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网

我所知道的“无名式马步枪”和“八一式马步枪”

我所知道的“无名式马步枪”和“八一式马步枪”

在我党我军我国历史上,有这样一个震惊世界的惊人之举——将山沟沟里造出的一支世界一流的新型步枪送给了美国驻延安观察组最后一任组长克利福德·扬。

 

这支步枪就是党中央毛主席送给克利福德·扬的一支“八一式马步枪”,克利福德·扬对这支“八一式马步枪”十分喜欢,爱不释手,现在,这支“八一式马步枪”被美国波士顿著名华裔轻型枪支收藏家徐林所收藏。据徐林介绍,这支枪至今完好,是他收藏的步枪中最好的一支,80多年了,仍然使用自如。对此,中央电视台不远万里赴徐林家拜访。

 

我所知道的“无名式马步枪”和“八一式马步枪”

 

“八一式马步枪”是在“无名式马步枪”基础上改进的,“无名式马步枪”比德国的突击步枪早了4年,比美国的小口径步枪早了27年,是世界上枪支专家公认的轻型化步枪的始祖,因此,至今“无名式马步枪”和“八一式马步枪”在抗日战争年代,用钢轨和土法上马,在山沟沟里愣是造出来的那种精神仍然令世人赞叹不已。现在“无名式马步枪”和“八一式马步枪”这两种枪各有一支珍藏在北京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无名式马步枪”和“八一式马步枪”的诞生,彰显了我党我军我国的一种革命精神——延安“硅谷”创新创造精神;展示了我党我军我国的一种光荣传统——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光荣传统,是我党我军我国历史上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创新创意、发明创造的结晶和光辉典范。我与“无名式马步枪”和“八一式马步枪”主要设计制造者刘贵福之子刘建国是好朋友,我们常在一起探讨“无名式马步枪”和“八一式马步枪”的发明创造。

 

刘贵福奔赴延安参加革命

“无名式马步枪”和“八一式马步枪”的主要设计制造者是刘贵福。刘贵福,1907年生于山东省宁津县惺悟寨村,16岁成为北京西北边防督办公署修械所学徒,后在信阳、晋城国民军修械所和太原等兵工厂工作13年,七七事变后,刘贵福为了早日抗日,带领16名工人经临汾八路军办事处赶赴延安柳树店兵工厂参加革命,曾任柳树店兵工厂科长、茶坊兵工厂枪械修造部负责人。1939年4月入党,1939年7月被派往太行山八路军总部军工部工作,曾任军工部技师、军工部(黄崖洞)一所副所长、梁沟四所副所长、枪弹厂厂长、太原第二工具厂厂长。新中国后,先后任长治华北兵工局第一兵工厂、牡丹江一二一厂厂长、二机部一局质量处处长和五机部七局主任工程师等职位。擅长轻武器设计和修造,1966年病逝。

 

他先后主持修复延安百余挺机枪;将马克沁机枪改装成高射机枪,加强了延安的防空力量,致使日机不敢频繁轰炸延安;主持设计研制成功7.9毫米轻型的“无名式马步枪”,在“无名式马步枪”的基础上改为“八一式马步枪”;主持设计研制成功“八一式驳壳枪”;将“沈阳造韩麟春13年式79步枪”改造为“新式65步枪”;进行“50小炮”曲平两用的改进工作;主持成功生产出太行军工“全新枪弹”。研制了刮斜机、拉线机、铣铇两用机、边槽机和标尺分度器等10余项专用设备。新中国成立后,主持我国建国初期一批制式兵器定型工作,开发了我国国防空缺的硬质合金、人造宝石等新产品;开发三线建设和地方兵工厂的创建工作,为我国的国防、航天工业做出了重要贡献。

 

1939年5月,在延安陕甘宁边区工业展览会上,因“无名式马步枪”符合“对国防工业有特殊贡献”的标准,荣获甲等产品奖,陕甘宁边区机器厂获特等奖单位;刘贵福荣获“劳动英雄”称号及毛主席题词的“刘贵福同志你是生产战线上的英雄——毛泽东”布巾。1940年首创了八路军制式化生产的“八一式马步枪”。1943年被评为八路军总部军工部劳动英雄,获“技术能手”称号。1944年被评为总部军工部模范技术干部。是八路军轻型化制式步枪的开创者、枪械专家。

 

“无名式马步枪”的发明创造

七七事变爆发后,国共第二次合作,共同抗日,但是,由于国民党在开始发了两次军饷后就不再发共产党军队的军饷和武器弹药,致使我军作战步履维艰,军饷只能自筹,武器弹药只好向日本鬼子夺取,但是,往往为了夺取一支步枪,要付出牺牲3个士兵生命的代价,为此,党中央毛主席发出指示,必须建立自己的兵工厂,自己动手制造武器。毛泽东等在给周恩来等的电报中强调:请你们立即开始用一切方法在山西弄到一部造枪机器及若干造枪工人,准备在延安设立兵工厂造枪,即造土枪亦好。

 

刘贵福等就是这个时候来到延安的,当时的延安物资极度匮乏,朱德总司令一个月的津贴只有5元钱,然而,却发给刘贵福28元。兵工厂的厂长、政委和原来的工人吃的是杂粮,而给刘贵福等新来的技术骨干吃的是白馍,这使得刘贵福等人感慨万分。刘贵福说,在国民党统治区,国民党不把他们当人看,而在延安,共产党却把他们视为座上宾、掌上宝。从此,刘贵福等人夜以继日地全心全意、全力以赴投入“无名式马步枪”的研制中。

 

刘贵福没有套用现成的图纸,而是在参考了世界各国的各种各样的步枪、马枪后,反复对比这些枪的优缺点,反复学习了毛泽东的《论持久战》,得出八路军使用的步枪必须适应八路军流动性、灵活性、方便性的作战特点,必须适合八路军近战夜战的作战形式:将马枪、步枪的优点结合起来,既缩短步枪不必要的射程,又克服马枪射程太短的缺点,减轻枪体重量(采用挖空式枪托),再配上折叠式三棱刺刀,才能便于携带,才能适合急行军、游击战、肉搏战。由此,在反复讨论、反复试验、反复探索中,“无名式马步枪”终于诞生了,该枪口径7.9毫米,短而轻,长不到一米,比一般步枪短100至200毫米,枪重仅3.36公斤,近似马枪,后坐力小,但枪身和刺刀总长超过三八大盖,折叠式三棱刺刀,拼刺刀占尽优势,因此,在延安工展会获奖,引起了毛泽东主席的高度称赞并题词,毛主席还亲自拿枪瞄准。毛泽东看到“无名式马步枪”打心眼里非常高兴,他原来设想的是我们自己能造土枪就很好了。现在,没想到刘贵福竟然造出了崭新的世界一流的钢枪,真是出乎他的意料,所以,毛泽东十分兴奋和高兴。

 

“无名式马步枪”是刘贵福等在克服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在设备不全、资金短缺的情况下,坚持“自己发明、自己动手、自己创造、自己制造”的创新精神,土法上马,在一双双布满血泡和老茧的手上制造出来的。

 

没有造枪的钢材,刘贵福等就用日本鬼子的铁路钢轨,钢轨上部造枪管,中部造枪支零件,底部造刺刀,精打细算,物尽其用。

 

在仅有的几台枪械制造机器均没有动力设备无法开动的困难面前,他们想出了用人力摇动转轮带动机器运转的土办法。没有枪管深孔钻床,刘贵福等集思广益、土法上马,制造出了中国(也可以说是世界上)首台自制土洋结合的枪管深孔钻床:在一个长条板凳的前面架起一个石头磨盘,安上摇把,负责枪管钻孔的工人像“磨剪子戗菜刀”的师傅那样,骑在长条板凳上,把枪管毛坯插在磨盘中心孔里,用肩膀将钻头顶在枪管毛坯的中心上,钻头是在一根细长的铁杆的前端焊上刀头,另一个人摇动磨盘飞快旋转,带动枪管毛坯转动,钻头渐渐前进,进入枪管的深部,直至贯通。没有专用的枪械金属零件表面防锈处理设备,他们采用在火炉里铺上一层烟煤,控制好适当的温度,把金属零件放在烟煤上,使金属零件经过加热、烟熏、氧化,再反复用皮油在表面上擦拭,使金属零件表面上形成一层黝黑锃亮的薄膜,达到了枪械金属零件的防锈要求,而且防锈能力相当好。

 

膛线(来复线)是枪管制造的一个关键环节。可是没有膛线机,怎样才能准确无误地加工出符合设计标准的膛线呢?

 

刘贵福等一边采用冷压法,一边反复研究、试验,尤其是在对“无名式马步枪”的改进期间,研发小组经过反复研究、试验,想出个“土办法”,就是利用纺机的原理,让木工自制了一台纺车式土镟床,利用刀具拉伸配合枪管旋转的切削操作,成功地按照设计缠角完成了规定导程360度的旋转膛线。

 

刘贵福根据这个操作,后来设计制造出专用的拉线机和钻床,用机械一次旋膛,即能拉出四条标准膛线,完成一根枪管的膛线制造,从而大大提高了生产效率和产品质量,为后来“八一式马步枪”的制式化从手工制造到机械化生产奠定了技术基础。这个土造的膛线机比国民党从德国进口的都好用。

 

所以,“无名式马步枪”的制造和诞生,是在极其艰难困苦中产生的,是在缺机少器、标新立异、创新创意中诞生的。“无名式马步枪”的制造和诞生,既深深体现了八路军的自力更生,也深深体现了共产党的艰苦奋斗,更深深体现了军工们的科技创新。“无名式马步枪”的制造和诞生,始终贯穿着艰苦、吃苦、刻苦,科学、科研、科技,创意、创新、创造这一独立自主、自力更生、与时俱进的发明创造主线。

 

“八一式马步枪”的来龙去脉

1939年7月,原本定在延安大批量生产“无名式马步枪”,但由于延安缺少制造武器的装备和材料,在生产了156支“无名式马步枪”后,党中央毛主席决定在紧靠正太、平汉、同蒲、白晋铁路,煤铁资源丰富的晋冀豫根据地发展八路军兵工厂,批量生产“无名式马步枪”及其他武器装备。于是,刘贵福身背一支“无名式马步枪”,与其他技术骨干来到了太行山八路军军工部和黄涯洞。

 

黄涯洞,是个镶嵌在海拔1600多米高的黄崖峰西面崖壁上的天然大石洞,洞高25米、宽20米、深40米。它位于黎城县西北部,地处黎城、辽县、武乡之间,陡崖千仞,壁峰矗立,树林密布,四面环山,东与赤峪沟连接,北与左会山相倚,东南与水窑山、桃花寨山相环。洞的正面有一条通道,是山涧汇流的出口,蜿蜒曲折,两侧高峰耸峙,从涧底仰视,只见一线青天,俗称瓮圪廊。瓮圪廊的尽头,是壁立的断崖,一帘飞瀑,淙淙直下。瀑下有个深潭,叫“无底瓮”。靠东的潭壁上有一条石阶道,叫百梯栈,共120余级,是从谷底登上断崖进入黄崖洞区的唯一通道。石阶分上下两段,以吊桥相连,收回吊桥,路断崖阻,便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黄涯洞是左权亲自挑选的易守难攻、便于进行军工生产的、具有相对安全的生产环境的地方。

 

当时,八路军军工部的部长叫刘鹏,他也是八路军军工部的首任部长,刘鹏是参加过两万五千里长征的老红军,是一位军事干部,在一次保卫朱德的战斗中,敌人的炮弹将他的肚子炸开,肠子摊了一地,他咬咬牙将肠子塞回肚子,又继续战斗,可见刘鹏作战的英勇。1939年3月,八路军总部委派刘鹏成立第六科,不久改为军工部,刘鹏任部长。

 

刘鹏当部长不到一年,在太行山就建立了七八个各有数百人的兵工厂,形成了规模化的生产武器装备的基地。于是,在黄涯洞这个能制造出大批量先进武器装备相对安全的地方,刘贵福静心改进“无名式马步枪”,增加了可调枪准星和防尘罩。1940年3月,军工部召集各厂讨论、开会决定统一步枪生产(见八路军总部军工部五年来生产行政工作报告)。1940年5月,第二任军工部长刘鼎延续了这项工作。刘鼎青年时期赴德国勤工俭学,就读于格延根大学、柏林大学学习工业科学技术。1923年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1924年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为旅欧支部成员。1926年转入苏联东方大学继续深造,1929年学成回国,先后担任中共中央军委机关干部,闽浙赣苏区组织部长,闽浙赣洋源兵工厂政委等职。1936年被任命为中国共产党驻东北军代表。在西安事变中他功不可没,1937年回到延安,担任抗日军政大学特科大队队长,负责培训八路军的通信技术人才。刘鼎担任军工部长后,在他的积极延续这项工作中,统一步枪生产如火如荼开展。

 

1940年8月,此枪更名为“八一式马步枪”,受到彭德怀、徐向前两位首长及三个部长的赞美。一直到20世纪八九十年代,这种枪的某些性能仍然领先世界新潮流,比如,折叠式三棱刺刀在枪下方,用按键扣合,拼刺时可随手甩出,有利于拼刺刀等。

 

“无名式马步枪”和“八一式马步枪”,在庆祝我军建军90周年时,被列为《波澜壮阔90年·难忘的90个第一》其中的一个第一,2018年被命名为中国第一枪。

 

1944年8月,美国驻延安观察组最后一任组长克利福德·扬率美国驻延安观察组到延安,党中央毛主席将一支“八一式马步枪”送给克利福德·扬,他十分喜欢,在得到这支枪后,非常惊讶这支在山沟沟里造出的世界一流的新型步枪。党中央毛主席之所以将一支“八一式马步枪”作为接待美国观察组的珍贵礼物送给克利福德·扬,充分说明“八一式马步枪”在党中央毛主席心中的分量,并由此引出了本文开始的那段佳话。

 

毛泽东的题词被制成奖状

综上所述,“无名式马步枪”和“八一式马步枪”都是以刘贵福为主设计和制造的,大小、长短、重量基本相同,都是三棱刺刀,都是轻型化马步枪,深受前方将士的欢迎,被战士们亲切地称为“我们的小马枪”。解放战争中,太原解放后,彭德怀拿起太原造步枪,连连摇头,连声说:不如我们的“八一式”,不如我们的“八一式”。

 

毛泽东题词的“刘贵福同志你是生产战线上的英雄——毛泽东”布巾,在1942年一次反扫荡的战斗中,被刘贵福的爱人丢失了,多年来,刘贵福的家人原本以为再也见不到毛泽东题词的墨宝了,然而,十分幸运的是,最近几年,陆续发现了毛泽东题词中的一部分“生产战线上的英雄”被制成布巾奖状,而且,被发现的布巾奖状荣获者涉及当时的许多行业,有化工的、有石油的、有管理的等,虽然,被制成的布巾奖状仅仅只有毛泽东题词的一部分,但刘贵福的家人已经感到特别的欣慰,毛泽东题词中对刘贵福造枪的肯定——“生产战线上的英雄”将伴随着布巾奖状而永远存在、永远不朽。

 

2019年5月,我和刘贵福的儿子刘建国、儿媳郭惠玲以及其他抗日战争时期在延安工作过的老兵工的子弟,一同到延安回访,无意中竟然看见了没有写获奖名字的空白的“生产战线上的英雄”布巾奖状,看来,当时所发的“生产战线上的英雄”布巾奖状,有写名的、有空白的,数量都不少,说明当时的延安,从事各行各业工作的人们都在争当生产英雄,可见,当时的延安是一个热气腾腾的生产城市。

 

“生产战线上的英雄”空白的布巾奖状的发现,使我更加清楚了,“生产战线上的英雄”的布巾奖状,不是只发给参加“无名马步枪”的研制者,而是面向当时延安的各行各业中的先进模范发放。(北京国家和军事战略研究学者)

本文来自:《国防科技工业》杂志

我所知道的“无名式马步枪”和“八一式马步枪”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军工天地):我所知道的“无名式马步枪”和“八一式马步枪”

(浏览 50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