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百年追思 从通信兵走出来的东风导弹总设计师(中)

百年追思 从通信兵走出来的东风导弹总设计师(中)

百年追思 从通信兵走出来的东风导弹总设计师(中)

作者林威系林爽之子  

今天(2020,10,05)是中国导弹航天事业开创者林爽诞辰103周年纪念日,他是从通信兵走出来的导弹总设计师,因保密制度、谦虚低调,他的故事鲜为人知。在他诞辰103周年之际,让我们借《通信兵的故事》平台,走近林爽不平凡的一生,特别是他在中国导弹航天事业中所做的奠基性的贡献。

生平简介

百年追思 从通信兵走出来的东风导弹总设计师(中)

林爽,(1917.10.5—2001.11.6)原七机部副部长。中国第一位自主研发导弹总设计师,中国导弹航天事业实行总设计师制度任命的第一位总设计师,中国导弹航天事业的主要开创者之一,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的主要奠基人之一,中国固体弹道导弹与固体导弹发动机事业的主要创业者之一。

1917105日(农历八月二十)林爽出生在北平,1932年加入反帝大同盟(党的外围组织)

1933年在北平因参加纪念一二·运动一周年的游行示威而被捕,由于在拘留中与敌人斗争坚决,经介绍加入共青团,后在去陕西父母处时而失掉了与组织的联系。

 

19367月考入济南齐鲁大学物理系。

 

19385月他弃笔从戎奔赴延安,入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学习。1938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0月抗大毕业,即赴抗日前线——晋察冀军区。

193810月至19413月,任晋察冀军区一分区三团宣教干事,干教股长和分区干教干事。在晋察冀军区培养了大批通信骨干,还负责设计、安装了0.5千瓦的新华广播电台。

19413月至19463月,先后任军区材料股研究班研究员,军区司令部高级无线电班学员,军区无线电训练大队教务主任,军区材料股副股长等职。

 

19463月至194812月,任军区通信联络处教育科副科长兼无线电训练大队高级班班主任;晋察冀电信专科学校教育长,后改为华北电信专科学校,仍任教育长。负责设计、安装了0.5千瓦的新华广播电台。

 

194812月至19499月,任天津电信局军代表组组长,后任副局长。

新中国建立前后,在接管电信机构和发展邮电教育事业中做了大量组织领导与奠基性的工作。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夕,奉调赴广州,任第六区电信管理局军代表,后任广东省邮电管理局局长兼广州市电信局局长。

 

195211月至19563月,调任邮电部教育司副司长。期间,组建北京邮电学院并兼任北京邮电学院代院长。

19563月至19568月,任邮电部技术处处长兼邮电科学研究院筹备处主任。参加领导中国导弹管理与研究机构的创建,后任仿制P-2导弹和中近程、中程导弹设计委员会主任委员、总设计师,主持研制成功中国第一个自行设计的中近程导弹。

 

19568月,调国防部五局(导弹管理局)任副局长兼副总工程师,边组建国防部五局边筹建我国第一个导弹研究机构——国防部第五研究院。

 

1956108日,国防部五院正式成立,195731日,国防部五局并入国防部五院,他任临时党委委员,国防五院副院长。

 

19571116日国防五院成立一、二分院,1957122日被任命为国防部五院一分院副院长。

 

1961127日任东风型号设计委员会主任委员。

 

1962124日任国防五院地地型号总设计师,仍兼任一分院副院长。

 

19625月兼任国防部五院第一总设计师室总设计师、国防五院地地导弹总设计师。

 

1962918日任东风二号导弹总设计师。1964422日任东风三号导弹总设计师。

 

196543日任国防五院四分院院长,430日改任七机部第四研究院院长。

 

1979110日,中共中央任命他为七机部副部长。

 

198212月离休。2001116日因病在北京逝世。

 

 百年追思 从通信兵走出来的东风导弹总设计师(中)

父亲,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的主要奠基人之一

1957年11月15日,国防部长彭德怀向周恩来总理报告,建议:以国防部五院为总院,下设分院,由总院统一领导各分院工作,暂先建二个分院。以五院的一部分成立一个分院,定名为国防五院第一分院;以通信兵的军事电子科学研究院作为一个分院,定名为国防五院第二分院;其党政工作、物资保证、行政管理,均由总院统管。调通信兵部主任兼军事电子科学研究院院长王诤任五院副院长,全力领导五院的工作。

1957年11月16日,周恩来总理任命钱学森为五院院长兼一分院院长,谷景生改任五院副政治委员兼一分院政治委员;刘秉彦为五院副院长兼一分院副院长。为加强五院一分院工作,同年12月2日,国防部长彭德怀任命林爽由五院副院长改任五院一分院副院长。

 

在此之前父亲和工作人员经过一年多辛勤努力已初具规模的国防五院办公大院成为五院总院办公地点,新成立的一分院又要重起炉灶另开张重新寻找新的办公地点。在宣布父亲由五院副院长改任一分院副院长的第二天,父亲和已改任五院副政委兼一分院政委的谷景生,带领着分给一分院的原五院的5个研究室和部分机关人员,于1957年12月3日搬至北京市郊区长辛店云岗马列学院旧址办公,一切又重新开始了艰难创业。1958年7月一分院在北京南苑的营区建成,一分院又从云岗搬到了南苑,就是现在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所在地,当年的国防五院一分院就是现在的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创业初期都渗透着父亲的心血。

 

一分院建院初期钱学森院长的主要精力全在科研技术上,他还要兼顾五院总院的总体工作,五院副院长兼一分院副院长刘秉彦主要对外协工作,他还同时兼顾刚成立的三机部部分工作。一分院的大量实际具体工作都由父亲和政委(先是谷景生、后是张钧)实际负责,这种状态一直到1960年5月18日周恩来总理任命60军政委刘瑄为五院一分院院长,张镰斧和周吉一被任命为一分院副院长时才结束。

父亲从1957年11月16日到1960年5月,实际主持负责一分院工作长达二年多的时间,而且是一分院从无到有的艰苦创业时期。他是名副其实的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的主要奠基人之一。

中国导弹事业起步阶段处处留有父亲的身影

 

在五局与五院合并之前的1956年12月25日,国防五局局长钟夫翔和当副局长的父亲等人与苏方代表普列奥布拉任斯基等,商谈苏制两发P-1液体近程弹道导弹(苏联仿制德国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使用的V-2导弹)的移交程序及其实物讲解等问题,父亲是中方的首席代表。经过四天的紧张商谈于12月29日,中苏双方举行了交接、验收及签字仪式,航委秘书长安东、五局局长钟夫翔、父亲和刚调入五局的总参装备部的史成章、国防五院总体室主任任新民、国防五院发动机室主任梁守槃等出席了签字仪式。中方本由首席代表父亲代表中方签字,但他那天身着中山装,而任新民、梁守槃和史成章身着军礼服,因苏方提出双方签字者军衔要对等,所以中方临时改由由任新民和史成章分别签字。当时任新民是上校军衔,史成章是中校军衔。

 

百年追思 从通信兵走出来的东风导弹总设计师(中)

站立者左起:5钟夫翔、6安东、7林爽、8史成章、9梁守槃、签字者:任新民

百年追思 从通信兵走出来的东风导弹总设计师(中) 1957年元旦休息期间陪苏联谈判人员游览颐和园,前排左起:2林爽、5、史成章 

1957年1月2日元旦过后,钟夫翔、林爽等又同普列奥布拉任斯基一行商谈P-1导弹授课计划及有关问题。

  

1957年3月1日五局与五院合并,钱学森任五院院长,刘秉彦、白学光、林爽任五院副院长。 

 

1957年6月18日,航委决定仿制P-1火箭,并成立P-1领导小组,由段子俊、林爽、陆孝彭、任新民组成。段子俊任组长,林爽任副组长,陆孝彭、任新民任组员。 

 

1957年9月5日,为解决导弹试验靶场问题,根据总参谋部的决定,组成了(导弹)靶场筹建委员会。委员会主任:炮兵副司令兼副政委邱创成。副主任:空军参谋长张廷发、总参军械部副部长陈文彪、国防部五院副院长刘秉彦。当时还是五院副院长的父亲是筹建委员会成员之一

 

1957年9月上旬,父亲参加了聂荣臻副总理为团长的中国政府代表团,赴莫斯科同以别尔乌辛为首的苏联政府代表团进行谈判。10月15日,双方签订了苏联在火箭和航空等新技术方面援助中国的协定(著名的十月十五日协定)。1957年11月16日国防五院一分院成立,父亲任一分院专职副院长。根据这十月十五日协定,两发P-2导弹及一套地面设备于1957年12月24日运抵北京云岗长辛店当时一分院所在地,随车一起到来的还有负责教学的105名苏军官兵。

 

1957年12月9日,国防五院和炮兵在长辛店成立了炮兵教导大队,他们就是今天中国战略导弹部队(火箭军)的先驱。炮兵教导大队营房选在当时长辛店一分院所在地,人员选调由炮兵负责,营区建设和保障及苏军导弹装备接收由一分院负责,此时已任一分院副院长的父亲为此做了大量工作。炮兵教导大队为接苏军装备专门成立了接装指挥部,父亲任接装总指挥。

 

1957年12月,根据我国与苏联签订的协议,苏联为我方提供P-2(我方代号“1059”)导弹实物,1958年上半年提供P-2导弹全部技术资料。按当时五院给各分院的任务分工,五院决定接收“1059”导弹技术资料的任务由一分院完成,技术资料的具体接收由父亲负责。为此1958年6月7日,五院一分院召开了接收“1059”产品图纸资料的准备会议,父亲参加了会议,讨论《接收图纸资料准备计划》,明确了分工,并就有关问题还做了具体的规定。

 

1958年元月1日炮兵教导大队开学,父亲陪同炮兵参谋长陈锐廷、航委秘书长安东、五院院长钱学森、副院长刘秉彦参加开学典礼,他见证了中国火箭军的诞生并为此做出了应有的贡献。

百年追思 从通信兵走出来的东风导弹总设计师(中)

当年炮兵教导大队营房

 

1958年6月28日凌晨,第一批运送资料的列车载着542箱资料到达五院一分院内长辛店李家欲的铁路支线(五院一分院专线)火车站,在父亲的组织指挥下,检查车厢密封完好后开始卸车。院内男女工作人员齐上阵,父亲还亲自搬箱子,从车站到存放资料的库房沿途布置了几十名警卫战士。保密检查处资料科科长杨宏声和工作人员谭丽英等5人及翻译颜子初在库房负责清点接收资料,于7点30分左右资料全部卸完入库。以后又陆续接收了六批资料。

1958年11月,最后一批资料到达,至此,“1059”导弹技术资料接收工作圆满完成。

在此期间一分院在北京南苑的营区已建好,林爽还组织了一分院从长辛店到南苑的搬迁工作。

 

百年追思 从通信兵走出来的东风导弹总设计师(中)

当年国防五院一分院办公楼旧址(当时没有空调和塑钢窗)

百年追思 从通信兵走出来的东风导弹总设计师(中) 国防五院一分院

 

百年追思 从通信兵走出来的东风导弹总设计师(中) 

参与中国第一枚仿制导弹

(东风一号)的全过程(上)

 

1957年,在中苏两国新技术合作谈判前夕,需要准备大量的背景资料。

 

当时,一分院机关管理人员少,也没有健全的部、处编制,父亲就和大家一起准备资料。经过不分昼夜的紧张工作,终于准备好了比较充实的资料,在他和大家的共同努力下,使技术合作谈判取得了圆满成功。

 

1958年1月,父亲参加了由钱学森、王诤、刘秉彦等五院领导组成的中国代表团,同苏联的加里宁、季琴科夫等12人代表团进行谈判,经过艰苦的工作,在苏联援建两个研究院、试制厂、飞行试验靶场及组织导弹生产等方面都取得了实质性的结果,进一步加速了我国导弹仿制及研制生产基地建设的进程。

 

百年追思 从通信兵走出来的东风导弹总设计师(中) 左起:1二分院副院长钱文极、2五院政委刘有光、3五院副院长王诤、4一分院副院长林爽 在莫斯科

苏联先派出一批专家来华帮助中国选择导弹仿制工厂。作为一分院负责人的父亲陪同苏联专家考察了北京、上海、西安、沈阳等地的有关工厂,进行了总装、发动机、控制系统、地面设备等的选厂定点。

 

1958年4月28日,国防部五院决定将仿制P-2导弹的代号定为“1059”,仿制工作全面展开。父亲自始至终参加了仿制工作,从仿制队伍的组建到协作定点等,他都做出了一份重要的贡献。

 

211厂(后来的导弹总装厂,当时还未划归五院领导)接受仿制“1059”导弹任务,与五院一分院成立临时党委,五院副院长兼一分院副院长刘秉彦任书记、211厂党委书记陈度任副书记、父亲任临时党委委员,负责技术生产。

 

就仿制工作本身而言,从设计图纸、资料的翻译、消化,到技术、工艺、设备制造,直至材料、推进剂、元器件等,都是困难重重。父亲毫不气馁,知难而进,锲而不舍地推进仿制工作,带头学习和钻研技术,在充分消化、吸收的基础上组织反设计和制造。

 

1958年,根据中苏有关协议苏联专家陆续来华协助五院搞导弹工程,父亲作为一分院主要负责人一直陪同和协调与苏联专家的工作,一直到1960年11月5日苏联专家撤离。

 

百年追思 从通信兵走出来的东风导弹总设计师(中)

左起:3时任一分院政委张钧、4一分院副院长林爽

 

百年追思 从通信兵走出来的东风导弹总设计师(中)

左起:1一分院政委张钧、2五院政治部主任王文轩、5一分院院长刘瑄、6一分院副院长林爽

百年追思 从通信兵走出来的东风导弹总设计师(中)

一分院副院长兼二个设计委员会主任委员的林爽

 

1960年9月,为加速仿制和自行研制工作,成立了“1059”导弹和自行设计中近程导弹的两个设计委员会,父亲被任命为两个委员会的主任委员,自知肩上的责任和使命,更知任务之艰巨。不仅需要自己废寝忘食,勤奋努力,而且更需要专家、科技人员、干部、工人的齐心协力,团结一致。因此,他在工作中一直注意依靠专家、科技人员、干部和工人。再则就是正确对待来华的苏联专家,以尊重的态度认真听取他们的意见,千方百计地学习他们的知识与经验,又要结合中国的实际,结合中国工业技术的实际,学而不抄,仿而不搬。例如,在氧化剂的选用上,他充分听取国内有关专家的分析计算结果,特别是梁守槃对国产液氧的杂质含量精确的计算,同意采用国产的液氧作为液体火箭发动机的氧化剂。

 

一分院副院长兼二个设计委员会主任委员的林爽

 

1960年9月10日,振奋人心的一天终于来到了,我国使用国产的液氧、酒精、过氧化氢发射苏制的P-2导弹,飞行试验一举成功,这标志着我国已掌握使用操作液体弹道导弹的技术,也为仿制P-2导弹增强了信心。

 

1960年11月5日,在苏联专家撤走后,我国成功地发射了仿制的液体近程弹道导弹; 接着又于12月6日和16日,连续成功地发射了第二枚和第三枚自己制造的导弹。至此仿制工作圆满成功,中国已经有了自己造的导弹,这也是我军装备史上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后来将仿制导弹“1059”命名为“东风一号”。

 

在仿制工作取得重大进展时,即按照聂老总的指示,不失时机地开展了中近程导弹(东风二号)的自行设计工作。尽管有仿制P-2导弹的基础,但自行设计毕竟是第一次,与P-2相比改动的地方比较多,而且又多是导弹关键部位,主要有:提高了发动机的推力和比冲,增大了贮箱的容积,延长了发动机工作时间;弹体结构提高了质量比,将液氧箱的双层结构改为单层结构;控制系统起初仍带有P-2导弹的无线电横偏校正系统,后期改为全惯性控制系统。

 

虽然经过了仿制P-2导弹的实践,设计队伍、工艺队伍、试制生产队伍、试验队伍都得到了一定的锻炼和提高,但当时设计资料、试验资料、参考资料都非常缺乏,甚至连导弹方面的设计手册、技术标准都没有,包括导弹方面的参考书、情报资料也十分有限。从总体到分系统直至仪器设备的设计,从设计到工艺直至加工生产,从试制到地面试验直至飞行试验,都有一系列的技术问题和难题需要解决、协调。这些都需要设计委员会主任委员进行组织、协调。为此,父亲付出了艰辛的劳动与汗水,既要处理和决策一些具体问题,又要对重大问题向领导提出决策建议。

 

1961年1月27日,国防五院任命林爽为“东风”型号设计委员会主任委员。

 

1962年1月24日,国防科委批准同意国防五院的报告,任命林爽为国防五院地地型号总设计师,仍兼任一分院副院长。

1962年3月初,父亲带队赴发射试验基地,执行第一枚中近程导弹的飞行试验任务。3月21日实施发射,导弹起飞后18秒发动机起火,21秒导弹失控,导弹坠毁于发射台前68米、偏左660米处,飞行试验失败。急切盼望研制出“争气弹”的全体参试人员和国防部五院上上下下都大为震惊,心情沉重,感到万分痛惜,父亲作为总设计师的压力更大。他当时在那个被导弹砸出的大坑前转圈,沉重地说那个坑是为他砸的,他准备就埋那个坑里了。正当他和他的同事们茫然时,传来了聂荣臻元帅的指示:既然是试验就有失败的可能,不要追查责任。吃一堑长一智,失败是成功之母,要总结经验教训,以利再战。聂老总亲切的指示与安慰,言简意赅,语重心长,对年青的导弹开拓者们是多么大的信任、关怀和鼓舞啊!父亲和他的同事们没有气馁,更没有退缩,跌倒了爬起来再战。

 

返回北京后,他痛定思痛,反复地从自身进行反思,他认为对导弹这样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缺乏科学的、深入的认识,缺乏科学的管理制度和经验;在组织管理上责任制不够严格,特别是技术责任制不够健全。正是基于这些认识,他围绕严格组织管理责任制和技术责任制,提出了一系列的改进措施:基于对导弹综合性、复杂性的认识,加强总体设计和研制管理,加强总体与分系统、各分系统之间、每个分系统的仪器设备、元器件之间等的联系与协调;健全设计师系统,严格技术责任制;遵守科研纪律,严格按研制程序办事,该做的地面试验要做充分,执行金字塔型的地面试验计划;严格质量要求,一丝不苟;制订计划流程图,加强指挥调度,当时的口号是“马不停蹄,风雨无阻”;明确研制单位试验队与发射操作部队的职责、分工,建立交接制度。他还就型号研制与预先研究、基础设施设备建设之间的关系进行了反思,提出了加强预先研究和基础设施设备建设的建议。

 

正是由于这些经验教训总结得符合实际,一方面保证了故障分析及制订改进措施工作的正常进行;另一方面也为后继型号的研制及其管理奠定了基础。当时虽然还没有明确提出系统工程管理的概念,但已初步形成了系统工程管理的雏型,也可以说是为后来逐步沿革形成完整的系统工程管理办法奠定了基础。

 

他组织科技人员进行紧张的飞行试验结果及故障分析工作,经过反复的分析、研究、计算和试验,终于查清了发生故障的原因。主要是总体设计中没有充分考虑导弹细长体的弹性振动对控制系统、弹体与发动机结构强度的影响,由于弹体弹性振动引起控制系统失稳,另由于发动机结构强度有薄弱之处造成管路断裂。他主持召开了一系列故障分析与采取措施的讨论会,围绕暴露出来的问题,总体和各分系统都开展了大量的研究试验工作。总体与控制分系统设计单位针对弹体的弹性振动进行了多项研究试验和反复的计算;发动机分系统设计单位进行了多种方案的地面对比试验,并在结构上增强了抗振强度。总体部和各分系统研制单位一起制订了完整的地面试验计划,在两年多的时间里共进行了17项大型地面试验,包括控制系统的综合模拟试验;控制、遥测、外测系统的综合匹配试验;发动机的性能和验收试车及全弹试车;全弹振动试验、运输试验等。根据研究试验的结果,审查修改了总体设计方案,采取了相应的改进措施。还举一反三,组织了全面的查排故障疑点与隐患的工作。大家对改进后导弹的飞行试验成功充满了信心。

 

五院院长刘亚楼(此时钱学森已改任技术副院长)和实际主持五院工作的副院长王秉璋都曾担任过军队司令部的参谋长,刘亚楼曾任第四野战军参谋长,指挥了辽沈战役和平津战役;王秉璋曾任空军第一副司令兼司令部参谋长,参与指挥过抗美援朝和国土防空的作战。他们将战争年代的成熟经验引进到导弹开创事业中,决定成立国防五院技术指挥线,五院成立技术指挥线的司令部就是总设计师室,总设计师就是技术指挥线司令部的参谋长。

 

当时父亲是一分院“型号委员会”主任委员,“型号委员会”是一个过渡性的组织形式,试行了一段时期后发现还存在一些问题:如技术责任还不够明确,技术上抓总协调单位也不够明确等。到1962年上半年,在对单一型号负全责的思想指导下,建立了设计师制度,经五院党委常委会讨论决定,建立了地地、地空型号总设计室,随即任命总设计师。为加强技术工作的组织与协调,决定改以两个总设计师负责多个型号的做法,实行单一型号设计师制度。每个型号均设总设计师、副总设计师、主管设计师、主任设计师、设计师,分别负责每个型号的总体、分系统、部件、零件的设计,形成一条技术指挥线。

 

1962年5月,国防五院任命父亲为国防五院第一总设计师室总设计师,负责地地导弹;钱文极为国防五院地空导弹总设计师,负责地空导弹。至此中国导弹航天事业有了总设计师制度。

 

百年追思 从通信兵走出来的东风导弹总设计师(中)

当年国防五院总师室的合影,前排左起3林爽、4钱文极当年五院总师室的很多人员日后也成为导弹航天界的精英

父亲和钱文极被任命为总设计师后按要求将家搬到了国防五院总院大院,与五院技术副院长钱学森住同一栋楼做了邻居。在此期间钱学森为“东风二号”早日试验成功、提高工作效率、充分发扬民主……,在他的回忆中提到:经常在周日请任新民、屠守锷、梁守槃、黄伟禄……等人到家中研究工作,其中特别提到要请林爽同志到家中议事。 

1962年9月18日国防五院任命父亲任“东风二号”导弹总设计师,也是中国第一位自主研发导弹(东风二号)总设计师,屠守锷、黄纬禄任副总设计师。

 

1963年9月27日五院院长王秉璋,副院长钱学森、刘秉彦,一分院副院长兼“东风二号”导弹总设计师林爽,三分院院长林毅、政委郁文、副院长梁守槃参加“1059(东风一号)”导弹检验鉴定试车台。检验结束后,钱学森宣布:“东风二号”导弹进入地面试验阶段。

 

百年追思 从通信兵走出来的东风导弹总设计师(中)

穿皮夹克者为父亲在试验基地

 

注:

1、文章主线参考 《中国科学技术专家传略》 工程技术篇

  (航天卷2) 148——163页,作者:谭邦志。

2、《人民日报》 (2001年12月20日第四版)讣告

 

百年追思 从通信兵走出来的东风导弹总设计师(中)

 

《通信兵的故事》|编辑部编辑整理,原创版权所有,转载请提前知会并注明出处

声明:本文章不代表本平台观点。如有出处以真实情况为准,本平台不对因使用本文章而产生的任何后果承担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最终解释权归本公众号。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通信兵的故事):百年追思 从通信兵走出来的东风导弹总设计师(中)

(浏览 24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