顺文艺.第609期】

【散文】天堂之幽 | 房海林(文)新生(诵读)

近期文章预告

*诗歌  风筝  ——弦月

*散文  回“家”的祖碑—郭建生

*传说 黄石忠义镇龙虎-李艳华

说明:发表先后以当天发布为准。

【散 文】

【散文】天堂之幽 | 房海林(文)新生(诵读)

【散文】天堂之幽 | 房海林(文)新生(诵读)




温馨提示:点击上面音频图标可听本文播讲。

【散文】天堂之幽 | 房海林(文)新生(诵读)

 

文   | 房海林

诵读 | 新   生

制作 | 李东生

林州市有很多名胜,我到过其中不少景点,无不为林州美丽的山水而陶醉,也还有不少我还没有去过,它们在我的心目中矇眬着。
在我们林州的16个乡镇里都有古今著名的名胜与民间传说,比如说林州八景、林州十二景等等。在市区东北方向的河顺镇,名胜与故事传说更是数不胜数,最有名的要数河顺三大景:天堂山上山摞山,小井不汊井摞井,九拱桥上桥摞桥。它们不仅在河顺很有名,民间故事代代相传,而且进入林州十二景之列。可悲的是,河顺如此胜景,当下三去其二,只有天堂山还在那亘古不变地矗立着。
【散文】天堂之幽 | 房海林(文)新生(诵读)
 
天堂山,海拔并不太高,却是很有名气。“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这是民间口口相传的谚语,人们向往天堂般的苏杭美景和生活。虽然此天堂非彼天堂,却也是人们向往的神奇之地。虽然人世间与天堂的距离实在太遥远了,却是很多人神往的归宿!
 
又是一个但是,虽然遥远,却也是近在咫尺。天堂就在我们林州,神往不如亲临。
 
“天堂山上山摞山”是我早已闻名的一景,但我一直没能亲吻它。终于,这种向往在这个中秋之季,实现了。
 
因为是昨天刚下过雨的缘故,今天早晨起了雾,我们一行上了年纪的人乘着一辆巴车弯弯曲曲地登上了神秘与朦胧的天堂山。
 
天堂山,因为“天堂”二字而出名,引发起人世间无尽的遐想。其实,天堂指的是道教、佛教、基督教等宗教所说的人死后灵魂升天的地方,因为在宗教人的心目中,在天上的地方居住十分美好。天堂又与地狱相对,到底是天堂好,还是地狱好,相信所有人都会说天堂好。可是,天堂之美又是可望不可及的地方。排除宗教信仰所说,天堂就是人们比喻美好、适意的地方。
 
天堂山亦属于太行余脉,此山双峰凸起,形同天柱,若能登顶,如上天堂,故而名之。
 
天堂山又名奶奶山,乃其双峰之下有座寺庙为女娲娘娘庙,故而又称此山为奶奶山。山上供奉着中国神话传说里的创世女神女娲。山顶双峰犹如两个馒头,远看就像妇人的奶头。如果按地形来说,这也是奶奶山得名的一说。
 
上得山来,雾锁神山,四处都被浓浓的白雾笼罩着。远看,浓雾弥漫,又厚又重,只见混沌一片,白茫茫的,天连着地,地连着天。唯有到达跟前才能看清四周的景物。它不属于那种“雾锁山头山锁雾”的浓雾,使人喘不过气来,也不是稀疏得让人乏味的薄雾但看那30米以外的物体是朦朦胧胧的,要向远方眺望,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虽然今天还不到中秋节,可也已经有了十分的寒意。当我走近大雾,用肉眼可见它缓慢地流动着,若隐若现,若即若离,用手抓不住,用眼却能看见,用鼻子嗅得到它的清冷味道。一团团微带寒意的浓雾不时扑在脸上,掠过身旁。在翻腾缭绕的雾气中闪烁迷离,我仿佛置身于一个童话世界。
 
【散文】天堂之幽 | 房海林(文)新生(诵读)
我见过很多地方的雾,各有千秋。我最爱的还是家乡的雾,因为它虽没有峨眉山的雾那样壮观,那样美丽,却是那样的温柔,那样的亲切。而天堂山的雾竟又是一种模样,它是那样的浓重,那样的厚实,又是那样的磅礴,漫天大雾,遮天蔽日,茫茫的大雾如烟如涛,浩荡似水,将天堂山覆盖得严严实实,令其更加高深莫测,难道这就是人间天堂?也可能不识天堂真面目,只缘身在大雾中吧。
 
在这浓重寒雾的包裹下,我们一行鬓发斑白的老人显得很是萧瑟。但仍然精神抖擞,边走边聊,时不时因一个问题的不同见解而吵吵闹闹,又不失和谐,我突然发现,原来这群趣味相同的古稀老人是来找乐子的。
 
【散文】天堂之幽 | 房海林(文)新生(诵读)
上山的人一般是低着头的,很少有一个劲儿仰头向上的。就是因低头的缘故,偶然抬一下头,一片红墙金瓦豁然映入眼帘,这就是奶奶庙?
 
奶奶庙建在天堂山的胸部位置,上不达顶峰,下不达山脚,整个山峦浓雾缭绕,近看大雾中的奶奶庙,像披上了轻纱,站立在这片宏伟的建筑物的下边,远远望去,奶奶庙宇就像天上宫阙一样。那一排排、一栋栋的庙宇建筑,气势恢宏,依山而建,错落有致,建筑得古色古香,重檐翘角,庄严肃穆,四周古木参天,松柏森森,荆棘郁郁,草蔓青青,云雾缭绕,只能在靠近它的一瞬间,才能看清楚它们的真面孔。待我们走近再走近,睁眼再看它时,他们的影子仿佛使我进入了虚无缥缈的“仙境”之中,与影视中的天堂画面一般无二。
 
【散文】天堂之幽 | 房海林(文)新生(诵读)
沿着山道台阶,拾级而上,进入庙宇院中,各个院落都是相通的。我边上边问同行者,这奶奶庙,到底是哪位神仙奶奶?因为各地都有奶奶寺庙,但各地敬奉的奶奶又不同。进人庙宇,只见游人寥寥,一派幽静肃穆气氛,香炉池中一簇簇高香燃烧着,香烟袅袅,香味浓郁。我急急地寻找这座庙宇的主殿,想看看这里是哪位奶奶在主宰。在几棵苍松翠柏的掩映下,在整片庙宇的中心位置,一座大殿巍峨矗立在高台之上,气势磅礴,重檐之下正中是“奶奶殿”三个隶书匾额大字,进达殿内,一尊面含微笑,神态慈祥,年轻貌美的雕塑神像安坐神台,啊,原来是女娲娘娘,也就是当地人称的“北顶老奶奶”。按说“北顶”才是老奶奶的驻骅正殿,在河北涉县,而我们林州河顺的老奶奶庙,应该是女娲娘娘的别宫。在林州多地还有好多女娲娘娘的庙宇,俗称“老奶奶庙”,由此可见,老奶奶、女娲的崇拜者遍及天下,世代敬奉这位传说中的创世先祖,这就是赓续不断的中华传统文化的根脉。
 

【散文】天堂之幽 | 房海林(文)新生(诵读)

 
随着庙院内的指示标识,我发现了在各地所有寺庙中都未见过的“盘古殿”,曲径而上,一座宏伟的殿堂安立在这片庙宇的最高处,由此可见,盘古开天辟地的功劳是人类在宇宙间能够生存的第一位,所以“盘古殿”被安排在了最高端,足见设计者也是一个独具匠心之人。“盘古殿”殿宇大小形制与奶奶殿相仿。原来想象中的盘古应该是一个高大的形象,其实不然,盘古却是一个小个子,敦实威严地站立在殿宇正中位置,双手擎起两把大斧,一副势不可挡的气场。这是我首次面参盘古神像,他的开天辟地的英雄壮举,早已深深地扎根在我的心灵深处,此次面参他的圣像,更让我将盘古的形象具体深刻化了。
 

【散文】天堂之幽 | 房海林(文)新生(诵读)

 
整个“奶奶庙”建筑群,除了女娲娘娘殿、盘古殿、玉皇殿敬奉的是人世间尊崇的至高无上的神仙外,陪伴的神仙是数不过来。神像栩栩如生,有的威风凛凛,有的含笑慈祥,有的正气盎然,有的喜眉笑脸……在天堂山奶奶庙,你想见到的神仙都能找到,是一座真正的供奉各路神仙的集大成的道场。
我们兴趣盎然于各个殿宇之间,有的磕头许愿,有的抽签问卦,有的焚香祈祷,总之有一个共同的心愿,希望人世间多一些善良,少一些恶行,让人世间的人都能幸福安康,社会和谐,过上如天堂般的日子。
 
天堂山虽然只是一座山,但它不仅是人们寻觅天堂之美的目的地和旅游胜地,更是承载着中华文化的赓续大业和人们的美好愿望。
 
浓雾仍在继续飘渺,而且又引来了淅淅沥沥的雨。
 
人间天堂在哪里?就在林州河顺天堂奶奶山!
 

 

作者简介

【散文】天堂之幽 | 房海林(文)新生(诵读)

房海林  男,1953年9月生,大专文化,林州市合涧镇石板沟村人,退休职工。

 

– 主 播 简 介 –

【散文】天堂之幽 | 房海林(文)新生(诵读)

魏俊彦  笔名新生,林州市河顺村人,大学文化,长期从事红色文化史料的研究和写作,编著出版有《血荐轩辕》《林州热土领袖情》等10多部文学、历史著作。爱好诵读、曲艺和书法。 

版权声明:【河顺文艺所使用的文章、图片及音乐属于相关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如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敬请相关权利人随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河顺文艺):【散文】天堂之幽 | 房海林(文)新生(诵读)

(浏览 49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