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县易名左权县暨左权县被撤销和恢复的历史追溯

辽县易名左权县暨左权县被撤销和恢复的历史追溯

辽县易名左权县暨左权县被撤销和恢复的历史追溯
辽县易名左权县暨左权县被撤销和恢复的历史追溯
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

万里高原上活跃着我们一群年轻的士兵,白色,是这里常年触手可及的寒冷。茫茫高原上,风沙在与他们作伴,仿佛每时每刻都在朝他们诉说着久远的历史记忆。黄色,是这里裹着滚滚沙尘永恒的主题。一片忠诚之心,祖国永远在心中。致敬英雄!

辽县易名左权县暨左权县被撤销和恢复的历史追溯

辽县易名左权县暨左权县被撤销和恢复的历史追溯
辽县易名左权县暨左权县被撤销和恢复的历史追溯

左权英名耀太行

——辽县易名左权县暨左权县被撤销和恢复的历史追溯

辽县易名左权县暨左权县被撤销和恢复的历史追溯

1942.9.18-2023.9.18

纪念辽县易名左权县81周年

   日月穿梭,山河永驻;世纪更迭,历史不朽。
“红花开遍山梁梁,左权牺牲在这地方。”在巍巍的太行山上,在有名的太行山抗日根据地,一个卓越的八路军将领和一个光荣的抗日模范县,浴血重生拥有了一个共同的名字——“左权”。从此,左权县这片英雄的热土和英勇的左权将军血脉相融相生,镌刻在历史的丰碑里熠熠生辉,浸润着繁荣富强的新中国之光,经风沐雨铿锵迈进飞速发展的新世纪,矗立在清漳河畔绽放着新时代崛起的芳华。

悲唱《左权将军》之歌 

万余党政军民请愿

晋冀鲁豫边区政府第90号通令批准: 辽县改名左权县

名将以身殉国家,愿拼热血卫吾华。

太行浩气传千古,留得清漳吐血花。

辽县易名左权县暨左权县被撤销和恢复的历史追溯
辽县易名左权县暨左权县被撤销和恢复的历史追溯
辽县易名左权县暨左权县被撤销和恢复的历史追溯
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

万里高原上活跃着我们一群年轻的士兵,白色,是这里常年触手可及的寒冷。茫茫高原上,风沙在与他们作伴,仿佛每时每刻都在朝他们诉说着久远的历史记忆。黄色,是这里裹着滚滚沙尘永恒的主题。一片忠诚之心,祖

辽县易名左权县暨左权县被撤销和恢复的历史追溯
辽县易名左权县暨左权县被撤销和恢复的历史追溯
辽县易名左权县暨左权县被撤销和恢复的历史追溯

1942年5月,侵华日军阴谋策划“晋冀豫边区肃正作战计划(C号作战)”对太行革命根据地疯狂进行“大扫荡”,麻田八路军总部遭三万余敌“铁壁合围”。总部首长彭德怀副总司令、副参谋长左权、野战政治部主任罗瑞卿等面对危急形势沉着应对,开会分析敌情后,决定中共中央北方局、八路军总部、野战政治部、后勤部、北方局党校、新华日报社等单位向外围转移。5月25日,左权参谋长指挥转移人员突围时,在麻田十字岭被炮弹弹片击中头部,一代名将的血肉之躯倾倒太行,一个37岁的年轻生命魂归清漳。朱德总司令痛悼战友,写下吊左权同志在太行山与日寇作战战死于清漳河畔的不朽诗篇。

“狼吃日本五月,扫荡咱路东,左权将军麻田附近光荣牺牲。”左权将军在十字岭牺牲的噩耗传来,全县迅速展开了宣传教育,辽县军政领导机关受到冲击,干部群众异常激愤。在六七月间,县长巩丕基要民教科长阎濂甫编写一个纪念左权将军的歌,他便召集民教科干部王恕先、县宣传队骨干二高校长皇甫束玉合作编创了《左权将军》之歌,由民教科通知各学校教唱,迅速在全县传唱开来。

“将星悲陨落,楷模千古垂。”左权将军殉国,辽县党政军民无不悲痛愤慨,辽县县委、政府向全县人民发出了开展“誓为左权将军报仇”活动的号召,很多村子的群众自发集会进行悼念。各区都先后向县委、县政府反映提出为纪念左权将军,要求改为左权县。

7月17日,在西黄漳村举行的全县民兵武装检阅大会上,全体民兵怒喊着“誓为左权将军报仇”口号,要求为左权将军树纪念碑。辽县独立营全体指战员,要求把辽县独立营改名为左权独立营。县委、县政府接受了民兵和独立营的要求,决定在县政府所在地西黄漳为左权将军建纪念碑。
据时任辽县县委副书记的杨蕴玉回忆:“7月下旬,辽县小学教师集训会和绅士座谈会提出倡议,为纪念为国捐躯的左权将军,要求上级批准把辽县改名为左权县,并立即开展签名运动。签名运动迅速在全县掀起,仅仅20天时间,辽县党政军民各界万余人就在请愿书上签了名。”

延安《解放日报》在1942年9月2日刊出了“纪念左权同志辽县将易名左权县”的一则消息:“辽县各区区干部,于该县的7日县干部大会上,要求县府转呈边区政府,将辽县改名左权县,以永久纪念在清漳河畔殉国的左参谋长。辽县小学教员训练班全体教职员也于日前向政府提出同样要求。左权将军历来转战华北,建立了丰功伟业,在华北人民的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太行区人民,关怀尤深。当地民众,听到改县名消息,莫不表示赞同,认为是辽县的光荣云。”

1942年8月26日(民国三十一年八月廿六日),晋冀鲁豫边区政府正式批准了“辽县改为左权县”的请求。边区政府主席杨秀峰、副主席薄一波、戎伍胜联署发出“边民行字第90号通令”。内文如下:

各行署、专署、县府:

      查八路军副总参谋长左权将军在本年五月反扫荡中壮烈牺牲于辽县麻田之役。左将军对抗战事业及根据地建立有特殊勋劳,今为表彰忠烈并激励抗日群众,特决定改辽县为左权县,以资纪念。除分别布告并函知各机关团体外,定于“九一八”在辽县召开群众大会举行改名典礼。特通令全区知照。
此令

主  席  杨秀峰

副主席  薄一波        

            戎伍胜  

 
辽县易名左权县暨左权县被撤销和恢复的历史追溯

图为晋冀鲁豫边区政府“第90号”通令

辽县易名左权县暨左权县被撤销和恢复的历史追溯

是年8月29日,晋冀鲁豫边区政府以“边民秘字第91号”文件,向辽县县长巩丕基发布“改辽县为左权县”的命令。内文如下:

巩县长:
查八路军左权将军于本年六月二日反扫荡时,壮烈牺牲于该县麻田之役。左将军为一代革命伟人,丰功殊勋,寰海风闻。今为表彰忠烈而慰英灵,并兴奋抗日群众,决定将辽县改为左权县。除通令全区知归照外,并决定:、
一、该县应翻印边区政府之布告,使全县军民一体周知;
二、该县县府筹备于“九一八”召开群众大会,邀请各界各团体参加,举行改名典礼;
三、本府届时派李委员一清前往参加宣布命令,并颁发印信。仰即遵办。
此令

主  席  杨秀峰

副主席  薄一波

           戎伍胜

辽县易名左权县暨左权县被撤销和恢复的历史追溯
图为边区政府下发给辽县的第91号命令
9月2日,辽县县长巩丕基向边区政府主席杨秀峰请示早日颁发县印。内容如下:
主席杨:
        案奉  钧府边民行字第90号通令,略谓八路军副总参谋长左权将军在五月反扫荡中牺牲于辽县麻田之役。为表彰忠烈,鼓励抗日群众,决定改辽县为左权县,以资纪念。并于“九一八”召开群众大会举行改名典礼。除遵照办理外,所有县印祈早日颁发,以便启用为荷!
                                  县长巩丕基 2/9

9月7日,边区政府为“辽县改名左权县”一事以“边民字第95号”发出布告,指出“除函令各机关团体及辽县政府于‘九一八’在当地召开群众大会举行改名典礼处,仰全区人民一体周知”。同日,辽县县长巩丕基向全县各区区长、各村村长、各机关团体、学校等发布“九一八起改辽县为左权县”的命令,令告各级印信、钤记、戳记等一律由县刻制,于九一八颁发,所有辽县字样之印信、钤记、戳记等交县作废。
 
9月18日,纪念九一八暨辽县易名左权县典礼大会在辽东西黄漳村河滩隆重举行,辽县党政军民5000余人参加。《新华日报·华北版》报导了这一永载史册的历史事件。原文如下:
易名典礼在黄漳举行
“九一八”谒碑授印
 
全县民兵进行军事大检阅
五百名青年涌入左权独立营
中共左权县委号召争取成为军民团结模范县
 
太行讯:“九一八”11周年纪念日,辽县党、政、民5000余人,举行盛大集会。除纪念“九一八”外,并进行辽县正式改名为左权县,建立左权将军纪念碑谒礼,及对县独立营及民兵进行大检阅。会场在清漳河畔广漠的沙滩中,绿林垂荫成为天然的帐幕。主席台上高悬左参谋长巨幅遗像,台前为扁柏扎成的三个大彩楼。清晨六时,在礼炮三响、军乐悠扬声中开幕。会上首先向左权将军遗像肃穆致哀。巩县长报告大会意义后,中共左权县委书记杨待甫在会上号召:全左权县的共产党员在武装中要起模范作用,在民众中要爱护武装;左权县要成为军民关系最密切的模范县。接着举行改县名授印礼。边区特派授印委员致词。他说,边区政府接受一万个签名的辽县民众、全县士绅会议、小学教员会议的要求,经过边府会议通过,把辽县改名为左权县,这是有伟大历史意义的。望全县民众要踏着左权将军的血迹前进!完成他的遗志,象苏联英勇红军与公民保卫列宁格勒、斯大林格勒一样,来保卫左权县,保卫边区。……

巩县长受印后,在碑前宣誓:我代表全县人民,接受左权县印,誓必奋起领导左权的民众为左权将军复仇。

接着会场沸动着潮水般的人群,以三路纵队行列,拖着里把地长,在锣鼓喧天、笙乐悠扬声中进行谒碑礼。每个人以正步注目礼在碑前走过。碑高八尺,刻有左权将军光荣史。碑亭是长砖砌成的,涂青灰色,顶着光辉灿烂的五角星。

下午是500余名民兵参加左权独立营入伍仪式。二区妇女民兵为他们献花,地方武装与正规军行亲密礼。人们高呼:“正规军、独立营、民兵要三兄弟一条心!誓死保卫左权县!”

第二天,分别测验民兵,举行检阅,有刺枪、劈刀等项目。
当时的左权县委副书记杨蕴玉清楚地记得:“在这次大会上,‘为左权将军报仇’‘誓死保卫左权县’的口号声此起彼伏。还教唱了由阎濂甫、王恕先、皇甫束玉共同讨论,由王恕先创作的《左权将军之歌》。大家既悲愤又激动地唱道:
左权将军家住湖南醴陵县,他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老乡们,他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
未当政治委员苏联去留洋,回国以后由军长升到了参谋长。老乡们,回国以后由军长升到了参谋长。
参加中国革命整整十七年,他为国家他为民族费尽心血。老乡们,他为国家他为民族费尽心血。
狼吃日本五月扫荡咱路东,左权将军麻田附近光荣牺牲。老乡们,左权将军麻田附近光荣牺牲。
左权将军牺牲为的是老百姓,咱们辽县老百姓要为他报仇恨。老乡们,咱们辽县老百姓要为他报仇恨。”
数千人悲唱“左权将军”之歌,悲愤高亢的歌声合成一股不可战胜的豪气直冲苍穹,萦绕清漳河畔,响彻太行之巅……
辽县从此以左权县出现在新的版图上。1946年,左权县复在县城万寿宫内修建左权将军暨全县殉国烈士塔,一二九师师长刘伯承于是年6月25日撰题建烈士塔记。其中言道:“左权将军同许多子弟兵,在太行山上先后殉国,辽县人民以左权名其县,以志不忘。”
辽县易名左权县暨左权县被撤销和恢复的历史追溯

“左权县”被撤销合并老革命结伴进京求援

国务院第96次全体会议批准:左权县重新设立

丹心为国着戎装驰马纵奔战太行
喋血将军遗稚女左权永忆是辽阳
 
辽县易名左权县暨左权县被撤销和恢复的历史追溯
辽县易名左权县暨左权县被撤销和恢复的历史追溯
辽县易名左权县暨左权县被撤销和恢复的历史追溯
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

万里高原上活跃着我们一群年轻的士兵,白色,是这里常年触手可及的寒冷。茫茫高原上,风沙在与他们作伴,仿佛每时每刻都在朝他们诉说着久远的历史记忆。黄色,是这里裹着滚滚沙尘永恒的主题。一片忠诚之心,祖国永远在心中。致敬

辽县易名左权县暨左权县被撤销和恢复的历史追溯

“左权县的名字,在全国解放后,遇到了波折。解放初期,中共中央为避免突出个人,作出不以领导人名字为地名的决定。”原左权县委书记杨蕴玉在2003年6月8日给左权之女左太北的信中,曾简略讲述了“左权县名的波折”。

1958年9月,中共山西省委决定,撤销左权县行政建制,并归和顺县管辖。未几,党中央尊重老区人民的意愿,经国务院批准重设左权县。1959年6月,左权、和顺两县重新分开,左权县的名字得以保留并恢复县置,成为全国为数不多的以人名命名的行政县之一。

为了探秘这段短暂的“左和并县”始末,笔者深入档案馆查阅历史档案,寻找文件原本,仔细求证,认真研读,并辅之以亲历者的回忆,逐渐理清脉络,揭开了这一特殊时期的真容,还其以本来。

1958年9月,中共山西省委召开一届十次全委扩大会议,研究了“各专区、市、县行政区划变更”的相关事宜,从即时起山西开启了较大范围的行政变革。随即,山西省人民委员会在9月25日召开的会议上,正式通过了“各专、市、县行政区划变更”的决定。这个决定中包括榆次专区改置晋中专区,“专署驻榆次市,辖二市、七县”“和顺县将左权县并入”等条。当时,这一消息在《山西日报》进行了公布。

上个世纪60年代,偏踞太行一隅的左权县,能读到《山西日报》的人少之又少,群众获取信息依靠的是有线广播。其时“左权与和顺并县”的消息,在民间传播得并不确切,却如一石激起千层浪,引起了不小的议论。在乡下、在机关,大家谈论的话题更多的就是并县这件事。有说“左权曾经是彭德怀、罗瑞卿、刘少奇、刘伯承、邓小平、陈毅、刘华清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生活和战斗过的地方。”也有说“左权县是以左权将军的名字易名的。”还有说“左权县在抗日战争时期就是晋冀豫边区的中心县、模范县。”更有说“左权县历史上曾建辽州,管辖着辽县、和顺县、榆社县。”总之大都是一个中心意思:“并县就该是和顺并到左权县,不能把左权并到和顺县。”

“从上述议论中,不难想象左权县并入和顺县在当时的民众之间是如何的反响激烈,怎样的不情不愿。但究竟是和顺县合并到左权县,还是左权县合并为和顺县,人们只是谈论、担心和不安,只是等待,静观情况的变化,得不到准确的消息。有的乡镇活动当地的老干部、老党员、老红军往中央写信,还有的直接到北京面见首长,要求把和顺县并到左权县。”左权县退休老干部魏向荣详细地叙述了当时的情景。

“1958年9月某天,中共左权县委召开各单位各部门会议,我也参加了。县委书记郝馥菁在会上宣布:为了社会主义建设,为了今后的大发展,中央决定左权县与和顺县合并为和顺县,县委、政府部门驻和顺县城,左权县城改名为左权镇。省委任命新并县的中共和顺县委书记是刘跃(原任和顺县委书记),和顺县政府县长是郝馥菁。

接着,郝书记在会上安排了并县前的几项工作:一、县委和政府各部门以及工会、青年团、妇联会各自整理文件、档案和书柜。该装箱的装箱,该打捆的打捆,不得丢失和损坏,准备运往和顺;二、各单位各部门整理好财产,不得损坏,更不得送人;三、各单位各部门的人员不得外出,不得请假,等待安排工作;四、希望各位领导和下属人员不要说不利于并县的话,不要做不利于并县的事,更不能搞小动作。最后还强调了一点,就是各单位各部门的款额一律不准乱动,从即日起要冻结起来,等待交接。

这五项工作,实际是五条纪律,谁也不敢违反。当时,所有的人听了面面相觑,真是谁也意想不到,但不敢质问,因为这是中央的决定,任何人都得执行。

会议后,各单位各部门就行动起来了,我是团县委的组织干事,主要是整理档案、经济账本装箱。后来,县委又决定各单位暂留一人,管理这里的工作,办公统一到政府大院。这就是说并县后的左权镇,实际成了左权的留守处。”在时任左权团县委组织干事的魏向荣前辈详细的讲说中,当时并县时的经过逐渐清晰起来。

左权县并入和顺县于1958年9月份开始实施,11月份完成并归手续。查阅1958年12月6日印发的第34号(总号:161)《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公报》,得知山西省变更行政区域的报告,是在1958年11月21日的国务院第82次全体会议通过的。公报印发的《国务院关于行政区划变更的决定》首先就是山西省,其下共有37条,第22条赫然是“撤销左权县,将原县的行政区域全部划归和顺县”。

左权县档案馆保存着一份和顺县人民委员会《关于并乡后县指定代理乡长职务的通知》,直观地反映了两县合并后的第一次人事安排。内容如下:

“各公社:乡的合并后,乡人民委员会在正式选举以前,为了便于工作,经县人民委员会决定以下同志代理并乡后乡长职务。
左城公社:赵怀林   石匣公社:李玉田
堡则公社:窦兰芝   拐儿镇公社:智明华
芹泉公社;冯国保   同壇公社:刘振林
寒王公社:郭庆云   麻田公社:何乃昌
以上同志接知后,刻日到达工作岗位,接受新的工作,其余原来乡干不动仍在原地工作。
1958年11月14日
         抄送:中共和顺县委会、组织部、人事监察科。  ”

查阅山西省政府公开发行的唯一政策性期刊《山西政报》,在1959年第3期全文刊印了省长卫恒于1959年1月23日签发的晋办卫字第37号文件《山西省人民委员会关于各专、市、县行政区划变更的通知》。通知开头写道:

“为了适应全省农村人民公社化后出现的新形势和带来的新情况,并便于加强领导和更合理地进行生产布局,以进一步扩大各市、县人力、物力和财力的协作范围,加速社会主义建设,经1958年9月25日省人民委员会第33次会议通过,并报请国务院批准,决定将我省的专、市、县行政区划加以适当调整合并。”

通知还特别指明,此项工作已于1958年12月底进行完毕,并将新的专、市、县名称及专署和市、县人民委员会驻地进行了通知。其中:

“晋中专区:专署驻榆次市,辖二市、七县。
阳泉市:将昔阳、盂县并入;驻阳泉。
榆次市:将寿阳县并入;驻榆次。
太谷县:将祁县并入;驻太谷城。
平遥县:原县不动;驻平遥城。
汾阳县:将文水全部与交城县大部分地区并入;驻汾阳城。
介休县:将灵石、孝义县并入;驻介休城。
离石县:将离山、中阳县合并,称离石县;驻原离石城。
和顺县:将左权县并入;驻和顺城。
临县:原县不动;驻临县城。”

左权县并归和顺县后,原八路军总部驻地麻田一带群众失去了平静,牢骚满腹地议论纷纷。在县城红军幸福院里,45名老红军更是愤愤然,吃不下饭,睡不稳觉,有人竟至痛哭流泪。党组织得知情况后,晋中地委和县委的主要领导几次到麻田一带积极解释,耐心做思想工作,疏导群众情绪。

原左权县委书记杨蕴玉回忆说:“尤其是20余名左权将军的老部下思想不通一时难以转弯,萌发了上访的念头。赵水怀等五位老红军自带粮票、路费,先找到榆次晋中地委,地委支持他们去太原找山西省委,省委陶鲁笳书记热情地接待了他们,给他们说,合并县是经中央批准,省委无权更改。接着,丁启民、曹振声等四人又到北京,先找到曾在左权县担任过县委书记的我和翟英。我俩虽对左权有深厚的感情,却苦于爱莫能助。于是,丁、曹等又找到当年任太行区党委书记的李雪峰等领导,均婉言说明“不能解决此难题”。四位老红军无奈之下,只得提出要见毛泽东主席,然而,得到的答复是主席不在北京。”

“在走投无路之时,他们想起了一个人。在县民政局工作的席元华同志曾在朱德警卫团当过连长,和许多老首长都认识,请他到北京找人方便。”一封加急电报拍回左权幸福院,老红军席元华收报后,立即向县委请假,赶赴北京。

左权县原党史研究室副主任邢晓寿曾专门撰文叙述这件事。

1959年3月19日下午,老首长彭德怀亲切接见了席元华等人。当谈话转入正题后,彭德怀很认真地说:“大家的心情我完全理解,你们说全县群众有意见,我看你们就最有意见了。可是,党中央做过反对个人崇拜,不以人名命地名的决定,许多县早已更改了。党的决定要执行,我是无权变更的。战争年代牺牲了多少人,牺一个就叫一个县名,那够不够……”面对昔日首长的明确态度,曾任一二九师四科科长的曹振声站了起来:“首长,那你当年为什么要批准叫左权县?你为什么给左权题字写碑文?朱总司令为什么给左权将军写太行浩气传千古?我们这些人还在世就传不下去了……”;席元华也插话说:“那时候万人签名,群情振奋,现在抹掉左权,群众意见大得很啊!战争年代的群众路线、群众观念、群众是母亲还要不要?”彭总陷入沉思好久才郑重地说:“我只能打个电话请山西慎重考虑,或者……”彭总没有说下去,后又语气平缓地劝解大家。彭总和大家合影留念,送他们走时说:“你们呀,出门就会大骂我彭德怀不肯帮忙了。”

杨蕴玉前辈回忆说:“席元华到北京后,找到了彭老总。彭总对他很热情,对左权县的事情也很关心,可他也不能改变不以领导的人名作地名的中央决定,耐心地做了解释工作。事情就没有下文了。”邢晓寿同志在文章中写道:“此事在京传得沸沸扬扬。部队里相当一批在左权县长期住过的指战员,当年任左权县领导的杨蕴玉、崔英、张树藩等对此也深切地关注着。”

“不久,张树藩同志告诉我说左权的县名问题解决了,是朱总司令向毛泽东主席反映了这个问题,说不让叫左权县,群众意见太大,上榆次,上太原,又来北京,坚决不同意去掉‘左权’。毛主席听了后说,既然群众不愿意改县名,那就还叫左权县吧。1959年6月,和顺、左权又分成两个县,左权县名得到了恢复。”杨蕴玉前辈将左权县得以恢复的来龙去脉讲得清清楚楚,一再叮嘱:“要珍惜毛主席首肯过的‘左权’,要将此看作是革命老区的光荣。”

1959年6月,左权、和顺分置,左权县重新恢复建制。七八个月后,1960年2月16日,国务院全体会议第96次会议才通过了《国务院关于设立山西省左权县的决定》。决定内文只有25个字:“设立左权县,以和顺县的部分行政区域为左权县的行政区域。”

1942年8月26日,晋冀鲁豫边区人民政府第90号通令批准辽县改名左权县;1960年2月16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全体会议第96次会议批准重新设立左权县。第90号通令和第96次会议号数次数之差是6,两个批准月份之差是6。左权县1958年11月被和顺县全部接管,1959年6月重新恢复县置,时间跨度约为6个月,这也不能不说是个历史的巧合。

此文作者:侯俊伟

辽县易名左权县暨左权县被撤销和恢复的历史追溯

永远铭记左权将军

辽县易名左权县暨左权县被撤销和恢复的历史追溯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左权史志):辽县易名左权县暨左权县被撤销和恢复的历史追溯

(浏览 163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