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刘志坚

刘志坚人物事迹

      那是在1942年10月的一天夜晚,时任八路军一二九师冀南军区政治部主任的刘志坚带领一个骑兵班,到六分区传达冀南区党委的指示。行进途中与敌人遭遇。在向外突围时,刘志坚的右腿被敌人的子弹打中,摔了下来。受伤的刘志坚一步也挪不动了,自觉凶多吉少,于是他将身上所有的口袋仔细摸了一遍,将能失密和暴露身份的文件资料都撕得粉碎,放在嘴里嚼烂。又将随身携带的妻子刘莱瑛的照片和一块怀表,埋在土坑里面。一切都安排好了,刘志坚就等着与敌人拼命。终因寡不敌众,被围上来的敌人捉住后关进大营据点里。

      刘志坚被日军俘虏后,敌人突击审讯他。刘志坚随便给自己起了个名字并机智地对翻译说:“我说是连长,你们不会相信,说是营长,你们大概也不会相信,实话说吧,我是个团长,还是副的。”日军对他的“直言不讳”大加赞赏,并决定于次日押送他到枣强县城移交给情报部门,听候进一步查证、审讯。八路军的内线情报人员将此信息传回。得知这一情报后,时任一二九师冀南军区司令员的陈再道制定出营救方案。

      当押送刘志坚的日本骑兵队伍大约100多人进入八路军伏击圈之后,突然从路边坡地蹿出的十多个挑柴农民,一下把柴捆插到路上,挡住了汽车。随着“砰砰”的几声枪响,开车的司机和探头的日军就被击毙。瞬间大路左右两翼枪声大作。战士纪志明飞身上车,将身体护住躺在车厢里的刘主任,同时左右开枪,20响、40发子弹在数秒钟内从手枪里发射出来,日军全部被歼。几个战士把刘主任抬下车,纪志明背起刘志坚就向指挥所跑。整个战斗,八路军未伤亡一人。事后,当日军得知被八路军营救的刘志坚是冀南军区政治部主任,是八路军的高级官员时,惊呼:“上当,上当,八路军真是神出鬼没。”

刘志坚将军与老战友陈再道将军(右)
刘志坚将军与老战友陈再道将军(右)

      刘志坚被自己的部队抢回来后,因腿受重伤不能行走,军区安排他在永年县警备大队长韩荫亭家里养伤。韩家对刘志坚的照料热情周到。1943年春天,陈再道要赴太行北方局党校学习。党委书记宋任穷特别交待他到韩荫亭那里带上刘志坚同志,并安全护送到刘、邓首长那里。

      一路上,陈再道与护送小分队抬着刘志坚遭遇了重重惊险。在日军所辖地盘,碉堡林立,铁路两侧全是敌人挖的封锁沟,既宽又深。虽然护送小分队队员身着伪军服装,但还是引起了日军的怀疑。他们走了3天,打了好几次战斗,总算到达了目的地。刘、邓首长亲切地接见了陈再道,说他们很幸运,没出事,安全地把刘主任送来了。

“文革”蒙冤

罗瑞卿与萧华、刘志坚等视察部队
罗瑞卿与萧华、刘志坚等视察部队

      1955年,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次实行军衔制。在怀仁堂东厅,毛泽东主席亲自参加了为这些战功卓著的高级将领授衔、授勋仪式。当毛泽东走到一个小个子的将军面前时,握着他的手,拍着他的肩膀,习惯地打趣道:“你是那个劫法场抢出来的刘跛子!”向毛泽东敬礼的将军答道:“我是刘志坚。”然而,谁也没有想到,10年之后,这位被“抢出来的刘跛子”竟在一夜间成了“叛徒”。

      “文化大革命”是一个人人自危的年代。“文革”之前就担任总政治部副主任、“文革”中又担任“全军文革小组”组长的刘志坚,时时处处在动乱的风口浪尖上。他在叶剑英、徐向前等元帅领导下,主持“全军文革”,陆续起草了一些文件和电报,对军队“文革”做出若干特殊规定和必要限制。如《关于军队文工团文化大革命的几条规定》、《军队院校文化大革命的补充指示》等等,但这些防乱稳军的一套做法很快招来林彪、江青的不满。1966年国庆节那天,在天安门城楼上,江青的追随者唆使第二军医大学造反组织的一个头头向毛泽东、林彪告状,说军队院校镇压群众,条条框框限制太多。林彪看毛泽东没有表示反对,就说军队这样搞不行,要允许他们搞“四大”。“全军文革小组”不敢违抗林彪的指示,随即起草了《关于军队院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紧急指示》,但文件仍然坚持要党委领导,没有放开,林彪看后不满意,将文件草稿送“中央文革小组”审改。经陈伯达、江青、康生、张春桥等人改后的文件,特别加进了“取消军队院校党委领导”的条文。在钓鱼台讨论这个条件时,发生了激烈争吵。

      刘志坚事先向叶剑英元帅作了汇报,故而会上态度消极,说:“文件中首次取消党委领导,这在解放军是史无前例的。”张春桥却说:“党的领导就是毛主席的领导,就是毛泽东思想领导。”刘志坚反驳说:“毛泽东思想的领导是不错的,毛主席的领导也是不错的,但是下面还是要有具体人去执行的啊!”

(浏览 1,410 次, 今日访问 1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