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麻田八路军总部旧址历史背景

麻田八路军总部旧址位于左权县麻田镇上麻田村南。

八路军总部机关于1941年7月1日从武军寺村移驻上麻田村,一直到抗日战争胜利结束的1945年9月2日才离开。这期间除重大的作战行动做短期战略转移外,八路军总部机关一直在麻田驻扎。八路军总部在麻田总共驻扎1457天,连同在麻田邻近的武军寺驻扎236天,共计1639天。当时,麻田为华北地区的军事、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在抗日战争时期的1940年至1945年,朱德、彭德怀、邓小平、左权、罗瑞卿、徐向前、聂荣臻、杨尚昆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长期生活和战斗,积极开展抗日战争,打破日伪五次“治安强化运动”,扩大了解放区,发起攻势作战,夺取了最后的胜利。

积极开展反“扫荡”反“蚕食”斗争

“百团大战”后的1941年,是华北敌后严重困难的一年。日本法西斯于1941年1月制定《反华长期作战指导计划》目标就是进行军事“扫荡”的同时,结合政治、经济等各项措施,已达到清除共产党、八路军,稳固华北占领区。为此策划了连续开展五次“治安强化运动”,妄图最终达到治安区(即敌占区)由10%提高到70%,未治安区(即抗日根据地)由30%降到10%的目的。

面对敌后抗战的严重困难局面,中共中央先后发出《关于目前形势与党的政策的决定》、《关于时局趋向的指示》等文件。八路军总部在麻田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和部署及华北的具体情况,针对敌人“肃正”的重点在于“剿共”的阴谋,八路军总部先后发出对敌斗争指示,做出认真建立具有独立性的军区工作,广泛组织地方武装,坚持华北抗日斗争,保卫根据地等决定,指示八路军展开全面的对敌斗争,进行反“扫荡”、反“蚕食”和反“治安强化运动”。

中共中央北方局、八路军总部指挥华北军民开展艰苦卓绝的对敌斗争,终于彻底粉碎了敌人的罪恶阴谋。敌冀中“五一大扫荡”,冀中军民经英勇顽强的反“扫荡”作战后,为适应新的斗争环境和保存力量,经八路军总部批准,冀中党政军领导机关决定留置一部分主力加强地方武装坚持斗争,机关和主力部队分别转移到北岳、太行和冀鲁豫根据地。北岳与平西区的反“扫荡”、反“蚕食”斗争也同样取得较好的战绩。在两个多月反“扫荡”作战中,晋察冀军区部队共作战800多次,歼灭日伪军5500余人。在这次反“扫荡”中,晋察军区第一军分区的五名战士,在弹药耗尽后,英勇跳崖,3人牺牲,2人负伤突险,被誉为“狼牙山五壮士”。八路军一二九师于1941年8月31日发起邢台、沙河、永年战役,主要突击伪军和破击铁路,经三昼夜激战,攻克日伪军据点8处,碉堡53个,歼灭日伪军1340人。冀东、平北根据地和晋冀豫边区的反“扫荡”反“蚕食”各有特点。冀东和平北地区在大军压境之际,沉着应战,组织分散向外线转移成功,主力部队和地方武装亦得到了较大的发展。1941年10月,日军第一军3万余人对北岳进行“铁壁合围”式的大“扫荡”,在太岳军区司令员陈赓和政委薄一波指挥下,经1个多月的斗争,歼敌1170人,终于粉碎了敌人“扫荡”。11月9日,日军36师团奔袭黄崖洞水腰地区八路军后方兵工厂。敌“扫荡”之前,彭德怀、左权、杨立三等几次到水腰,指导布置防御阵地。八路军总部特务团为保卫水腰兵工厂,进行了阵地防御战。由左权将军直接指挥特务团进行的这次保卫战,凭借山险,经8昼夜奋战,毙伤日军800余人。在兵工厂职工和部分机器转移后特务团撤出战斗,兵工厂被日军破坏。在八路军外线部队不断侧击下,进入兵工厂的日军于19日撤退。晋冀豫在1941年反“扫荡”、反“蚕食”斗争中,共进行大小战斗2400多次,歼日伪军1.12万余人,摧毁日伪碉堡、据点500余处。

打破日伪五次“治安强化运动”

中共中央北方局、八路军总部领导抗日军民先后粉碎了日军连续五次的“治安强化运动”。日军决议“剿共”,所以在对八路军和华北敌后抗日根据地进行“扫荡”、“蚕食”的同时,利用伪华北政务委员会,在占领区内整顿和加强伪军伪政权,推行伪化统治,搜捕敌后地下抗日组织,进行小规模军事进攻和实行经济战,加紧推行“治安强化运动”,妄图达到其“肃正”的目的。1941年春粉碎华北日伪军第一次“治安强化运动”后,敌于7月7日至9月8日开始第二次“治安强化运动”,其重点是“实行剿共,巩固治安”。日军于1941年上旬任命冈村宁次为华北派遣军总司令后,敌酋加强对平原根据地大“扫荡”的同时,对第二次“治安强化运动”提出“剿灭成为新生华北唯一祸患的中共及其武装团体”的指导方针。为激励抗日军民斗志,八路军总部于1941年7月7日公布了《第十八集团军华北抗战四周年战绩总结》,指出:八路军在华北牵制侵华日军总兵力五分之二,战局重点基本转移到华北,抗日的重任落在了八路军的肩上。抗战四年的数字统计是:八路军正规部队由3年前之4万人发展到近50万人,创建了包括将近1亿人口的抗日根据地。共产党员也由4万余人发展到80万人,解放区战场抗击日军达40万,占侵华日军的58%。在强大的政治攻势和军事打击下,终于打破了日伪第二次“治安强化运动”。

八路军粉碎敌伪第三次“治安强化运动”于1941年11月上旬展开。敌此次的重点是加强经济封锁,力图从经济上窒息根据地军民。八路军展开了针锋相对的斗争。11月上旬,在麻田召开的中共北方局扩大干部会议上,彭德怀作了《敌寇治安强化运动下的阴谋与我们的基本任务》的报告,剖析敌治安强化和妄图摧毁八路军总部的阴谋,提出了全面的对策。八路军各部除展开猛烈的破袭大战同各地区联系之外,积极加强经济斗争。各地充分发动群众坚壁清野,打击日伪军抢掠,并加强物资出入境管理,利用贸易机构广开门路进行物资交流。同时,利用货币和价格政策,打击伪钞,保护边币,吸收敌占区和游击区的各种物资。八路军在人民群众的支援下,经过一系列艰苦斗争,终于打破了日伪第三次“治安强化运动”。

打破敌伪第四次“治安强化运动”是和粉碎其春、夏季“扫荡”同步进行的。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敌伪于1942年3月30日开始,发起为期两个半月的第四次“治安强化运动”,其“运动大纲”明确提出:“特别在军事方面,灵活实行积极的不间断作战讨伐”,“治安肃正的重点,应该放在以剿共为主的作战讨伐上”。中共中央北方局和八路军总部于1942年2月11日至25日,就粉碎敌“扫荡”和打破其“治安强化”连续发出指示,要求积极开展对敌斗争,粉碎其“消灭我之生存条件”的罪恶阴谋。指示中特别强调必须派武装工作队带大批宣传品,到敌占区及交通沿线开展工作;对反“扫荡”作战应以破坏其妄图长期“扫荡”和分散“清剿”为目的。

敌人夏季“扫荡”和第四次“治安强化运动”比前几次更为凶残。日军经过较长时间的搜集情报和准备,还组织了特别挺进杀人队。敌人在对太行区发动“铁壁合围大扫荡”中再次奔袭麻田八路军总部以失败告终,二月大“扫荡”被粉碎。五月,敌夏季“扫荡”开始。中共中央北方局和八路军总部根据打破敌前几次“治安强化运动”的经验,决定广泛地组织武装工作队,深入敌占区开展全面对敌斗争。5月14日,7000余敌人“扫荡”冀中,八路军总部提出坚持冀中根据地的方针,并命令冀南部队配合冀中作战。疯狂的敌人紧接冀中的“扫荡”,组织2.5万余敌对太岳、太行发动第二期“驻晋日军总进攻”。5月25日,转移途中的八路军总部等机关在麻田以东的十字岭地区遭遇万余敌兵的包围,敌人在六架飞机轮番轰炸的配合下,缩小包围圈。彭德怀、罗瑞卿、杨立三等首长分路率部突围成功,左副参谋长在殿后指挥总部机关人员突围,当突破最后一道封锁线突围人员转危为安之际,左权将军不幸被弹片击中头部,血洒太行,以身殉国。这次反“扫荡”结束后,八路军总部和中共北方局等机关仍返驻麻田。根据彭德怀指示,总部向党中央报告敌后反蚕食斗争的严重形势,提出裁并领导机关,向延安输送、积蓄干部的建议。

华北各抗日根据地根据中共北方局和八路军总部的指示,所属各旅或各军分区统一领导的武工队,深入敌占区开展军事、政治、经济、文化全面的对敌斗争。实践证明,运用八路军总部提出的武工队这种组织形式和斗争形式,开展广泛的群众性的游击战争,终于打破了敌第四次“治安强化运动”。

华北抗日根据地打破敌之第五次“治安强化运动”经过4个多月的艰苦斗争。1942年8月,中共中央任命彭德怀代理中共中央北方局书记。8月29日,八路军总部任命滕代远续任八路军副参谋长。10月,总部直属部队数千人举行精兵点检,罗瑞卿主任、滕代远副参谋长参加了检点。八路军积极备战,准备迎击敌伪。10月20日开始,日军分别以1.6万和1.5万余人的兵力,对太行北部和太岳北部同时开始“扫荡”。八路军太行太岳部队采取内线坚持与外线出击相结合、主力军同地方部队和民兵相结合的战法,展开广泛的游击战,迫使敌于11月12日和18日先后撤离回原据点。根据对敌斗争形势,太行区于12月召开干部会议,彭德怀在会上作报告,提出敌后存在着革命根据地、游击根据地与游击区的不同形势和应当采取不同的斗争方式与策略。敌对山东抗日根据地的“扫荡”从10月中旬开始,重点是沂蒙山区。11月中旬,日军被迫撤出沂蒙山区。11月21日,日军又以1.5万余众对八路军胶东地区进行“扫荡”。胶东军区领导机关化整为零,分散活动,分区坚持,寻机转移,使敌聚歼计划破坏。敌又妄图合围第五旅时,五旅以小部队配合地方武装坚持内线斗争,主力部队转移至敌占区打击敌人,在内、外线部队夹击下,敌于12月底撤回原据点。至此,八路军打破了敌以“治安战”为主的第五次“治安强化运动”,这对于巩固华北各抗日根据地扭转被动局面,起了积极的作用。

军民同舟共济渡过难关

华北抗日根据地从1941年开始就进入困难时期,虽然根据地军民一次次粉碎了敌人频繁的“扫荡”、“蚕食”和连续不断的“治安强化运动”,但敌人摧毁性的“三光”政策,使根据地遭受严重的损失,再加上八路军总部驻扎的太行区遭受严重的旱灾,更使根据地面临严峻的考验。面对严重的困难,1943年秋,彭德怀、刘伯承、蔡树藩奉命回延安,彭德怀协助毛泽东、朱德指挥敌后抗日。10月6日,中共中央决定中共太行分局并入中共中央北方局,邓小平接替彭德怀任中共中央北方局代理书记,并主持八路军总部工作,挑起领导华北敌后根据地抗日的重任。邓小平由一二九师驻地赤岸移驻麻田,负责主持北方局、八路军总部和晋冀鲁豫边区全面军政工作。在此之前的困难时期,邓小平以大无畏的气概发表了《反对麻木,打开太行区的严重局面》的文章,提出:“反对麻木不仁和张惶失措,要团结一切抗日力量,正视困难,面向敌人……以坚强的意志、奋勇的精神,不疲倦地工作,克服当前严重的局面”。此文有力地鼓舞了抗日军民的斗志,坚定了抗日军民战胜困难的决心。1941年3月16日,邓小平代表中共中央北方局提出《关于成立晋冀豫边区临时参议会的提议》,冀太联办接受此建议开始筹备,终于成立了晋冀豫边区政府,邓小平在麻田主持中共中央北方局和八路军总部工作后,面对强敌,面对困难和纷繁复杂的形势,召开了反内战动员大会,他号召紧急动员,制止内战,誓做陕甘宁边区后盾。并果断地做出了加强经济建设的决策。7月2日,延安《解放日报》发表了邓小平《太行区的经济建设》。

中共中央北方局、八路军总部不仅对困难局面有着清醒的认识,并始终树立战胜困难的决心。1943年1月1日,彭德怀在《新华日报》(华北版)发表新年讲话中指出,1943年是国际两条阵线决战之年,也是抗日战争最艰苦最困难的一年,但我们坚信,争取胜利条件日益增多,只要加紧增强反攻实力,克服困难,我们就一定能够胜利。面对敌一次次摧毁性的大“扫荡”和妄图困死饿死根据地军民的“囚笼”政策,再加上遭受百年不遇的大旱灾,面对严重的经济困难,中共中央北方局和八路军总部精简机关,充实连队,加强基层,节约人力财力。同时,响应毛主席“组织起来”、“生产自救”的号召,军民患难与共,积极开展大生产。中共北方局、八路军总部等单位从1943年4月1日起每人每天节约小米1两,救济当地灾民。滕代远参谋长号召大家发扬红军艰苦奋斗的光荣传统,吃树叶,挖野菜。八路军总部机关率先垂范,先后两次放假上山采集可食的树叶野菜。彭德怀、滕代远带头开展大生产运动,帮助麻田新开一条大水渠,安装人力水车,可把一千余亩旱地变为水田。同时,抽出骡马分到各地帮助耕田,还从兵工厂抽出铁匠烘炉到各地修理农具,解决根据地生产所需之农具、种子等困难。八路军总部组织机关人员分别在武军寺后山、下武马鞍山、麻田龙王堂等处开垦荒地大生产。邓小平着眼长远,在北方局1944年的工作方针中指出:“克服一切困难,坚持华北抗战,坚持抗日根据地,准备反攻……”为扭转财政困难,太行、太岳联席会议强调,在对敌斗争中要掌握发展生产、统制贸易、巩固货币三个基本环节。1944年春,北方局在麻田召开财经会议,除确定1944年财政预算外,决定晋冀鲁豫边区发展1千个合作社,种植5万亩棉花,生产贷款总额要提高到64万元,以及其他发展生产事项。根据地军民团结一致,患难与共,同舟共济渡难关。

地祸天灾是形成困难局面的主要因素,而敌祸中除了敌人“扫荡”之外,其特务汉奸活动猖獗,也是主要祸害。为打击敌特嚣张气焰,北方局在麻田发出《对太行区的除奸反特问题指示》,分析了日特、国特的各自特点,提出镇压与宽大相结合的政策,强调争取其反正的重要性。一场声势浩大的除奸反特运动迅速展开。1943年8月13日,八路军总部机关和当地群众数千人集会,公开检举揭发汉奸刘三柱罪行,失足青年刘世英当众揭发刘三柱等人瓦解部队,妄图谋害彭德怀副总司令的滔天罪行,群众纷纷要求严惩首恶分子。会后,特务分子纷纷悔过自首。8月29日,数千军民联合在麻田集会,公审叛国投敌汉奸。刘三柱等三主犯被判死刑,从犯刘庆云等宽大处理。遍及抗日根据地分除奸反特运动迅速展开,各根据地掀起检举揭发汉奸造谣、投毒、窃取情报、破坏抗日的高潮,严厉打击敌特汉奸的气焰。

八路军总部在开展除奸反特和大生产运动的同时,根据中共中央关于开展整风运动的决定,及时开展整风及时事教育。1943年11月,邓小平在中共北方局党校作了关于开展整风运动的动员报告,整风运动在华北抗日根据地全面推开。在与敌伪斗争、抗灾救灾开展自救的同时,开展整风审干。邓小平在报告中要求干部在思想上互相帮助,弄清问题,分清是非,克服消极情绪与糊涂观念,特别是要批评左倾情绪,提高抗战必胜的信心,在组织上批评自由主义和宗派主义,提高组织纪律性,加强党的统一领导等等。由于在审干中一些地区出现过“左”,邓小平及时发现,“左”的做法很快得以纠正,受“左”害的通知给予纠正并平反。经过整风审干,广大干部的思想理论水平和觉悟大大提高,党的组织和干部队伍更加纯洁,更加团结,党性和组织纪律性更加增强,领导干部的工作作风、思想作风和生活作风有了明显的改善,根据地困难局面扭转,形势好转,对敌斗争加强,各项建设出现新局面。

八路军总部为激励广大军民生产节约的积极性,滕代远参谋长、杨立三副参谋长深入基层调查研究,大胆果断地制定了“滕杨方案”。这个方案从八路军总部机关带头实行,继而推行到整个华北各解放区,有力地推动了生产节约,更密切了艰难困境中的军民关系,大大促进了根据地农业的大发展。八路军总部有一个单位当年仅山药蛋就收获30余万公斤。八路军总部驻地的左权县是一个只有7万人口的山区小县,当年新开垦荒地新修河滩约18612.9亩,占原耕地面积8%,新增1078人,粮食产量超过计划10703余石。整个华北根据地大生产均取得辉煌成就,军民同舟共济,终于战胜严重困难时期,彻底打破了敌人的“囚笼”,渡过了罕见的灾荒,进入恢复和发展阶段。

开展局部反攻

邓小平主持中共中央北方局和八路军总部工作后,在扭转困难局面开展整风和大生产的同时,根据党中央的指示精神,本着面向敌占区,面向交通线,敌进我进的方针,指挥八路军粉碎敌人一次次大“扫荡”。从时局实际情况出发,邓小平提出许多富有创见的主张,华北各抗日根据地更加巩固,军民斗志更旺,积极准备开展局部反攻。

1943年11月下旬,八路军总部指示所属部队元旦前后广泛开展拥政爱民运动。12月6日,邓小平代理书记主持召开北方局会议,论证与确定了1944年的工作方针:团结全华北人民的力量,克服困难,坚持抗战,准备反攻,迎接胜利。八路军总后勤部供给部召开会议,决定1944年度实行供给包干制度。1944年元旦,中共中央北方局发布1944年的工作方针,八路军野战政治部发布1944年政治工作方针的指示。1944年1月,回延安途径麻田的新四军代军长陈毅与邓小平在麻田久别重逢。陈毅向邓小平、滕代远了解整风经验,并电告华中,补读未曾读到的中央文件,以雄浑笔墨写下《过太行山书怀》。这期间邓小平就晋冀鲁豫根据地建设的几个问题写信给在延安的彭德怀、刘伯承,阐述自己的意见。2月1日,八路军总部命令各部趁敌人撤退据点、集中兵力之机,出击敌伪据点,并消灭其一部。根据中央军委指示,八路军总部于2月8日派冀鲁豫军区司令员杨得志率第3、第11、第16、第19、第33军团及回民支队等部开赴延安。

随着战争形势向敌人不利方向发展,根据中共中央和北方局的指示,华北敌后八路军乘日军发动打通交通作战,兵力减少,战斗力下降之机,于1944年春展开局部反攻,相继发动了春、夏、秋、冬攻势。1944年5月至次年3月整个打通大陆交通作战期间,八路军配合正面战场近1.9万次,歼灭日伪军20.4万余人,自身损失3.7万人,有力地配合了正面战场作战,并为全面反攻准备了条件。渡过困难时期进入1944年,八路军进行的局部反攻是带有战略性的,其特点就是以主要兵力,连续向根据地内敌守备薄弱的据点碉堡和交通线发动攻势,逐步打破被分割被封锁的局面;从下半年开始,分兵一部由内线转入外线,配合国民党军作战,开辟和扩大抗日根据地。1944年局部反攻的攻势作战,华北各抗日根据地八路军均取得辉煌的战果。

在抗日根据地进行局部反攻作战的同时,八路军总部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分兵转入外线,进军河南,扩大水东、开辟水西,发展豫东抗日根据地,开辟豫西根据地。6月21日,八路军总部指示充实工兵连,加强坑道及爆炸训练。7月3日,邓小平在麻田接见皮定均、方升普、徐子荣,传达中共中央关于太行区抽调部队开辟豫西工作的指示。8月中旬,邓小平在麻田接见新任豫西抗日独立支队政委郭林祥,听取关于支队组建和渡河准备情况。在八路军总部指挥下,豫北攻势作战结束,共歼日伪军2000余人,攻克据点28处,收复国土2600平方公里,解放人口11万。9月上旬,八路军总部指挥太行四分区军民先后粉碎敌伪对长治和壶关等地的“扫荡”。太行军区二、三、四分区军民于1944年11月粉碎日伪军“扫荡”,歼敌500余人。1944年秋,美国空军B29型飞机在对日军作战中坠毁,几名飞行员抗日根据地的军民护送到麻田,邓小平热情招待,飞行员表示十分感激,杨立三副参谋长致词,飞行员介绍了飞机的性能和作战情况。飞行员在麻田休息几天后,经联络送飞行员归队。

邓小平在麻田主持北方局和八路军总部工作一年多时间里,领导根据地军民先后发动了春夏攻势和秋冬攻势,进行了局部反攻。八路军在1944年共进行大小战斗2万次,粉碎敌伪千人以上的“扫荡”68次,歼日伪军15.5万余人,攻克据点2348个,解放县城22座,国土14万平方公里。这不仅巩固和扩大了华北敌后各抗日根据地,八路军也扩大到78万人,整个根据地呈现蓬勃发展的局面。为即将到来的大反攻创造了条件。

扩大解放区,发起攻势作战,夺取最后胜利

抗日战争进入1945年,日军败局已定,胜利的曙光在望。毛泽东在1944年12月15日《一九四五年的任务》演说中特别指出,要消灭敌伪,扩大解放区,缩小沦陷区。八路军总部根据党中央毛主席的战略决策,指挥八路军在华北各地发动了1945年的春夏季攻势作战。

1945年1月,中共中央北方局、八路军总部和一二九师司令部相继发出集中优势兵力,向敌人守备薄弱的地方发动进攻的命令,各根据地八路军先后对敌伪展开了进攻。

在攻势作战中华北各抗日根据地面积迅速扩大,1945年邓小平的冀鲁豫之行对根据地建设更 广泛的指导意义,有力地推动了华北抗日根据地的各项建设。1944年12月,冀鲁豫分局(通称平原分局)书记宋任穷电请党中央派大员到平原指导工作,因为根据地人口已达两千多万,党中央即指示邓小平到平原指导工作。邓小平于3月中旬率中共中央北方局刘锡五、李大章、彭涛等领导20余人从麻田出发,经敌几道封锁线,过卫河到达平原区,深入到濮县、滑县等调查研究以后,在分局召开的群众工作会议上邓小平作了重要报告。报告就新老根据地不同地区的减租减息,发动群众、正确执行政策等作了深刻的分析,对所取得的成绩充分肯定,对伤害中农等缺点也毫不避忌,并探讨产生偏差的深层原因。根据市级情况,邓小平在报告中对今后工作提出九点意见。整个报告根据实事求是的原则,抓住发动群众进行减租减息这一中心环节,从巩固和扩大根据地,准备对日军实行战略反攻这一高度作了深刻的阐述。邓小平这一重要报告不仅指导了平原区的群众运动和根据地建设,也有力地推动了整个华北根据地的巩固和发展。邓小平指导平原工作结束后,留下彭涛、周惠等同志后,他即返回麻田,于6月29日奉命赴延安。

春季攻势结束后,八路军总部于5月29日发布应进行更积极的攻势命令。晋察冀军区以进军敌占区为目的,在夏季攻势作战中先后进行了雁北战役、察南战役、热辽战役和大清河等战役,歼灭日伪军1.07万余人。晋冀鲁豫的太行、太岳、冀鲁豫八路军,在夏季攻势作战中集中指挥,规模大,攻势猛,共进行大小战斗2300余次,攻克据点2800余个,歼日伪军3.78万人。

八路军春夏季攻势取得空前的战绩,同时,八路军总部根据中共中央和毛主席的战略部署积极准备大反攻,夺取最后胜利。1945年4月6日,总部警卫营与特务团合并,组成“朱德警卫团”,在左权县桐峪举行命名大会。滕代远宣读命令,任命钟命锋为团长,陈志坚为政委。5月1日,滕代远参谋长在“5.1”节纪念大会上发表演讲,总结攻势作战战绩,激励士气。7月8日,八路军总部在麻田举行5千余人参加的抗战8周年纪念大会,通过向毛主席致敬电。8月8日,毛主席发表《对日寇的最后一战》,号召举行大规模的反攻。8月10日,朱德总司令在延安解放区军队发布反攻进军和受降命令。刘伯承、邓小平、滕代远令晋冀鲁豫根据地各军迅速夺取敌占城市,破敌交通线。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同日,中共中央决定撤销中共中央北方局,八路军总部由太行迁至延安。

一代抗日精英汇聚太行,在麻田运筹帷幄。八路军总部指挥华北抗日,抗日根据地军民与侵略者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迎来了中华民族抵抗异族侵略的胜利,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上写下了光辉的篇章。

1996年,该旧址被列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麻田八路军总部旧址历史背景

麻田八路军总部旧址

麻田八路军总部旧址历史背景

麻田八路军总部旧址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红色左权):麻田八路军总部旧址历史背景

(浏览 14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