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一个绝版高尚的人

一个绝版高尚的人

“一介平民”黄沙

    他走了,已经走了三十六年了。
可人们还惦念着他。给他一个最高的评价:一介平民。

更要命的是,人们已将他,作为了标尺。
干部,如达不到他的标准,就被视为“像官一样”了。
“像官一样”,已滑落为贬义词了。

他是谁?他是黄沙!黄沙何人?
黄沙,他是中华传奇,而且还是绝版!

—————————

大学生成了“工兵大王”


黄沙,可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

黄沙的父亲黄笃谧,名门望族之后。当时,中国最精英的青年都留学日本。
1903年,黄笃谧留学日本士官学校,和阎锡山、唐继尧是同学。
他比蒋介石留学日本,还要早四年。

没落的清朝真的好可悲、好可悲!
好不容易,精挑细选、万里挑一的精英青年,原本指望他们留学归来后,为朝廷服务。
可这些精英青年,睁眼看到了世界,看到了现代文明后,居然都成了清朝的反叛者,清朝的掘墓先锋。

黄笃谧,这个热血青年,也秘密参加了清朝最大的“叛党”,孙中山领导的同盟会。
同盟会,反抗清朝的主要特点,就是组织留学生、华侨,潜回国内,搞暴乱、暗杀朝廷的官员。

这可是让喝了洋墨水的“洋秀才”,提着脑袋,真刀真枪的玩命啊!
想想,为了推翻清朝,为了复兴中华。这些留学生,他们的血,一百多年后,都还能让人感到是滚烫滚烫的!烫得真让人五体投地!

    黄笃谧,是学军事的,也是同盟会首选的“敢死队”成员。
他跟着同盟会二号人物黄兴,秘密潜入广西搞暴动。
暴动失败,“敢死队”成员大多壮烈牺牲。被捕的留学生,被清政府绑在铁笼子里游街,然后公开砍头示众,暴尸三天。

黄笃谧死里逃生,跟着黄兴流亡越南。

同盟会,共派了十批留学生“敢死队”。
硬是死一批,再上一批;硬是拿鸡蛋,去碰石头;硬是用鲜血,来唤醒沉睡的民众。

留学青年们,用生命向全世界诠释了,四个流淌着鲜血的大字:“前仆后继”!
这些留学青年,基本都是大户人家的孩子。

可以说,推翻封建王朝,是一个个活蹦乱跳、能文能武的大男孩。用他们鲜活的生命换来的。

清朝被推翻后,黄笃谧作为改朝换代的功臣,国民党的精英,被孙中山新政府聘为测量局局长。

 

    黄沙,就出生在民国革命功臣的家庭。他从小就受到了良好的文化教育。

    上世纪三十年代,黄沙就读于天津北洋工学院电机系。

    当时,中国大学生凤毛麟角。大学生在民众心目中,比今天的博士后,更值钱!

    抗日战争爆发后,黄沙与热血青年们一起,投入到“一二·九”学生运动中,最后投笔从戎。

    黄沙没有参加,作为国民党元老父亲所属的国民党军队,而是背叛了名门望族的家庭和阶级,投奔了代表穷人利益的共产党,参加了共产党所领导的八路军。

    如果说穷人闹革命,是为了过好日子。可黄沙他们家,仅在北京就有500多间房产。
他为什么放着好日子不过,要跟着穷人一起闹革命?

这一现象,给了我们当代年轻人一个大大的迷。

以今天绝大多数年轻人的价值观和视野,是打死也想不明白,也找不出答案的。

答案只有一个:这就是“切·格瓦拉”现象。

    上世纪,共产主义兴起。最先接触马克思主义的,都是读得起书的名门子女们。
英雄主义、浪漫主义,同情恻隐穷人之心,与共产主义相碰撞、裂变,孕育了一批愿意牺牲自己,为穷人争取公平、平等、幸福的热血青年!

    黄沙,就是这样一个有知识、有热血,敢于背离富裕家庭、放弃个人利益的青年。

黄沙参加的是八路军一二零师。师长,是大名鼎鼎的贺龙元帅。

贺龙师长有一个,吸引青年才俊的“聚宝盆”,这就是“战斗剧社”。

“战斗剧社”里,都是一群才华横溢的文艺青年。这些文青,建国后都成为了国家宣传文化战线的领导和名流。

黄沙是“战斗剧社”的剧务主任,他是一个奇才,各种乐器都会,还会编剧。

当时,共产党的抗日根据地,是被日军封锁的,弹药奇缺。
军队没有弹药,就是无米之炊。这愁死了贺龙师长。

贺龙师长发现黄沙,居然是学机械化工的大学生。而且,英语溜溜的。
师长慧眼识珠,为了用好这个秀才。专门为黄沙创办了一个兵工厂,并任命黄沙为军事参谋兼兵工厂厂长。

在敌人的围剿封锁下,组织只给你一群农民出身的战士,其它什么都没有。
一没钱,二没技术,三没原料,四没机具。
要去办一个兵工厂,要造出枪,造出炮。

    放在今天,就是十个博士生导师,也根本不可能有这个胆识、能力和本事。

黄沙,一个大学生,一个八路军的秀才。居然,有勇气接受了这个挑战!

这里要说一句公道话。上世纪,民国时期的教育质量和水平,今天是根本没法比的,这是不服不行的。
中国,各行各业的大师,大都是那个年代培养出来的。

八路军兵工厂诞生后,黄沙以其聪明才智和所受的良好教育为基础,加之他动手能力极强,居然在根据地的山沟里,勘探到了铁矿,并用土法炼出了焦炭,又用土高炉炼出了铁。
黄沙,又造出了炸药、造出了手榴弹。

黄沙,这个八路军秀才名声大振。
他被以低文化为主的八路军,像“神”一样地崇拜!
贺龙元帅也视他为宝贝疙瘩,称他为八路军的“工兵大王”。

八路军自己的兵工厂会造枪、造弹了,但缺钢、缺铁成为了主要的问题。
贺龙师长就给八路军和游击队,下了一个中国特色的战斗命令:到敌占区扒铁路、卸钢轨。

八路军和游击队扒下钢轨后,要跋山涉水、突破封锁,送给黄沙的兵工厂,再换取弹药。

黄沙的兵工厂成了日军眼中钉、肉中刺,几次派特工队袭击兵工厂。
贺龙师长派了一个加强连,专门保卫兵工厂,保护黄沙这个“宝贝疙瘩”。

黄沙这个秀才,随着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胜利,也成长为一名优秀的师级干部了。

1949年10月,共产党胜利了。
共产党的角色,由造反者变成了建设者!
枪林弹雨、出生入死的革命者们,也该论功行赏、论才任用,坐江山了!

 

一个绝版高尚的人

黄沙和他的战友

                      

—————————————–

他放弃中央大部长职位,去新疆创业


共产党夺取了政权后,新政府急缺、急需有知识、懂经济、会管理的干部。
黄沙这个有知识、有专业、会管理的军队高级干部就成了香饽饽。

以黄沙“兵工大王”的辉煌经历和专业,不是当官的问题,而是当什么大官的问题。
(参加一二•九学运的宋平、陈慕华、蒋南翔、任仲夷等,日后都成了国家领导人)

    谁知,黄沙职涯“进歩”的路上,杀出了一个“程咬金”!

此时,在遥远的新疆,有一个在共产党里,十分厉害、谁也惹不起,毛主席称他为“王胡子”的王震将军。
(王震将军当时是新疆一号首长,以后成为了国家副主席)。
他要在新疆屯垦戍边,大干一场经济建设。

王震将军,曾是贺龙元帅的部下。将军眼睛很亮、很准,更会快闪。他知道“千里马”在哪里!

他找贺龙元帅求贤,要“兵工大王”黄沙。
同时,王将军又打出了新疆主席包尔汉•沙希迪,这张少数民族的大牌。

将军给包尔汉•沙希迪主席下了个死命令:
去!拿出吃奶的劲!好好的求贺龙元帅。如果要不来“工兵大王”黄沙,你一辈子就不要回新疆!

王震将军,真的很厉害!
贺龙元帅只好忍痛割爱,成全了王震将军。

黄沙,这个共产党的军工奇才,这个原本有望成为新政府冶金部部长的人才。
没有向组织讨价还价,更没有任何怨言。
1950年5月带着爱人章辩,带着孩子,举家一路西行,来到了遥远的新疆。

将军摆了一桌席,这是一个赔罪的席。
将军用湖南话,对着祖籍湖南的黄沙说:兵工大王,我王胡子对不起你了!古人都知:不挡财路,不拦官运。你这个大官的运,让我搅了!赔罪!赔罪!

黄沙说,王司令,我是做事的人,只要有事做,就好!

将军说,好!我给你一个大战场,“兵工大王”变成“钢铁大王”!
在新疆,任你规划,去为新中国建一个现代化的钢铁厂!

黄沙,又重复了“昨日”的经历。带着几千名战士,又要去建一个新工厂了。
一切,又是从一无所有开始!
一切,又是开拓者,创业人!

所不同的是,上一次,他是八路军兵工厂的厂长。
这一次,他是解放军新疆军区军工部部长兼八一钢铁厂厂长。

历史,是一个很有趣的事情。
黄家历史,更是惊人的相似!

黄沙的父亲,是有学问的国民党精英,跟着国民党,作为“敢死队员”,推翻了清王朝,当了国民党新政权的大官。
然后,又主动弃官,去云南、山西创办矿业、工厂去了。

黄沙,是有学问的共产党精英,跟着共产党,作为“兵工大王”,推翻了国民党。
但是,他放着新政权大官不当,去新疆创办工业去了!

我常想,黄沙这个老前辈,在人生两次重大利益面前,选择了常人无法做出的抉择。
第一次,放弃了富裕家庭的生活,离开大学学堂,跟着穷苦大众闹革命了。
第二次,在打下江山,要做大官的背景下。无条件的服从组织安排,从中央到边疆,从城市到戈壁,举家迁移。
这是多么大的情怀,多么大的格局,多么大的牺牲啊 ?!

我入党,好歹也40多年了。但是,我是根本做不到的!
当今,其他的官也好,人也好,也不可能,有一个人能做到!

黄沙,才是老一辈真正的共产党员。

一个绝版高尚的人

黄沙一家在抗日战争胜利后的合影

———————————

他是一个睁眼看世界的工业奇才

军人做事是神速的。黄沙带的兵,更是创纪录的。
1952年4月,八一钢铁厂在千年亘古的荒原,炼出了第一炉铁、第一炉钢。
新疆的现代工业,由此破零!

    黄沙作为军工奇才,他不满足于仅仅炼出铁、炼出钢。
他已在考虑未来,考虑八一钢铁厂,取胜市场的拳头产品在哪里?

新疆和平解放后,原国民党陶峙岳将军的十万官兵,整编为解放军二十二兵团。
二十二兵团,分布在没有一棵树,只有大大小小石子的戈壁荒滩。
起义官兵们就给它起了个地名,叫石河子。

二十二兵团,曾经全是美式装备。1951年,他们将坦克、战车,改装为拖拉机。
用拖拉机开荒耕地,并在石河子成立了新中国第一个机械化农场。

历史就是这样,当你了解真相后,你会为其惊叹!

中华民族是农耕民族。用“二牛抬杠”的方式耕地,祖先们代代相传,一传就是几千年。

突然间,几千年“二牛抬杠”的耕地方式,被机械化耕地的方式改变了!改变者居然是:
戈壁深处的卑微者,昨天他们还是敌人,今天叫起义官兵,是光荣的人民解放军!
他们自我创新,野生野长,歪打正着,却改变了中国农耕方式!

而且,他们还是在中国最远的新疆,一个在地图上,尚未注册地名的石河子!

黄沙,这个有大学问的共产党干部,他马上嗅到了商机,嗅到了新战场!

此时,他急于去石河子拜见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新疆军区副司令员兼二十二兵团司令员,陶峙岳上将。

陶峙岳将军,得知黄沙拜访目的,是为了解拖拉机的犁铧片,将军十分佩服黄沙的前瞻性。

陶将军告诉黄沙,当下全中国,只有36台拖拉机。
而未来新疆军区十个师、上百个团场,将会有上万台拖拉机耕地。

上万台拖拉机?
对,是上万台拖拉机!
上万台拖拉机,满地遍野,纵横驰跃在中国六分之一的国土上。
这是一个多么大的战役啊!

这是一个,让地球都要抖三抖的大战役!
这是颠覆中国几千年农业耕作方式的大革命!

陶将军看着敬业、专业的黄沙。又说,新疆乃至中国还有另外一个巨大的战场。

将军说,十万国民党部队起义时,带来了四个汽车团,2000辆美式军车,这些美式军车所用的弹簧钢板,也是进口的。

如果八一钢铁厂能够生产出拖拉机犁铧片和汽车弹簧钢板,这将填补中国的空白。

临别时,陶将军送给了黄沙三件礼物。
一件是从苏联进口的犁铧片;一件是美国大道奇汽车的弹簧钢板;一件是苏联吉斯“150”型汽车的弹簧钢板。

并且,将军送给黄沙七个字:好钢用在刀刃上!

黄沙,把陶峙岳将军送的三件礼物,带回了八一钢铁厂,并马上交给了技术人员,要求进行钢的成分、结构分析。

分析结果是:犁铧片是中碳钢,汽车弹簧钢板是矽锰钢。

对于农民出身的炼钢战士们,他们是根本不懂中碳钢、矽锰钢,这钢、那钢的。
但是,黄沙却知道,冶炼中碳钢、矽锰钢对一个刚起步、要什么没什么的八一钢铁厂,这有多难啊!

但黄沙却偏是一个: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壮士!

一个好汉,三个帮。
黄沙,有一个得力的技术大腕。这就是八一钢铁厂的总工程师范家驹。
范总,1936年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机械工程系。他是中国机械工业的大腕。

范总,通过一切关系,找来了国外关于冶炼中碳钢、矽锰钢的技术资料和文献。

但是,这些资料、文献全是英文。
五十年代初,中国在抗美援朝。
美国是头号敌人。全国人民都将眼睛,睁得大大的,擦得亮亮的。
如果发现有人看英文、讲英语,那就是特务嫌疑,就一定会有人去举报邀功的。

今天的人是没法想象,这噤若寒蝉的政治恐惧和压力。
所以,范总找来的英文的资料、文献,没有一个人敢去碰。

黄沙,这个共产党的干部。此时,拿出了十二分的勇气和担当,他公开说,为了研发中碳钢、矽锰钢,一切没有禁区。

为了表示担当和决心,当时在八一钢铁厂,出现了在全中国,绝无有的场景。
黄沙亲自看英文资料,并与范总及研发人员用英语交流、沟通、研讨。

通过181次的试验,终于在转炉炼出了中碳钢 ;在侧吹碱性转炉炼出了矽锰钢。

炼出了中碳钢、矽锰钢后。黄沙带领大家继续乘胜长驱!

在试轧弹簧钢板时,热处理要用机油。当时新疆没有机油,这愁死了黄沙。

范总见黄沙一筹莫展,悄悄地提出了一个建议,说可以用柴油试一下。
黄沙乐了,乐得喜笑颜开。

范总说完后,又后悔了。
黄沙问,你为什么要反悔?

范总说,柴油燃点低,容易起火爆炸。
我上有老、下有小,要养全家九口人。万一出了事故,我这个出身不好的反动权威,一定会判刑坐牢的,我的家人就没人养了。

黄沙笑了,笑的是那么纯洁、透明、真诚。
他拿出了一张纸,写道:在试验弹簧钢板生产中,如发生任何事故,一切由黄沙承担!与范家驹总工程师没有任何关系!落款:黄沙。

黄沙是条汉子,是共产党的一条好汉!是知识分子的保护神!

犁铧片、汽车弹簧钢板,通过无数次的研发、测试,终于研制成功了。

黄沙践行了陶将军的嘱托:好钢用在刀刃上!

八一钢铁厂生产的犁铧片、汽车弹簧钢板,刀刀锋利,刃刃见光!

犁铧片,很快就占领了新疆、黑龙江这两个全国农业机械化最大的市场。
从五十年代到八十年代。在中国只要用拖拉机耕地,就一定是八一钢铁厂生产的犁铧片。

汽车弹簧钢板,那更是威风凛凛,它雄踞了中国的市场,并成为出口产品。

    当时新疆出口有三宝:哈密瓜、葡萄干、汽车弹簧钢板。

多年来,许多人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远在戈壁荒漠的八一钢铁厂,能生产出畅销于国内外的犁铧片、汽车弹簧钢板?!

因为,在全民闭关锁国,只想抓美帝特务的年代。
中国最遥远的新疆,有一个人,睁眼看世界,看未来,看市场。

这个人就是黄沙!他是中国工业的巴顿将军!

———————————-

他让八路军清纯女神去了家属队

 

   黄沙的爱人章辩,是天津名门世家闺秀。“一二•九”学运时曾与天津的学生一起,到南京向蒋介石请愿抗日。
1937年章辩与黄沙成为伴侣,一起参加了八路军的“战斗剧社”。

那个年代,中国的妇女绝大多数还裹着“三寸金莲”。
读过书的女孩少,读过大学的女孩就更少,参加八路军的女大学生就如“钻石”般的金贵了!

    章辩,有文化、会写会唱,成了“战斗剧社”一号台柱子,大姐大。
她也成了八路军战士心中清纯圣洁的女神,成了美丽偶像的化身。

去,打胜仗!打了胜仗,可以奖励看“战斗剧社”的演出,看章辩的演出。成了八路军战前,最有力的动员令。

贺龙元帅为了奖励章辩,亲自为章辩拍了纪念照片。
1966年,黄沙作为贺龙元帅的老部下,被批斗抄家。章辩冒着坐牢的危险,将这张万分珍贵的照片,保留到了今天。

1949年革命胜利了,跟着共产党转战南北,出生入死十三年的章辩,已是连级干部了。
但是跟着黄沙,章辩的命运也彻底改变了。

章辩,随黄沙到了八一钢铁厂。
此时,几千名官兵、职工中有二百多位军嫂。这些军嫂在战争中,为革命做出了很大的牺牲和付出。
革命胜利后,军嫂们从革命老区农村赶来了,与丈夫团聚。同时,也想就业和工作。但是军嫂们绝大多数没有文化。
创业时期的八一钢铁厂,根本没有合适的工作岗位,让军嫂们就业。

为了让这些军嫂们与丈夫团聚,让军人的家庭安定下来,也为了解决战士们和职工没有房住的困难。
部队将这些军嫂们组织了起来,成立了家属队,让她们去打土块,盖房子。

打土块、盖房子,是一个十分繁重的体力劳动。
这与军嫂们就业的期望值,差异很大。但在创业时期,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为了让军人、军嫂和职工们心服口服,黄沙作为一把手,拿出来了共产党的法宝:
领导干部吃苦在前,享受在后!

黄沙做了一个让所有军人、军嫂和职工不可思议,但又万分佩服的决定。
他让现役军官、他的爱人章辩,去家属队与军嫂们,一起去打土块、盖房子。

一个名门闺秀,一个1937年参加革命的连级军官,一个八路军战士心中的“明星”、“女神”。
带着一群没有文化的军嫂,干起了繁重的体力劳动!

我不知道黄沙,是怎么做通章辩思想工作的?!

但我知道,黄沙与章辩是一起参加革命,一起加入共产党,一起南征北战,成长为党的领导干部。

章辩,命苦啊,真的好苦啊!
只因为,她是黄沙的妻子,随丈夫来到新疆戈壁。
只因为,她是黄沙的妻子,领导要以身作则,她被自己的丈夫安排,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

此时,已没有任何语言、文字,可以形容和表述,这一对高风亮节的夫妻。
我只能说一句,发自肺腑的直言:他们才是真正的共产党员!

1958年,黄沙的儿子黄小禾十岁,这一年的生日,他铭记了一辈子。
他买了一本《记贺龙》的书,兴高采烈地拿回家。
母亲章辩,一看到《记贺龙》,立马要去。独自进到房间,迫不及待地看了起来。

到了吃饭的时间,儿子叫母亲吃饭,母亲也不吃。
儿子好像听到母亲在抽泣。是的,母亲在哭、在流泪!
儿子喊母亲,母亲不开门。母亲哭声更大了,哭的悲天动地。
儿子怕了,怕的也哭了起来,哭着喊妈妈。妈妈更是嚎啕大哭!
儿子,哭着去找爸爸。

儿子,找到了爸爸。黄沙问清了原委,他马上猜到了原因。

原来《记贺龙》是他们的老战友沙町写的。
书中,大段大段地描写了“战斗剧社”,也写了黄沙,写了章辩。
写了曾经朝夕相处,出生入死的战友。这些“战斗剧社”的战友,现在都是大名鼎鼎的名人。
如:欧阳山尊,著名剧作家,主要作品:白毛女、日出、春华秋实。
如:严寄州,著名导演,主要作品:野火春风斗古城、二泉映月、英雄虎胆。

    如:成荫,电影导演,主要作品:南征北战。
如:一起参加革命的闺蜜,安琳,中国新闻纪录片厂党委书记、导演。

    俗话说:触景生情。
革命胜利后,战友们进了北京,做了大官,当了名流。
章辩这个曾经八路军战士们心中的“偶像”、“女神”。
却随丈夫“自我流放”到新疆戈壁,丈夫又将她“分配”到最底层,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

这反差,这对比,可谓是天壤之别!天地之差啊!

章辩再坚强,再刚毅。她也是人啊!她的心也有柔弱的触点!

《记贺龙》,字字句句,触痛了她的心灵!
让她想到了,逝去的芳华青春,远离的亲密战友,和艰苦的现实。

章辩,她彻底爆发了!
她心灵痛点的泪水,心里的苦,心里的累,心里的血,像开了闸的洪水,一泻千里,又千里!

章辩,哭吧,大声哭吧!
天地,若有情,也会将心比心!
天,也会为你流泪!
地,也会为你动容!

1943年,美国记者代表团访问延安,他们被共产党廉洁、自律、勤勉所感动。访问回来后,他们向蒋介石夫人宋美龄谈了感受。
宋美龄说了一句经典名言:“我承认,也许你们说的都是真的。但是,那只不过是因为他们还没有尝到真正的权力滋味。

如宋美龄所预言,在尝到权利的滋味后,确有“千兵万官”倒下了。
但共产党中,还有真正的好党员,好干部!

这就是在权力面前,敢于牺牲自己的利益,亏待自己家人的黄沙、章辩!

我一直在思索这其中的原因,有一个基本事实,是不可忽视的。

黄沙、章辩都是名门之后。再说的土一点,他们从小,是见过钱,见过财的,品尝过富裕生活滋味的。

他们参加革命,心中是畅亮、圣洁的,甚至带有理想的浪漫主义色彩,是为了穷人的公平、平等、幸福。

特别是,他们入党的年代,共产党还处在“被抓”、“被杀”的年代。
所以,他们才真正称得上是为革命抛头颅、洒热血的人!

现今,我们八千万党员,全都是解放后,作为执政党入党的。
这些人中,一部分人视入党,就是投资,就是当官的门槛,就是为了日后的获利。

所以,二者入党动机是根本不同的!

如果将黄沙、章辩那一代革命者视为“纯正的红色”!
那现在许多“官”,是没有成色的,甚至还是杂色!

一个绝版高尚的人

贺龙元帅给章辩拍的珍贵照片

———————————–

他亏欠父亲,却是职工的好家长

 

    黄沙,他将革命与家人,泾渭分明,忠孝不两全!

    他参加革命后,再也没有回过家,也没见过父亲。

   

    日本人占领北平后,日军后勤部看上了黄家在西直门26号的大宅院。

    日军强征时,黄老爷子一口纯正的日语,呵斥日兵。日兵不敢乱来,上报后勤司令官。

    司令官得知黄老爷子是日本士官学校六期,是他的学长。

    日本讲究礼数和等级,司令官立马对学长毕恭毕敬。黄家大宅院没被强征,保住了。

    黄家虽然躲过日本人,却没有躲过汉奸和地头蛇。他们看上了黄家的大宅院和其他房产。

    他们以黄老爷子的儿子是八路军为由,将黄老爷子以“通匪罪”抓了起来,逼黄家卖房赎人。

    黄家的大宅院和其它房产,被敲诈、勒索打劫后,黄老爷子这个国民党元老,辛亥革命的功臣,硬是被气死了!

    国难、国乱,黄家家破人亡。

    想想,黄沙背叛了家庭,参加了革命,非但没给家里带来一丝利益。

    老爷子反而却因儿子参加八路军受牵连,被“通匪罪”逼死了。

    这做儿子的内心,是何等的煎熬啊?

   

    黄沙,作为儿子是不称职的,是没尽孝的。甚至,他亏欠着父亲。

    可黄沙,作为全厂职工的父母官、大家长。

    他又像冬天里的火一样的炽热,像春天里的阳光一样的温暖。

   

    新中国第一家合资公司,是1950年在新疆诞生的,这是今天的国人根本想不到,也不敢想的。

    而且,它还是国家主席刘少奇1950年亲自与苏联签约的。这就是“中苏有色及稀有金属合资公司”。

    合资公司主要开采,原子弹、核工业、航天工业所需的稀有金属。

   

    黄沙,作为解放军少有的懂外语、懂专业的干部,兼任合资公司的中方董事。

    按照合资公司的章程,中外双方董事同工同酬,每月250元薪水。

    四年期间,合资公司共付给黄沙,一万二千元的薪水。

    黄沙认为,他是军人,军人是供给制。部队每月已给他发了10元钱的津贴。

    所以,这一万二千元兼职董事的薪水,他坚决不要!

  (八一钢铁厂1954年由部队集体转业后,才从军队供给制改为企业薪金制)。

   

    在1953年,这一万二千元,可是一笔很大、很大的财富啊!

   

    何况,黄沙每月才有10元钱的部队津贴。

    十元钱和一万二千元相比,这完全不是一个数量级,这是天壤之别!

    黄沙是将属于自己的一万二千元薪水,用自己的手,从自己的口袋,掏了出去。

   

    今天,换成我,我是做不到的。

    我想,在当今华夏大地上,也没人能做到。

    如果手中有权的人,不伸手,不去掏国家口袋的钱,那已是谢天、谢地、谢人了!

   

    黄沙,做了一个载入史册的决定。

    他给全厂军人、职工和家属发了一个大红包。

    鉴于戈壁滩上文化生活匮乏,八一钢铁厂职工看不到电影。他就将这一万二千元兼职董事津贴,让厂工会买了两台苏联制KNC型电影放映机。

   1953年,全新疆只有十四台电影放映机。

    黄沙,一口气就给八钢军人、职工和家属买了两台电影放映机,这成了八一钢铁厂划时代的大喜事!

    也成了当时新疆,特大传奇色彩的新闻!

    许多来自农村的战士和职工,是人生第一次看到电影。

    这两台电影放映机,从1953年一直到1982年。八钢几代职工、家属,一直享用着老厂长黄沙,给大家谋的利,造得福!

    钱,钱能造福!也能惹祸!

    钱,是一个人,品行高下的试金石。

    钱,对有教养、有风骨的黄沙,它就是献给工人们的一份爱。

    钱,对许多官,它就是迈不过的槛!

    是黄沙太傻?还是贪官太蠢?

   

    黄沙,作为父亲,他是孩子们的好父亲。他包容、宽厚、豁达。

   

    大儿子黄小山。出生在抗日战争年代,他不满三个月时,就寄放在根据地农民家里。抗战胜利后,六岁的黄小山,才与父母团聚。

    黄小山虽跟着父母,在新疆长大,但仍以第六名的成绩,考入中国最顶尖的大学,北京大学原子物理系。

  

    纵观世界,你不得不感叹,这遗传基因的强大。

   

    北京大学毕业后,黄小山主动申请,到中国核试验基地马兰工作。

    黄沙,知道核试验辐射的危险,但他尊重和支持儿子的选择。

    黄小山参加了中国首颗氢弹的试爆,并荣立三等功。

    ”两弹一星“功勋邓稼先,患癌症去世后。他的夫人许鹿希,追踪当年到过核试验基地科学家和功臣们的身体状况。

    她发现,他们日后大都患上了肿瘤。这似乎成了核基地勇士们一个命运的“咒符”。

   

    多年后,黄小山也没躲过这个夺命的“咒符”,其生命的结局,只能令众人扼腕叹息。

   

    黄家名门家,代代出传奇!

    黄家多壮士,辈辈出精英!

   

    三儿子黄小木,志向与哥哥完全不同。初中毕业后,黄小木向父亲提出,想去当一名钳工。

    黄沙完全理解和支持。他认为儿子想当一名工人,一名工匠。这是一个纯洁高尚的想法。

    也是对八钢上万名工人的最大尊重。

    黄沙,只向儿子黄小木提出了一个规矩:学徒期间,不许从厂里领工资。

   

    大厂长的儿子当学徒,并且不领工资,成了全厂职工的一个美谈。

    黄小木,16岁开始拜师学徒。

    一辈子只从事了一种职业,这就是工人。

    一辈子只生活在一个地方,这就是八一钢铁厂。

   

    他成了国家一名技术顶呱呱的八级钳工。也成了黄家,这个名门世家唯一的工人和工匠。

    黄小木,2002年不幸英年早逝。

 

一个绝版高尚的人

黄沙厂长

 

————————-

他是一介平民

    黄沙,他老了。身体也不行了,他要退休了。
他舍不得离开,他一手创建的八一钢铁厂,他舍不得离开工人。
他甚至,也舍不得离开一台台机器。

说来,还得佩服民国时期的大学教育。他们十分注重大学生独立设计和动手能力。

黄沙,他既是大厂长,自身也是优秀的工程师和工匠。
五十年代,他自己设计、自己加工,居然搞出了电动压面机。

面条,能用机器做。这在五十年代,是一个十分新奇稀罕的事。

    黄沙,这一辈子,只知道奉献、付出,从不向组织提任何要求。
在要告别创建的工厂,告别亲爱的工人时,他向组织提出了一生唯一的要求,租一台厂里淘汰的车床。

车床,是一个情结。
只有黄沙,只有八一钢铁厂的职工,才能理解这情结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那艰苦创业的岁月;意味着,干部和职工几十年的感情;意味着,日后每一天的思念和牵挂~~

这情结,范家驹总工程师主动编织了起来。
他要把八一钢铁厂几万职工,对老厂长的爱、对黄沙的情,全部倾注在这台车床上。

范总,亲自点兵点将,万里挑一。他把八钢各工种,No.1的老技工,甚至已经退休的老技工,全部请来。
专门为这个1937年参加革命的老八路,选了一台寓意深长的1937年制造的车床。

然后,本着“修旧如新”。全体工匠们,一刀刀、一锉锉、一锤锤,一毫丝、一毫丝的精心打磨。
硬是用手工打造出了一台,全世界独一无二的车床!

为了寄托全厂职工对老厂长黄沙的爱和思念,厂工会主席谭天铎给车床命名:“一介平民”!

1978年5月18日,黄沙的革命伴侣章辩突然病逝。
这个19岁参加革命的花季少女,这个八路军战士心中清纯圣洁的女神,突然走了。

章辩,这个名门闺秀,参加革命四十一年,她真正是为了自己圣洁的理想。
革了,自己的命!
逝了,自己的青春!
献了,自己的岁月!

章辩,从19岁离家,在四十一年的革命生涯中,仅仅回了一次北京,看望亲人。

章辩走了,黄沙一身的革命伴侣走了。

黄沙、章辩这两位青春似火的少年。
一样的名门之后,一样的“一二•九”运动的大学生,一样的八路军,一样的转战南北,一样的进新疆艰苦创业。
他们已经融为了一体,都甘愿为对方牺牲,为对方承受付出,甚至为对方被亏待。

章辩走了。
黄沙的心,也空了。他日思夜想章辩。
为了思念章辩,黄沙蓄须寄托。

章辩走了。
黄沙的心,黄沙的神,都飞向了章辩。
黄沙老了,老得很快。
一夜之间,他就老成了白发苍苍的耄耋老人,老成了像一代大师“张大千”般的老爷爷。

黄沙,这仙须飘飘的老长者。
到老,仍透彻着名门风骨,散发着文化气质,体现着清平生活。
浪漫的革命者,永远与众不同!

革命之鹏,比翼双飞。
1983年6月2日,黄沙,也展翅飞翔,飞到远方天涯,飞到了天堂。
革命的伴侣,永远不分离!
黄沙和章辩,永远在一起!

一个绝版高尚的人

透彻着风骨的黄沙

    新疆,以最隆重的仪式追思黄沙。
在新疆自治区人民政府大礼堂,自治区主席主持追悼会,自治区党委书记致悼词,缅怀黄沙。

    八一钢铁厂的干部群众,挤着几十辆敞篷卡车,从30公里之外,争先恐后的赶来,送老厂长最后一程。

大礼堂站不下了,工人们就站在大礼堂外的马路上。

一个人,在江湖上的口碑和威望,只要看他的朋友圈,就知道了。

当人们看到送来的花圈,发来唁电、唁文的名字,许多竟然是中央电视台新闻连播中,耳熟能详、大名鼎鼎的大首长、大名人。
许多人,这才恍然大悟,黄沙原来是属于中国“国字号”的政治、经济、文化圈的大人物。

这世上,有几个人能做到:
一个远在天涯边疆的人。当他走时,“上”至京官、“下”至庶民,共同为他洒泪告别!

黄沙,做到了。
因为,他是一个大写的人。他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有才有德,浪漫的革命者。

黄沙,做到了。
因为,老百姓称其为 “一介平民”!
这是人们,对一个名门世家子弟,对一个有学问的前辈,对一个共产党的领导干部,最高评价!

今天看来,黄沙、章辩的一生像是神话,像是天书。
其实,他们只是那一代人的缩影和代表。

那一代前辈,曾像璀璨的群星,布满了华夏上空。
他们用一生,慷慨无私地照耀着、护佑着,华夏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
但是,他们同时老了,同时走了,同时在华夏绝迹了!

可惜啊!可叹啊!
中华民族最大公无私、最有理想,甚至最有浪漫情怀的一代人!

俗话说:一个懂得感恩的民族,才是优秀的民族。

清明,快要到了。
思念:黄沙、章辩这些绝版的大公无私的革命者。
思念:空前绝后、无私奉献的一代人,我们的老前辈!

感恩前辈,这是民族的良心!

 

 

 

 

【下面是我写过的文章,每篇都很好,点击题目即可阅读】

让心颤动的永恒瞬间

父辈的情义

小田有工作了

小田失业了

公章的律动

一枚公章

母亲的阳台

我的“文盲”兄弟,帮我考大学

“公主”的临时户口

父亲节,特别的告慰

父亲的户口

劲草,在疾风中生长

给八十五岁的妈妈写篇作文

“黄豆官”在福建

总经理为你流泪

士兵探营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朱健zhujian):一个绝版高尚的人

(浏览 14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