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网

【兵妈妈的故事】消失在雨中的花季

清水无香




【题记】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没有半点虚构的成分。故事的主人公没有牺牲在敌人的子弹下,却在一个大雨滂沱的黑夜里,生命之花凋零了! 当我知道结局后,令我震惊、痛心……

该文原收录在《兵妈妈》一书中,但在出版时被取消了,其原因看后自明。在已亥年母亲节之季特发布以缅怀六十多年来默默无闻、无人知晓的烈士!


黄元淮烈士的遗照
黄元淮烈士的遗照

                消失在雨夜中的花季

           ——怀念战友黄元淮烈士

 作者 李希

随着时间在空间的流淌,亲朋故旧死亡投下的阴影,终将随着岁月的推移而日渐淡薄消散,亦是人之常情。但对于我来说,志愿军女战士黄元淮的早逝,却是心中永远的痛!

那年,她十五六岁,身材娇小、面容清秀、热情开朗,是个人见人爱的女孩子。

她出身于书香门第,她的父母都是抗战南迁到重庆的大学教师,自幼受到良好的教育,家庭生活优越。1949年12月,重庆解放了,正在读中学的她追随时代潮流,毅然投笔从戎,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

1951年初为履行“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使命,她告别了爸爸妈妈,离开了温暖的家,随志愿军三兵团12军35师奔赴血与火的朝鲜战场。

六十多年过去了! 每当回忆当年黄元淮烈士牺牲的经过,仿佛就像昨天发生的事一样,历历在目!

那是1951年的夏天,部队刚打第五次战役,正在谷山休整。我们师医院收治了一批伤病员,医院依山体形态而分别安置伤员。一个小山沟或一处破旧的防空洞就成为一个病区,住二、三十个伤病员,由一个班负责护理和生活。班里有护士和护理员,大家分工不分家,担负着病区内所有伤病员的各种治疗和生活护理,包括打针、喂药、送饭、送水,对行动不便的还要帮助其大小便、洗衣服……

朝鲜的夏天是多雨的季节,地处山区的谷山更是雨水频繁。8月初的一个夜晚,天上电闪雷鸣,瓢泼大雨倾盆而下。我们班的小护理员黄元淮吃过晚饭像平时一样肩背小药包,一手提着美国罐头盒改制的小油灯,一手拎着开水瓶冒着狂风暴雨去上夜班了……

第二天清晨雨过天晴。同志们正在吃早饭,聂跃兰同志走过来问我:“班长,怎么没有看到黄元淮呀?”

“是呀,我想是不是哪个伤员有事还在处理,我们去帮她一下吧。”

说着我俩赶紧走到了病房,但没有见到她。我立即安排班里的同志们到周围寻找,想看看她是否因为在哪个防空洞里避雨后睡着了。不久,派出去的同志都回来说没有看见小黄,我心里紧张起来,一丝不祥的预感掠过心头……我一边派人继续扩大寻找范围,一边立即向医院领导报告。其他班的同志们也协助查找。

终于,我们在一个废弃的小破防空洞内发现了黄元淮的小油灯,但人却不见踪影。一天、两天、三天过去了,人们找遍了附近的沟沟坎坎,但仍杳无音讯。

不安的气氛笼罩着军营,每个人的心都纠结着……师部在接到报告后非常重视,立即派保卫科的同志配合医院共同分析情况。大家认为:一来我们班负责的区域很小,当天晚上又下着大雨,没有特殊情况她不需要到别的地方去,故误走失是不可能的;二来从那个发现小油灯的防空洞看,有可能是在此被害后又把尸体藏起来了。

最后,经多方查找终于抓到了凶手。据他交代,正是在那个雨夜他奸杀了黄元淮,并将她抛入湍急的河水中冲走……

一个美丽的、天真的女战士就这样牺牲在异国他乡。一朵含苞待放的花蕾就这样过早凋零了!

她走的是那样的匆忙,没有留下一句话,就消失在那个漆黑的雨夜中……

事后,经组织批准,追认黄元淮同志为革命烈士。

十六、七岁,正值人生的豆蔻年华!在国内也许还在爸爸妈妈的怀里撒娇……

如果没有战争,她原本也和所有的女孩子一样,读书、恋爱、结婚、生儿育女、享受天伦之乐……

可黄元淮和她的战友们却怀着对祖国的热爱,对朝鲜人民的同情,对美帝国主义的仇恨,跋山涉水来到条件极其艰苦的朝鲜前线。

在战场上,我们冒着敌人机枪扫射和炮弹在周围爆炸的危险去抢救伤员、转运伤员,我们女兵常常要背着超过自己体重近三分之一的男同志行进。

在护理工作中,为了清洗带血的纱布绷带,我们在冰天雪地里凿冰取水,手上生了冻疮,皮肤溃烂仍坚守职责。

最可怜的是女兵在来例假时也要涉水过齐腰深的冰河,没有卫生纸,只好把大衣里的棉花掏出代替,许多人因此而落下各种疾病。

但面对艰苦的工作和生活环境,年轻的女兵们谁也没有叫过苦流过泪,大家牢记入朝前在全师出征誓师大会上的誓言:

我们是中国人民优秀的儿女……为了反对美帝侵略,解放朝鲜,保卫祖国,保卫世界和平,我们志愿赴朝参战……

时光飞逝,转眼六十多年过去了。追忆往事,人生在世,或寿或夭,及至于盖棺定论,又莫不有泰山、鸿毛之分!

黄元淮,生于中国,逝于朝鲜,驻足人间十六载,这样的中华女儿,人们如何能将她忘记?!

(感谢作者提供了烈士生前唯一的这张军旅照片。)

作者李希(左二)与35师司令部战友合影于朝鲜。
作者李希(左二)与35师司令部战友合影于朝鲜。

作者的大女儿任群2017年代表母亲去重庆烈士陵园祭奠黄元淮烈士。
作者的大女儿任群2017年代表母亲去重庆烈士陵园祭奠黄元淮烈士。

任群告诉我,她89岁的妈妈以前从来不说这事,近几年回家时才老听她念叨往事,说的最多的就是黄元淮阿姨。据她妈妈说文革期间黄阿姨家(父母系大学教授)被抄家时烈士证丢失。重庆修了烈士陵园后黄元淮烈士不能进入,后来在李希阿姨及重庆的老战友多方奔走及证明下才终于进入烈士陵园,烈士的英魂在家乡的土地上得以安息。2017年任群退休后专门去了趟重庆,代表妈妈去祭奠了黄阿姨,了却了妈妈多年的心结!



抗美援朝仅重庆市就牺牲了近一万名烈士,其中多数是三兵团所属的12军、15军、60军的。这个墓碑上刻有我在《绽放的金达莱》中写过的31师文工团员戴儒品烈士。


重庆烈士陵园(照片由任群提供)。
重庆烈士陵园(照片由任群提供)。

【编后记】

作者在文中虽没有明确指出凶手是谁?但相信大家看后会猜到的……

人性啊,即使在兵戎相见的战场,即使在革命阵营,也从来是有善恶两重性的!善良的人们一定要警惕!


2017年夏天为追寻父母的足迹,我和妹妹特意去了丹东。
2017年夏天为追寻父母的足迹,我和妹妹特意去了丹东。

这是丹东志愿军纪念馆颁给我的捐赠证书
这是丹东志愿军纪念馆颁给我的捐赠证书




(浏览 268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