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记忆|张经武:戎马关山气浩然

“张经武代表为西藏革命和建设事业的发展,倾注了全部心血。西藏社会的进步,各民族的兴旺发达,人民群众的幸福,都包含有他的重要贡献。他像喜马拉雅铁杉那样,深深根植于高原沃土之中。他活在西藏人民心中。西藏人民永远怀念他。”  ——阿沛·阿旺晋美

纪念张经武同志诞辰116周年
张经武:戎马关山气浩然

2021年,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西藏和平解放70周年之际,中央人民政府驻藏楼,即张经武代表陈列室,在其工作、居住过的西藏自治区发改委院内建成,陈列室完整再现了这位开国中将在西藏不平凡的革命生涯。

 

红色记忆|张经武:戎马关山气浩然

张经武中将

张经武是第一个到达拉萨的中共高级领导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第一任,也是唯一一任中央人民政府驻西藏代表。他参与签订的《十七条协议》,维护了祖国统一和民族团结,明确宣示了新中国对西藏的主权;他主持的民主改革,从根本上改变了西藏的社会制度;他促成建立的西藏自治区,解决了西藏人民民主专政的政权问题。他在西藏担任党、政最高领导职务长达十四年之久,此间,西藏完成了从封建农奴制度到社会主义制度的伟大跨越。

 

红色记忆|张经武:戎马关山气浩然

1944年9月,毛泽东主席、陕甘宁联防军参谋长张经武在延安陪同美军观察组观看八路军军事表演

毛泽东同志曾指出,“张经武同志不只是中央人民政府的代表,而且是中国共产党的代表。”

张经武一生戎马倥偬,南征北战,不仅为祖国统一和西藏建设事业做出巨大贡献,且在军事领域同样建树颇多。

长征期间,他带领教导师负重前行,一边转移大型机械物资,一边担当中央纵队后勤保障,并在突围湘江的惨烈战斗中,成功掩护中央纵队通过敌人封锁线,得到军委总部的表彰;抗日战争期间,作为毛泽东特使,张经武深入华北抗战前沿,成功结盟国民党宋哲元的29军,并推动29军打响全国抗战第一枪。张经武随后担任八路军山东纵队指挥,从这支部队中走出多名开国将军,如上将许世友和王建安,中将吴克华、廖容标、孙继先、胡奇才、徐斌洲、杨国夫、周赤萍;解放战争后期,张经武担任西北军区参谋长,成为解放军的高级将领。

新中国首次军衔鉴定工作中,西南军区党委将张经武作为上将提名上报,毛泽东又提名了已到地方工作的阎红彦作为陕北红军代表授上将军衔,因此,西南军区上报的原上将名单中便需减少一人,张经武得知此事后,主动向西南军区司令员贺龙提出将自己拿下,将时任四川省委副书记的阎红彦作为上将人选上报,如此心胸和气魄,让很多人为之钦佩。

1971年,张经武因遭“四人帮”迫害,含冤离世,时年65岁。即便在威逼之下,他依然坚守着对党的信任和对共产主义的信仰,他的骨气和血性,诠释了革命英雄百折不挠的非凡精神。

弃教从戎
统战高手 文韬武略化危局

“经邦纬国抒壮志,武略文韬展雄才。”这是湖南省炎陵县沔渡镇夏馆村张经武故居内悬挂的一幅对联,短短14字,概括了这位功勋卓著的开国中将的一生。

炎陵原名“酃县”,1906年,张经武便出生于此。13岁他便以优异成绩考入“湘南最高学府”——湖南省立第三师范学校,这里是湘南革命的摇篮,培育了很多有志之士,他在这里开始接触到了革命进步思想。

由于家道中落,张经武一度辍学,干过农活,也当过裁缝,后在族人帮助下重返校园,毕业后原本要当教师,但当时,中原大地军阀混战,面对国家危亡,张经武最终决意弃教从戎,报考军校。

张经武的出色表现,被新兴的黄埔军校与爱国名将樊钟秀创办的沪案后援建国军军官学校同时录取,黄埔军校的大名无人不知,樊钟秀的建国军亦是孙中山亲自命名的,并有“天下第一军”之称,也是风头无两。最终,因建国军军官学校是第一期,他选择了后者。

期间,张经武还参加了北伐战争,因作战勇敢,调至学生队担任排长,后在担任学生队大队长时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由于樊钟秀反蒋,被蒋介石军机炸成重伤后离世,其部队被蒋介石部队收编。

1931年,张经武身份受到上级怀疑,被迫辞职,同年秋他随湖南衡阳第三师范同学、中央军委侦查科长曾希圣先到达上海,由于中央特科负责人顾顺章叛变,二人辗转进入中央苏区。张经武随后参加了长征,为保卫中央苏区,培养红军军事骨干,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

 

红色记忆|张经武:戎马关山气浩然

1949年,西安市,西北军区和西北局领导习仲勋(一排左1)、张经武(一排左4)等人合影

统一战线是中国革命胜利的重要法宝,早在抗日战争爆发前夕,为一致抵御外敌,毛主席命张经武去做国民党高级将领、第29军军长、河北省主席宋哲元的军事统战工作,希望他能与共产党形成统一战线。宋哲元威望很高,国民党和日本人都想拉拢他,正是张经武的不断斡旋,使得宋哲元最终接受中共“枪口对外、联合抗日”的主张,并于1937年7月7日在卢沟桥奋起抗日,揭开全国抗战的序幕。29军涌现出了如佟麟阁、赵登禹般的抗战名将。

山东省是非常重要的省份,抗日战争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一旦落入日本手中,后果不堪设想。

为开展山东的抗日统战工作,1937年“七七事变”后,正值红军即将改编为八路军之际,毛泽东命张经武以红军军事联络官身份赴济南,做第三集团军司令韩复榘的军事统战工作。韩复榘是个老奸巨猾的人,容易见风使舵,在几轮谈判后,双方达成“三项协议”,促使韩复榘释放了400余名共产党员和革命志士,这批人后来成为山东省各级党组织和八路军山东纵队的骨干。

随着共产党领导的武装起义在山东各地爆发,1938年4月,时任山东省委书记的黎玉前往延安要求中央派军事干部前往山东加强军事领导力量。毛泽东认为,山东游击战争战略意义重大,遂决定派张经武去山东工作。当时张经武正在武汉的中共中央长江局任军事高参,协助周恩来工作,接到任命后,便于8月,与黎玉带领160余人组成“八路军鲁东游击纵队指挥部”,前往山东鲁中。

抵达山东后,张经武负责改编各路游击队,在他的努力工作下,八路军山东纵队迅速组建,其被任命为纵队总指挥,自此,山东抗日人民武装由若干分散的游击队,成为统一作战的游击兵团,在抗击日伪和反“扫荡”斗争中打了许多胜仗,得到毛泽东的高度评价。

无论被派到哪里,张经武总能出色地完成毛泽东交办的任务,可以说,在统战方面,他有着与生俱来的天赋,被称为“我党统战谈判的高手”。

不辱使命
劝返达赖 助力西藏和平解放

新中国成立时,西藏还没有解放,十世班禅额尔德尼致电毛泽东,表示拥护中央人民政府成立,期望西藏早日解放。

 

红色记忆|张经武:戎马关山气浩然

1951年5月23日,中南海勤政殿,《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签字仪式上:一排左起:孙志远、张国华、张经武;二排左起:政务院副总理陈云、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朱德和李济深

而真正掌握西藏统治权的摄政达扎则采取分庭对抗的态度,直到1950年10月,人民解放军解放了西藏的门户昌都,西藏地方政府才同意派代表来北京谈判。最终经多轮协商,签订《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即《十七条协议》,张经武作为中央政府谈判代表经历了谈判的整个过程。

此时,西藏上层分裂主义分子勾结帝国主义,在昌都战役之后,已将十四世达赖喇嘛和部分高官转移到一日之内便可出境的亚东,企图以达赖出国来破坏西藏和平解放。

危急时刻,时任人民武装部部长兼中央军委办公厅主任的张经武,被任命为中央人民政府驻西藏代表。张经武赴藏的首要任务,就是劝说暂居亚东的达赖返回拉萨。

毛泽东选择张经武赴藏,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不仅在于他熟悉西藏情况和中央对藏政策精神,还缘于其有着丰富的统战工作经验。临别前,毛泽东在中南海丰泽园接见了他,并同他一直从晚饭后长谈至深夜。带着重托,带着毛泽东给达赖的亲笔信、《十七条协议》副本和两个附件,及70多箱礼品,张经武于1951年6月13日急速赶往亚东。

有人曾做了一个形象的比喻,若将党的统战政策比作解决西藏问题的金丝银线, 那张经武则是飞针走线、编制锦簇花环的工艺师。因为他善于把革命的原则性和斗争策略的灵活性统一起来,能够正确处理团结与斗争、前进与退让的辩证关系。

比如,在亚东,西藏地方政府提出见达赖时要有仪式,达赖升座,张经武座位设在达赖右下侧。在张经武看来,会见仪式和座位问题是关乎中央和西藏地方关系的重大问题,必须正确体现隶属关系,最终,在张经武的坚持下,西藏地方政府取消了所谓“升座”仪式。

这一历史性的会面,最终促成达赖作出返回拉萨的决定,这无疑稳定了当时的局势,为贯彻执行协议迈开了第一步。

对于张经武而言,西藏是神秘的,也是陌生的。西藏没有党的组织,没有群众基础,同时,拉萨的分裂主义势力极为嚣张,妄图推翻已经签订的《十七条协议》,可以说,初期进藏后的一切工作将完全依靠他和助手乐于泓进行。

离开亚东,经过半个多月的长途跋涉后,张经武比十八军先遣支队早一个月到达拉萨。西藏地方政府为张经武安排的居住地,是市区内一个贵族多余的房子里,不仅狭小,且邻民居,没有任何安全保障,但他并不介意这些,也不顾高原长途跋涉的劳累,到达西藏后就开始工作。他马不停蹄地到贵族、僧侣、官员家,宣传党的民族政策和协议精神,有一次连跑了六家,由于过度疲劳和严重缺氧突然晕倒,打碎了水瓶茶碗,脸都碰得青了,可他清醒后,顾不上休息,又继续投入工作。

1951年10月1日,张经武在拉萨竖起了第一面五星红旗,召开了第一次庆祝新中国国庆群众大会。24日,在张经武多方斡旋和督促后,达赖喇嘛给毛泽东主席发电报,表示拥护《十七条协议》,正式承认西藏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26日,解放军进藏部队主力到达拉萨,欢声震动全城。

平定骚乱
主政西藏 迎来繁荣发展新时代

 

1952年3月7日,中央决定:张经武兼任中共西藏工委书记,成为中央主政西藏的一把手,由于情况特殊,在西藏的党组织并未对外公开,工委以“十八军独立支队”名义对外开展工作。

正当一切工作逐步迈向正轨时,西藏上层反动分子司曹鲁康娃和洛桑扎西,唆使一些反对祖国统一的商人和寺庙中的僧人,组织了一个伪人民会议,在拉萨制造骚乱,反对《十七条协议》。

4月1日晚,非法人民会议公然纠集部分藏军、喇嘛、流氓千余人包围了部分机关和张经武的驻地,周围房顶上架满了机枪,他们疯狂叫嚷:“解放军撤出西藏”,反对和平解放西藏协议的实行。

危急时刻,身边只有一个警卫班的张经武镇定自若,一边部署将解放军兵力调至拉萨附近,将机关和部队生产人员召回市区,严防骚乱扩散;一边牢记毛泽东“争取中间分子,孤立顽固分子”的指示,请来西藏地方政府的全部噶伦,本着有理、有利、有节的原则,进行争取教育工作。

随着事态的一再恶化,张经武决定亲赴布达拉宫面见达赖。而此时,两个反动分子就在达赖身边,张经武上布达拉宫风险极大,大家都为他的安全担忧,可他却讲“即使牺牲,为了革命,为了西藏人民的解放,为了换得西藏局势的长久稳定,我想也值得,也光荣。”

4月13日,张经武迎着满山荷枪实弹的藏军,只带了翻译、保卫干事和警卫员各一人,便登上布达拉宫。如此的大无畏精神,令达赖折服,在经过说服教育和斗争下,达赖最终下令撤销两个司曹的职务,噶厦宣布解散伪人民会议,并将伪人民会议的骨干分子加央达娃等50多人逮捕拘押,西藏的整个形势随即由动荡转为安定。

 

红色记忆|张经武:戎马关山气浩然

1951年9月28日,张经武从驻地前往罗布林卡,代表毛泽东主席向十四世达赖喇嘛赠送礼品

张经武临去西藏之际,毛泽东亲自交代:注意工作方法,统战上层,爱国一家。这是重托,亦是厚望,张经武最终不负主席所托,在其主政西藏的日子里,修筑公路、开荒生产、发展内外贸易、实行免费医疗、发放无息农业贷款、兴办学校、培养民族干部等,实行了一系列民主改革,让闭塞落后的西藏,很快出现欣欣向荣的景象,这也是西藏历史从未有过的“黄金时代”。

回忆张经武主持制定和贯彻西藏农牧区政策的情形时,阿沛·阿旺晋美曾讲:“张经武代表忠实地贯彻执行中央对西藏工作的方针政策,始终坚持一切从西藏实际出发。为此,他经常找我坦诚交谈,在向我传达了中央指示的同时,细致耐心地听取了我的意见,力求贯彻中央指示精神的具体措施更加符合西藏实际。”

1965年9月1日,西藏自治区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在拉萨隆重召开,标志着西藏已经进入社会主义改造和建设的新时期。12月,张经武被任命为中央统战部副部长。

原中共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吴英杰曾评价张经武:“在极其艰苦、复杂困难的历史条件下,被毛泽东主席任命为中央驻藏代表,历尽艰辛,不辱使命,为西藏的和平解放和建设事业作出了重大贡献。保证了中央关于西藏工作的大政方针全面贯彻落实,巩固了祖国西南边疆,加强了汉藏团结和西藏内部团结,带领西藏人民彻底推翻了封建农奴制度,使西藏社会制度实现了飞跃,进入社会主义。”

可以说,张经武不仅把党和国家对西藏人民的深情留在了高原,把自己的心血洒在了高原,更用果敢和智慧捍卫了祖国神圣的疆土,用执著和无私让民族团结之花在西藏绽放!

——原文刊载于《中华英才》半月刊
2022年第16期

作 者:邓丽君 王 爽

红色记忆|张经武:戎马关山气浩然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中华英才半月刊):红色记忆|张经武:戎马关山气浩然

(浏览 24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