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决三纵队机要工作的回忆

张文远

 

1940年春,八路军一二九师师长刘伯承、政委邓小平,为了加强决三纵队部队的建设,决定给决三纵队司令部配备电台,增设机要股。机要股成立时从八路军中调来任光远同志任股长,纵队领导又从纵队连队调来文化教员苏长源,不久把我从纵队政治部保卫科调到机要股。这样一开始机要股有三个人,我们三个人工作了几个月,上级又调来肖明山,纵队领导又从决七团调来都得胜。这是机要股人员最多的时候,以后随着部队建制变动,决三纵队机要股曾和三八五旅机要股合并,人员也有所变动。
机要工作是的咽喉命脉。在抗日战争的艰难岁月中,敌人通讯工具先进发达,而我们的通讯工具落后简陋。敌人占据着大中小城市和交通要道,有火车、汽车、飞机、轮船,有无线电台和有线电话。我军住在偏僻的农村和落后的山区,通讯工具只有马匹,短途有线电话和极少量的电台,向上级汇报情況请示工作,向友互通敌倩,向下级收集情况指示工作,主要靠电台。可是无线电波在空中传波敌人很容易收到,并方百计猜译我军的电报内容。为了不使敌人猜译出电报内容,我军发出去的电报,都必须经过机要部门的密码处理,用密码翻译成电码用无线电台发出去,这样人收到我军的电报,猜译不出来。所以在选择机要人员的条件上,中央军委规定非常严格,必须是中共正式员,历史清白,政治可,思想进步,工作积极,作风正派,体健康,高小以上文化程度,二十岁左右的青年干部。并对机要工作和机要人员作了严格的规定:1、努力学习政治,刻苦钻研业务,注意锻炼身体,积极完成工作任务。2、要严格组织生活,不能单独行动,私信公开,不喝酒,不准泄露党的机密3、在政治学习、组织生活上,政治委员、政治部主任,要亲自督促、检查、指示。4、机要人员办公室和宿舍,必须靠近首长,要有警卫人员保护,使其绝对安全。5、机要人员要随身携带密码,保证密码绝对安全。6、机要人员要保护密码安全和保护自己生命一样重要,机要人员要经常身上带有火柴,必要时要迅速焚烧密码,绝对不能把密码落入敌人手中。刘师长、邓政委也指示机要人员要做到“口密如瓶,心细如发。

决三纵队机要工作的回忆

 
 
在碾盘下边宿营
 
一九四〇年百团大战”后,敌人集结重兵,向我根据地进行大扫荡,妄消灭我军有生力量。八路军总部和一二九师领导机关各一部份,还有决三队领导机关大部,转移到黎城县南委泉、北委泉一带。敌人向这个地带进犯,邓小平政委和罗瑞卿主任为了保存我军有生力量,跳出敌人包围圈,率领我军迅速转移到武乡县海拔2012米高的大山上。这天,我们来到大山中的小窝铺,小窝铺只有座两间大的石板棚小屋,当我们赶到小窝铺时,天已经黑了,并下起小雨来,小会儿雨里又爽着小雪。山下敌情不明,山高路远,下山住宿困难重重。于是邓罗首长決定就地露营。这样邓罗首长和总部,一二九师以及决三纵队领导干部,还有机关人员都挤在小窝铺两间大的小屋里,部队都露营在山坡上。我发现这两间房前那盘碾盘下边可以宿营,就向机要股任光远股长反映,他马上请示了决三纵队首长,首长们说,这个意见很好,就按你们的意见办吧!这样我们机要股,就在这个碾盘下边蹲了一夜。天虽然下了一夜小雨,但我们感到很舒服暖和,我们的棉被和衣服都干干的一点也没有湿,我们身上携带的密码和纸张铅笔更是好好的一点也没有湿。第二天天亮了,雨也不下了,山下的敌情也查明了,邓罗首长指示各单位赶快做早饭吃,饭后各单位到指定的地方去休整。
春节“空城计”
 
194011月决三级队领导机关住武乡县宋家庄、张家庄、上下寺烟。这时上级决定决三纵队就是太行三分区的领导机关。1941年春节前夕,我报站获悉,敌人集结重兵,要在春节奔袭太行三分区司令部。分区首长得知这个重要情报后,立即和地委、专署的领导认真研究,决定提前过春节,政军民齐动员,机关部队春节撤离住地,给敌人来个空城计,司令部管理股杀了一日大肥猪,全体人员美餐一顿,并组织了春节联欢晚会。在除夕之夜,我政军民都做好一切准备工作,撤离了驻地。
我们在春节子夜撤宋家庄向榆社县双峰镇方向前进。敌人果然在春节那天早上八点到了分区司令部地宋家庄,人一无所获,兽性发作放火烧了几座民房,就龟缩回据点。
机关部队为迅速摆脱敌人的奔袭圈,急行军走了二小时,到达目的地每个人都精疲力尽,躺到地上就起不来了。分区首长命令各单位赶快烧水、洗脚、做饭、休息。分区首长命令电台架线,机要股准备发报,向刘邓首长汇报情况请示工作。这样机要股,脚也顾不上洗,饭也顾不上吃,也不能休息,整整忙了三个小时才算完成工作任务。
 

决三纵队机要工作的回忆

(1938年7月,决死三纵队开赴晋东南抗日前线)
高山密林里宿营
 
1942524日,敌人集结重兵奔袭山西县麻田八路军总部。左权副总参谋长为了彭德怀副总司令和总部人员的安全转移,在战斗中光荣牺牲。那时太行三分区司令部住武乡县韩家垴,敌人从武乡东段村出发,经韩家垴的山脚下直奔县麻田。司令员鲁瑞林、政委王一伦开始还弄不清敌人的企图,认为敌人和以往扫荡一样,就带领地委、专署、分区机关和部队往东转移,并命令分区所属部队伺机打击敌人。那时我们机要股的同志随鲁司令员一块出发,转移到武乡县石瓮村休息。村子不大,只有20多户人家,司令员鲁瑞林、政委王一伦、地委书记彭涛、专员邓兆祥,还有来专署检查工作的晋冀鲁豫边区政府副主席子和五位领导同志和我们机要股的同志都挤在一个窑洞里休息。吃过午饭,鲁司令、王政委带领机关部队向东北方向转移,天黑我们爬上海拔1774.4米高牛王盘山的密林里。当时敌情不明,不敢下山宿营。是五位领导研究决定就在高山密林里露营,并派侦察员下山查明敌情。密林里很潮温,凡是有油布和雨衣的同志都就地铺上油布、衣挤在一块休息。没有油布、雨衣的同志都坐在树权上,两手抱住树杈休息。我们机要股的同志都没有油布、衣、就把铺盖放在树权上,我们坐在上边,把密码、纸张、铅笔放在怀里,两手抱住树枝休息。天亮了,小鸟在密林里唧喳唧喳地乱叫,侦察员回来了,向五位领导汇报山下没有敌人。于是领导决定机关部队经过密林到白草坪山庄,和附近的山庄旁铺老乡家中,分散做饭吃。到白草坪后鲁司令员让电台赶快架线连络,让机要股准备向刘邓首长汇报情况。这样我们机要股的同志们一股劲工作了两个小时,才吃早饭、休息。我们在白草坪吃了中午吃后,经左会向黎城方向转移。五月十七日敌人撤回各据点。地委、专署、分区机关和部队又返回原住地进行正常工作、学习和训练。
中跋山涉水
 
19429月,太行三分区司令部住武乡县砖壁村。奉刘、邓首长命令,分区所属769团、14团、决九团和大部分县独立营开赴太岳区参加浮山战役。那时我在分区机要股任组长、分区首长命令我带一部电台随769团参加浮山战役。
我带电台到了769团驻地王家峪。第二天天不亮就向太岳出发。部队为了按时到达太岳军区指定的集结地点,不顾风雨,继续前进。天黑部队到达白晋铁路二十多里的山庄体息。晚饭后,团首长命令部队做好过铁路、过河的淮备工作。要求每个人用锥子将鞋口的中间钻上两个眼,再用麻绳穿过两个眼,把鞋绑在脚上,准备出发。部队当时没有雨衣,也没有球鞋,部战士每人只发了一顶草帽,都穿的是老乡给做的布军鞋。轻重机枪、迫击炮,掷弹筒和电台、密码上级都发有衣和油布。部队做好一切出发前的准备工作,我用油布把密码、纸张、铅笔严严的包起来和部队一块冒着大雨出发了。
在不停地下着,襄垣、屯留大都是红土路,一下雨到处是水小河,部队,土路很快成了稀泥。如果鞋不用麻绳紧紧在脚上,就要被稀泥浆吸掉。干部战全身上下早已被大雨淋得湿透了,天上下大雨,身上长流水,脚下踩着稀泥浆,每走一步都非常吃力。可是干部战士个个斗志昂扬,越走劲头越大,别说是下大,就是下刀子也挡不我们干部战士奔赴战场上杀敌的勇气。部队顺利地从虒亭敌据点附近走过铁路,又涉过漳河。大还是不停的下,部队爬山越岭继续行军。天亮后部队到达张店镇宿营,在张店镇休息了一天一夜,又继续行军,路过安泽县境,顺利到达了目的地——沁水县民镇。

扫描:李旭娇

核对:温海明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武乡县党史地方志研究室):决三纵队机要工作的回忆

(浏览 31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