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岁林彪:旗帜鲜明支持“落难”的毛泽东,“红旗能打多久”的本义是悲观、保守还是务实?

编者:本文节选自《林彪年谱长编》(张鹤军编著),个别文字略有调整,标题为编者自拟。

战略家强调远见卓识,战术家强调细密务实,两者相辅相成,角色不可互换,作用不可替代。

记录在,记忆就在;记录在传播,记忆就在传承。

分享信息,只为一起缅怀先人,铭记历史,启发思维

22岁林彪:旗帜鲜明支持“落难”的毛泽东,“红旗能打多久”的本义是悲观、保守还是务实?

1929年 林彪 22岁

1月1日  湘赣两省国民党军决定抽调六个旅约三万余人的兵力,对井冈山进行第三次会剿,并在萍乡成立总指挥部。国民党湖南清乡督办鲁涤平任总指挥,第十九师师长何键任代总指挥,江西国民党军第十二师师长金汉鼎任副总指挥。策划分五路对井冈山革命根据地进行第三次“会剿”。

1月4日—7日  参加红军第四军前委、湘赣特委、第四军军委、第五军军委及边界各县县委以及红四、红五军代表参加的在宁冈(今井冈山)柏路村召开的军政联席会议。会议传达了中共中央中六大文件和研究对湘赣两省国民党军对井冈山会剿的作战计划。决定实施“攻势的防御”。以彭德怀、腾代远率领第三十团、第三十二团留守井冈山,毛泽东、朱德率领第二十八团、第三十一团出击赣南,以求打破敌之封锁,解决经济困难。

1月10日  率第二十八团到井冈山茨坪和小行洲进行政治动员和军事训练。

同日 红四军主力组成的出击部队开始在茨坪、小行洲集结。

1月13日  红军第四军军直、第二十八团、第三十一团共三千六百余人离开井冈山五井,经遂川的大汾、左安挺进赣南,执行外线作战任务。

同日 何挺颖担任红四军第二十八团党代表、团参谋长邓毅刚、第一营营长胡少海、党代表熊寿祺、第二营营长王展程、党代表胡世俭、第三营营长陈道明、党代表吴弼、特务连连长郑特。

1月14日  毛泽东、朱德率领红四军第二十八团、第三十一团三千六百多人,离开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经遂川、上犹、崇义县境向赣南大庾出击。 

同日 率第二十八团随红四军从井冈山的茨坪、小行洲出发,取道遂川的大汾、左安向赣南进军。

1月15日  率领第二十八团跟随红四军到达遂川的大汾。

1月16日  率领第二十八团跟随红四军经左安,前往赣南。

1月17日  跟随红四军主力进入赣南上犹县营前。

1月18日  率领第二十八团跟随红四军主力由营前出发,经长潭,到达崇义县杰坝圩。

1月19日  指挥部队攻占崇义县城。

1月20日  红四军在大庾与敌第七师第二十一旅作战失利。第二十八团党代表何挺颖身负重伤,不幸牺牲。

1月中旬  毛泽东在宁冈柏露村召开了有红4军前委、红4、红5军军委和一些县委及红军团以上干部参加的联席会议。着重讨论第三次反 “会剿”和解决经济困难等问题。会议最后决定分兵,由彭德怀、滕代远指挥第30团(红5军到达井冈山后改编为红4军第30团)和第32团留守井冈山;毛泽东、朱德率领红4军主力第28、第31团及军直属队向赣南出击,以求先打破敌之经济封锁,解决经济困难。倘此期间敌人对井冈山进行“会剿”,则在外线作战,以“围魏救赵”战法配合守山部队打破“会剿”。

林彪在宁冈柏露村召开的有红4军前委、红4、红5军军委和一些县委及红军团以上干部参加的联席会议上的发言:现在边界很困难,只有红米南瓜是不行的,一定要打出去,不然,就没有办法维持。[1]

1月21日  率领第二十八团离开崇义县城,到达铅厂宿营。

1月22日  率领第二十八团进至义安。

1月23日  指挥部队在大汾歼灭国民党军一个营,突破敌人封锁线后,向大庾前进,占领大庾(江西省境)县城。

1月24日  国民党军赣军李文彬二十一旅攻击大庾县城,红军不支撤退至圳下并向梅岭关转移。红军第二十八团党代表何挺颖负重伤牺牲,独立营营长张威、第二十八团特务连连长郑特阵亡。

1月25日  上午,在广东南雄县的平顶坳附近与国民党军赣军刘士毅部遭遇,指挥部队将其击溃后,率领部队经上朔精坡,进至乌经一带。晚上,在乌经一带宿营时,敌人连夜赶到并发起攻击。战斗开始后迅速组织部队连夜转移。

1月26日  国民党军以十个团的兵力进攻井冈山。

同日 率领第二十八团经管门楼、界址圩向北,进至赣南信丰县大塘乡李家村。由于受国民党军刘士毅、李文彬部轮番紧紧尾追,率领部队以一天四、五十公里的急行军速度沿信雄边界的狭长山谷疾进,迅速通过罗塘,在棉毛凹突破敌人的堵截,进入崇仙,于叶屋涉渡桃江,进占洋古坝、岭背、上排一带山坑。

1月27日  指挥部队进入定南县境,于新阳村(月子乡)宿营。

1月28日  指挥部队离开新阳村,经大汶、松毛山、大屋等地,到达月子冈圩,在此部队做了短暂休整,并发动群众打了土豪李步高。

1月29日  国民党军赣军刘士毅部二十九团的先头部队和民团赶到,指挥部队阻击后,经八十冈(今车步乡)、湖江,转移到龙塘圩,与郭一清、黄达等领导的赣南红二十六纵队会师。并在安远县的鹤子圩宿营。

1月30日  彭德怀、腾代远率红军三十五团五百余人突围。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失陷。

同日 率领部队到达孔田圩,准备打下安远县城休整,但敌人追兵已到,即根据军部的命令率领部队向寻乌转移。

1月31日  率领部队转移到寻乌县的菖莆宿营。

2月1日  率第二十八团随红四军进抵闽粤赣三省交界的罗福嶂山区,在寻邬吉潭乡圳下村宿营。

2月2日  凌晨,国民党军赣军刘士毅部攻击驻寻乌县圳下村的红军第四军。红军一部被打散,军部被围在核心。危急之时,指挥所部第二十八团全力增援军部,并使军部安全突围至罗福嶂。是役朱德妻子伍若兰被俘(后遇害),毛泽覃腿部负伤。

2月3日  出席在罗福嶂一座祠堂里召开的中共红四军前委员会议,为安置伤病员计,为找有党有群众的休息地计,为救援井冈山计,决定往东固(宁都、兴国、吉安之交,属吉安界)革命根据地。为便于行动和应付敌人可能的袭击,会议计划改编部队,讨论了把部队改编成三个纵队的方案。会议刚开完,就接寻乌共产党地方负责人古柏送来的通报,得知敌人正在向罗福嶂实施包围。

2月4日  天未亮,即率领部队离开罗福嶂。进至寻乌东北的罗塘,又受到国民党军赣军刘士毅部的攻击,遂折向东进入福建武平境内。

2月7日  率领部队跟随军部到达武平与瑞金交界的镇明岭,后闻离瑞金县城二十公里的九涂乡有二百余农民起来响应,遂又开向瑞金。

2月8日  率领部队跟随军部到达瑞金城郊乌石龙,派小部分红军入城侦察。不久从武平出来袭击的国民党军福建省防军第二混成旅郭凤鸣部一个营和二个炮兵连赶到,指挥部队将其击溃。

2月9日  阴历除夕,指挥部队与国民党军赣军刘士毅部激战后,随红军第四军经武阳进抵瑞金县城二十里的黄柏圩、壬田、大柏地。

同日 参加在大柏地王屋祠堂召开的红四军排以上干部会议,会议决定利用大柏地麻子凹的有利地形,分兵三路布成口袋阵,伏击尾追之敌。

2月10日  国民党军赣军第十五旅进至大柏地以南隘前南侧时,与红军警戒分队接触。

同日 十五时,指挥部队在瑞金以北大柏地设伏,派部队诱使国民党军第十五旅二个团进入大柏地后,立即完成对敌人的包围,并以夜战、近战攻击敌人。由于红军数量少,弹药缺,战斗极其惨烈。

同日 红军第二十八团第二营党代表胡世俭阵亡。

2月11日  红军继续攻击被包围在大柏地的国民党军,并与敌人展开白刃格斗,战至正午,红军终于将国民党军赣军刘士毅部十五旅两个团击溃,俘虏团长肖致平、钟桓(皆逃走)以下八百余人,缴枪八百余支,重机枪六挺。扭转了红军第四军的被动局面,扩大了红军的政治影响。

2月12日  率领红军第一纵队取道兴国到东固,行至于都县北葛坳遭遇国民党军有准备的截击。林彪果断指挥,迅速率领部队突出敌人包围,避免了部队陷入被围歼的命运。

2月13日  宁都守敌第十五旅赖世琮团弃城逃跑,指挥所部红军第一纵队不战进入宁都县城。

2月14日  率领所部红四军第一纵队撤离宁都,前往吉安县的东固。

2月17日  率领部队跟随总部到达永丰龙冈后,即在赣西特委领导的江西红军独立第二团团长李文林率领一连接引下到达东固。

2月19日  率领第一纵队随第四军抵达东固后,于螺坑沙古丘同江西红军独立第二团(团长李文林)、第四团(团长段月泉,政治委员金万邦)等部队会合。

2月22日  红军第四军于江西红军第二团、第四团召开会师大会。

2月25日  国民党军赣军李文彬部逼近东固,红军第四军撤离东固,绕道永丰、乐安、广昌、石城、宁都进入瑞金地区。

同日 南京国民政府通过讨伐武汉令。

2月26日  国民党政府下令讨伐武汉的桂系军阀。

2月29日  蒋介石亲到九江督战。

2月下旬  国民党军湘军、桂军爆发混战。

3月4日  率领部队跟随军部经永丰、乐安,攻占广昌。后因敌第十二师第三十五旅张与仁一部赶到,遂向石城方向转移。

3月5日  参加红军第四军营以上干部会议。听取毛泽东对纪津的要求。

3月7日  率领部队围攻石城。

3月8日  因敌人援军赶到,率领部队撤离石城县城,向屏山(石城属镇)方面转移。

3月9日   率领部队跟随军部经东韶回师瑞金固村、壬田。不久敌人从瑞金、宁化(福建属县)、石城方面追来。

3月10日  率领部队跟随军部由瑞金出发进入福建长汀县的楼子坝地区。

3月11日  到达闽西的长汀楼子坝。

3月11日  率领部队跟随军部抵达福建省长汀县四都镇。

3月12日  到达长汀的四都镇。

3月12日  国民党军福建省防军第二混成旅(郭凤鸣部)一个团到达四都,并向红军发起进攻。但在红军阻击下被击溃。

3月13日  指挥部队在四都以北渔溪附近,歼灭国民党福建省防军第二混成旅郭凤鸣部一部,迫使残敌退往长岭寨。

3月14日  指挥部队向长汀城南之长岭寨发起攻击,歼灭国民党福建省防军第二混成旅郭凤鸣部两个团,毙俘敌旅长郭凤鸣以下二千余人,缴枪五百余支,迫击炮三门,炮弹一百多发,攻占长汀县城。

3月15日  红四军在长汀县城举行群众大会。

3月中旬  红四军改编,全军编为三个纵队。第二十八团为第一纵队,任纵队司令,陈毅任党代表;特务营和第二十八团一部为第二纵队,胡少海任纵队司令,谭震林任党代表;第三十一团为第三纵队,伍中豪任纵队司令,蔡协民任党代表。

3月20日  参加红军第四军在长汀县城的辛耕别墅召开前委扩大会议,会议讨论时局和红军的行动方针。决定成立工农红军第四军政治部及纵队政治部。毛泽东兼任政治部主任、谭震林兼任政治部副主任;红四军决定改编,决定团、营改称纵队、支队。

同日  担任红第四军第一纵队纵队长,纵队党代表陈毅、熊寿祺,参谋长周子昆,政治部主任陈毅。辖第一支队:支队长王良、党代表李赐凡,第二支队:支队长肖克、党代表先后高静山、谢唯俊、粟裕。

同日 红四军全军四千六百余人,枪二千余支。全军第一次穿上统一的新军装。

3月28日  蒋介石下令讨伐桂系。蒋桂战争爆发。

4月1日  红军第四军经古城、黄沙返回瑞金,会合彭德怀部第五军后进占雩都县城(今于都)。

同日 出席前委扩大会议。会议决定红五军一部和红四军第三十二团改编为红四军第五纵队,王佐为纵队长,党代表何长工;红五军留守井冈山的一部同湘赣边界赤卫队改编为红四军第六纵队,贺国中为纵队长,党代表张纯清。彭德怀以红四军副军长名义指挥这两个纵队,仍回井冈山。

4月3日  毛泽东收到中共中央二月七日给毛泽东、朱德并湘赣特委的信。信中对红军在农村的前途作了悲观的估计,要求部队分散到农村,隐匿目标,以求保存。朱德、毛泽东离开部队到在上海的党中央工作。

4月4日  武汉桂系军阀总退却,南逃广西。

4月5日  出席毛泽东主持召开的红军第四军前委会议。会议讨论中共中央来信后,以第四军的名义给中共中央复信,认为中央二月来信对形势和主观力量的估计太悲观,会议不同意红军分散,朱德、毛泽东离队。

4月7日  中共中央给红军第四军前委指示信指出:红四军目前的总任务,仍然是游击战争。要扩大游击战争范围,发展农民斗争,深入土地革命。

4月8日  工农红军第四军、第五军在雩都会师,在雩都东门外河滩上召开第二次会师大会。

同日  率第一纵队随红四、五军抵达于都。

4月11日  参加红四军在雩都召开前委扩大会议,会议对蒋桂战争的形势进行了分析,讨论了红军的行动计划。会议同时根据彭德怀的要求决定:彭德怀、腾代远率领部队打回井冈山,恢复湘赣边根据地,红四军则在赣南实行短距离分兵,以纵队为单位,分散在于都、赣县、兴国、宁都、瑞金等地区,开展政治宣传,发动群众。

4月14日  彭德怀率部返回井冈山。

4月中旬 红四军实行短距离分兵,毛泽东率第三纵队到达兴国县城。

4月30日  率领部队随第二纵队、第三纵队,第九支队参加攻克宁都战斗,并攻占宁都县城。活捉敌团长赖世琮,歼敌五百余人,缴枪一百余支。

同日 毛泽东和朱德率红四军主力攻克宁都县城,歼守军五百余人。

4月底 朱德率军部和第一、第二纵队从银坑到达宁都与率第三纵队从兴国到达宁都前线的毛泽东会合,共同部署攻打宁都城。

5月上旬  中共中央派遣刘安恭到达红四军,任政治部主任,临时军委书记。他要求执行中共中央二月来信。他还主持临时军委会议,决定前委只讨论行动问题,不要管其他事,以限制前委的领导权。他的言行在指战员中引起思想混乱。

同旬  蒋桂战争以桂系失败而暂时告一段落,江西国民党军迅速回防集中力量准备进攻红军。

5月7日  工农红军第四军进占新泉。

5月15日  率一纵队跟随第四军军部抵达瑞金县城。

5月18日  红四军各部到瑞金集结。当晚,出席在瑞金叶坪召开的中共红四军前委扩大会议,讨论时局和红四军行动问题。会议根据中共闽西特委提供的关于陈国辉主力和张贞一部在广东参加讨桂战争,闽西、闽南空虚以及江西敌人正联合向红军进攻等有利时机,决定第二次向闽西进军,乘敌空虚之际,开创闽西新的割据区域。林彪等人对时局和革命前途发表悲观言论,不相信革命高潮有迅速到来的可能,在行动上只赞成在粤赣边界区域的流动游击,不赞成在游击区域实行毛泽东的建立巩固根据地的主张。毛泽东对这种错误观点进行了批评。会议根据中共闽西特委报告的闽西敌情,决定乘驻龙岩闽军陈国辉部主力入粤参战的有利时机,红四军再次开往闽西,配合闽西地区的党组织和地方武装,创造公开的工农武装割据。

5月19日  率领部队跟随军部由瑞金县的武阳出发,翻越武夷山,再次进入福建省西部地区。

5月20日  率一纵队随红四军从长汀水口渡过汀江,进入闽西腹地。摆脱了赣敌李文彬部的尾追。

5月21日  率一纵队随红四军离开汀江东岸的刘坊村和河东村,经涂坊、南岑、下罗地、新泉抵达连城县的庙前。

5月22日  率一纵队随红四军离开庙前,经苎园、古田到达离龙岩十五公里的小池圩宿营。

同日  下午,红四军开至距龙岩城三十华里的小池圩。当晚,参加了毛泽东在小池圩“赞生店”主持召开的军事会议,决定一打龙岩。参加毛泽东、朱德在小池圩召开的全军班以上党员活动分子会议,听取闽西特委代表的汇报,部署攻打龙岩的作战方案。

5月23日  凌晨,参加毛泽东在小池北面的野地里召集的班以上干部和党员活动分子会议。当天红四军攻下龙岩后,傍晚即撤出龙岩城,进驻永定县的坎市。

同日  早上,指挥部队攻击并攻占龙岩,歼灭国民党军两个营,活捉营长一人,连排长九人,士兵三百二十四人,打死敌人九十余人,缴获水机关枪二挺,驳壳枪二十三支,步枪五百四十九支,子弹三十五担,迫击炮弹九担。

同日  在龙岩缴获国民党军步兵操典一部,即自任连长利用该操典训练红军。

同日 红四军军部因考虑到永定县城驻有郭凤鸣部黄月波团,有迅速击破之必要,遂在下午撤出龙岩县城。进驻永定坎市和湖雷。并在中川消灭地主武装胡道南部。

5月25日  为配合红军第四军第二纵队、第三纵队攻击永定县城,率领第一纵队开赴永定东南的陈东、岐岭一线,扫清当地反动势力,警戒大埔方向。

同日 红四军进驻永定县城,守敌国民党军暂编第二旅退往上杭。

同日 下午,出席在永定县城内赖家祠二楼棚厅上召开的红四军前委和永定县委联席会议,会议决定:一、二十七日在南门坝召开群众大会,庆祝永定解放;二、成立永定县革命委员会;三、发动群众拆毁永定城墙。

5月27日  红军在永定城关南门坝召开万人祝捷大会,并正式成立闽西第二个红色政权——永定县革命委员会,张鼎丞出任革命委员会主席。

5月末  参加在永定湖雷召开红四军前委会议。讨论个人领导和党的领导、前委和军委分权等问题。

6月3日  为诱使陈国辉(福建省防军暂编第一混成旅长)部回援,红军第四军第三纵队和闽西地方武装第二次攻占龙岩县城。

6月6日  红四军主动撤离龙岩县城。

6月7日  率领红军第四军第一纵队为左翼,从大洋坝直扑上杭县的白砂,在其它部队的配合下,歼灭国民党军福建暂编第二旅卢新铭部钟铭清团,攻占上杭县城。

6月8日  毛泽东在白砂主持召开第四军前委扩大会议。该次会议共有四十一人出席会议,会议决定采纳毛泽东意见,决定取消临时军委。会议就是否设立军委以及由此涉及的党的工作范围、支部工作等问题继续展开讨论。毛泽东在会议上提出书面意见,认为前委、军委分权,“前委不好放手工作,但责任又要担负,陷于不生不死的状态”;指出“对于决议案没有服从的诚意,讨论时不切实争论,决议后又要反对且归咎于个人,因此,前委在组织上的指导原则根本发生问题”;表示“我不能担负这种不生不死的责任,请示马上调换书记,让我离开前委”。这次会议以三十六票对五票的压倒多数通过了撤销临时军委的决定,刘安恭兼任的政治部主任也改由陈毅接任,而陈毅的一纵队党代表一职改由熊寿祺担任。

同日 晚上,请前委秘书长江华将一封信转交毛泽东,表示对他的支持。毛书记:现在四军里实有少数同志的领袖欲望非常高涨,虚荣心极端发展。这些同志在群众中又是比较有地位的。因此,他们利用各种封建形式成一无形结合,专门吹牛攻击别的同志。这种现象是和破坏党的团结一致的,是不利于革命的,但是许多党员还不能看出这种错误现象起而纠正,并且被这些少数有领袖欲的同志所蒙蔽,附和这些有领袖欲望的同志的意见,这是一个可叹的现象。你今天提出的你个人要离开前委的意见,我非常不赞成。党里要有错误的思想发生,你应毅然决心去纠正,不要以不管了事。在中央未派人代理你以前,你不应离开前委。我希望你以后应该有决心来纠正一切同志的错误思想。林彪,即夜。当时任红四军政治部秘书长在毛泽东身边工作的江华回忆道:“当天夜里,林彪给毛泽东送来一封急信,主要是表示不赞成毛泽东离开前委,希望他有决心纠正党内的错误思想。我当即将此信送给毛泽东,他看了一下,对我说,放在这里吧,没有别的事了,你休息去吧。回屋后,我一直不能入睡。第二天得知,毛泽东也一夜辗转未眠。这些天来,他常为解决争论,纠正党内各种非无产阶级思想而焦急思虑。”林彪给毛泽东写的信,后在中共红四军前委主办的刊物《前委通信》第三期上发表。[2]

6月9日  出席在上杭召开的中共红四军前委会议。

6月10日  率一纵队随红四军经上杭的旧县、南阳进驻通往赣南要隘的连城新泉。率领部队跟随红四军集结于新泉、才溪(福建上杭、连城之间),造成向西退却的态势,诱使敌人再进龙岩。

6月14日  毛泽东就红四军党内争论的问题在新泉给林彪复信:

(文略,详见:毛泽东以长信回复林彪:“你的信给我很大的感动,因为你的勇敢的前进,我的勇气也起来了……”)

6月15日  朱德写了《答林彪同志谈前委党内争论》的信。在信中,朱德对三个组织原则阐述了自己的看法。并在信尾写到:我们四军的党变成群众的党应有此次斗争,要使四军党变为全国一致的新的组织的党,也要有此次斗争,要合乎国际共产党也必须有此次斗争,斗争之结果必然是好的。请你不要消极,不要绝望,每个同志积极的斗争,使党内一切不正确的、一切错误都要应有尽有的洗除,努力建设新生命的党。

6月16日  蒋介石名命令赣、闽、粤三省国民党军务于半个月内分途集结于闽西边境,准备会剿红军。

6月17日  获知国民党军福建省防军第一混成旅陈国辉部返回龙岩,红四军全军即秘密离开新泉,挥师东进,迅速进至龙岩城外的小池圩。

6月18日前  为尽快解决党内的争论问题,前委召开扩大会议,决定由陈毅代理前委书记。于近期内主持召开红四军党的第七次代表大会。

6月18日  下午,率一纵队随红四军进抵龙岩城外的小池。

同日  参加红四军前委扩大会议,会议的目的是尽快解决党内的争论,会议决定陈毅代理前委书记,于近期内主持召开红四军党的第七次代表大会。

6月19日  拂晓,率一纵队随红四军第三次攻占龙岩县城。红军第四军出敌不意,突然从南、北、西三面向龙岩县城发起猛烈攻击,并迅速突入城内与敌展开巷战,至十四时,红四军第三次攻克龙岩县城,歼灭国民党军福建省防军第一混成旅陈国辉部二千余人,冲锋枪四支、缴机枪六挺、步枪一千余支,迫击炮四门。闽西革命根据地初步形成。

6月22日  参加陈毅在龙岩县城公民小学主持召开的红军第四军第七次代表大会。会议本来准备总结红四军建军以来的经验教训,但由于条件不成熟,会议就井冈山斗争以来各方面的问题进行争论,就红四军党内长期存在的建军思想和建军原则的分歧进行讨论。会议否定了毛泽东提出的必须反对不要根据地建设的流寇思想和必须坚持党的集权制领导原则的意见。会议决定给毛泽东以严重警告处分,给朱德以书面警告处分,对林彪给毛泽东写的信提出了批评。大会改选红四军前委,陈毅当选为前委书记,毛泽东、朱德、陈毅、林彪、刘安恭、伍中豪、傅柏翠及红四军直属队、各纵队士兵代表等十三人当选红军第四军前委会委员。会后毛泽东被迫离开前委领导岗位,继任者陈毅则代表红四军前委前往上海向中共中央汇报工作。

6月24日  国民党军粤军陈济棠部在蒋系部队配合下,攻占南宁,桂系将领败走香港,蒋桂战争结束。

6月25日—30日  中国共产党六届二中全会在上海召开。会议通过了政治、组织、职工运动等决议,以及关于中央政治局工作报告的决议。会议提出了继续深入土地革命,扩大苏维埃区域,建设红军,纠正非无产阶级思想,加强公开和秘密工作等项任务。

7月8日  毛泽东以身体健康原因离开第四军,与谭震林、蔡协民、曾志等前往闽西特委所在地蛟洋地区指导地方工作。

7月上旬  出席中共红四军前委扩大会议,讨论分兵游击及巩固和扩大根据地问题。

7月29日  出席在上杭蛟洋召开的由陈毅主持的中共红四军前委紧急会议。根据国民党赣军李文彬部已占领长汀河田、闽军张贞部占领龙岩适中的情况,决定放弃原定坚守闽西的计划,由朱德率红四军主力出击闽中,陈毅赴上海参加中共中央召开的会议并向中央报告红军情况。陈毅不在红四军期间,由军长朱德代理前委书记。

7月30日  工农红军第四军在大田(福建属县)作战失利。

同日  江西国民党军第十二师二个团进到长汀;第七师第二十一旅二个团由长汀进到河田。

8月2日  红军第四军第二纵队、第三纵队向宁洋县前进,林彪化名陈韶率领第一纵队留守闽西的回龙、官庄地区,配合第四纵队坚持斗争。驻留闽西时,林彪曾多次去看望病中的毛泽东。

8月3日  率一纵队抵龙岩、上杭、永定交界的大洋坝一带。

8月8日  率一纵队占领漳平。

8月8日  红军第四军第二纵队、第三纵队占领漳平县城。

8月上旬  陈毅按中央指示和前委决定,赴上海参加中央召开的军事会议及汇报红四军的情况。

8月21日  中共中央给红四军前委发出指示信,对中共红四军七大提出批评,认为红四军七大侧重于解决内部纠纷是不正确的,前委同志号召大家努力来争论和刘安恭同志企图引起红军党内的派别斗争是错误的。指示信肯定了地方武装与红军同时扩大和暂不设红四军军委是正确的。

8月29日  红军第四军第二纵队、第三纵队在漳平东北的溪南,歼灭福建国民党军暂编第一师一个团。

8月30日  红军第四军第二纵队、第三纵队进占漳平,消灭敌人一个营,并乘胜占领靠近龙岩的永福,迫使进入龙岩的国民党军撤退。至此,红四军打破了闽粤赣三省国民党军的会剿。

9月1日  陈毅在上海向中共中央负责人周恩来等作了《关于朱毛红军的历史及其现状的报告》。

9月6日  率一纵队重占龙岩。

9月上旬  朱德率第二、第三纵队至上杭县白砂同留在闽西的第一、第四纵队会合。

9月18日  率一纵队随红四军主力秘密到达上杭城外。随后,出席朱德主持召开的前委会议。

9月19日  晨,率一纵队随红四军主力在地方武装配合下,分路向上杭各城门发起总攻。

9月20日  红军第四军从白砂出发攻占上杭县城。

9月21日  红军第四军攻占上杭县城,歼灭守敌二千余人,并乘胜夺取武平县城,迫使广东国民党军撤回广东东江地区。

同日 红四军在上杭进行扩编,各纵队都编足三个支队。但所补充的兵员都是俘虏国民党军暂编第二旅的闽西地方部队,其成分多是兵痞或流氓无产者,这就为今后出现大量逃亡埋下隐患。

9月28日  参加前委代理书记朱德在上杭县城太忠庙主持召开的中共红四军第八次代表大会。会议实行极端民主化的“由下而上的民主制”,讨论红军法规等问题,在无组织的状态中开了三天,毫无结果。同与会绝大多数代表要求毛泽东回红四军前委工作。

9月28日  中共中央发出按照周恩来、李立三多次谈话精神,由陈毅起草,经周恩来审定的给红四军的指示信。信中肯定了红四军的成绩和经验,对红四军工作作出一系列指示,要求维护朱德、毛泽东的领导,毛泽东仍应为前委书记。

同日 中共中央发出给红四军的指示信。信中肯定了第四军的成绩和经验,要求维护朱德、毛泽东的领导。

10月10日  率领红军第四军第一纵队向武平县的象洞发展。

10月13日  福建省委将中共中央的指示转达红四军前委。指示要求红四军乘国民党军李宗仁、张发奎联合反对陈济棠战争之机,全部到东江游击,向潮梅发展。

10月19日  率一纵队随红四军主力在朱德指挥下出击东江。   

同日  率领红军第四军第一纵队占领广东焦岭松源,歼灭国民党军一个营。

10月20日  率领红军第四军第一纵队占领石下坝。

同日 红军第四军第二纵队司令刘安恭阵亡。

10月22日  率一纵队在蕉岭到梅县的路上同从上海返回红四军的陈毅相遇。告知陈毅,军部在松源,陈毅是日晚赶到松源与朱德见面。

同日  夜,出席中共红四军前委会议。听取陈毅在会上传达中央的指示、介绍了东江的情况。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会议决定在毛泽东未回部队之前,前委书记的职务暂时由陈毅代理。

10月23日  国民党军粤军第三师第七旅陈维远部三个团在松口集中,红四军前委决定改变“夺取松口直下梅县,向兴宁、五华之计划”,而改为“由焦岭、平远入兴宁,到东江赤色区域,在行设法解决陈维远。”

同日 晚上,率领红军第四军第一纵队撤离松源地区。

10月24日  早晨,率领红军第四军第一纵队跟随军部到达焦岭城下,守城国民党军略事抵抗后,即匆忙弃城逃跑,红四军顺利占领焦岭县城,并向梅县方向派出侦察,侦察后知道梅县确无敌人。

10月25日  早晨,红军第四军在新铺与敌一警卫队相遇,将其击溃。下午,率领第一纵队在其它部队配合下攻击梅县县城(广东省境),攻占后主力部队即撤出休整。是役攻克梅县。

10月26日  国民党军粤军蒋光鼐部第十一师攻占梅县。

同日 率一纵队随红四军主力撤往梅县以南山区。

10月27日  率领红四军第一纵队跟随军部到达梅南南坑宿营。

10月28日  率领红四军第一纵队跟随军部在丰顺山中休息。

10月29日  探知国民党军大部分已由梅县开往汤坑,梅县只有一个教导团,于是前委决定反攻梅县。

10月31日  上午,跟随红军第四军再次攻击梅县。因梅县城内除教导团全部外,另有蒋光鼐本人所率师部特务营及新编特务营、炮兵营等部队,红四军的攻击未能奏效,各纵队均遭受了非常惨重的损失。撤离梅县后,红四军各纵队均减编一个支队,并经平远(广东属县)向寻乌(江西属县)方向撤退。

10月31日  率一纵队参加再攻梅县战斗。因敌情与原报告不符,激战至傍晚,红四军自动撤退。

11月2日  率领红军第四军第一纵队跟随军部脱离东江地区,经平远县(广东)的石正地区到达赣南寻乌大田赤色区域,部队进行了休整。

11月2日  率一纵队随红四军脱离东江地区,经平远县的石正到达赣南寻乌大田赤色区域。

11月5日  率一纵队随红四军进入安远。

11月中旬初  率一纵队随红四军经广东平远返闽西。

11月5日  率领部队跟随军部为取政治消息及解决经济问题,进入安远。

11月15日  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通过《关于开除陈独秀党籍并批准江苏省委开除彭述之、汪泽楷、马玉夫、蔡振德四人党籍决议案》,并通报全党。

11月18日  参加红军第四军在上杭官庄召开前委会议,会议由陈毅传达了中共中央发给红四军的指示信和周恩来的指示。林彪在会议上建议红军部队分散行动,但被会议否决。会议决定放弃进入东江的计划,撤回闽西,全力扩大闽西赤色区域,建立闽西红色政权。

同日  率一纵队随红四军到达闽西上杭县官庄,出席朱德主持召开的中共红四军前委扩大会议。会议作出扩大闽西革命根据地,建立苏维埃政权和立即攻打长汀的决定。

同日  朱德、陈毅致信给在上杭苏家坡休养的毛泽东,请他速回红四军主持前委工作。

11月23日  指挥部队在其它部队的配合下再次攻占长汀县城。

同日 参加第四军召开的前委会议,会议决定请毛泽东返回部队。

11月23日  率一纵队随红四军攻占汀州,出席朱德主持召开的中共红四军前委会议,会议决定分兵发动群众,同时决定促请毛泽东速回,并派部队接毛泽东回红四军主持工作。

11月26日  毛泽东自闽西抵达长汀,与红军第四军会合。遵照中央指示,仍任中共红四军前委书记。

11月28日  出席毛泽东在长汀主持召开红军第四军前委扩大会议,会议听取了陈毅传达中央九月来信和周恩来、李立三对四军工作的指示,决定召开红四军九大,建立红四军的政治领导,纠正党内各种错误倾向。扩大会议除同意官庄会议的决定外,更重要的是进一步检查了红军的一般情况,决定了红军的整顿和训练问题,讨论了十二月份的工作,准备召开党的第九次代表大会以贯彻中央的指示。

12月3日  国民党闽、粤、赣三省军队对闽西革命根据地发动第二次会剿、赣军金汉鼎部由赣入闽向长汀袭来。

同日 率一纵队随红四军撤离长汀进驻连城县的新泉,进行为期十天的全军军训。

同日 仍任红四军第一纵队纵队长,党代表熊寿祺、袁祜,参谋长萧克,政治部主任谢唯俊,军需处处长赵尔陆,卫生队队长张纲。下辖第一支队:支队长王良、党代表李赐凡、副支队长陈光。第二支队:支队长龙普霖,党代表先后粟裕,赵尔陆。教导队队长萧克。

12月13日左右  率一纵队随红四军移驻上杭县古田。参加红四军纵队、支队、部分大队党代表和支队以上书记、组织委员、宣传委员的联席会议。会期十多天,为红四军第九次党代表大会的召开作好了各项准备工作。

12月19日  中共中央发布《目前扩大红军的计划大纲》。大纲规定:在某些红军部队中设特别联络员,其职权是传达中央的指示与决议,与红军党部及所经过和所在的地方党部共同讨论执行的办法,并向党中央及所在省委汇报红军的执行程度与发展情形。

12月中旬  红四军全军开赴上杭古田镇,

12月28日—30日  参加红军第四军在福建省上杭县古田镇溪背村廖氏宗祠召开的第九次党代表会议。会上毛泽东作政治报告,朱德作军事报告,陈毅传达中央九月来信以及中央关于开除陈独秀等党籍的决议案。形成著名的古田决议,即《中国共产党会剿第四军第九次代表大会决议案》,制定了工农红军正确的建军纲领,即:“规定红军的性质、宗旨和三大任务”、“肯定党对红军的绝对领导原则和制度”、“明确军事和政治关系”、“强调进行马克思主义和党的正确路线教育”、“确立红军处理军内关系、军民关系和瓦解敌军的原则”、“规定红军宣传工作的任务”、“论述红军政治工作的作风和方法。会议选举毛泽东、朱德、陈毅、李任予、黄益善、罗荣桓、林彪、伍中豪、谭震林、宋裕和、田桂祥为红四军前委委员,杨岳彬、熊寿祺、李长寿为候补委员。

12月28—29日  出席在上杭古田溪背村曙光小学召开的中共红四军第九次代表大会。当选为前委委员,毛泽东为书记。

12月29日  红军第四军党代表会议以“政治观点明确、工作积极、有斗争历史”为基本条件,选举毛泽东、朱德、陈毅、李力一、黄益善、罗荣桓、林彪、伍中豪、谭震林、宋裕和、田桂祥为委员,杨岳彬、熊寿祺、李长寿为候补委员组成中国共产党第四军前委。

12月31日  给毛泽东写《新年贺信》,信中流露红旗能够打多久的忧虑:不相信革命高潮有迅速到来的可能,因此,不赞成一年争取江西的计划。赞成在福建、广东、江西之间的三个边界区域的流动游击。

同日 给陈毅写《新年贺信》,主要内容:九次代表大会开得很好,趁过年之机,我们大家进行一点自我批评,举行一点会议,对我个人有点什么意见,希望提些批评。陈毅一九七一年九—十月间在中央老同志座谈会上,揭发林彪时讲到:“林彪写了一封信给主席,也写了封信给我,说九次代表大会开得很好,趁过年之机,我们大家进行一点自我批评,举行一点会议,对我个人有点什么意见,希望提些批评。”

[1] 萧克一九七一年十一月二十日于农林部永修五七干校对林彪的揭发信。

[2] 文略,详见:关键时刻林彪挺身而出支持毛泽东

声明:资料来源于作者供稿,仅供交流,不代表本号观点。

至德堂前月,清泉从省嬉;新华家万年,永乐伴云憩。

分享思念,分享故事,分享留言。

投稿:siyezidi@126.com

历史,总应有不同的角度,有容乃大。毛主席说:“党外无党,帝王思想。”如果发现不同观点,敬请理性分析,避免宣泄攻击。自己说话,也让别人说话,天塌不下来。这也是自信该有的样子。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四野子弟):22岁林彪:旗帜鲜明支持“落难”的毛泽东,“红旗能打多久”的本义是悲观、保守还是务实?

(浏览 14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