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5周年 –朱德从“朱”字旗到“八一”军旗

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5周年 --朱德从“朱”字旗到“八一”军旗

朱德元帅

朱德是人民军队的主要缔造者之一,在长期的革命战争实践中,他身经百战,历尽艰险,功勋卓著,为实现中华民族的独立和解放,建立人民当家作主的新中国作出了杰出贡献。8月1日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建军节,让我们沿着历史的轨迹,探寻朱德与建军节那些鲜为人知的历史记忆。

讨袁护国 一马当先“朱”字旗


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5周年 --朱德从“朱”字旗到“八一”军旗

讨袁护国时的朱德(剧照)

历代军旗,有的是国别,有的是姓氏。杨家将、岳家军、戚家军,都有各自的“杨”字旗、“岳”字旗、“戚”字旗,都是在主将率领士兵取得了大量战争胜利后形成了自己的威望,打出的自己姓氏的军旗。这样的历史沿革直到辛亥革命前后。辛亥革命后,袁世凯复辟帝制。1916年,以蔡锷为主力的云南护国军北上“护国讨袁”,没想到入川时受挫退守纳溪。面对兵力10倍于己的北洋军,进攻泸州的护国军“命悬一线”。危急关头,2月17日,蔡锷令任第一军第三梯团第六支队队长的朱德星夜兼程赶往纳溪要塞棉花坡。“朱”字旗一马当先,朱德率部抵达纳溪,立即宣布战场纪律,说:“我们要消灭北洋军,打倒袁世凯,就得不怕死,要勇敢冲锋。在战斗中,士兵退,班长杀;班长退,排长杀;排长退,连长杀;连长退,营长杀;营长退,团长杀;我朱德退,全军杀。这是铁的纪律,人人都得遵守。”随后,朱德立即指挥部队向前冲锋,将敌人击退。之后,部队布防在棉花坡正面的高地上,与据守在红庙高地上的北洋军形成对峙局面。朱德有勇有谋,深得蔡锷的赏识。蔡锷火线提拔他为先锋团支队队长,并电令他到总司令部参加军事会议。会上,蔡锷让朱德指挥第三支队,在陶家瓦房背后,担任正面主攻,并定下2月28日对北洋军发起全面进攻的时间。朱德回到第三支队时,对面的红庙高地上,敌军又增援了一个团的兵力,而朱德的这个支队正承受着4倍于己的敌人进攻。在几天的激烈争夺中,这里已血流成河。朱德清点人数时,发现部队伤亡已近一半,又没增援,最可怕的是弹药也将用完。面对强敌,只能用计谋取胜。如何取胜?在反复思考中计上心来的朱德,召开各营的军官会议,宣布了组织敢死队潜伏敌军阵地实施突然袭击的计划,并且部署了各营、连的具体任务。会议结束后,数百名官兵聚集在阵地上,等待朱德下达命令。看着衣衫单薄但精神抖擞的士兵们,朱德慷慨激昂地讲了话,深受感染的官兵们士气高涨起来。朱德说道:“我现在挑选敢死队员,不怕死的,愿意跟着我去冲锋陷阵的,站出来!”话音刚落,士兵们几乎都站了出来,朱德当场挑选了80名敢死队员。27日夜深人静之时,朱德带着这些敢死队员,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入敌人阵地前的开阔地,悄悄地潜伏下来,等待总攻的命令。到了拂晓时分,护国军发起总攻信号,朱德带着敢死队队员突然跃起,插入敌阵,与敌人展开白刃战。北洋军面对这突然出现的护国军,措手不及,吓得魂飞魄散,只顾四处逃窜。朱德率领的敢死队队员个个如猛虎下山,在一片喊杀声中,越战越勇,他们越过战壕,冲向敌阵,一直冲到了敌军的司令部,大获全胜。棉花坡战役的胜利彻底改变了护国战争的局面,使护国战争由被动变为主动,不仅从军事上击溃了北洋军,还从政治上影响到了全国各地,有力地推动了全国护国讨袁运动。此次战役,朱德披坚执锐,斩将搴旗,以少胜多始终站在最前线,敌军一看到头戴红边帽,高擎绣有“朱”字军旗的护国军,就望风而逃,朱德的名字从此威震敌胆,成为远近闻名的 “护国名将”。

南昌起义 保留火种上井冈


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5周年 --朱德从“朱”字旗到“八一”军旗

南昌起义(油画)

1927年8月1日,根据中共中央决定,在以周恩来为书记的前敌委员会领导下,贺龙、叶挺、朱德、刘伯承等率领当时所掌握和影响的北伐部队2万多人在南昌举行武装起义。然而,在反革命势力联合围攻下,南昌起义部队受挫。部队开进长汀后,前委根据形势发展作出了在大埔三河坝分兵的部署:周恩来、贺龙、叶挺、刘伯承等率领主力向潮州、汕头进发;第九军军长朱德率领第十一军二十五师和第九军教育团共4000多人,据守三河坝,掩护主力南下。10月初,三河坝战役打响,朱德率部与五倍于己的敌人血战三天三夜,完成了阻敌任务。可当朱德率余部赶到广东饶平茂芝时,却得知大部队在潮汕已经失败的消息。这可真是晴天霹雳,从三河坝撤下的2000来人怎么办?何去何从?很多人无所适从,主张散伙。这时的朱德却体现出惊人的毅力和气概,体现出坚强的党性和革命意志,关键时刻肩负起了保存革命火种的重任。朱德对陈毅、李硕勋等领导说:“目前的关键问题是急要在失败中总结经验教训,受到锻炼,以利今后再战。因此,我们必须做一番艰苦的政治动员,扭转士气,重新把官兵的精神面貌振作起来。”当天晚上,党团会、骨干会、班务会相继召开,部队出现了正气上升的新局面,大多数人愿意听从朱军长指挥,跟党走。朱德在饶平县茂芝全德学校主持召开了团以上干部参加的“茂芝会议”。他指出:“主力部队虽然在潮汕失败了,但是中国共产党还在,革命武装斗争仍在继续,我们这支从南昌起义保留下来的完整队伍,仍有一个整师两千多人,一定要把南昌起义的种子保留下来,把革命进行到底。”在“茂芝会议”上,朱德依据情况发展变化做出了“隐蔽北上,穿山西进,直奔湘南”的战略决策。10 月下旬,部队入赣南,开始了著名的“赣南三整”。在江西安远县天心圩,朱德在全体军人大会上讲:“大家要把革命的前途看清楚。1927 年的中国革命,好比1905 年的俄国革命。俄国在1905 年革命失败后,是黑暗的,但黑暗是暂时的。到了1917 年,革命终于成功了。中国革命现在失败了,也是黑暗的,但黑暗也是暂时的。中国也会有个‘一九一七年’的。只要保存实力,革命就有办法。你们应该相信这一点。”后来在大余,针对部队中国共产党员仅有五六十人,党员人数不到群众人数的十分之一的具体情况,为更好团结力量、凝聚人心,巩固基层,朱德和陈毅还重新对党、团员进行了登记,调整了党、团组织,成立了党支部。还选派了一些优秀党员去基层担任指导员,从而实现了党对部队的全面领导。在上堡,朱德又对部队进行了纪律整顿和军事训练。针对少数人以募款、缴获为借口中饱私囊的问题,明确规定只有没收委员会才有权没收财物、募款和缴获的权利。他提出了新的战术问题,主要是怎样从打大仗转变为打小仗,并开始了由正规战向游击战的转变,提出中国革命战争的主要形式是“农民的游击战争”,强调中国革命必然要向前发展。通过“茂芝会议”特别是“赣南三整”,保留了革命火种,坚定了革命信心。为使部队摆脱困境,在与范石生的合作中,朱德仍然坚持把党对军队的领导放在首位,向范提出我军在组织上独立、政治上自主、军事上自由的三原则,并说“我们是共产党的队伍,党什么时候调我们走,我们就什么时候走”。尔后取得了“湘南暴动”胜利,实现了井冈山“朱毛”胜利会师,建立起当时最强大的一支工农武装——工农革命军第四军,后改称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从此,中国革命开始了新的发展。

苏区瑞金 红军有了建军节


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5周年 --朱德从“朱”字旗到“八一”军旗

江西瑞金中华苏维埃政府旧址

1933年6月30日,中革军委决定,以南昌起义的8月1日为中国工农红军成立纪念日。以毛泽东为主席的临时中央政府在7月11日批准了这个决定,并决定在红军成立纪念日期间,开展拥军优属活动。6月30日,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发布《关于决定“八一”为中国工农红军成立纪念日》的命令指出:“一九二七年八月一日发生了无产阶级政党——共产党领导的南昌暴动,这一暴动是反帝的土地革命的开始,是英勇的工农红军的来源。中国工农红军的历年的艰苦战争中,打破了帝国主义国民党历次进攻,根本动摇了帝国主义国民党在中国的统治,已成了革命高涨的基本杠杆之一,成了中国劳苦群众革命斗争的组织者,是彻底进行民族革命战争的主力,本委员会为纪念南昌暴动与红军成立,特定自一九三三年起每年八月一日为中国工农红军成立纪念日。”1933年8月1日,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在瑞金举行阅兵、宣誓、授章、授旗仪式,纪念“八一”节。阅兵首长为中革军委主席、中国工农红军总司令朱德、总政治委员周恩来,陪阅首长有总参谋长刘伯承,总政治部主任王稼祥,红一方面军参谋长叶剑英、政治部主任杨尚昆等。17时,阅兵部队、非受阅部队代表、总部直属队和参观人员入场。17时30分,在军乐队的欢迎曲中,阅兵首长和陪阅首长入场。17时35分,朱德和周恩来在陪阅首长陪同下,依次检阅了受阅部队。17时45分,朱德主持宣誓。全体官兵齐声宣誓:“我们是工农的儿子,愿来当红军,完成苏维埃给我们的光荣的任务,为着工农解放奋斗到底。我们是红色军人,要保证自己和同志们绝对遵守和服从苏维埃的一切法令,以自己的思想和行动做模范,努力学习政治、军事、爱护工农的利益和自己的武装,使它不遭损失和窃夺。我们是苏维埃柱石,誓以我们血与肉发展民族革命战争,实行土地革命,推翻国民党,保障苏维埃,打倒帝国主义,争取中国解放,武装保护苏维埃完成革命,为社会主义前途斗争。……”接着,朱德宣读中革军委通令,授予周恩来、朱德、彭德怀等一等“八一”红星奖章;授予王稼祥、刘伯承、陈毅、张云逸、罗炳辉、罗瑞卿、彭雪枫等二等“八一”红星奖章;授予王震、杨得志、苏振华、钟赤兵等三等“八一”红星奖章。随后进行授旗仪式。决定授予每一个团一面军旗,每团派代表1名、护旗2名,列队统一受旗,并举行分列式。军乐队奏乐,受阅的红2、红5、红37、红40团以团为序,以连为方队,端枪行注目礼,高呼“为苏维埃政权而奋斗!”正步通过阅兵台。他们高举着军旗,带着从国民党军缴获的各种装备,雄赳赳气昂昂地接受朱德总司令和周恩来总政委的检阅,给了苏区人民以极大的鼓舞。中国工农红军在瑞金第一次隆重纪念自己的建军节,各建制团都被授予了军旗。

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5周年 --朱德从“朱”字旗到“八一”军旗

1949年6月,新政协筹备会常务委员在中南海合影。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国共再次合作,中国共产党成为中流砥柱。红军主力改编为八路军、新四军,需要使用“国民革命”的军旗。抗战胜利后,国民党撕毁和平谈判协议。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革命武装统一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1949年3月5日—13日,党的七届二中全会在西柏坡召开。会议在最后一天通过了《关于军旗的决议》:“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旗应为红底,加五星,加‘八一’二字。” 1949年6月15日新政治协商会议筹备委员会在北京召开,就在这次大会上,以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毛泽东、副主席朱德、刘少奇、周恩来、彭德怀的名义,发布了《关于公布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旗军徽样式》的命令。命令中指出“……军旗为红的、上镶五角星及‘八一’两字,表示中国人民解放军自1927年8月1日南昌起义以来,经过长期奋斗,正以其灿烂的星光,普照着全国”。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八路军研究会):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5周年 –朱德从“朱”字旗到“八一”军旗

(浏览 13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