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刘海风 | 对岳母朱霖之二三印象(上)

作者:刘海风
岳母朱霖今年4月12日仙逝,享年101岁,4月18日遗体火化。我那时正在老家为父母建墓,无法参加,很遗憾。
我自1968年同岳母相识,50多年的接触,留下一些印象,很难忘却。整理一下,遂成此文。 
刘海风 | 对岳母朱霖之二三印象(上)
01
离休后最大的事情是写书、组织编写、出书
1977年底,岳母朱霖结束27年的外交工作回国后,任外交部政治部副主任,一直负责“文革”后平反冤假错案工作。工作基本结束后,她响应中央提出的干部“四化”政策,于1982年不顾外交部的挽留,主动离休。     
1985年,外交学院举行建院30周年庆祝会。学院领导请岳母给学生介绍驻外使馆工作情况,专门派人为岳母录音十多次,记录整理出十多万字。世界知识出版社的领导看过后,认为很好,要岳母出书。她很慎重,请了相关同志提意见,自己又查阅充实材料,进行文字加工,终于在1991年出版了她撰写的《大使夫人回忆录》。出版后,反响很好,出版社又多次印刷再版。我记得岳母说过,吉林有个人写信给她,说真没想到外交工作和他原来想的完全不同,还问她怎么能买到这本书。
1989年12月,岳父黄镇意外去世。岳父母一同战斗、生活50年,感情极好。岳母视岳父,既是夫君,又是师长和领导。岳母受打击极大,但她强忍悲痛,很快组织编写了《将军·外交家·艺术家——黄镇纪念文集》,文学传记《将军不辱使命》,《黄镇文集》。后来又组织编写了《黄镇传》。这几本书合计有261万余字。

刘海风 | 对岳母朱霖之二三印象(上)

黄镇将军

岳母做事极认真、细致。以编写32万多字,270多作者人次的黄镇纪念文集为例,她事先按黄镇的经历划分出时间段,每个时间段写什么,请谁写,都策划好,再去一个一个落实。受邀请的作者无论文化水平高低,职务高低,有感于岳父母的为人,都送来了自己的稿件。之后,她不仅自己看,又请了专人修改编辑。稿件收集齐全后,她又通盘考虑,拾遗补缺,尽量避免留下遗憾。她还设法,请邓小平、杨尚昆、江泽民、薄一波、宋任穷等党和国家领导人题词,使这本书生色不少。解放军出版社的印刷稿要三校。她除了亲自上阵,又请了一个退休的同事,再加上我,一字不落读了三遍。现在回头看,没有什么错,校对认真是重要的。还有,那时能找到那么多作者,并将他们亲历的宝贵史料得以保存下来,真是太珍贵了。到这本书1992年出版时,虽然仅过去了两年,已经有7人离开人世。
同黄镇纪念文集比较,后来编写的《黄镇传》80万字,上下两卷,堪称大部头了。如果没有前者,也就写不出后者。岳母为编写《黄镇传》又费尽了心血。每一章都是在她的指导帮助监督下写出来的。我们和她一起进行了不知多少次讨论。她记忆力极好,说到一件件黄镇经历的事,她不仅知道来龙去脉,还能说出很多生动的细节。她还提供了大量的历史资料。如黄镇在抗战期间的笔记本,厚厚的,用缴获的日本马靴皮做封皮,自己装订的一个大本子,已经被革命博物馆(现中国国家博物馆)作为文物收集走了。她把复制本交给我们查阅。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岳母对1973年底周en来总里在政治局扩大会议上被错误批判这件事,伤透了脑筋。当时这件事还处在保密状态,没有多少人知道。她每次给我们讲,都吞吞吐吐,不明不白,欲说还休,让我们苦苦猜测。写,还是不写,怎么写,她似乎一直没有拿定主意。最后,还是没有放到书上 。
现在,这件事已广为人知,无需赘述。我仅把同岳父有关的事说一说。黄镇和耿飚在参加政治局扩大会前,已知道会议要他们做什么,很是苦恼。主席、总理,都是他们一辈子最敬重的人,要他们去批判总理,怎么能想得通?可是,批是主席让批的。听了一辈子主席话的他们,这次能不听吗?他俩左思右想,商量了还是听主席的,要批;但是,话要说得尽量公道,绝不说落井下石的话。岳父在会上发言后,内心一直难以平静。1974年底,岳父去305医院看望总理。总理对岳父说了理解,原谅的话,他才安心了。总理去世后,邓ying超整理总理的抽屉,看到了总理记录的岳父发言,也体谅了黄镇当时的难处和苦心。
刘海风 | 对岳母朱霖之二三印象(上)
刘海风 | 对岳母朱霖之二三印象(上)
刘海风 | 对岳母朱霖之二三印象(上)
《天下之脊——刘邓大军征程志略》大型图文集,4卷8本130万字,3200幅图片,说是皇皇巨著,应该不算炫耀。编委会主任由刘华清挂帅,但了解情况的人都知道岳母是大功臣。从开始酝酿,组织编委会,筹集资金,收集资料,一步一步,岳母都在推动。如动员著名军队摄影家高帆的家人把高帆拍摄和收集的照片提供出来,岳母亲自去做了说服工作。后来,她担心这本图文集被人滥用,谋取不当之利,决定把著作权捐给中央文献出版社。2016年,在张雁之的帮助下,征得编委会当时还健在的老一辈委员向守志,还有陈知建的同意,完成了捐赠的事。
刘海风 | 对岳母朱霖之二三印象(上)
《将军·外交家·艺术家——黄镇》画集,是安徽省安庆市黄镇生平事迹陈列馆为纪念黄镇百年诞辰编的。他们编出初稿后,交岳母审查。那时她已近90高龄,仍一个字一个字,一张图片一张图片的仔细看。她还让我们帮她看。我们也提了意见,如陈列馆喜欢岳父参加军调处工作时,那张穿国民党少将军装的照片,英俊威武,我们建议换成进城初期穿解放军军装的照片,文字上也提出了意见。但最重要的是,岳母坚持在中央文献出版社出。后来证明这个决定很正确,这个出版社的出版标准高,保证了出版的画集质量。

刘海风 | 对岳母朱霖之二三印象(上)

2017年,新长征画集出版了
2014年初,从驻美大使崔天凯处传来一个令人惊喜的好消息。在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发现了失踪近80年的黄镇长征速写画原稿。以前在国内流传的黄镇《长征画集》,母本都是 1938年阿英在上海用画稿的照相底板出版的《西行漫画》。岳母得知这个消息后,非常高兴,产生了两个愿望 。一是把黄镇长征画作的著作权捐献给国家,在国家出版局主持下,由中央文献研究室(现中央党史文献研究院)代表国家收下。二是由中央文献出版社用原画稿为母本出版画集。在中央文献出版社同志的努力下,画集终于在2017年出版了。同以往出版的《长征画集》相比,画稿的清晰程度提高了很多,原先误作“过湘江”的画,被更正确认为是“夜渡于都河”。出版社在画集的设计、装帧、用纸上下了很大功夫,为每张画写了编者注,整个画集看上去非常庄重、美观、大方。97岁多的岳母,亲眼看到她的两个愿望都实现了,欣慰、安详!(未完待续)
刘海风 | 对岳母朱霖之二三印象(上)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天下孝义人):刘海风 | 对岳母朱霖之二三印象(上)

(浏览 47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