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时震惊彭德怀的奇事

抗美援朝的战场上发生过这样一件事,志愿军67军军长李湘,在战场离奇死亡(朝鲜战争中我军牺牲的最高级指挥官),死因让彭德怀都为之震惊,可最后也只能吃“哑巴亏”。

关于这一切,还得从那一场恶仗开始说起。

 

01
1951年6月,67军军长李湘,在全军开赴朝鲜战场前,便未雨绸缪的进行战场勘察。
与战友们取得学习经验,以及战地调查后,李湘倒吸一口凉气,美军装备无论质量还是数量,都难以想象的夸张,而接下来他所在阵地,美军将发动的攻势之恐怖,让李湘明白,67军是刚开干就遇到恶仗了。
8月,美军展开了“夏季攻势”,67军迅速加入了战斗,在军长李湘英勇指挥下,历经10昼夜的浴血奋战,美军付出了7.8万余人的伤亡后,便灰溜溜的溃逃了。

抗美援朝时震惊彭德怀的奇事

 
然而,正因夏季攻势接近尾声了,李湘的67军却有后来居上的表现,美军便注意到了这支军队,并在一个月后,向李湘所在阵地,发起了号称“特种混合支队作战试验”的立体作战,这种作战便是将坦克、飞机、大炮、步兵,以陆空两方面双重打击,其杀伤力是非常可怕的。
李湘却临危不惧,面对如此恶劣的战况,还能识破美军弱点,并进行了有力反击,造成美军战局不仅没有起色,又搭进去1000多名精锐。
此战是67军入朝后,第一次单独打败美军,且战绩相当傲人。
所谓美军高科技战术,在李湘的骁勇善战下全成了弟弟。
面对不动如山的67军,美军也放大招了。
9月29日,美军动用了空军和陆军几乎所有兵种,人数是67军的十倍有余,且单兵武器先进程度远超志愿军的情况下,发动了远比之前更猛烈的侵略。
这就是著名的“9月秋季攻势”,李湘凭借着丰富的作战经验,以及超强的军事水平,让67军利用地形特点,充分发挥阵地防御工事,用惊人的意志力与美军中门对狙,结果以三天击毙美军1.7万的战果,让美国在67军的阵地上彻底自闭了。
此次作战,就连朝鲜全军都发来贺电,同时上了中国《人民日报》的头条。
可如此光辉战绩,却是折了李湘寿换来的,高强度精神紧绷、夜以继日高呼呐喊、外加在轰炸中的阵地上狂奔。
不到几个月,李湘体重就严重下降,体质也变得非常脆弱,甚至还差点不能说话了。

抗美援朝时震惊彭德怀的奇事

当全军都在为“秋季反击战”的荣誉庆贺时,李湘明白,这还只是刚开始,凭着对战场的直觉,李湘预判出将会有更恐怖的力量,往67军的阵地杀来,到那个时候,67军的存亡就全在自己了。
时间来到春天,李湘收到美军“春季攻势”情报后,便马不停蹄投入了防体修筑中。
此时李湘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他感觉接下来的战局,可能不止是激烈这么简单了,李湘觉得美军冬天的安分,应该是在酝酿一种超出他预想的阴谋,而这种不可名状的恐惧却笼罩在李湘的心头,也无形中降临在67军的阵地上。
李湘军长的预感是正确的,但同时也预示了他的大限将至……
 
02
一天,李湘脸上起了个小疖子,他起初以为是上火,便随手挤掉后没再理会。
然而仅一下午的时间,他就感觉那个挤破的位置,变得钻心的疼,以至于影响到睡觉。
第二天早上,李湘睡醒后,惊讶的发现整个脸肿了起来,且他四肢都出了许多疖子,比昨天的更大更疼。
李湘还发了高烧,这让他无法正常工作,走路都需要周围人搀扶。
卫生员见状进行了医诊,随后便告知李湘是营养不良,以及精神衰弱造成的抵抗力下降。
李湘为了不影响军情,便简单吃了药后投入了前线指挥。
但卫生员心里也嘀咕,即便是营养不良,也没有这样夸张的症状,可一时间又找不到第二种可能,并且李湘生活作息都在看管下,就不应该有什么反常的。
到了第三天,李湘脸肿的像个气球,高烧也越来越严重,浑身上下生满疖子不说,全身都红肿不堪。
此时警卫员发现,才一天之差,李湘军长就开始神志不清,正常说话也做不到了。
卫生员看到李湘症状后,便再次进行了检查,结果竟发现,李湘患有急性脑膜炎。
这让在场的人都深感吃惊,总共不到两天时间,李湘病情就飞跃式恶化,可军营里卫生条件也不差,实在说不通是怎么患上的。
李湘则尽力表达,自己不想因病情影响军情,但卫生员却斩钉截铁的告知,前线医疗条件是无计可施了,必须带到后方医院治疗。
就这样,李湘被送往了医院,可他的病情恶化之迅速,病症之严重,甚至让就近医院都束手无策,面对这迫在眉睫的状况,卫生员只能不断上报,无论如何李湘也得去大医院,进行全方位长期治疗了。
到了第四天,李湘不仅脑膜炎严重了,还发现了败血症。
三天后,李湘同志因突发急性脑膜炎和败血症,以及一系列未确诊的怪病,在运往大医院的中途,撒手人寰了,年仅38岁,从发病到死亡仅七天。

抗美援朝时震惊彭德怀的奇事

噩耗传到了志愿军总部,当彭德怀得知此事后,他本人都对死亡报告深感吃惊,周围的军事将领也都唏嘘不断,但彭老总并没有急着回复,而是若有所思了起来,嘴里嘟囔着:“坏了,莫非是……”
过了一会,彭老总面色凝重的召集调查组,让他们立刻抵达76军阵地,争取在最短时间内调查出真相,并告知暂时不要公布李湘死亡,就说他还在静养。
临走前彭德怀还透露,无论是调查组还是卫生员,都把嘴捂严实了,如果有人走漏消息,便要军法处置。
就在调查组离开后,彭德怀的一个参谋走了过来,小声说道:“已经持续七个月了……”
彭老总面色难看的点了点头,并让他别再说了。
 
03
调查组抵达了67军阵地,并对相关的战士以及卫生员进行调查。
但得到的情报却难倒了调查组,因为同上文一样,无论是警卫员还是卫生员,哪怕是和李湘在一块工作的军官,都表示李湘就没有任何反常情况,他的作息和生活都是合理的,突发疾病之前也没有预兆。
就连后方的验尸官也表示,确诊李湘病情很简单,死因就是脑膜炎和败血症,但是怎么患上的,横竖是查不出来。
调查组开始将思路,从李湘的生活改成了出行,看看李湘是不是去了什么危险地方。
但调查组走访后发现,他能去的地方,早就有士兵清扫过了,根本不存在针对李湘的威胁,况且,如果真有危险,为什么先去检查的士兵相安无事,和李湘一起去的人也没有患病,情理上这个推理就说不通。
然而,正当调查组一筹莫展时,一份文件引起了他们注意,该文件为普通报告,性质上没有什么出奇的,但其中内容却有蹊跷。
据报告显示,在一个星期前,美军的飞机在67军阵地周围盘旋,并在附近投放了炸弹,随后便离开了。

抗美援朝时震惊彭德怀的奇事

这让李湘感到奇怪,美军飞机轰炸阵地倒也正常,可为什么这次不在67军所在地投放,却飞到周围山坡上了呢?
当得知并未有人员伤亡,且投放的炸弹也没有引爆时,李湘有种不祥的预感,便和部队现场勘察情况了。
随后李湘发现,附近的山上,总会不规则的散落十几颗空壳弹,它们全是空心的,且不会爆炸。
李湘虽然身经百战,有着丰富的作战经历,但这些场面却属实古怪。
随后,李湘将空壳弹碎片捡起,放在手里抚摸着,看看是什么材质,后又用脚踢了一下空壳弹内部,见没有危险后,他便用手抓出里面碎屑,再次和周围军官进行检查。
虽然初步检查没有可疑之处,但越是不可疑才恰恰可疑。
李湘疑惑道:“如果这些炮弹真是空心的,就不能伤到志愿军分毫,那美军一趟趟投放有什么意义呢?”

抗美援朝时震惊彭德怀的奇事

随后他便让军队文书记录下来,并将情况上报了。
而这份文件的落款时间,恰恰就是李湘病发的前几天。
调查组将这份文件做为突破口,开始走访了周围战士,询问李湘生前所说的空心炮弹特点。
随后有战士描述,之前他们只听说其他战区,有过美军飞机投空心弹的事情,但67军阵地还是头一次,所以具体信息并不明确。
调查组得知后,便立刻带着情报回了总部。
果不其然,在总部的信息单位,确实收到了有关李湘“美军投放可疑空包弹”的报告。
与此同时,中共中央军委联合医学检验小组,也参与了对李湘的验尸工作。
经过调查组对空包弹的推理,以及最新验尸报告表面,李湘是被美军的生化细菌害死
而李湘之所以中招,就是那天用手去检验空包弹,从而导致病毒传入体内。
其他人之所以没事,是因为李湘防止空包弹藏有真炸弹,为防止伤害周围战友,他让大部分人都离开,只和几名军官进行了研究,而李湘曾担心炮弹有毒,所以他都没让别人碰这批东西,自己却默默承担一切了……
当彭老总得知后,他最不愿预判的事情,终究还是说中了,美军加大了对志愿者阵地,乃至整个北朝鲜化学战的投入。
而李湘所在的76军,已被美国毒辣的生化武器所吞没了。
事实上,根据志愿军的情报显示,早在1950年12月,美军被志愿军打的节节败退时,就首次使用化学武器,他们将大量天花病毒散播在朝鲜半岛,给朝鲜老百姓造成了重大伤亡。
后来有一段时间停滞了,但也仅仅是做的更加隐蔽。
随着美军战况越发失败,自1952年1月28日,美军正式大规模使用细菌战术,妄图通过化学武器荼毒中国和朝鲜,将大量带有烈性传染病的虫子,诸如苍蝇、蚊子、跳蚤、蜘蛛、蚱蜢、蚂蚁等,通过空军投入中国和朝鲜居民区,以及生态地带,前者是直接让两国人民家破人亡,后者则让各地引发自然灾害,对农业、经济、以及生活原材料都能造成重创,即便没有得传染病,也会因为失去生活来源而困死。

抗美援朝时震惊彭德怀的奇事

期间中国虽加强了防疫行动,但战场危机,以及医疗条件有限,外加美国那防不胜防的武器优越性,终究让志愿军没能避免细菌战的迫害。
此前志愿军就有人被细菌害死过,记录的病状是霍乱、斑疹、鼠疫。
而自1950年2月开始,美军对中国志愿军的生化战术,则不仅加大了程度,也加大了细菌种类。
彭老总强忍着悲痛,马上调集各地医学组织,增强全军防疫力度。
然而,一个更离奇的事情出现了。
 
04
根据军部情报获悉,美国细菌战术之所以如此可怕,是有日本人在参与,且还不是别人,居然是抗日期间的日本731部队……
自1951年12月底,也就是上文提到的,美军开启化学战的前夕,在日本美军军事基地,美国五星上将麦克阿瑟,秘密会见了前“731”细菌部队长官石井四郎和北野政次。
他们双方达成了一项卑鄙无耻的协议,日本731成员参与对中国人民志愿军的迫害,而美国将赦免二战期间,拿中国人活体实验的731人渣。
由于美国自知这样做,会收到联合国的国际谴责,所以他们将相关证据一并删除了。
但是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根据在朝鲜战场被俘美国飞行员奥尼尔的透露:“教官告诉我们,美军在朝鲜使用的细菌弹和细菌容器是由日本空运来的。”
以及一名叫希尔的美国细菌战调查官证言:
“这是日本细菌战部队花费数百万美金,经过长年研究得到的资料。其中有关人体试验的材料,是在我们实验室无法得到的。”
除此以外,便是联合国军总司令李奇微支持病毒实验的记录。
那么李湘遇到的“空包弹”到底是如何传播病毒的呢?
其实它真正的学名叫四格弹(也叫生物炸弹),炮弹分为四格,每一格都装有不同带菌昆虫,每种昆虫分别携带炭疽、兔热病、鼠疫、肉毒杆菌四类病毒。

抗美援朝时震惊彭德怀的奇事四格型细菌弹落地后,分裂为两节。细菌昆虫记由里面撒布出来。

该细菌弹由美国特殊的生化战队携带,并有专门的战机投放,四格弹落地后,其炮弹会自动打开,四个格间的细菌液体会迅速流出,传播到空气或者河流中,以及感染周围的生物或植物。
而携带不同种类病毒的昆虫,也会疯狂的向周围自然界散开,混入当地生物链中,随后便开始感染和蔓延。
看着堆在桌面的骇人报告,彭老总是越看越痛心,因为就在李湘去世当天,76军还在阵地上,与美军展开了一场恶仗,正在殊死搏斗,这些不知情的战士们,还不断的询问他们军长的病情,以及想搞几场大胜利让军长开心开心,缓解他病床上的痛苦。

抗美援朝时震惊彭德怀的奇事

在场的志愿军军官不知道如何给下面交代,凝重而又悲哀的气氛,让办公室里压的喘不过气来。
彭老总一想到李湘生前的遗憾:“离开部队就是离开了家”这句话,更是心如刀绞又无可奈何。
随后,彭老总强压悲痛给予以下指示,为防止公开李湘死亡真相,造成76军士气受挫,以及由于细菌弹的蔓延,引发全体志愿军军心动摇,最重要的是,防止美国在细菌战中,因成功害死李湘军长找到希望,加大对其他志愿军官兵祸害,对于李湘的死亡,对外称为“病故”,绝对不能说是“牺牲”。
大战在即,这些死亡和悲痛,只能为国家与人民的未来让步了。
无论这种选择是多么憋屈和不甘,共和国也只能暂时把哑巴亏吃了。
另外一提,李湘牺牲那年,他的妻子安淑静也赴朝作战了,两人由于不是一个军种,所以从战争开始到李湘辞世,他们两只在医院见过一面。
那是1951年3月20日,他和妻子进行了告别道:“淑静,我们有儿子,又有女儿,我们是一对美满的夫妻。我去保卫祖国,你一定要保重身体,带好孩子!”

抗美援朝时震惊彭德怀的奇事

短短一句话包含了儿女情长,也表明了国家大义。
这是朝鲜战争以来,李湘和妻子安淑静第一次见面,却也是最后一次见面了。
是相会也是告别。
没人知道身为一个女人,安淑静在艰辛的战争中,是如何承受丧夫之痛的。
同时,远在中国家乡的两个孩子,最小的女儿只有两岁,他们都永远失去父亲了。
由于是秘不发丧,李湘去世的时候,尸体被埋在军队附近的青山上。
1952年12月,李湘终于魂归故里,他怀着对祖国的效忠,与对人民的赤城,回到了他的家乡河北石家庄。
此时的中国,也终于对外公布了李湘军长牺牲的真相,并向联合国公开了美国的反人类行径。
同时,彭老总也霸气的向美国警告:我要正告敌人,你们企图以你们认为意义重大的细菌战,来吓倒中朝军队的坚强意志,这条路是行不通的,你们的如意算盘,在全世界人民的正义声讨下,一定会得到不如意的结果。”
12月10日上午,李湘的英烈葬礼,在华北军区烈士陵园举行。
聂荣臻等人亲自为其题词,面对李湘的悲剧式英雄落幕,聂荣臻说道:“我深以丧失了二十年的老战友,青年优秀的将领—李湘同志而哀悼!”
END
抗美援朝时震惊彭德怀的奇事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白浪情):抗美援朝时震惊彭德怀的奇事

(浏览 46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