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知战”已在中国网络空间打响!

从去年开始,以微博、B站等为代表的中国互联网的网络社区,逐渐成为世界各国发布本国外交政策和相关言论等的重要平台。今年伊始,随着乌克兰局势的急剧变化,这一现象更为凸显。

相关国家从政府到社会乃至到个人,集中在我国互联网的网络社区发声,其背后是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的公共外交政策在当代中国的媒介形态迭代。

所谓公共外交,是二战后的产物,更准确地说,是美国在冷战时代的一个“发明”。根据1987 年美国国务院《国际关系术语词典》的定义,“公共外交”是“由政府发起交流项目,利用电台等信息传播手段,了解、获悉和影响其他国家的舆论,减少其他国家政府和民众对美国产生错误观念,避免引起关系复杂化,提高美国在国外公众中的形象和影响力,进而增加美国国家利益的活动”。

公共外交分为信息传播和文化教育两大方向。在信息传播这个方向,其内容始终是符合相关国家本国利益的各式各样的表达和呈现,而其在形式上则有一个清晰的媒介迭代过程,即从早先的电台、电视台,到后来的互联网以及今天的移动互联网。

所以,当代公共外交的基本特点,即便是文化教育等看似人畜无害的中立领域,也都特别重视新的媒介形态。尤其是今天的微博和B站等年轻人聚集的网络社区,聚拢了不同圈层、地域、阶层等相当广泛的人群,所以自然是当代公共外交的首选,不仅仅是相关国家,相关资本、企业和NGO,以及各类社会组织都将其视为必争之地。

 

“认知战”已在中国网络空间打响!

示意图

在这个意义上,2月22日“乌克兰在微博发声明”的话题一度冲上微博热搜第一,就不仅不是什么例外,而是日后的日常基础操作。美英等国来自冷战中积累的相关外交经验,注定了他们绝不会放弃政府外交之外的公共外交这一重要阵地,在微博和B站等年轻人聚集的网络社区试图影响、引导甚至诱导、操纵我国国内舆论、舆情,满足其政府外交、公共外交背后的国家利益。这也将是今后的常态。

更为复杂的当代挑战是,在这些虚拟空间进行公共外交的力量和群体,并不仅仅是相关国家的政府机构。以美国为例,其国内的众多专业游说团队同时也是公共外交的高手和常客。这些专业游说团体有时代表美国的国家利益,有时只是为了实现某一政党或某一行业的利益,有时甚至只是为了满足某些资本寡头或跨国企业的利益。比如,是满足东海岸老牌军火厂商的利益,还是满足西海岸平台型互联网企业的利益;是满足传统好莱坞的利益,还是满足奈飞这些新兴流媒体平台的利益……显然,很多舆论、舆情都尚有待进一步区分。当然,这些专业游说团体在微博和B站等年轻人聚集的网络社区上的运作方式,会像其在美国本土的表现一样,较为隐蔽且一般不会直接暴露自身的身份和意图,但围绕着乌克兰局势的一系列舆论、舆情已经充分证明其居心和用意。这既是当代公共外交的基本形态,也充分说明我国互联网的网络环境已经出现时代性的重大坐标变量。

这其中,有一种现象值得我们高度警惕。就我国本土的日常环境而言,一些NGO、智库、媒体甚至饭圈、娱乐公司,都极有可能被相关国家、资本、企业、NGO和社会组织所操控,以达到他们公共外交的基本目的

因为当代公共外交,与“认知战”有很大交集,这本身也是当代战争的一种新形态,在乌克兰局势中已得到了鲜活的展现。有人猜测,披着马甲的“台独”“港独”等势力在围绕乌克兰局势的一系列舆论、舆情中一再兴风作浪。

对我国而言,我们在公共外交领域的起步较晚。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对公共外交作用和影响的重视程度与日俱增。未来除了卓有成效的政府外交之外,我们需要多头并举,在人民外交、二轨外交等先辈积累的成功外交经验基础之上,就不同媒介形态都应开展更灵活、机动、有中国特色的公共外交。

同时,我们还要在与公共外交高度重合的“认知战”中捍卫国家利益,特别是不要被以“深度伪造”为基本特征的“加速主义”意识形态策略所影响。它们一再妄图在我国国内煽动激进情绪、思潮,在国际上借此污名化我国国家形象。这种新的意识形态策略在一定程度上已经在发挥作用,对此我们必须要警醒和检讨。(作者是中国艺术研究院副研究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青年工作委员会副秘书长)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环球网):“认知战”已在中国网络空间打响!

(浏览 121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