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仗缴到上百万发子弹!上党战役缴获,对我军帮助有多大?

桃烟读史

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的弹药储备相当匮乏,主要的来源是从敌军身上缴获。

但缴获武器和子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军许多武器和敌人的子弹配对不了,配对不上的子弹没办法使用。

日本人很清楚八路军弹药不充足,甚至故意设置圈套埋伏在我军战场捡子弹的士兵。

当时八路军拿着“万国”牌的杂式轻武器,时常会陷入有枪无弹的窘境。

当然,八路军根据地的兵工厂也生产子弹,但比起弹药的消耗远远不够。


兵工厂
兵工厂

1945年8月14日,日本裕仁天皇公布《终战诏书》,宣布无条件投降。但日军和伪军都向国民党投降了,我军接受到的枪支弹药并不多。

八路军武器弹药问题依旧突出。主力部队人均分到的子弹不够十发。地方部队就更少了。

8月16日,阎锡山侵占八路军从伪军手中解放的长治、壶关等县城,想要抢夺我军的胜利果实。

我军自然不会容忍。刘伯承下令:

“坚决消灭侵入长治及其周围地区的阎锡山部,夺回长治及各县城。”


刘伯承
刘伯承

因此次战役的中心属上党郡,故称之为上党战役。

在上党战役中,我军指挥官妙计频出。一仗缴获上百万发弹药,对解放战争产生了重大影响。

上党战役的起因

抗日战争时期,邓小平与刘伯承曾率一二九师在长治地区创建敌后抗日根据地。

长治地区是革命老区,东部是太行山脉,南部接太岳山脉。因其山地崎岖,地势险峻,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

日本投降后,阎锡山认为自己占领晋东南当“土皇帝”的机会来了。



阎锡山已经统治山西30年,抗日战争的中后期他一直避战,养精蓄锐。

“趁日寇尚未完全撤出上党地区,我方先行抢占上党,再借助上党的充足兵源和粮食抢占山西”

1945年8月16日,蒋介石一则密令发于阎锡山,这则密令正合阎锡山的心意。

要知道此时蒋介石正准备开展北进战略,与共产党在重庆谈判,阎锡山侵占上党地区能为国民党在谈判中增添筹码。

1945年8月16日。阎锡山以受降日伪军的名义,命令第十九军军长史泽波率领3个师2个纵队,总计一万四千余人入侵长治地区。


日伪军
日伪军

许多伪军在投靠日伪军之前便是阎锡山手下的部队,史泽波收编日伪军的过程非常的顺利。

在日伪军的配合下,史泽波率领军队自临汾入侵,在8月下旬就占领了襄垣、潞城、长治、长子、壶关、屯留等城。

中共中央为了集中领导和应对阎锡山军队的入侵。于8月20日成立冀鲁豫军区,邓小平任政治委员,刘伯承任司令员。

那时的解放军数量不少,但编制是散的。

刘伯承上任当天便说:“现在最紧迫的任务就是集中部队,形成拳头就是胜利。”


刘伯承
刘伯承

于是将太行、太岳、冀南等地区的主力部队编成3个野战纵队共3.1万人。又动员5万民兵配合作战。为坚决消灭长治及周围地区阎锡山部队,夺回上党地区做准备。

此时三个纵队正面临着一个严峻的问题,虽然纵队是由身经百战的老战士构成,不存在战斗情绪问题,但每个团的编制都不足两个营。

更要命的是野战纵队装备简陋,大多拿着杂牌子轻机枪。

尤其缺乏子弹,太行纵队平均每个战士手中只能分到2到3发子弹。其他纵队的弹药情况也大差不差。


轻机枪
轻机枪

而史泽波一方有着精良的美国军械,还收缴了受降伪军的日军军械。史泽波率1.6万军队占领上党地区。其中1.1万人驻守长治城,周围5个城各安排守军一千多人。

拔除卫星城

长治是上党地区的首府,抗日战争时期,这里是日军的重点设防城,城墙高,壕沟深,防御工事完备又坚固。正是如此,史泽波以此城为主要据点。

而刘伯承相当清楚敌我的优劣势。我军弹药不多,不能直接打长治,而是先拔掉周围的“软钉子”,缴获子弹火炮等物资。

“对方的长处就是火力,他们善于建筑工事,还有旧城墙和日军修建的堡垒。我军弹药欠缺,这一仗不能硬打。”

“我们要发挥自己的优势,我军善于野战,敢于拼白刃战,而且此战离我方根据地不远,还应当充分发挥情报部门的作用。”



多年来,八路军都是进行游击战,而接下来的一战会是大规模运动战,还要对城进行攻坚战。许多战士肯定会对这种战法感到陌生。

刘伯承和邓小平仔细研究阎锡山部队的作战特点,做了详细分析:

“阎锡山部队长于防御,会构筑品字形的据点碉堡,控制强大的预备队,实行反突击。此外,它在外围设有据点,与碉堡形成掎角之势。”

“因此,我军要进行连续的城市战斗,才能消灭他们。此种战斗是一种精细而不痛快的技巧战斗,但决不能粗枝大叶,用密集队形一冲了事。”



反击战在8月27日便展开了,太行纵队包围住襄垣城,在反击战开始前,情报部门人员在解放区里抓了不少的“开小差”的阎方士兵,弄清了守城敌军的军力部署。

不光如此,城里的国民党军总指挥翟品三在开战前便“瞎了”。襄垣城方圆20里内全是解放军,解放军把每个村的行人来往都断绝掉。襄垣城外的信息被完全封死。

直到29日夜晚,城里的国民党军都无法确定解放军的动向,还在传播风言风语。

“听说八路军要来打襄垣。”

直到当夜,解放军真的来攻城了,城内守军才大梦初醒,襄垣在敌方守军毫无准备之下被我军轻松夺取。

依靠双方情报工作的差距,我军旗开得胜。


上党战役中我军攻坚夺城
上党战役中我军攻坚夺城

1945年9月10日,上党战役正式打响,刘伯承和邓小平计划先拔掉周边几座卫星城,让长治的守军孤立无援。

11日清晨,太行纵队在陈锡联的指挥下对屯留县城发起冲击,我军先是用炮火将城墙炸出一道缺口,然后集体冲锋,在县城内与敌人开始巷战。

敌方在遭到炮击之前似乎都没有了解到解放军前来攻城的信息,城内的一千守军完全不是对手,敌军在巷战中抵抗了一会便被歼灭,只有少部分士兵护送着敌暂编38师师长逃跑。我军成功拿下屯留。

屯留的敌军师长多次联络长治。

“八路军来势汹汹,我部即将失守!请求增援!”


抗战时期的长治城一角
抗战时期的长治城一角

但长治的阎军不敢动弹,因为每个县城间相距着几十公里,大部队难于奔袭。所以只能眼睁睁看着屯留被攻克。

13日,陈赓和谢富治率太岳纵队攻打长子,长子城墙工事坚固,我军只好先夺取外围据点。

陈赓想出了一个攻城的好办法:

“我们一部分军队在北门佯攻吸引地方军力,另一部分部队在西门待命,然后派人从西门民房开始挖地道,给我挖到西门城墙下后安装炸药包!”

计划相当顺利,敌方指挥官没有城外信息,根本不确定有多少解放军在城外。城内的敌军被北门外的解放军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



轰隆一声巨响,长子县的西门城墙被炸出一个巨大的缺口,早早待命在西门的部队通过缺口向城内冲锋。城内的部队毫无抵抗意识,很快便投降了。

另一边,陈再道也指挥着冀南纵队打下了潞城。

随着19日太行纵队拿下壶关,我军三个野战纵队将长治周围的所有卫星城全部解放。长治城已是瓮中之鳖。

打下五座城,解放军缴获了不少武器弹药,总算暂时摆脱人均不足三发子弹的窘境。

但子弹总量依旧很不乐观,如果要对长治展开攻坚战,目前的子弹存量还是远远不够的。

围点打援

打下卫星城,刘伯承指挥三路纵队包围长治。并下令:

“冀南纵队从东南,太行纵队于西北,太岳纵队从西南,三方围攻长治城”


刘伯承
刘伯承

敌军工事坚固,而我军弹药很少,为避免太大的兵力损失,刘伯承强调:

“引诱敌军外窜,而于野战中坚决消灭敌人。”

很快,我军拔除了长治城外的多处据点。

长治城内,十九军军长史泽波急得直挠脑袋,这才九天不到,周围的五个城都被解放军攻破。

而史泽波只在一开始派出6000人出发增援,可刚接触解放军就被对方凶猛狡猾的游击打法吓回了长治,再也不敢出城援助。



无奈之下史泽波向阎锡山打电话求助。

“我部虽顽强抵抗,但弹药消耗巨大,请求增援”。

阎锡山得知长治消息,连忙让第七集团军副司令彭毓斌带领8个师从太原出发前去增援。

因为史泽波特别提到长治守军弹药不足,阎锡山特令这支2.3万人的援军带上大量枪支弹药。

阎锡山派援军在刘伯承和邓小平的预料之中。

“长治这块骨头先不啃他,咱们先吃眼前的肥肉!”


长治
长治

刘伯承决定围点打援。指挥陈赓和陈锡联带领两个纵队在老爷山和磨盘垴设下埋伏。

彭毓斌的援军为助史泽波守城携带了大量枪支弹药,还带了两个炮兵团。每名步兵都携带两份弹药,有的步兵甚至携带超过300发子弹。

但彭毓斌没想到,他这支援军天时、地利、人和一样也不占。

阎军在抗日时期与日军勾搭,力求避战。麾下的士兵都毫无心气,军官也只想升官发财。甚至连国民党军令部部长徐永昌都看不下去。

“今日大军官要求地盘,小军官随时营私,法令如毛而弊端百出,上无道轨,下无法守!”



彭毓斌9月15日便率援军从祁县出发,一路上山洪爆发,道路泥泞,士兵背负着厚重的弹药苦不堪言。

不光如此,一路上的居民百姓都“坚壁清野”。阎军没抓到多少苦力运输粮草弹药,也没有粮食补充。士兵饥寒交加,愈发没了打仗的心气。

彭毓斌不想管手下士兵如何,毕竟阎锡山的命令才是最重要的,彭毓斌疯狂催促部队前行,丝毫没有预料到已经落入解放军的口袋阵里。

10月2日,解放军打援主力在屯留西北遭遇了敌军,刘伯承指示解放军左右两翼的队伍让开了正面,诱敌深入,然后两个纵队从侧面迂回包抄,把援军困在了老爷山、磨盘垴至榆林地区一带。


邓小平与刘伯承
邓小平与刘伯承

刘伯承一开始以为援军只有3个师约7000人,但后来察觉到竟是8个师共20000多人。城内的敌人加上援军的总数竟是比解放军人数还多!。

他立刻调整部署,又从围城的冀南纵队中调6000人前去增援,确保有局部兵力优势。

太行、太岳纵队很快在老爷岭和磨盘垴两个山头与敌人交手,但阎军别的本事没有,当乌龟有一套,迅速在山头建立了野战工事,凭借大量弹药储备死守山头。

我军弹药储备远远比不上阎军,刘伯承果断采取“夜攻昼守”的策略,趁着夜晚与敌军迫近距离,打冷枪,然后抢走敌军弹药。

刘伯承为避免打成攻坚战和消耗战,特地“围三阙一”,放一条“生路”诱导敌人突围。

敌军一旦离开防御工事,我军便和敌军在野外展开运动歼灭战。



彭毓斌部队的水源被解放军截断,粮食也不足,他手下的军官和士兵已经被打的七荤八素,侦察兵竟是得出了“解放军有六路纵队,山炮十几门!”的荒谬结论。

彭毓斌害怕了,决定从解放军给的那条“生路”突围。

刘伯承知道心理战术成功了,解放军也提前占据好山头伏击点,敌军的强大火力出了防御工事便施展不开,这股援军没能掀起什么风浪,被我军成功歼灭。

太原援军被解放军歼灭,守在长治的史泽波陷入了绝望,他致电阎锡山:

“放弃上党恐怕是个完,不放弃也是完,我们要鼓舞士气,死里逃生!”


阎锡山
阎锡山

10月7日,史泽波率部队乘着夜晚的大雨想要从长治向西南逃跑,解放军早已设计好口袋阵,对史泽波进行围追堵截。

10月12日,解放军在沁河以东全歼敌军,史泽波被俘虏,就这样一万多守城阎军真的“完”了。

一仗缴获百万子弹

上党战役是对国民党阎锡山部的一次大规模歼灭战。解放军和国民党军的战损比达到了4比35,大获全胜。

我军歼灭敌军3.5万余人。其中俘虏3.1万人。阎锡山一战就损失了三分之一的军队。原来8个军只能改编成5个军。

上党战役我军战术精妙,俘虏了大量敌军,敌军支援长治的枪支弹药被我军全部缴获。


陈锡联
陈锡联

战后陈锡联激动的向陈赓讲道:“我们缴获了一百几十万发子弹!”

不光是一百万发子弹,还缴获了多种火炮共74门,轻重机枪2200挺,长短枪1.6万支和大量军用物资。

上党战役让急缺子弹的解放军“暴富”!

这一仗对解放军的帮助非常大。

我军动用三万一千名兵力和五万民兵,在有着极大装备劣势的情况下战胜敌人,粉碎了蒋介石和阎锡山妄图抢夺我军胜利果实的野心。


上党战役中缴获的部分武器
上党战役中缴获的部分武器

而上党战役缴获的大量物资极大的释放了解放军的战斗力,我军有了更大的底气与国民党抗争。

蒋介石知道了阎锡山上党战役的失利,对阎锡山的态度也更加冷淡,一是他们本身就有矛盾,阎锡山担心蒋介石威胁他在山西的地位。

二是上党战役中阎锡山败的彻彻底底,不仅没起到蒋介石预计中的消灭解放军有生力量的初衷,还让解放军缴获了大量军用物资,影响了重庆谈判。

这100万子弹大大增加了共产党在重庆谈判的筹码。间接促成国民党与中国共产党签订《双十协定》,延缓内战爆发,为我军取得解放战争的胜利争取了宝贵的时间。


重庆谈判
重庆谈判

在上党战役中最困难的一点便是缺乏弹药,在最初攻打卫星城便显现出来,我军每人只有几发子弹,打完了就得冲上去打白刃战。

如果有足够的子弹,何须打的如此辛苦。

虽然在优秀的指挥之下,我军成功扬长避短。先是用情报部门的信息差和攻城妙计夺取卫星城获得部分补给。又是在围剿援军时化攻坚战为运动战。

但陈赓说“如果太行纵队能有20万子弹,磨盘垴早被我军攻下来了!这100万发子弹,够我们再打两个上党战役!”

穷则战术穿插,富则火力轰炸。比起战士的生命,解放军宁愿消耗更多的弹药物资。


陈赓
陈赓

只此一战,解放军的主力部队都能配齐机枪,缴获的一百万子弹也分配给战士们。解放军终于是告别了子弹装不满半个弹夹的日子。

74门火炮分给了火炮部队,炮兵的整体火力比之前强了一倍有余。

而主力部队替换下的“万国牌”步枪又能武装民兵和地方部队,这对未来中共中央提出的“向北发展、向南防御”的方针做出重要贡献。



上党战役之前的解放军弹药匮乏,既要打仗又要注重缴获物资。时常陷入战斗胜利了,可子弹也要消耗殆尽的窘境。

此战之后我军极大缓解了子弹荒,不仅巩固了晋冀鲁豫解放区的后方,我军还完成由游击战向运动战的转变。充足的子弹也使攻坚战成为了可选战术。


毛泽东
毛泽东

毛主席对上党战役给予高度评价:

“我们的方针是老早定了。针锋相对,寸土必争。”

“这一回,我们对了,争了,而且对得很好,争得很好。把他们的十三个师全部消灭!”

“人家打来了,我们就打,打是为了争取和平!”

上党战役缴获的一百万发子弹,让我军有了更充足的物质基础去争取和平与解放。

(浏览 226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