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雪夜随想 | 纪东亮

河顺文艺·第 727

【散文】雪夜随想 |纪东亮

近期文章预告

*诗海撷英 太行山,英雄的山–王和岐

*郭庄史记 老村长和老八路的故事(下篇)–王继生等

*散文 林州大锅菜–清风荷影

说明:发表先后以当天发布为准。

【原创首发   侵权必究】

【散 文】

【散文】雪夜随想 |纪东亮

雪夜随想

【散文】雪夜随想 |纪东亮

XUEYESUIXIANG

口 纪东亮

飘飘扬扬的雪下了整整一下午,傍晚仍没停下来的意思。看着窗外飘荡着的雪花,内心纠结着母亲的纠结。她纠结老家东、西屋房顶的积雪因她年迈而不能再上房打扫,纠结她因担心费电而舍不得开空调取暖,纠结堂屋房前那五步台阶她上下会不会滑跌……
想多了,忘了老家还有两位孝顺善良的哥哥呢!有哥哥在老家,母亲一定会安然无恙的。

【散文】雪夜随想 |纪东亮

养儿方知报娘恩。此刻,我想在老家老宅居住的老娘在干啥呢?今年春节同样是一家四口回老家和母亲一起过年的。我是初五从老家回县城的,爱人和两孩子早我两天。离开老家时,母亲也是叫我带这带那,千嘱咐万叮咛少吸烟少喝酒,开车操心注意身体。重复的话题从屋内到院内,从院内到街门口,再到车窗前,直至从后视镜里看着母亲佝偻的身子越来越远。送儿的话语方式虽然不同,但我坚信内心的情感和我是一样的。一样的恋恋不舍、一样的爱儿心切!
我猜想特殊天气,今晚的央视一台“天气预报”母亲一定会完整地看完的,特别是贵阳、福州、北京、郑州、武汉、沈阳(大连),因为这些城市有她的两个妹妹、三个孙子、一个外甥两个外甥女在居住生活、工作学习!

【散文】雪夜随想 |纪东亮

前天、今天两个孩子相继返程归校,一个北上一个南下。家似乎和心一样,空落落的。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环顾四周,目及之处的餐桌、茶几、鞋柜,上面摆放的餐具、果盘、水杯、鞋子等用品少了很多,也变得规整了。三居室的家瞬间感觉大了很多,家安静而心却不平静。
二孩儿年前花费几个月苦心备考,前几天成绩出来却不尽人意。临行当天午饭时分,一家人对他“狂轰滥炸”式的数说、激励、鼓励、安慰。纠结他是否把一番话听进了心里、纠结他是否有心理压力思想包袱、纠结他是否会调整作息时间改进学习方法。
大孩儿今早启程赶火车。昨晚下了一夜雪,高速封闭,单位8:20召开会议,我无法开车送他,是他妈骑电动车送他到汽车站的。在单元门口,满怀愧疚地目送他们母子在风雪中骑离小区。9点多打他电话,说是火车晚点两个小时,在站内候车。叮嘱他耐心等待,到午饭时间就吃饭,改改马大哈的习惯,照看好行李,到达之目的地后给爸妈回电。

【散文】雪夜随想 |纪东亮

其实,每个春节团圆的背后都是父母一整年的期待。当你背负行囊踏进家门的瞬间,父母满面欢颜,目的只是为了看到她亲手抚育长大的那个身影以及刻画在他们脑海里那张熟悉的脸庞。行李落地的瞬间,父母又急切地询问你的归期!当你再次整装待发时,你揪的是父母的心——箱子里装的不仅是你个人物品还有父母的牵挂和思念!

【散文】雪夜随想 |纪东亮

这一切不是家小了,而是儿女大了世界更精彩了!这一切不是父母老了,而是对儿女的爱意更浓了、牵挂更远了!

【散文】雪夜随想 |纪东亮

          甲辰年端月十二雪夜林州

【散文】雪夜随想 |纪东亮

 – 作 者 简 介

【散文】雪夜随想 |纪东亮

纪东亮  笔名黎明,70后,林州市横水镇人 河南省报告文学学会会员,河南省摄影家协会会员,安阳市作家协会会员、摄影家协会会员,林州市摄影家协会副秘书长。工作之余喜欢写作、摄影。作品散见于《中国纪检监察报》《检察与审判》《安阳日报》《红旗渠》《芝兰园》等报刊、网络媒体。

 

-主播简介-

 

【散文】雪夜随想 |纪东亮

魏俊彦  笔名新生,河南省林州市人,大学文化,长期从事红色文化史料的研究和写作,编著出版有《血荐轩辕》《林州热土领袖情》《创业丰碑》《红旗漫卷林虑山》《林州市革命老区发展史》《林州市水利史》《中国共产党林州市历史大事记》等10多部文学、历史著作。爱好诵读、曲艺和书法。

-End-

版权声明:【河顺文艺所使用的文章、图片及音乐属于相关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如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敬请相关权利人随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河顺文艺):【散文】雪夜随想 |纪东亮

(浏览 49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