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顺文艺·第220期】【北坡风光】【小说】五颜六色的梦 | 王俭周

【河顺文艺·第220期】【北坡风光】【小说】五颜六色的梦 | 王俭周

温馨提示自本期始,河顺文艺将为建树先生开辟文学专栏为——【北坡风光】,请您欣赏。

【河顺文艺·第220期】【北坡风光】【小说】五颜六色的梦 | 王俭周

  王俭周

一九七八年初冬一个星期五的傍晚,河顺公社栗家沟大队社员家家户户的小喇叭正在播放“大海航行靠舵手”的结束曲。此时建水正趴在三叔家的炕头,一五一十地帮着三叔清点零钱。

 

三叔是个“生意人”,也是个盲人。每每“行乡”回来,三叔总能从他那干瘪的钱褡子里掏出大把大把的零钱,让人看得眼馋。尤其是建水的母亲看到那一堆分分毛毛的人民币,眼睛就会放出异样的光彩,同时也会叮嘱建水,要好好帮你三叔点清楚。

 

建水对三叔简直到了顶礼膜拜的程度。要知道,爹娘在生产队里出工累死累活干一天,一个工分还不到五毛钱。就是一季度辛辛苦苦攒出“一圈粪”,足足十来立方也合不到十块钱。而三叔背个钱褡子到外面转悠一天,就能挣好几块。怎么能不让人眼红呢?

 

“五毛、二毛、五分、一分……”,“三叔,今天总共挣了七块五毛三。”

 

三叔塌陷的眼窝上两道浓眉舒展开来,嘴角微微向上翘起,露出了两颗中间缝隙很宽的门牙。

 

“好嘞!”

 

三叔照例把面额大的纸币卷起来用白手绢包好,把那一把硬币哗啦啦捧进那硕大的“农业学大寨”的搪瓷茶缸里。然后,他从钱褡子里摸出一个洋茄子(带着笛音的彩色气球)说道:“二建的,给你。”

 

“三叔,我不想要气球了。”

 

“为啥?”

 

“赤橙黄绿青蓝紫,啥颜色的我都有了。”

 

“那我给你五分钱吧!明天你去买个作业本。”

 

“我不要!三叔,你教我做生意吧,我也想去卖气球去!”

 

三叔笑了笑:“你才多大?不行!好好念书吧!那才有出息!哪有跟着瞎先生乱跑呢!你娘知道了,非训我不可!”

 

“我娘不会训你的!其实就是我娘让我跟你学做生意的。”

 

“胡说!你骗我。”

 

“真的!不信你问我娘去。”

……

第二天上午,庞村东地宽敞的汽马路上,“六七七六”那辆绿色的吉普车,“嗖”地一声像射出去的箭一般,消失在了前方。随着那卷起而又慢慢落下来的片片树叶, 大路上出现了两个特殊的行人。

 

建水斜挎着那个上学时背的黄书包,里面装了三叔分给他的三十个气球。三叔肩上背着磨得油光发亮的钱搭子,一只手提着那根光滑的盲杖,一只手搭在建水的肩膀上,他的步伐比平常踏实得多!

 

“三十个气球,每个卖到一毛钱,记住没有?”三叔交代道。

 

“记住了!”

 

“人家给你五毛钱,买一个你要找人家多少钱?”

 

“四毛钱。”

 

“给你五毛钱要两个,你要找回去多少钱?”

 

“三毛钱。三叔,你放心吧,我都三年级了,这个账我会算!”

 

“我不是怕你卖赔本了吗?”三叔还是不放心地说道。

 

“到集上后,你到‘经理部’门口卖,我到别处去。”

 

“啊?三叔,你不让我和你去一块儿啊!”

 

“傻子!两个人在一块儿,怎么会卖动货?没事,你就在那里吆喝!那里流动人多,是个好地方!”

 

“啥?还得吆喝!三叔,我不会吆喝呀。”

 

“不行,你不吆喝人家怎么知道你是干啥的?不会就得学,现在你就跟着我练!”

 

”卖——洋——汽——球嘞!”

 

“……三叔,我喊不出来。”

 

“笨蛋!路上又没人,快喊!这时候你要是吆喝不起来,一会儿到了人多的地方就更张不开嘴了。”

 

“喊!卖——洋气球嘞!”三叔不断地示范和鼓励!

 

建水鼓起勇气“卖……”喊了一个字,后面就没声了。

 

“二建的,”三叔说道,“想学做买卖,就得脸皮厚,就得会吆喝,要不今天你连一个都卖不出去!快再试试,一会儿就到集上了。趁着现在路上没人,抓紧时间练!”

 

这可真是难为死人了!建水最怕在众人面前说话了。平时在家里的时候,和小伙伴一起的时候,他也算是个“嘴光子”,可一到众目睽睽之下就犯怵。特别是课堂上老师提问题,他总是把脑袋躲到同学的背后,深怕看到老师那一双热辣辣的眼神。每躲过一次提问就像躲过一劫似的。可是总有被点到名的时候。每次回答问题时他感到都像是过堂一样,声音由大到小,由粗到细,最后的声音就只有自己听见了。

 

显然,这次和三叔学吆喝要比课堂上声音大多了,还得拖长声调,发出怪怪的声音。建水的小脸一阵一阵地发红、发烧。

 

“三叔,我喊不出来,我不去了,我想回家。”

 

“真没出息!回家你娘不但要训你,也要噘我。你那样,学着我把眼睛闭上,目中无人就能喊出来了。”

 

建水闭上眼睛。果然好了很多。

 

“跟我喊!卖——气球嘞。”

 

“卖洋气球,卖——气球嘞!喊出来了,我喊出来了三叔!”建水高兴地叫了起来。

三叔把建水丢在经理部门口,吆喝着向远方走去。建水一下感觉到失去了亲人,恐惧孤单不断袭来!经理部门口进进出出的人们的眼神,都像是课堂上老师的眼神一样热辣辣地滚烫,叫人不安。

 

他忐忑不安地蹲下身子,犹犹豫豫地刚要取下书包,突然一个毒辣的眼神射了过来,建水像是中了电一样打了一个激灵,马上站了起来,随着人流进入大门而去。

 

在经理部里面漫无目的地转了两圈,他又回到了原来的地方。想想自己发出那怪怪的声音,想想大家听到那怪怪声音而齐刷刷投过来好奇的眼神,建水不觉得脸又红了起来,他真想打退堂鼓。可是又想到母亲那期盼的眼神,那早上特意给自己夹到碗里的红薯,他又不得不硬着头皮试一试。他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勇敢地喊出了一个不太洪亮的字“卖……”

 

“二建,你在这里干啥呢?”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他睁开眼睛一看,同学王学军不知道啥时候就站在了自己面前!建水的脸刷地一下,又一次红到了耳朵根儿。

 

“我在……,我在等我三叔。”

 

“我刚看见你三叔了,他在东边卖洋茄子呢。咱们去里面玩吧?”

 

“不了,你去吧,我去找三叔去。”

建水哭了。

 

“你呀!就不是这穷命。好好学习吧,长大了当个科学家,为四个现代化做贡献吧!”三叔说的话和老师的话一样。建水知道是在安慰他,可听起来总像是讽刺他一样!

 

“三叔,我怎么就这么的笨呢?”

 

“这不是笨,这叫脸皮薄。不像你三叔,一个瞎子看不见人,也就不怕丢人!你学这个干啥?看看有多难?多苦!好好学习吧,学习才有出息,才有出路。”

 

“三叔,我要也是个瞎子该多好!”

 

“你这孩子瞎说什么呢!瞎子的眼里,永远都是黑色的。就像这洋气球,啥是红色的,啥叫紫色的,啥叫黄色?三叔都是‘听‘颜色!”

 

“二建,今天的天空是啥色?”

 

“是蓝色。”

 

“多好啊!蓝色!你给我说说蓝色是什么样子?”三叔好奇地问道。

 

“蓝色就是蓝色呗!”建水不知道怎么给三叔描述蓝色。

“能看见天空多好啊!二建的,能看见颜色多好啊,三叔也有五颜六色的梦啊!”三叔说着露出了兴奋快乐的神情!

“哪有什么好看的,三叔。”

“傻孩子!你不懂啊!……你给我二十个洋气球吧。”

“干啥?”

“我给你两块钱,你好回去给你娘交差啊!”

“诶!三叔。”建水高兴地喊道。

三叔扶着建水的肩膀,提着那根盲杖,叔侄儿俩拖着疲惫的脚步沿着庞村东地那条空旷的汽马路向家走去。

此时,橘红的夕阳射在一团白一团黑的云彩上,变幻出了梦幻般的色彩……

本期图片来源网络

【河顺文艺·第220期】【北坡风光】【小说】五颜六色的梦 | 王俭周

原创作品 ,授权发布(公众号转载须授权)

王俭周男,汉族,一九六八年生,林州市河顺镇栗家沟村人。长期从事建筑业。喜欢阅读,爱好文学。作品多为社会最基层的声音、脚手架上的文学。

【河顺文艺·第220期】【北坡风光】【小说】五颜六色的梦 | 王俭周

【河顺文艺·第220期】【北坡风光】【小说】五颜六色的梦 | 王俭周

编 外 花 絮

上期网友留言荟萃 

【河顺文艺·第220期】【北坡风光】【小说】五颜六色的梦 | 王俭周

【河顺文艺·第220期】【北坡风光】【小说】五颜六色的梦 | 王俭周

   

七律

丰 收 节

 

文|春  雨

云淡天高风送暖,

铿锵锣鼓舞翩跹。

牛羊肥壮牧民笑,

五谷丰登百姓牵。

湖库河塘鱼蟹大,

山峦峰岭果瓜鲜。

兴农科技厥功伟,

仓满囤尖孕美篇。  

【河顺文艺·第220期】【北坡风光】【小说】五颜六色的梦 | 王俭周

  -End-

【河顺文艺·第220期】【北坡风光】【小说】五颜六色的梦 | 王俭周

版权声明:【河顺文艺所使用的文章、图片及音乐属于相关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如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敬请相关权利人随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河顺文艺):【河顺文艺·第220期】【北坡风光】【小说】五颜六色的梦 | 王俭周

(浏览 30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