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13日 吕正操同志逝世

■ 少年时,吕正操目睹日本鬼子的残忍,17岁便参加东北军,曾任张学良副官。西安事变后率部起义,在冀中创建了第一支抗日武装。

■ 率部驰骋冀中平原,在反“扫荡”、反“蚕食”斗争中,用地雷战、地道战,打出了声誉和军威,创造了平原游击战争史上辉煌灿烂的一页。

■ 新中国成立后任铁道部副部长、部长,铁道兵政委,为中国的铁路交通事业呕心沥血,做出了重大贡献。

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我国铁路交通战线杰出的领导者,原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六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中央军委原委员,中国人民解放军原铁道兵政治委员吕正操同志,于2009年10月13日14时45分在北京逝世,享年106岁。这是57位开国上将中最后一个离开人世的老将军。

吕正操同志1934年1月参加革命工作,1937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

“我一辈子,就是打日本、管铁路、打网球三件事。”吕正操将军曾用这样轻描淡写的几个字回顾百年的人生。其实,这位老人一个多世纪的生活中蕴藏着无数传奇……

结缘张学良共事十多年

吕正操17岁时参加了东北军,编入张学良的东北军卫队旅。

吕正操和张学良是同乡,都是辽宁海城人。张学良是东北讲武堂第1期毕业生。1923年,张学良推荐吕正操考入东北讲武堂第5期时,他已是讲武堂监督。吕正操通过正规而严格的训练,不仅在军事学识、文化知识方面得到很大提高,身体也锻炼得十分健壮。

从讲武堂毕业后,吕正操留在张学良身边,曾任他的少校副官、秘书、参谋处长等职。因此,吕正操是张学良的老乡、同学、部属和知己,两人共事长达十余年,情同兄弟。

西安事变后,吕正操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1937年10月14日,时任国民革命军五十三军一三O师六九一团团长的吕正操,率部在河北晋县小樵镇宣布起义,脱离国民党阵营,从此改称“人民自卫军”。人民自卫军最初编为三个总队,吕正操任司令员,李晓初任政治部主任,各级领导职务由共产党员和进步分子担任。冀中平原上树起了第一面共产党抗日武装力量的大旗。

冀中吕司令威震日敌胆

起义之后,吕正操率人民自卫军一鼓作气北进,名震冀中。不久,人民自卫军纳入晋察冀军区领导,吕正操被任命为冀中军区司令、第三纵队司令员、冀中公署主任。

在这里,冀中军民创造性地发明了地雷战、地道战、破袭战等方法,开展敌后抗日斗争。在1942年5月1日起日军实施的“五一大扫荡”疯狂反扑中,吕正操带领军民,依靠这些方法与敌人斗智斗勇,最终使冈村宁次的“铁壁合围”破产。

在晋绥军区时,吕正操把地雷战普及到了一个出神入化的高度。美国著名新闻记者哈里逊福尔曼在《来自红色中国的报告》一书中写道:围困日本人的一个常用的方法,便是在据点附近安放成百上千个地雷……日本人虽然迫切需要水,但是却不能出来取水。

冀中吕司令,成了威震敌胆的名字。

主管铁道部开修青藏线

1949年2月20日,吕正操出任中央军委铁道部副部长。新中国成立后任铁道部副部长、部长,铁道兵政委。

1958年9月,青藏铁路第一阶段开工,至1960年仅铺通97公里。这期间,吕正操等铁道部领导向毛泽东汇报:目前修进藏铁路,最大的困难是科学解决冻土问题、建设人员高原缺氧问题和经济能力问题。1961年,青藏铁路大规模建设第一次下马。

此时,青藏铁路再度上马,并计划在10年后修通。1979年9月,青藏铁路铺轨至南山口,但由于“文革”对经济的破坏再无资金继续,加上进藏一段的地址、气候更为复杂,青藏铁路二度下马。

1977年12月,吕正操出任铁道兵第一政治委员、铁道兵党委第一书记。

2006年7月1日,青藏铁路全线贯通,施工中克服的困难,恰好印证了吕正操的预言。

再会张学良已过半世纪

1991年,吕正操将军(左)赴美国为当年的老长官张学良将军祝寿,图为两位将军畅叙袍泽之情。
1991年,吕正操将军(左)赴美国为当年的老长官张学良将军祝寿,图为两位将军畅叙袍泽之情。

1991年3月,张学良夫妇赴美探亲。在台北机场登机前,张学良向记者表达了想回大陆探亲的意愿。吕正操一行5人于5月23日飞向大洋彼岸。5月29日上午,一行人在纽约见到了张学良。半个多世纪没有见面了,两位老人双手紧握,四目相对,因心情都很激动,许久说不出话来。沉思片刻后,互致问候。

吕正操送上生日贺礼:一整套张最爱听的《中国京剧大全》录音带;李维康、耿其昌夫妇新录制的京剧带;碧螺春新茶;著名画家袁熙坤所作张学良肖像画以及国学大师启功的手书贺幛,书录的是张学良将军的一首小诗:

不怕死,不爱钱,丈夫绝不受人怜。

顶天立地男儿汉,磊落光明度余年。

落座后,张学良幽默地说:“我可迷信了,我信上帝。”吕正操随口接上:“我也迷信,信人民。” 张学良笑着说:“你是地老鼠”。这里指的是当年吕正操在冀中和军民一起运用“地道战”、“地雷战”等形式,抗击日本侵略者,开展游击战的事。吕正操说:“地老鼠也是人民创造的嘛!我能干什么,还不都是人民的功劳,蒋介石、宋美龄都信上帝,800万军队被我们打垮了,最后跑到了台湾。”张学良随口插话:“得民心者昌”。这次见面,两位将军谈得十分痛快、舒畅。

综合《人民日报》、《南方都市报》

(浏览 27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