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切缅怀刘红森同志

刘红森同志于家中安详离世。事发突然,确诊为心源性猝死,享年70岁。

2024年7月7日周日上午10点在八宝山“菊厅”举办了刘红森同志的告别仪式。

八路军研究会敬献了花圈,部分同志参加了告别仪式。

刘红森同志生平简介

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原中国京安进出口公司副总经理刘红森同志于2024年7月1日因病逝世。

刘红森1954年3月3日出生,中国共产党党员。2024年7月1日晨因病于北京安详离世。享年70岁。

刘红森同志生平:

1969年3月随父母下放到公安部黑龙江笔架山公安部五七干校并参加工作。

1971年1月参军任总参三部福州军区三局战士。1972年至1975年在安徽大学外语系学习。

1975年秋至1982年任福州军区三局战士、参谋。1982年初至1983年任中国广告联合总公司英文翻译。

1983年至1989年任公安部中国京安进出口公司副总经理,中国北光声像艺术公司总经理。

1990年4月任珠海经济特区伟大实业公司董事长、总经理。1991年7月兼任深圳阳光俱乐部董事长。

1992年7月兼任珠海市西区南油联合发展公司总经理。1992年8月兼任珠海西区国贸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

1997年3月任珠海市宸极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

2014年3月3日退休。

刘红森同志与世长辞了,使我们失去了一位至亲的弟兄、亲密挚友。他那种忠诚于事业的奉献精神,那种甘于吃苦、严于律己的优良作风,那种遵纪守法、乐于助人的高尚品德,那种乐观向上的生活态度,那种孝敬父母,爱家人有担当的家国情怀。永远永远值得我们学习和铭记。刘红森同志安息吧!

缅怀刘红森同志的诗文(选)

回忆老朋友刘红森

石海毅

七月一日下午,上海陈小石来电话,急匆匆的讲刚听说一个坏消息,刘洪森昨夜走了!但未经证实。

我一听大惊失色!但又想但愿是有人搞的恶作剧,一直抱有幻想。可是还未经详细打听,坏消息从四面八方接踵而至。

最后终于孙利华传来了和红森夫人陈玲的通话,像一记重锤,把我充满种种猜测各种幻想的心砸的粉碎!期盼的讹传终究还是变成了噩耗!他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走了,可能没有痛苦,也没有给家人留下磨难的机会。

这符合他的性格,很阳光,很正直,很痛快也很简单,他痛快和简单到他的身后大概都不会有人对他的非议和说他的坏话!但他却给大家留下了无尽的思念与牵挂……。红森是个孝子,他有个已近百岁的慈祥的母亲。

他每天都要看望照顾和陪伴母亲。他经常发他和母亲在一起的照片,尤其是那些为母亲过节或祝寿的照片,那种围绕在老寿星身边阖家欢乐的图像,让我们这些人艳羡不已!但正如此才让我心中有种深深的隐痛。

红森走了,家人们不敢告诉百岁的母亲,陈玲电话里告诉我,昨天早上老母亲还说,红森还没起床,这杯牛奶留给他起来喝。

听到此我的心彻底的碎了,我什么也说不出来了,也无法和陈玲再说话了,只好赶紧放下了电话,让泪水独自流淌……。

天下大恸,为此为甚焉!认识红森半个世纪了,只觉得他的身体素质不错,年轻时好打排球篮球,局里的几个篮球场几年里留下了我们躁动的青春和无尽的汗水。

他身虽不是很高,但弹跳力很强,此优势时时体现出来。他也喜欢游泳。我们三局旁边就是闽江,我们就紧挨着福州人所说的西河游泳场,夕阳西下,落日余晖里,我们在宽阔的江面和同样宽阔的沙滩上奋臂和徜徉。

有一次突发奇想,我们几个(刘红森、陈小石、周卫东、徐深秋……)从洪山桥下水,一直游到了闽江大桥……江水,沙滩,夕阳……到处都留下了红森和我们的身影。

要回忆的太多了,我们也到了夕阳夕照的年月了。前个月我还策划了一下我们这些战友们的聚会,红森积极的响应,但因种种原因耽搁了,想暂时往后推推,没想到这一推竞推成了天人永隔,不能不说是一大遗憾!

写到这里,我似乎看到夕阳里,沙滩上,芦苇微微摇摆掩映的小路,红森在小路上,越走越远,越走越远………

石海毅于京

【江城子】悼红森同学

郭雪夫

愁云凄雾迫胸田。
不甘叹!
向天怨!
杜宇哀啼,
如箭透心穿。
京雨惊雷抛泪潜。

红兰落,
荷风寒。
音容契阔现宛然。

昔校园。
网今联。
风雨同窗,
一渡五十年。

归望魂兮何处唤?
酬樽举,
醉君仙。

(词林正韵七部苏轼体)

(2024年7月2日泣笔于北京~郭雪夫)

释注:

“红兰”:一种兰草,花盛在六、七月份,此处代指红森同学其人其品。

“契阔”:怀念。

“宛然”:真切貌;清晰貌。

《悼戰友劉紅森乾聯》

孫健

拍天紅流悄然遠去,
方知男兒真本色;
立地森木依舊欣榮,
始信戰友已重生。

孫健

2024年7月2日

五四班的怀念

惊闻噩耗,悲伤不已。老同学,好同学红森走了,让人难以置信。

红森状貌犹历历在目,我们想念他,总觉得他还在我们身边。从小学同窗起,他就对班集体和同学们。有足够的热心,直到我们现在的班级群,每有活动,他总是跑前跑后,忙里忙外地张罗,招集人,选聚会地,还常把美酒美食带给大家分享,他曾把家乡的柚子弄来让大家饱口福。聚会时他幽默风趣,常引得大家开怀大笑。

记得那次楚明组织大家在燕郊聚会,红森正在外旅游,他还特意打电话跟大家聊天凑趣,平添几分热闹。后来又一次在燕郊聚会,他把一条好大的鱼带来让大家享用。

最让人感动的,就在不久前,他还想着张罗同学的再聚会。唉!红森走了,竟成遗憾,我们想他!红森与大家相处,求和睦,享快乐,他念着同学老师,96年10月,我们全班大聚会,肖老师也来了,还记得红森和肖老师饶有兴致地交谈合影的情形。

15年10月,东交民巷小学校庆。他欣然前往,我们一起参观校舍,签名留念,同音乐王春生老师亲切合影。红森重情谊,全在他的言语和举手投足中,有时他同大家逗趣,就是个活脱脱的老顽童,童心未泯啊!

红森是乐观厚道有胸怀的好同学。在群里他常发些引人关心世事,乐观向上面对生活的话语和图片,还有一些生活中的趣闻趣事,他发的”让我们向快乐出发”的小动话我印象深刻。聚会聊天,说到”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他说不念就是了。同学谈天说地,偶有纷争,他也很会平息化解。

他好旅游,他常把乐趣及时与大家分享。

红森和同学们在一起,大家感受着喝几盅,聊一会儿,逗一运,乐一乐的情谊。是平平淡淡的深情厚谊。

他心里有大家,红森走了,我们怀念他!红森是坦诚相见的人,他曾把一些小学时的老师同学照片发到群里,让我们忆起许多童年往事,很开心的。

他甚至还保留着小学时期的记分册,并且发出来,上面有成绩分数,还有老师写他的评语,让大家分享。其坦诚之心令人敬佩。红森和同学们在一起,敞开心扉,畅所欲言,童心未泯。开心快乐!

每一次聚会他都是那个热情的摄影师,对于电子设备他应当是同学们中最精通的,各种软件用的烂熟,由此为我们这个温暖的集体留下了太多的精彩瞬间和影像,他走了,再也见不到红森新的作品了,红森我们好怀念他!

我们的老同学好同学红森听说在家里是个大孝子,以他与同学们的待人接物而推想,着实让人信服,我只记得红森曾在群里发过他在家陪伴老母亲锻炼的情形,其孝心可见一斑。红森走了,但愿家人们节哀顺变,多多保重!

老同学,好同学红森一路走好,我们永远怀念你!

五四班同学

二 O 二四年七月

深切怀念红森兄弟!

周卫东

与他相识是在1975年秋的洪山桥,他从安徽大学毕业回来,我们都是篮球排球场上的队友,此后从相识、相交到相知,感情日增月长,成为无话不说、百无禁忌的好朋友。离开洪山桥后,仍有多次聚会喝酒聊天旅游的美好难忘时光,怀念与他在上海、在北京、在天津、在珠海,一起度过的分分秒秒。

平时更是微信电话联系不断,情深谊长。他充满朝气、豁达开朗,心口一致、正直善良、热心真诚,跟他交往毫无压力,只有酣畅。他的一生,洒脱不羁、丰富多彩,爱运动、爱摄影、爱交友、爱旅游、爱聊天,就算走了,也很潇洒,没有折磨自己,没有拖累他人,是我辈期盼的结局。

好友仙逝,英名永存,我们会一直惦念他,不久的将来,会与他在天堂再相见,把酒忆当年,痛快聊人生,不虚共此生!

谨以廖廖语,悼念老故人

周卫东於上海

(浏览 2,236 次, 今日访问 14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