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上甘岭》在昆明军区放映,军区参谋长崔建功退场:不忍看

来源:今日头条@莫孤烟

1956年,电影《上甘岭》公映后,曾指挥上甘岭战役的北京军区副司令员王近山,对影片导演沙蒙说,你们拍的这个电影,连真实场景的百分之一都没拍出来。在这位打了一辈子恶仗的虎将眼中,电影中的战斗场景,不足以反映真实的战争。


王近山中将
王近山中将

和王近山看法相似的,还有上甘岭战役的主角、影片中师长的原型人物崔建功(志愿军15军45师师长)。

影片在昆明军区放映时,时任军区参谋长的崔建功看了没多久就走了。一开始,人们以为他去卫生间,谁知直到电影演完了,他也没回来。事后有人问他为什么不看,他的回答是“不忍心看”。不过他也说了,影片的战斗场景不像真的打仗,倒像是打着玩,“好人死不掉,坏人都死完。像这样打,我这个师长太好当了”。

上甘岭战役到底有多惨烈,不是亲历者,根本无法想象。

1952年10月18日,志愿军45师经过4天血战后伤亡惨重,不得不退守坑道,血肉横飞的阵地,第一次全部失守。

师长崔建功在电话里向军长秦基伟叫苦,说自己的兵快要打光了,没有兵,如何守住阵地?秦基伟听了半天没吭声,他知道老崔说的是实情,但最终还是狠下心说:“老崔啊,阵地丢了,回头不好见我哟。”


上甘岭战役中,崔建功(右一)在研究作战方案
上甘岭战役中,崔建功(右一)在研究作战方案

崔建功横下一条心,当即表态:打剩一个连,我当连长;打剩一个班,我当班长。如果死了,副师长代理。

经过连续七天七夜的拉锯战,45师已经伤亡3200余人,战斗人员几乎消耗殆尽。崔建功命令师部所有人员均上前沿坑道参战,连他的警卫员也被派上去了,大有拼得倾家荡产的趋势。

打仗从未叫过苦,一贯把“烧铺草”当作口头禅的3兵团司令员王近山,面对如此险恶的局势也有些拿不定主意了。他在电话里征询秦基伟的意见:“老秦,要是实在顶不住,就把部队先撤下来吧。”


上甘岭阵地一片焦土
上甘岭阵地一片焦土

向来擅长打巧仗的秦基伟,这回却决心拼到底,他的回答简单明了:“15军这样的部队国内多得是,但上甘岭只有一个。”听秦基伟这样说,王近山的心定了,决心把自己手中的王牌12军调上去,和美国人打到底。

战斗结束后,秦基伟在电话中给崔建功大声说:“志司通报嘉奖了你们师……”崔建功激动得半天说不出话。他后来回忆:“伤亡太大了,我有什么好说的。”

电影,毕竟是一项技术性强的艺术,要准确表达出创作者的意图,必须依赖某些技术手段,这在战争片的拍摄中尤为重要。以当时的技术条件,电影镜头能呈现出真实场景百分之一的情景来,已经很不容易了,拍摄方为此付出了极大的努力。



当初,长春电影制片厂决定把上甘岭的故事搬上银幕,立即指定由导演沙蒙牵头组成创作班子。沙蒙下决心要在影片中呈现出战斗的真实性,于是带领摄制组亲往上甘岭实地考察,亲眼见到了满目疮痍的战场,印证了随手抓一把土就有几十块弹片的传说是千真万确的。


沙蒙
沙蒙

影片开拍前,摄制组作了两年的前期准备,主要就是大量采访当初参加过上甘岭战斗的老兵,这其中就包括片中8连连长张忠发的人物原型之一——原45师135团7连连长张计发。

如果影片从宏观上进行全景式叙述,固然会有史诗般的壮美,但这样拍,很容易拍成只有叙述而没有人物的历史纪录片,不容易打动人。沙蒙决定将焦点投向宏大战役中的小人物,用一个连的战斗故事来表现“以小见大”,这样无疑会更有故事性,人物形象也会更鲜明。这样一来,张忠发就成了全片第一主人公。


张计发
张计发

张计发回国后,被派到一所军校学习,校友中有一些参加过上甘岭战役的战友。《上甘岭》的样片拍好后,摄制组邀请该校学员观看,以便提出修改意见。没参加过上甘岭战斗的人看了,都被感动得不得了。参加过上甘岭战斗的人看了,都觉得感人的东西还没拍出来——“我们受那么大的苦难,反映太少了”。

张计发边看边掉泪,看完了提了不少意见。他也认为,真正的战斗远比电影拍的要残酷得多,而且当时7连只有一个男卫生员,影片中出现女卫生员与事实不符,因为在当时极其残酷的环境下,坑道里是绝不会有女兵的。


影片《上甘岭》中的卫生员王兰(刘玉茹饰)
影片《上甘岭》中的卫生员王兰(刘玉茹饰)

《上甘岭》于1956年底公映。张计发看到,他提的意见摄制组并没有采纳,女卫生员王兰不仅在片中戏份很重,而且还唱了歌,这显然与事实更加不符。摄制组解释说,王兰这个人物的确是虚构的,但这是志愿军女兵的代表,况且这个人物也是有原型的,是一个叫王清珍的女卫生员,同时也参照了其他志愿军女战士的事迹。影片中多一个女性角色,会让整个片子生动很多,也更加感人。


影片中的八连长张忠发(高宝成饰)
影片中的八连长张忠发(高宝成饰)

关于志愿军女卫生员出现在坑道这这一问题,引起了许多亲历者的争议。崔建功说:“凡能动的我都让上阵地了,唯独没叫女兵上。”不过他又说:“电影可以虚构。”参战官兵这才无话可说。

参加过上甘岭战役的志愿军战斗英雄赵毛臣,被聘请担任本片军事顾问,他也认为影片对战场的残酷性展现得远远不够,例如志愿军战士在坑道里喝尿的真实场景,就没有表现出来。对此,导演沙蒙反复解释:“喝尿能上电影吗?出坑道是死,进坑道是喝尿,这样拍谁还去当兵呀?艺术反映生活,但生活不等于艺术。”


《上甘岭》剧照
《上甘岭》剧照

多年后,王近山因个人问题受处分,中将降成大校,发配到了农场当副厂长。有一次,农场组织观看《上甘岭》。王近山也搬了个小板凳坐着看,一边看,一边抹泪。他身旁的一位青年问他:“老首长,电影演的是不是真的?”

王近山哽咽着说:“真实的战斗,比电影里残酷一百倍!”

(浏览 151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