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大在浆水》| 浆水五月反“扫荡”的日日夜夜 苏裁贵

抗大文化研究院

浆水五月反“扫荡”的日日夜夜

苏裁贵

1942年,抗日战争进入最艰苦的阶段。那时,抗大总校驻在邢台县浆水地区,我在上干科大队部当文书,大队部设在浆水镇西面的口子(南口)村

抗大上干科旧址——南口村
抗大上干科旧址——南口村

这一年夏初的一天下午,巍巍的太行山郁郁葱葱,秀丽的口子村和风熙熙,我们抗大总校上干科的同志们在上级“平时早耕早种,战时抢耕抢种,敌人据点附近偷耕偷种”的召号下,和口子村的乡亲们在山野里正忙着下种,突然校部通讯员送来通知,日本鬼子要向我太行抗日根据地进行“扫荡”, 要求各单位马上准备,随时出发。大家急忙种完脚下那块地,迅速回到住处,紧张地收拾东西,很快做好了出发的准备。

当时,我正患疟疾。这天晚上,大队部指导员刘胜斌把我和勤务员王小林叫到一起说:“我们马上就要出发反“扫荡”了,苏文书病得太厉害,大队首长决定王小林陪同文书去住医院,有敌情时随医院行动,一定要注意安全。”我说:“我一个人到医院就行了,不用人陪。”刘指导员说:“这是命令,不要再说了,我还有其它出发事项要做。”就这样,我和王小林连夜向医院驻地桃树坪走去。还在1941年夏季,疟疾就在浆水一带开始流行,我们大队部八十多人,几乎都患了此病,到年底只有我和三个同志幸免。

谁知1942年1月刚过,我就第一个患上疟疾,每天发作一次,冷得浑身直打哆嗦。当时根据地药品很缺,有人说死人脑袋天灵盖含有奎宁,可以治这种病。那时乱葬岗死人的脑壳有的是,我先后吃了十几付,仍然无济于事。到五月反“扫荡”时,我已经病了四个多月。领导看我面黄肌瘦,皮包骨头,出于对我的关心,才作了这个决定。

在我们到达桃树坪医院的第二天深夜,忽听山头上有人喊话:“我是抗大宣传部的干事。八路军同志们听着,敌人已经包围了我们,情况十分严重,你们要各自为战,冲出包围圈,到预定地点集合(出发前已告诉第一、二、三集合点)。”由于抗大医院被敌人包围,为保存革命力量,院领导开会决定,能动的都要突围,不能动的重伤员就地在山洞、石崖下隐蔽。我因行动不便,也被留了下来。为了不拖累小林同志,我就叫他随医院行动。

王小林同志说:“首长给我的任务就是保护你,我不能离开你。”我严厉地说“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第一条就是服从命令听指挥,你要服从命令。”小林无奈,只好答应随医院突围。我说:“你给我留下两枚手榴弹,把干粮给我领来。”于是,小林用口袋给我领了七斤刚出锅、又生又硬的玉米粒,而突围的同志却是柿子糠炒面,相比之下,算是对病号的特殊照顾。

小林走后的第二天上午九点来钟,我看到山上没有动静,便走出山崖,来到山沟的小溪旁,舀了一茶缸水,把玉米放在石头上碾碎放入缸内,拿出程尔德管理员发的火柴,点火煮饭。做好饭刚要吃,山下桃树坪村忽然大火冲天、枪声大作。随后敌人出动,开始搜山。我赶忙用水浇灭余火,钻进灌木丛中隐蔽。敌人边走边打枪,从距我50米的地方穿过,由东面登上山顶,然后向别处搜索。我庆幸这次未被敌人发现,事后写了一首打油诗:

太行脚下一小庄,

军民撤退留空房。

日寇兵临山脚下,

烈火滚滚烧村庄。

抱病隐居山林中,

饥饿呻吟人瘦黄。

—个粮袋细又长,

七斤玉米里面装。

一个茶缸随身带,

两颗榴弹在身旁。

害病没有医和药,

死人头骨当药尝。

渴了就喝山涧水,

饥了就熬玉米汤。

小溪舀起一缸水,

放在三块石头上。

几粒玉米石板放,

园石碾碎放茶缸。

捡来干柴缸下燃,

烈火上升烟直上。

玉米缸内吱吱响,

饭味冲鼻香又香。

满心欢喜乐洋洋,

真是神仙一般样。

汤熟刚往嘴里放,

一声枪响震山岗。

日本鬼子来搜山,

青烟惹事祸难当。

灌木丛中遮隐身,

榴弹引线扣手上。

抗日战士意志坚,

民族仇恨胸中藏。

敌人不动我不动,

敌来共同见阎王。

鬼子离我匆匆走,

恨我无力把敌伤。

日本鬼子走后,我怕敌人后续部队再从这里经过,便挪到另—个山头。在那里,看不到躲避敌人的老乡,夜间还要防备野兽的袭击。我休息了两天,便决定向山西和顺集合点转移。

在向和顺集合点行进中,沿途群众都躲避起来,村里没有一个人影。由于不了解敌情,不敢走大路,只好钻山走小路绕行。加上我的病每天下午发作,到晚上才有好转,夜间天黑路不熟,身虚体弱走不动,一天实际上只能走半天的路程。就这样,走一程歇一程,病情发作时找个地方歇一会儿,饿了熬点玉米汤,一连走了七、八天,也不知走了多少路。

一天上午,我在一个小山庄遇到一个老大爷。他一看我面色不好,忙问:“同志,你病了吧! ”我说:“我打摆子,部队转移了,我找部队去。往和顺去的路对吗? ”老大爷答道:“你往西走就是了。”接着,老大爷又说: “同志,你还没吃饭吧。”我说:“吃了。”“我不相信,你病成这个样子,村里又没人……”老大爷说着,打开毛巾拿出了一个菜饼子硬塞给我。临走时还嘱咐我说;“我还得上山去躲避,“扫荡” 还没结束,你要小心,不要走大路,走小路保险。”

按照老大爷指的方向,我继续往集合点行进。一天,我到达一个半山腰的小庄,看到八路军129师的一支部队正从那里经过,这是我半个多月第一次见到自己的部队,第一次见到还能在自己家中过日子的老乡,心里真有说不出的高兴。不久,我又来到另一个山庄,正巧一家老乡正在办喜事。只见这家门上贴着一副对联,上联是“炮火连天入洞房”,下联是:“生个小儿打东洋”,横联是:“抗战到底。”我看了之后,更加坚定了胜利的信心,于是便迈开双脚向和顺部队集合点艰难地走去。


苏裁贵简介

苏裁贵
苏裁贵

苏裁贵:山西省浮山县人。1940年7月入党。抗大在浆水时,任上干科(一大队)大队部文书。1985年离休,离休前任国营大连造船厂副厂长。

(浏览 88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