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赓援越抗法二三事

陈赓援越抗法二三事

中国军事顾问团与越南人民军,右三为陈赓,右四为胡志明。

二战结束后,法国先后派出25万远征军入侵越南。从日寇铁蹄下站起来的越南人民拿起武器向法军射出仇恨的子弹。越军经顽强抵抗后放弃了城市,撤到丛林进行艰苦的游击战,形势非常严峻。越共胡志明主席致电毛泽东主席,要求派他的老战友陈赓去越南帮助工作。毛泽东很快复电:同意陈赓以中共中央代表名义进行工作。陈赓立即给驻守中越边境的13军下达任务,对越军第308师进行整训,配备缴获的美式装备。13军周希汉军长、陈康副军长亲自到云南岘山县布置驻训场地,命令37师副师长吴效闵挑选一批有实战经验的干部担任教官。

195057日,越军第308师徒手进入中国境内,1万余名越军官兵衣衫褴褛,面黄肌瘦,大部分人连鞋都没有,但每个的眼里依然闪烁着坚毅和复仇的火苗,东方民族反抗外族入侵的怒火都是同一般炽热。308师是越共创建的第一支部队,前身是知识分子成立的“越南解放军宣传队”。干部多是学生,有的还上过法国圣西尔军校和中国黄埔军校。周军长对吴副师长说:“你也算个洋学生,这头一课你来讲。”

受领任务后,吴效闵犯愁了,让讲课可又没有教材,参军后一直在战斗部队,从没上过军校,大战小战倒是打了200余次……灵机一动有了主意,就拿两军的典型战例当教材,来个共同研讨相互交流吧。开讲后,吴效闵援用1949521我军打国民党“天下第一旅”的战例,阐述指挥员的判断和决策;用“南昌血战”诠释了干部靠前指挥的作用……由于这些战斗细节都是亲力亲为的,所以他把每个战斗的战术都讲得栩栩如生,让越军干部耳目一新,纷纷叫好。

下一堂课由越军88团团长泰勇讲该团不久前对东溪的攻坚战。越军集中将近1万人,经两日三夜战斗,将法军逐出据点,歼敌200多,只逃掉了20余人……吴效闵越听眉头皱得越紧,沉着脸问:“战斗打响后,各级指挥员在哪里?”泰勇答道:“连长在前沿200米处,营指挥所在距敌800米处,团指挥所距敌1000米。”吴效闵联想到越军干部不参加训练、开小灶、打骂战士的情况,热血直冲脑门,脱口而出:“战士在前面拼命,干部在后面喝茶,打的哪门子的仗?这是资产阶级军事思想!”一番话说得台下学员都垂下了头。308师是越军第一主力,从没有过这般的狼狈。师长王承武是个不吃亏的悍将,下了课就让副师长高文庆代表越方告了这位年仅29岁的眼镜“教授”一状。

195077日,陈赓到砚山看望即将回国的越军308师。周希汉军长汇报了训练装备和越军即将开始的战役预想后,陈赓司令员转身问道:“效闵同志,你说这仗怎么打?”吴效闵带着情绪回答:“叫我说,指挥员问题不解决,这战役就不能打!司令员你猜,打仗时谁在前面指挥?是班长!他们说,干部是宝贵财富,要像爱护眼睛一样爱护干部。”

陈赓不动声色地说“我听说了,你发火了吧?”

“是的,我不该发火。可要让楚大明(注:楚大明:河南商城人,1932年参加红军,每次战斗指挥靠前、冲锋在前,1944年任386旅团长时,被太岳军区授予“特等战斗英雄称号”,19472月牺牲在前沿阵地,太岳军区再次授予楚大明副旅长“特等战斗英雄称号”。

知道指挥员缩得这么远,早抄家伙了。”

“打仗打得你呀,书生意气全无。两国之间要注意礼节,你现在是半个外交官了。要知道他们也有类似红军时期的特派员,一听说资产阶级就要‘咔嚓’。”陈赓比画了个砍脖子动作,一屋的人都笑了。

吴效闵红着脸说:“这些天我在想,抗战时咱们决死队也是个学生部队,刚成立时那些壮怀激烈的热血青年成天喊着要和鬼子血战到底,但真上了战场就真出洋相。要不是386旅派来了老红军和百团大战的锤炼,决死队就不会有出息。”

陈赓司令员沉思了一下说:“攻克东溪当然是个胜仗,但是从战术上问题不少。战士很勇敢,问题在干部。营以上干部多数是刚从学校出来的学生,缺乏实战经验,战斗意志也欠了把火。今后恐怕还是要从有战斗经验的老战士中培养、提拔才好。”司令员赞成用硬仗锻炼干部和部队这个思路,当即任命吴效闵任308师顾问,协助将这支精锐带入战区。他又在兵团中挑选了出自决死队的干部,组成共和国成立后首批顾问团,进入了一个陌生的国度。

陈赓援越抗法二三事

越军第308师在砚山接受陈赓司令员的检阅。未戴帽者为中国教官

《陈赓传》中有这样一段话:“知识分子当干部不好吗?完全不是。抗日战争中,成立太岳军区,陈赓任司令员,薄一波任政治委员。薄率领的决死队中知识分子多,陈赓率领的386旅老红军干部多,他们两人决定把两个旅的干部进行交流,以提高部队素质。这一招很成功,结果很多知识分子锻炼成优秀的军事指挥员,而在军队中做政治工作的知识分子就更多了。”

1950年下半年,法军态势是:在中越两国上千公里国境线上扼守要道,分兵把守。其中高平至谅山的4号公路地段,因地处通往中国广西的大道,故加强兵力,重点防守。越军调集在中国整训换装后的第308师、174团和209团计划发起一场战役,扫清边界敌军,打通两国的运输线。

越军总参谋长黄文泰指着地图上的一个蓝圈,信心十足地说:“这是4号公路上的重要据点高平,法军有两个营。兵力上我们占有绝对优势,火力也不弱,何时行动就等着陈赓将军一句话了。”

陈赓没有接话,默然审视着地图。胡志明以为他在考虑指挥权问题,便说:“我看,所有越南部队都交给你指挥,干脆,请你包下这次战役的胜利!”

陈赓连连摆手:“这可使不得,你放心,我会尽自己最大努力来帮助你们打胜仗。不过,兄弟我下马伊始,对敌情我情都不了解。要是又拍胸膛又拍肚皮大讲一通豪言壮语,那不是真诚待朋友。还是中国那句话,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效闵同志,你马上到高平外围勘查。”

三天后侦察分队回到总部。高脚楼上,陈赓持一盏昏黄明灭的油灯站在越北地图前,身旁的吴效闵手戳在地图的蓝圈上:“高平三面环水,背靠大山,地势很险,法军修了不少钢筋水泥的碉堡,百米宽的正面就有十多个火力点。开战后,首先要解决渡河问题,而且只能从一面进攻,总之问题太多。”

陈赓司令员问道:“越军主力可是从四面八方集中过来,攻克高平已成了激动人心的战斗口号。开局不利,中国顾问团以后的日子恐怕更难过了,不打高平打哪儿?”

“我建议先打东溪,东溪也是4号公路重要据点。一来,越军曾拿下过,心理上占上风,先打个胜仗鼓一下士气。二来,是骡子是马拖出来遛遛,从实战中找出问题,也好总结提高。”

陈赓仔细审视了地图说:“你还漏了最重要的第三点。你看,东溪是4号公路的腰,头是高平,屁股是七溪,凉山是腿。如果我们把它拦腰斩断,法国佬会干什么?”

吴效闵眼睛一亮:“首尾难顾。打东溪就捅了孤立突出的软肋,攻敌所必救。敌人必然弃巢救援,出了乌龟壳,咱们就用野战狠揍法国佬。”

“以谋制胜可以说是军事指挥员的最高要素。团还是个战术基本单位,而师则是战役单位,你已经迈进师指挥员的门槛了,学会从战役方面谋划,我也就没白带你来钻野林子。陈赓没过于乐观,沉吟片刻又说:“越军刚换了装备,又有了重炮团,火力比国内的一个师强,壮得很呐。对高平可是志在必得,我们却提议去打个小镇会觉得不解恨,说不定还会以为我们把人看扁啦。”

第二天,陈赓和中国军事顾问团团长韦国清讲了边界战役先打弱敌的方案,韦国清完全赞同:“越军和我们红军初创时有不少相似之处,总想着夺取大城镇,多占地盘,而不是着眼于如何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争夺战场的主动权。可是凭两片嘴就做通越军领导层的工作还很难说。”

果然,陈赓在高层作战会上讲了改变原定战役构想后,会场出现了骚动,越南人民军总司令武元甲、总参谋长黄文泰等一时接受不了这个计划。胡志明一摆手说:“你不用讲得那样细。我不是军事家,你做就行。就像在中国一样,放心干吧。”

726日,毛主席回电:“同意陈赓先打小仗、先打小据点,争取围点打援的意见。”边界战役进入准备阶段,2万余换装的越军向北方聚集,大批弹药从中国运到越南。

9月16日,东溪战斗终于打响,边界战役由此拉开序幕。担任主攻任务的越军第174团迅速扫清东溪以北和西北方向的外围据点。然而另一支主力部队第209团却与前方指挥所失去联系,总攻被迫推迟。第二次战斗打响在黄昏时分,总攻开始。3个营炮兵实施火力急袭,越军从不同方向发起攻击。午夜时分,越军指挥所打来电话:部队已突入敌人核心阵地。可是,拂晓电话又来了,部队只是进入市区,根本没打进核心阵地,现在正与敌对峙。法国飞机马上会来扫射,准备把部队撤出市区。

陈赓听后,焦急万分,在电话里大声强调:千万不能把部队撤出来!应坚守既得阵地,和敌人贴在一起,敌机就无计可施。”然而,越军还是撤了,途中遭敌机轰炸扫射,又遭敌军尾追掩杀,损失很大。

陈赓强抑着怒火召集越军师团级干部和中国顾问研究失利原因。会场一片消沉的静默。陈赓意识到要注意国际影响,也知道顾问们说话没人听,憋了一口气。他调整好情绪用委婉的语调说:“昨晚虽未能得手,但指挥员和部队都受到了锻炼。越军正处于由分散的游击战到大兵团作战的转型期,组织指挥、战斗作风都需要有一个质的转变。中国革命也打过败仗,血的教训也让我们成长壮大,咱们总结经验,以利再战。”

陈赓司令员诚恳平和的语气让会场活跃起来,中越干部你一言我一语,将昨夜作战失利的原因归纳了三点:1.指挥员担心敌人炮击和飞机,行动迟缓,未严格遵守攻击时间;2.指挥员位置靠后,大多没和部队一起行动。有个团的指挥所设在离前线6公里的山洞里,前后不通,左右不联。部队受阻时,无法实施机动灵活的组织指挥;3.各部队缺乏协同,决心不坚决,稍一碰硬,就停下来。昨晚也有成功战例,如首次攻击后,第209团受到批评,但改错决心大,平柱连长带领7连跟随炮火弹幕大胆穿插,在敌人腹心部坚持了3个小时。撤退时,平柱连长亲自断后,英勇牺牲。

陈赓眉头舒展了,高兴地说“就这么打!向7连学习,打开一个口子就像钉子一样钉在那里,绝不能后撤!二梯队向两边撕开口子向纵深插进去。中国的经验证明攻坚战这一套是有效的。中国有句老话,事不过三,这次一定打进去!”

18日凌晨2时,三打东溪开始了。炮火从外围向核心阵地渐次蔓延,法军的土木工事被炸毁了,可钢筋水泥碉堡异常坚固,炮弹打上去也就蹭破点皮。天快亮了,攻击仍无明显进展。一些越军干部头脑中“打不赢就走”的游击习气又冒了头,产生动摇又要撤退。陈赓急了:“这样的仗再不能打,就无仗可打了,我们卷铺盖回家吧。”顾问们听了这话分头跑到突击连,带动越军营连干部靠前。时间不长,东溪四面发起猛烈攻击。战至上午8时,越军冲进了核心阵地。法军营长彼克中凄凉地哀叹:“越军一夜间学会打仗了,我相信冥冥之中有只魔鬼的手在操纵这次战斗,肯定来了中国人。”说完,用手枪对准自己的脑袋,扣响了扳机。

陈赓援越抗法二三事

来自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7师的顾问。左起周耀华、赵存有、安庭兰、张祥

边界战役首战告捷,攻克东溪打通了中越的运输线,夺取了战略主动权。法军调集3个步兵营和一个空降大队组成了机动兵团北进救援。陈赓期待已久的战机终于出现了。他向越军总部建议越308师先后撤一步,在山野形成一个口袋阵。连续几天阴雨连绵,不少中国顾问患了疟疾,吴效闵也病倒了。陈赓由此换上了从决死队打出来的40师副师长王砚泉任越308师顾问。

在野外设伏的官兵趴在漉湿的草丛中忍受风雨蚊虫的摧残,吃不好睡不好,以能吃苦忍耐著称的越军也扛不住了,从上到下怨声四起。但陈赓坚信法军绝不会丢下高平1000多守敌不救,冒雨到各地巡视、鼓劲,还到处说“疟疾无法侵入我身。”话没数日,他也病倒了。陈司令员仍然不失诙谐性格,在日记中写道:牛皮一吹就破,好笑。

十天后,法军勒巴热兵团终于进了伏击圈,高平之敌脱离坚固据点,企图合为一股,撤到七溪。越军连续作战,将敌军8000余人全歼在野外。这场歼灭战惊呆了法军总司令,驻守在中越边界线上的法军纷纷撤退,边界战役宣告胜利。毛主席发来激情横溢的贺电:“年轻的越军,一鸣惊人!”

(太岳分会供稿 20232月)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八路军研究会):陈赓援越抗法二三事

(浏览 386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