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外交部第一位“狠角色”:迷倒万千人的燕大校花,今天是她陨落的日子。

华人星光(ID:hrxg2020

作者:华人星光

说到中国外交天团,
你第一个想起的,
是一个眼神就霸气万分的王毅?
中国外交部第一位“狠角色”:迷倒万千人的燕大校花,今天是她陨落的日子。
还有温柔中藏着犀利的华春莹?
中国外交部第一位“狠角色”:迷倒万千人的燕大校花,今天是她陨落的日子。
亦或是满头银发,
素有铁娘子之称的傅莹?
中国外交部第一位“狠角色”:迷倒万千人的燕大校花,今天是她陨落的日子。
其实,在中国外交部,
还有一个鲜为人知的真正“狠角色”,
她让周总理黯然神伤,
毛主席赞她天生丽质,
很多外国记者为她的魅力而发狂,
就连蒋介石都嫉妒哀叹:
“我们怎么就没有这样的外交人才!”
而今天,是她陨落的日子……
她,就是龚澎。
中国外交部第一位“狠角色”:迷倒万千人的燕大校花,今天是她陨落的日子。
听说过书香世家,听说过医学世家,
你可听说过中国最有名的外交世家?
没错,正是龚澎家族。
她的父亲龚镇洲
和蒋介石是同班同学
著名的民主革命家;
她的姐姐龚普生
是共和国外交部国际条法司司长,
首任驻爱尔兰大使。
她的姐夫章汉夫
是共和国外交部常务副部长。
再加上她自己,
和未来的丈夫外交部部长乔冠华
可见龚家在共和国外交部怎生了得?
中国外交部第一位“狠角色”:迷倒万千人的燕大校花,今天是她陨落的日子。
19岁,龚澎以优异成绩,
考上当时中国最一流的燕京大学历史系。
那时的她文采飞扬,气质出众,
是有名的“燕大校花”。
不过她可不是什么柔弱之辈,
燕大9个抗日游行“敢死队” ,
她是第一个报名参加的,
且是仅有的女大队长。
不光如此,她和姐姐龚普生一起,
主持了外国记者招待会,
以激昂的勇气,流利的英文,
控诉日本侵华的罪恶,
这是燕大,
第一次由中国学生主持的记者会,
她们的抗日主张,
取得了绝大多数记者的同情和支持。
在积贫积弱的旧中国,
她就是万千火炬中的一把,
点亮自己,
成为抗日学生队伍中最耀眼的那束光!
中国外交部第一位“狠角色”:迷倒万千人的燕大校花,今天是她陨落的日子。
1937年,从延安回来的斯诺,
写出了《红星照耀下的中国》,
龚澎看过后,
当即决定南下香港绕道奔赴延安,
以她当时的家庭背景和能力,
完全可以出国工作谋得安稳职位,
亦或走上一条高官厚禄的坦途,
可她偏选择了最艰难的路:
奔向延安,投身革命!
她没有告诉家人自己的真实去向,
但父亲已经猜到了八九分,
临别那天,父亲对她说:
“你选择了你认为正确的道路,
那就不要回头。”
1938年,
龚澎成为马列学院第一批学员,
还成为了毛泽东的英语翻译。
凭借出色能力,
她获得了绝大多数红军领导人的信任,
在彭德怀的介绍下,
她留在太行上八路军总部,
担任秘书工作。
中国外交部第一位“狠角色”:迷倒万千人的燕大校花,今天是她陨落的日子。
在延安的这段时间,
她看到了一个崭新的世界,
并成为这个世界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
她也收获了一份矢志不渝的爱情,
在延安留下了一段生死恋歌的传奇。
他叫刘文华
德国毕业,在朱德身边当秘书。
因为工作原因两人相识相知,
只是新婚不久便是分别,
刘文华被派往重庆协助周恩来工作,
他们约定鸿雁传书,十天一封,
可念啊念盼啊盼,盼来的却是噩耗!
周恩来回来了,
交给她一个挎包,
她一眼就认出来这是他形影不离的东西!
可是他人呢…….
“龚澎,文华他不幸患上急病,
英年早逝……”
后边周恩来再说什么,她已经听不清了,
麻木地打开挎包,
里边是她的一缕秀发,
她的照片,她的书信,
全是她,全是她!
还有…….一封没写完的遗书,
“我深爱我的妻子,我想她,
我自知命不久矣,
只要她继续为革命工作,
即便她以后再嫁,也是对得起我的。”
字字泣血,肝肠寸断,
龚澎哭了很久很久才缓过来,
她说:“一个人的生命,
在现在这样国破家亡的情形下,
已不再是她自己的,
我不会因私人的感情而湮没,
这不是父亲所教育的我,
也不是文华所期望的我。”
带着父亲的革命教导和丈夫的遗愿,
龚澎擦干眼泪,
全身心投入到了革命征途。
中国外交部第一位“狠角色”:迷倒万千人的燕大校花,今天是她陨落的日子。
第一个翻译了《红星照耀中国》,
成为周恩来的外事秘书,
还担任我党新闻发言人
在代表我党和外国记者打交道期间,
龚澎凭借令人信服的能力,
和卓越的善谈魅力,
让不少外国人,纷纷为她倾倒。
一位美国大使馆友人回忆说,
当时他在重庆接触的人当中,
印象最深的就是周恩来的助手龚澎。
她才华出众举止大方而洒脱,
和她交谈没有拘谨之感。
国际著名记者爱泼斯坦在谈到龚澎时说,
她的个人魅力的确是吸引人的一方面,
但是更多的是外国记者,
可以从她那里听到真话。
甚至在某种程度上,
龚澎改变了一些国外人士,
对共产党人原有的印象。
费正清写道:
“我发现龚澎对她所认识的每一个人,
都产生一种驯服功能。
布鲁克斯·埃特金森,
也同样感到了她那奔放的热情,
别的记者更不用说了,
纽约先驱论坛报记者约瑟夫·艾尔索普,
因她的魅力而发狂,
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记者,
爱律克·萨瓦莱德,
一见到她就容光焕发,
菲利浦·司普劳斯,
则是暗自表示倾慕之情。
英国大使馆中部分人士也都是这样。”
在当时的重庆,
龚澎成了“言论自由的象征。”
曾担任燕京大学校长的司徒雷登,
和毛泽东会晤时,十分自豪地说:
“龚澎是我们燕京大学最出色的学生。”
法新社、美联社等众多外国记者,
都折服于龚澎的才华和美貌,
毛泽东也不吝赞美:
龚澎的气质无人能出其右。
周恩来也说,
没有人能够代替龚澎。
甚至蒋介石都颇有些嫉妒的感慨,
为什么国民党中,
找不到像龚澎一样优秀的外交人才。
中国外交部第一位“狠角色”:迷倒万千人的燕大校花,今天是她陨落的日子。
而龚澎身上,
不光有迷倒万千人的魅力,
更有无畏无惧的革命胆魄。
抗战时期,
重庆作为世界反法西斯力量的集合地,
龚澎代表我党长驻重庆,
和几百个报社的国内外记者打交道,
一言一行都被盯得很紧,
因为记者站,
是许多国民党特务经常光顾的地方,
他们常混杂在其中盯梢监视,
更有阴险的会蓄意制造事端,
挑起激化矛盾,
每天出入这里,
随时都会遭到绑架和不测。
可这些并没有吓倒龚澎,
她大胆周旋在各国记者中间,
不管遇到什么样的难题,
总能化险为夷,
把最新的消息迅速发布出去。
她说“横下一条心!”
“要做事就不要前怕狼后怕虎!”
1942年间,
龚澎冒着生命危险从重庆红岩村出发,
在日军机的狂轰滥炸中步行数里地,
她随身携带的女士小包中,
放的不是化妆品,
而是从我党解放区,
传来的最新广播稿件。
这些稿件被她复印成册,
最终传递到外国记者的手中登上报纸。
红色春风,就这样吹遍祖国大地,
吹向全世界无产阶级革命者心中。
龚澎如此辛苦,
党组织不忍她总是孤身一人,
在周恩来的撮合下,
她和时任《新华日报》主编的乔冠华,
结为伉俪,断肠人遇上心上人,
爽朗的乔冠华,
让龚澎的心重新活了过来。
毛泽东称二人是,
“天生丽质双飞燕,千里姻缘革命牵。”
中国外交部第一位“狠角色”:迷倒万千人的燕大校花,今天是她陨落的日子。
中国外交部第一位“狠角色”:迷倒万千人的燕大校花,今天是她陨落的日子。
1949年新中国成立,
龚澎众望所归
在外交部担任第一任新闻司司长,
正式登上国际舞台,
她年仅35岁,
却是当时正司级干部中惟一的女性
她在这一职位的任职时间长达15年,
是迄今在该职位上任职时间最长的人。
这在中国外交史上,
是绝无仅有的特例,
为什么?
因为她真的出色到无人能及!
朝鲜战争时期,
手握核武的美国打算对朝使用原子弹,
虽然知晓这一消息的人寥寥无几,
但远在中国的龚澎,
透过新闻界同行的只字片语,
敏锐地觉察到情况的危急性。
她果断联络美国和欧洲友人,
成功获取美军有关核武器的机密文件,
并向中央汇报,
这份文件对党中央的在朝战略决策,
有着极其重大的意义。
中国外交部第一位“狠角色”:迷倒万千人的燕大校花,今天是她陨落的日子。
1954年,
举世瞩目的日内瓦会议召开,
龚澎与周恩来一起参会。
作为中国代表团的发言人,
龚澎干练果断的处事风格
和缜密的思维被众多记者所叹服,
东方古国的磅礴气度被她尽展无疑。
第二次日内瓦会议时,
周恩来总理亲自提议,
由龚澎作为中国代表团的首席发言人。
 
中国外交部第一位“狠角色”:迷倒万千人的燕大校花,今天是她陨落的日子。
她和周恩来出访亚非拉14国,
在那个中国外交最艰难的年代,
她以温柔外表,大气风度,
代表中国,
向世界各国传递了友好的名片,
在她努力之下,
中国成为最受亚非拉欢迎的国家!
中国外交部第一位“狠角色”:迷倒万千人的燕大校花,今天是她陨落的日子。
中国外交部第一位“狠角色”:迷倒万千人的燕大校花,今天是她陨落的日子。
1960年,
老朋友斯诺冲破种种阻力重访中国,
就是龚澎负责接待工作。
1965年毛主席接见斯诺时,
仍是龚澎陪同斯诺走上天安门,
新中国不忘老朋友的情分,
在国际迅速引起好感。
英籍作家韩素音对新中国感到陌生,
是龚澎力邀之下,
韩素音回到中国采访,
后来韩素音写出了毛泽东传,
为新中国在全世界做了宣传。
而这些,
都是龚澎在默默牵线搭桥。
她更能知人善任,
建国后,她和丈夫乔冠华,
都在外交部任重要职务,
国务院想先提拔龚澎为部长助理时,
她谢绝了,
并推荐了自己的丈夫。
中国外交部第一位“狠角色”:迷倒万千人的燕大校花,今天是她陨落的日子。
她甘愿身居乔冠华身后,
在她悉心教导下,
女儿乔松都学习成绩优异,
成年后成为了一名优秀军医,
儿子乔宗准,
更是继承父母卓越的外交潜质,
进入外交部工作,
后成为了我国外交部副部长。
事业蒸蒸日上,家庭和睦美满,
可偏偏苍天要在此时此刻,
带给她生命所不能承受之重的狂风暴雨。
1966年,
龚澎被迫放弃了挚爱的外交工作,
成了一名扫厕所的清洁女工,
非但如此,她还时常被揪出来批评。
在一次惨遭殴打后,
她默默擦去脸上鲜血,
爬上6楼去扫厕所。
无论怎么逼问,她都不曾低头,
屈服二字对她来说,绝无可能。
尽管在周恩来的尽力庇护下,
她仍有家可以回,
但种种折磨让她身心俱疲,
再加上后期牵挂着外交事业,
更是心力交瘁,
她的身体状况不断恶化,
消瘦到皮包骨头,脑出血两次…….
1970年9月20日,饱尝苦难的龚澎,
离开了这个世界。
那天,消息传给了周总理,
总理无法相信这样的噩耗,
他黯然神伤,
嘴里不停地念叨着一句话:
“她死了!龚澎死了……”
那个在中国外交史上绝无仅有的,
惊才艳艳的女子,
在她年仅56岁的年纪,
永远地烟消云散了……
中国外交部第一位“狠角色”:迷倒万千人的燕大校花,今天是她陨落的日子。
一年后,
乔冠华作为第26届联大中国代表团团长,
在联合国讲坛上为中国人扬眉吐气,
可是有多少人知道,
在那张“乔的大笑”照片的后面,
藏着一个中国女人,
对中国外交一生的爱与奉献,
对这个国家所倾心付出的血与泪……
中国外交部第一位“狠角色”:迷倒万千人的燕大校花,今天是她陨落的日子。
既有男人一样宽广的胸怀,
又有女人一样细腻的情感;
既有理想主义的事业心,
又有现实主义的责任感。
在祖国最孱弱的时刻,
以自己柔弱的肩膀,
担起了革命事业,担起了外交伟业,
龚澎,
她是惊才艳艳的外交官,
更是有着男子气概的巾帼英雄!
今天,2022年9月20日,
是龚澎逝世52周年祭日,
在中国外交天团闪耀世界之际,
请不要忘记,
曾有一个叫龚澎的外交官,
在中国最艰难的外交时代,
书写过一段辉煌外交史,
为弱小的中国,发出过最强音!
END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人间颂):中国外交部第一位“狠角色”:迷倒万千人的燕大校花,今天是她陨落的日子。

(浏览 52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