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肩负民族的希望》 中国工农红军主力改编为八路军85周年纪念大会代表发言内容(一)

《肩负民族的希望》 中国工农红军主力改编为八路军85周年纪念大会代表发言内容(一)

8月25日在北京召开的中国工农红军主力改编为八路军85周年纪念大会胜利闭幕。大会取得了圆满成果,得到了社会各界的普遍关注和广大会员的积极响应,尤其是代表们的发言引起了强烈的反响,纷纷要求刊登或印发。为满足广大会员要求,现将纪念大会代表们的发言分批次地在八路军研究会微信公众号予以推出,以飨读者。敬请关注。

纪念红军主力改编为八路军85周年活动致辞

刘进

《肩负民族的希望》 中国工农红军主力改编为八路军85周年纪念大会代表发言内容(一)

八路军研究会会长 刘进

各位来宾、各位前辈、各位同辈,大家上午好!

今天是中国工农红军主力改编为囯民革命军第八路军85周年纪念日,也是我们八路军的生日。为此我们特别主办主题为“肩负民族的希望”的纪念活动,由太行分会承办。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7月8日,中共中央通电全国呼吁:“全中国同胞、政府与军队,团结起来,建立全民族统一战线,抵抗日寇的侵略!”1937年8月22日至2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陕北洛川县冯家村召开扩大会议,史称洛川会议。会议提出我们党全民族抗日统一战线的策略,确定八路军必须实行由国内战争向抗日游击战争的军事战略转变,使游击战争担负起开辟敌后战场、配合正面战场、创建抗日根据地的历史使命。

8月25日,中共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毛泽东、副主席朱德、周恩来发布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关于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命令》。改编后,红军前敌总指挥部改称第八路军总指挥部,朱德任总指挥,彭德怀任副总指挥,叶剑英任参谋长,左权任副参谋长,任弼时任政治部主任,邓小平任副主任。八路军下辖115师、120师、129师3个师等。全军编制4.6万多人。陕西省三原地区召开誓师大会后,八路军将士肩负着民族的希望陆续奔赴抗日前线。

85年过去了,今天我们共同纪念这一中华民族伟大的历史时刻,深深感到我们党的英明伟大,领袖和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远见卓识,八路军将士的英雄善战,人民群众的铜墙铁壁!这些都是我们时代的宝贵精神财富。

今天我们纪念红军主力改编为八路军85周年,就是要“铭记历史、缅怀先烈、珍爱和平、开创未来”。就是要继承好前辈们的遗志、研究好前辈们的业绩、讲实前辈们的故事,在这方面我们八路军研究会负有重要的历史使命,我们一定要按照习近平总书记“要把红色资源利用好、把红色传统发扬好、把红色基因传承好”的要求,加强自身建设,聚焦主业,树立良好的会风文风,虚心向专家们请教学习,不负使命。

为搞好这次纪念活动,我会专门编辑了《纪念红军主力改编为八路军85周年资料选编》,书中展示了几代人对这一历史时刻前后的回忆、纪念和研究成果,希望大家阅读指正。

同志们,今年是我们党和国家十分重要的一年,我们党将召开第二十次全国代表大会,我们一定要不忘初心、牢记使命,进一步弘扬伟大的抗战精神,传播红色文化,要让广大青年铭记爱国主义和革命英雄主义永远是时代的主旋律!

我相信,通过我们大家的共同努力,一定能够把八路军研究会建设成为学术水平高、学术风气正、红色情怀浓的先进社会组织,以告慰八路军先辈在天之灵。

为此,我代表八路军研究会感谢山西省委党史研究院领导的指导,感谢我们今天的承办单位太行分会!

祝今天纪念活动圆满成功!

谢谢大家!
左权家书中见抗战精神

沙峰

《肩负民族的希望》 中国工农红军主力改编为八路军85周年纪念大会代表发言内容(一)

八路军总部后代代表 沙峰

各位领导、前辈、兄弟姐妹们,大家好!

我是左权将军的外孙沙峰,很荣幸可以在这次纪念中国工农红军主力改编为八路军85周年纪念活动上,作为八路军总部的后人代表发言。

1937年7月7日,日寇在卢沟桥发动了全面侵华的“七七事变”,宛平城的枪声掀起了全国抗战的序幕。1937年8月25日,中央军委发布红军主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命令,红军前敌总指挥部改为八路军总指挥部(简称八路军总部)。此后,我的姥爷作为八路军副参谋长、八路军总部参谋长跟随朱德总指挥、彭德怀副总指挥带领八路军开赴抗战前线,开辟抗日根据地,开展敌后游击战争,直至牺牲。

在开赴前线的路上,我的姥爷给他的叔父和母亲曾各写了一封信。今天我想给大家念两段。

1937年9月18日,在山西稷山县,姥爷给叔夫左铭三的信中这样写道:“叔父!我虽一时不能回家,我牺牲了我的一切幸福为我的事业来奋斗,请你相信这一道路是光明的、伟大的,愿以我的成功的事业报你与母亲对我的恩爱,报我林哥对我的培养。

卢沟桥事件后迄今已两个多月了,日本已动员全国力量来灭亡中国。中国政府为自卫应战亦已摆开了阵势,全面的战争已打成了。这一战争必然要持久下去,也只有持久才能取得抗战的胜利。红军已改名为国民革命军,并改编为第八路军,现又改编为第十八集团军。我们的先头部队早已进到抗日的前线,并与日寇接触。后续部队正在继续运送,我今日即在上前线途中。我们将以游击运动战的姿势,出动于敌人之前后左右各个方面,配合友军粉碎日敌的进攻。我军已准备着以最大艰苦斗争来与日军周旋。因为在抗战中,中国的财政经济日益穷困,生产日益低落,在持久的战争中必须能够吃苦。没有坚持的持久艰苦斗争的精神,抗日胜利是无保障[的]。”

1937年12月3日,在山西省洪洞县,姥爷在给母亲的信中这样写道:“亡国奴的确不好当,在被日寇占领的区域内,日本人大肆屠杀,奸淫掳抢,烧房子……等等,实在痛心。有些地方全村男女老幼全部杀光,所谓集体屠杀,有些捉来活埋活烧。有些地方的青年妇女,全部捉去,供其兽行。要增加苛捐杂税。一切企业矿产,统要没收。日寇不仅要亡我之国,并要灭我之种,亡国灭种惨祸,已临到每一个中国人民的头上。

……

我军在西北战场上,不仅取得光荣的战绩,山西的民众,整个华北的民众,对我军极表好感。他们都唤着“八路军是我们的救星”。我们也决心与华北人民共甘苦、共生死,不敢[管]敌人怎样进攻,我们准备不回到黄河南岸来。我们改编为国民革命军后,当局对我们仍然是苛刻,但我军将士,都有一个决心,为了民族国家的利益,过去没有一个铜板,现在仍然是没有一个铜板,过去吃过草,准备还吃草。”

听了这些内容,我想大家都会被我姥爷为民族解放不怕艰难、不畏牺牲的精神所感动。而这又何尝不是千千万万走上抗日前线的战士们的心声和他们用血肉之躯保护和捍卫家园的壮烈之举呢!正是他们用自己的精神筑起了民族的脊梁,用自己的生命筑起了血肉长城,赶走了日本侵略者,让我们屈辱百年的民族得以解放。

在抗日战争历史中涌现出的革命先烈和英雄人物,是全体中国人、包括海外华人的荣耀和骄傲,是中华民族的精神脊梁,为我们树立起了一座座精神丰碑。今天我们在这里纪念他们,就是要把他们的这种民族精神一代代的传扬下去,并以他们的精神为动力,为实现国家富强和民族腾飞做出一份贡献!

伟大的转折 英雄的旗帜

陈知建

《肩负民族的希望》 中国工农红军主力改编为八路军85周年纪念大会代表发言内容(一)

八路军129师后代代表 陈知建

各位来宾、各位前辈、各位同辈,各位晚辈,大家上午好!

今天是中国工农红军主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85周年纪念日,也是我们八路军的生日。我非常同意这个提法。我作为八路军129师后代代表围绕今天纪念活动主题——肩负民族的希望,讲几点体会。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7月8日,中共中央通电全国呼吁:“全中国同胞、政府与军队,团结起来,建立全民族统一战线的策略,抵抗日寇的侵略!”就在这“平津危急、华北危急、中华民族危急”的关键时刻,我们党召开了一次十分重要的会议。

1937年8月22日至2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陕北洛川县冯家村召开扩大会议,史称洛川会议。会议提出我们党全民族抗日统一战线的策略,确定八路军必须实行由国内正规战争向抗日游击战争的军事战略转变,使游击战争担负起开辟敌后战场、配合正面战场、创建抗日根据地的历史使命。

8月25日,中共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毛泽东、副主席朱德、周恩来发布《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关于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的命令》。以此为标志,我们党审时度势完成了由十年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到抗日战争时期的伟大历史转变。

我的父亲陈赓同志改编前是红一方面军红一师师长,改编后调任以四方面军为主的八路军129师386旅旅长。当时红军主力改编成为八路军时“高职低配”成为一种普遍现象,曾担任中国工农红军总参谋长的刘伯承同志改编后任129师师长,这对于红军将领来说根本不计较个人得失,听党安排欣然赴任。

这次转折性的改编,对广大红军指战员都经历了一次思想上,更多是情感的转变过程。十年土地革命战争,国民党蒋介石以消灭共产党剿灭红军为己任,红军被迫进行战略转移,也就是通常所说的二万五千里长征,爬雪山过草地,牺牲了那么多战友。十年来,在炮火硝烟面对面的战场上,我们的敌人军帽上均戴着那青天白日帽徽,而现在我们自己也要戴上这玩意,一时广大红军指战员们在思想情感上转不过来,有战士甚至把那带青天白日帽徽的军帽踩在脚下。这时,我军强有力思想政治工作发挥了重要作用,听党指挥是人民军队最本质的特征,既然党中央做出了统一战线团结抗日的决定,中央军委下达了改编命令就必须坚决执行。

1937年9月6日,八路军129师在陕西三原县云阳镇举行出征誓师阅兵式,我就用父亲陈赓同志当天日记来结束今天的发言:

一九三七年九月六日      

“上午7时,我即到达阅兵场。阅兵场准备太差,阅兵台根本不适用,临时用木桌架阅兵台。约8时许,部队均已先后到达。此时大雨如倾,但精神奋发,口号震天,无有畏雨者。刘师长致辞毕,由张浩同志代表党中央及军委授红军十年纪念章,我得章一。举行换帽时,大家都有一些说不出的心情。我们带着它——红帽子,血战了10年,创造了震撼世界的奇迹,动摇了几千年来视为神圣的社会制度。今天为了对付我们共同的敌人——日本帝国主义,结成全民族的联合战线,暂时将它(红帽子)收藏一个时期,换上一顶青天白日的白帽子。但我们永远是党军,红军永远是红军,任他换个什么名义,戴什么帽子,我们始终为了共产党的光荣而奋斗。现在虽然是民族革命的阶段,但一切努力牺牲都是为了将来社会主义的胜利。雨虽大,阅兵仪式仍照原定计划举行完毕。到家后,已近黄昏,大家都是身无干纱”。

(阅兵式总指挥陈赓)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万岁!

谢谢大家!

八路军留守兵团成立前后

萧雨青

《肩负民族的希望》 中国工农红军主力改编为八路军85周年纪念大会代表发言内容(一)

八路军留守兵团后代代表 萧雨青

1937年7月7日,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第二次国共合作正式形成。当时萧劲光时任中央军委参谋长。在洛川会议上,针对一些同志提出延安条件艰苦,不适合做全国抗日的大本营,要放弃陕甘宁的主张,爷爷坚决反对,并支持了毛主席扎根陕甘宁的正确主张。会前,毛主席找爷爷谈了很多次,详尽地分析了陕甘宁的优势:从地理条件上说,它交通不便,又有黄河阻隔,是敌人进攻的薄弱环节;它距离华北前线不远,指挥比较便利;根据地现状当地群众有较高的觉悟;作为十年内战后留下的唯一根据地,是我们出征抗日的唯一依托。会前,毛主席也已经确定让爷爷留守陕甘宁根据地。
1937年8月25日,红军正式改编八路军,萧劲光被南京政府任命为八路军后方留守处主任,曹里怀任参谋长,莫文骅任政治部主任。开始,留守处机关只有十几个人组成,部队除主力红军留下一部分外,还有陕北的地方部队。当时,将陕甘宁的18个县划分为东地区和西地区两个留守处。八路军后方留守处设在延安,整个部队约9000余人。作为党中央所在地、八路军抗日出征的总后方,留守部队担负的任务是很重的。首先要抗击东面隔河相对,从华北沿平绥线进攻的日寇入侵,固守千里河防;然后要面对南、西、北三面被国民党以胡宗南为首的二十几个师40万兵力包围的反摩擦的斗争;同时还要剿灭边区内部大大小小的几十股土匪。
1937年10月,中央军委决定将八路军后方总留守处对内改称留守兵团,并决定由爷爷担任留守兵团的司令员兼政委。
创建初期,毛主席要求爷爷每晚都要到他那里谈谈部队的情况,汇报工作。针对当时部队组织凌乱,纪律涣散,干部不团结,对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认识模糊等等情况,毛主席指示爷爷按照古田会议精神加强思想政治工作,主要在干部中做工作,使他们明确留在根据地的意义和作用,加强团结、带好部队。
1937年12月,留守兵团在延安召开了第一次兵团首长会议。这次会议实际上是留守兵团的正式成立大会,党中央十分重视,毛泽东、周恩来、王稼祥、张闻天、林伯渠等同志都参加了这次会议。这次会议,将留守兵团编为警备八个团,七七〇团,富县独立营,一个骑兵营和绥德警备区。全部队共1.5万余人。兵团成立了参谋处,政治部,供给处,机要处等直属工作机关。主席在会上强调了留守任务和前线抗战同等重要,希望留守兵团尽快走上正规化建军的道路。他还风趣地拍着爷爷的肩膀说“我在延安,就是靠留守兵团吃饭”。作为司令员,爷爷在会上提出“任务重于生命”作为留守兵团的行动准则。
萧劲光担任司令员后,从中央领受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扩红”,第二个任务是“优待红属”。萧司令时常与指战员们促膝谈心,他首先将指战员们热爱红军的真挚感情,引导到热爱陕甘宁老苏区上来,让他们懂得保卫边区和上前线杀敌同样都是光荣的。他鼓舞广大干部保卫黄河,保卫边区,保卫大西北,做老苏区群众心中永远的红军。很快,留守兵团迅速统一思想,成立了征募委员会。他利用集市庙会进行宣传,上门做访谈,用新兵找熟人,通过一切方法来扩红。对红属们减免税,免房租,子弟免费读书,统一照顾无力耕种的土地。留守兵团保持了官兵一致的红军作风,只有生活津贴,没有工资薪金。很快,留守兵团就美名传扬,兵力得到了迅速提升。
1937年到1938年间,兵团积极剿匪锄奸,在边区建立了1000多个锄奸委员会,在自卫军的配合下消灭了土匪40余股,缴获枪支1700多支。
自1938年春至1939年底,日军先后对黄河河防发动23次进攻,每次使用兵力少则2000余人,多则2万余人。而留守兵团在爷爷的指挥下,依靠人民的力量,和兄弟部队同心协力,以人民战争的方式予以粉碎。自此以后,日军就不敢轻易进犯了。

1938年7月,爷爷在听取385旅党委的汇报后,即刻决定让留守兵团搞生产运动,解决经济困局。他办合作社、种植蔬菜、开设磨坊、养猪、羊、做副食业等等。这些举措改善了部队的生活,也为日后的大生产运动摸索了相关经验。

在萧劲光和留守兵团军事干部的不断努力下,军事训练一直常抓不懈,整风后又加强了实战演习,大生产运动确保一周能吃两顿猪肉,指战员们的战术动作和体力有了很大提升。抗战胜利后,留守兵团一部分编入西北野战军,一部编入晋察冀野战军和东北野战军,在全国解放的战场上打出了赫赫威名。

留守兵团的成立是我军首次兵团级编制在部队实施,萧劲光是第一任司令员兼政委,直到解放战争时期兵团建制才在全军列编。留守兵团1938年12月组建八个警备团,建制1.5万人,是继我党领导的115、120、129主力师抗日重要武装力量之一。在1939年9月,王震359旅归建留守兵团后,陆续王宏坤旅王维舟旅也隶属兵团建制,堪比主力师规模。

留守兵团是共产党领导的早期四支抗日武装力量之一,在中央军委毛泽东和爷爷的直接领导下立下了卓著的功绩,千里河防对日作战、与国民党顽军反共摩擦斗争、剿灭匪患保民生秩序平安、开展大生产运动自力更生突破国民党经济封锁、整编部队实现正规化军训、培养输送大批军政干部支援抗日前线,胜利地完成了保卫边区、保卫大西北、保卫党中央的光荣历史使命,成为一支政治素质好、战斗力强的劲旅。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八路军研究会):《肩负民族的希望》 中国工农红军主力改编为八路军85周年纪念大会代表发言内容(一)

(浏览 23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