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开在心里的“炮仗花” | 田新法(文)雪莲花(诵读)

【河顺文艺•第292期】

【散文】开在心里的“炮仗花” | 田新法(文)雪莲花(诵读)

    【散文】

 

          开在心里的“炮仗花 

诵读 雪莲花

制作 旭日东升

□ 田新法

 

“炮仗花”的学名叫地黄花,由于其长喇叭状,酷似过年时小孩们燃放的炮仗,所以故乡人习惯叫它炮仗花。偶返故土,心中老是牵挂着村东那片名叫东坡的荒山野岭,因为在记忆中,那里就有我魂牵梦绕的炮仗花!
 

【散文】开在心里的“炮仗花” | 田新法(文)雪莲花(诵读)

一大早起来,啃个馒头、喝碗稀饭,就迫不及待地奔东坡而去。走着走着,忽然,我看见了,在高高的岸头上,一串串紫红色的喇叭花灼灼绽放,金色的阳光透过草丛照射在喇叭上,花儿迎风摇曳,似乎在向人点头哈腰打招呼。“啊!”我不由长舒一口气,几乎要呆住了。是它——炮仗花,一直以来开在我心中的花!于是,便慌不择路地爬上高岸,蹲下来细细端详,用手采上一朵,拿到鼻子下深深地嗅,放到舌头上轻轻地舔,顿时,感觉自己要在香香甜甜之中醉倒了。

【散文】开在心里的“炮仗花” | 田新法(文)雪莲花(诵读)

放眼望去,这里的炮仗花还真不少。有的长在土路边,有的长在岸窟窿里,有的成片长在放弃种庄稼的空地上。正值花盛期,一棵棵、一簇簇、一片片自由绽放。也许是土壤性质决定,花的颜色在各个地块并不完全相同,有的粉红、有的紫红、有的橙红,但形状却都是长喇叭。喇叭筒里可以看到油油的花蕊,特殊的香味惹得蜜蜂嗡嗡嘤嘤、格外繁忙。
 
此时此刻,我想起孩童时玩炮仗花的情景。轻轻地把喇叭花揪上一朵,迫不及待地放入口中,用舌头慢慢地舔,用嘴唇用劲吮吸。吸完了炮仗里的蜜水,再咬下半截花咀嚼咽下;剩下的半截花吹满气,在两个巴掌间用力一拍,“叭”地一声,炮仗就炸了。炮仗花的蜜,是最为纯正的蜜;炮仗花蜜的甜,是沁人心脾的甜。我敢保证,任谁吃了炮仗花的蜜,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种味道的。

【散文】开在心里的“炮仗花” | 田新法(文)雪莲花(诵读)

此时此刻,我想起家乡人把炮仗花当菜吃的情景。灾荒年景,人们四处寻找野菜,其中就包括炮仗花和它的叶子。先将它们用水泡一泡,再捞出来下锅炒,或者直接用开水烫过后做成凉拌菜。当然,炮仗花的根部,叫做地黄的东西更好吃,许多人都会把它切丝凉拌或煮粥,还有的腌制成咸菜,晒干后用来泡酒、泡茶喝。

 

此时此刻,我想起小时候跟随父辈漫山遍野去挖药材的情景。扛着镢头、提着篮子,四处去挖药材换钱。挖出的药材有瓜蒌、远志、透骨草等,当然也少不了地黄。药材挖回来后,还得进行初加工,晒干或风干。忙忙碌碌几天,也就是卖个块把钱,但却感觉发了大财。如今的老百姓看来是真的有钱了,对满地可以卖钱的草药却视而不见!真是此一时、彼一时。

【散文】开在心里的“炮仗花” | 田新法(文)雪莲花(诵读)

此时此刻,我得好好地研究一下炮仗花了。查查百度,知道地黄这种药材,主要分布于长江以北省份。地黄入药,最早出典于《神农本草经》,为传统名贵中药之一。依照炮制方法,在药材上可分为鲜地黄、生地黄与熟地黄。三种地黄以其不同的药性,可以治疗不同的病症。鲜地黄多用于热病伤阴、舌绛烦渴和咽喉肿痛等;生地黄常针对阴虚内热、骨蒸劳热和发斑发疹等病症;而熟地黄则主治肝肾阴虚、腰膝酸软、盗汗遗精、内热消渴、血虚萎黄、心悸怔忡、月经不调、崩漏下血、眩晕耳鸣、须发早白等。
 
常言说“药物无效、炮料不到”,而地黄这种药就最讲究炮料。熟地黄又称“九地”,源于它的精细的炮制过程,所谓“九制”,是说要经过九道严格的工序,配以许多辅料,数十天时间才能制成。难怪从古以来,无数中医名家都会把地黄当做治病救人的至宝和“圣药”。
 
河南有个怀庆府(焦作一带),怀庆府有全国知名的“四大怀药”,而地黄乃是怀药之首。史载,从周朝始,四大怀药就被历代列为皇室贡品。唐宋时期,四大怀药已久负盛名,经丝绸之路传入亚欧各国。明代郑和将怀药带入东南亚、中东和非洲各国。近代,四大怀药被海外人士誉为“华药”。至今,怀庆府一带的地黄仍为国家重要的创汇产品,产品远销世界各地。

【散文】开在心里的“炮仗花” | 田新法(文)雪莲花(诵读)

其实,对于地黄的神奇疗效,我是早就知晓一些,并且深深受过益的。曾经,我的爱人得过一种非常严重的病——甲亢。新陈代谢加快,吃的和拉的都越来越多,却严重消瘦,怕热、出汗、浮肿、低烧、心悸、失眠、易怒、焦虑。几次住院和病危。吃西药虽管用,但副作用大,一停就复发,吃到后来,肠胃不适、严重贫血。不得已,改用中医治疗,药方中的主药就是地黄。坚持服药一年后,情况大为改善,后改服六味地黄丸和杞菊地黄丸等中成药,终于彻底治愈。如果说是中药救了我爱人的命,那么,地黄——炮仗花就是头份功劳!
 
如此,我当然要感恩了。站在东坡山下的荒地里,看着这满地盛开的炮仗花,久久不愿离去。掏出相机,不停地拍照,想让这些美丽的花朵永远留在视野中;伸出手来,贪婪地揪吃炮仗花,想把它特有的甜蜜永远留在味觉里。啊,炮仗花,开在我心中的炮仗花!虽然东坡山处处都有好风光,但我哪儿都不想去了,就醉卧在这片炮仗花里,直到情绪完全释放、逸致得到满足,再作打算吧。

【散文】开在心里的“炮仗花” | 田新法(文)雪莲花(诵读)

 
      (写于:2022-08-20)

 – 作 者 简 介

【散文】开在心里的“炮仗花” | 田新法(文)雪莲花(诵读)

田新法  男,古稀老汉。大学文化。籍贯河南林州。从戎23年,铁路工作近20年。出版文学作品集《春天过后不是秋》《文乐极境》等。

 

– 诵读者简介 –

雪莲花  女,林州市人,教育工作者,爱好文学、诵读、心理学研究。

-End-

版权声明:【河顺文艺所使用的文章、图片及音乐属于相关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如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敬请相关权利人随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河顺文艺):【散文】开在心里的“炮仗花” | 田新法(文)雪莲花(诵读)

(浏览 39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