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朝鲜文书信的热议

2021年12月21日,山西省长治市革命文物收藏协会副会长杨宏伟在微信朋友圈发了一张朝鲜文书信的图片,由此引发了一场热议。

热衷于收藏红色文物



我有幸与杨宏伟相识始于10多年前,那时他任《红色太行》编辑部主编。我很敬重杨主编,常给《红色太行》投稿,也受到他的充分肯定。

杨宏伟的可敬之处在于热心红色收藏, 20余年来他走遍长治以及周边城乡,收集近代史红色历史文物。他收藏的文物涵盖土地革命时期、抗日战争时期、解放战争时期、抗美援朝时期等不同时段,收藏的物品包括书籍报刊、宣传海报、奖章徽章、文件证书、器具服装等广泛种类。对这些常人不屑一顾的老物件,杨宏伟总能看出历史痕迹的闪光点。他的收藏少部分来自亲友的捐赠,更多的是不惜倾其所有购买的。他对收集的历史文物认真研究分析、多方查阅资料、请教专家学者、确定来源性质,有的还能揭示出一段不为人知的佳话。他不仅为挽救、整理、传承红色文物做出突出贡献,还经常将所收藏的文物到各处义务展出,为开展爱国主义教育、弘扬革命传统做出无私奉献。

2020年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之际,杨宏伟将收藏的抗美援朝的文物整理公示,其中包括相关的鉴定书、明信片、慰问信、纪念章、军功章、宣传画、连环画、书籍、报刊、杂志、信件、证件、服装、票证、烟标、陶瓷、器材等,种类琳琅满目、内容丰富多彩、历史寓意深远。他说:“这些文物凝聚着中国人民志愿军保家卫国的激情和热血,体现了中朝人民对抗美援朝的关注与纪念。”

2021年12月19日又是一个周日,杨宏伟再次来到长治市古玩市场,一封16开的朝鲜文信件和一个简易的朝鲜文信封映入了他的眼帘。他经了解得知:这件沉睡了70余年的信件是一位朝鲜人写给志愿军战士刘德堂的。刘德堂是长治市沁县人,在抗美援朝时期参加了志愿军,归国后默默无闻地在家乡务农,后被安排在县里工作。刘德堂去世后,这封信件便流散在民间。

杨宏伟果断地收购了这封朝鲜文信件,但是这封没有一个汉字的信件到底传递了什么信息却不得而知。




12月21日,杨宏伟通过微信朋友圈发出了求助:“各位朋友,这是当年志愿军战士给家中寄信时附带的一张信纸,可能是朝鲜人寄给志愿军的,他又寄回家里了。那位朋友能帮助译出信中内容?谢谢!”

热心于弘扬志愿军英烈

我作为杨宏伟的微信好友之一,从微信看到了这条消息,很想助杨宏伟一臂之力。当天,我联系了原工作单位的战友,可惜没有找到懂朝鲜文的翻译。第二天,我想起志愿军研究会的一位朋友邓其平,急忙请求他的帮助。

邓其平现任志愿军研究会副秘书长兼志愿军烈士后代联谊中心主任。他的父亲邓仕均1916年出生于四川,15岁参加红军,战争年代屡立战功,先后荣获“晋察冀边区子弟兵战斗英雄”、“特等战斗英雄”、“生产模范”、“工作模范”等光荣称号,在延安受到毛主席的亲切接见。1951年2月时任志愿军63军187师559团团长的邓仕均入朝参战,5月在抗美援朝第五次战役中牺牲,年仅35岁。邓其平继承父辈的遗志,带领志愿军烈士后代做了大量工作:慰问健在的志愿军老兵,为近千位志愿军烈士寻找到国内的亲人,主办“跨过鸭绿江”微信公众号等……


左邓其平、白敬宪’

邓其平收到我的微信,立即联系了好朋友、朝鲜人白敬宪。白敬宪时任“在中朝鲜人总联合会中南协会”会长,1955年出生,在北京长大,为朝中友谊做出了很大的贡献。不到两个小时,我就收到了邓其平发来的白敬宪亲自翻译的信件全文,并及时传给了杨宏伟。

这天,杨宏伟收到了多位关注革命历史的朋友发来的译文:除了我转发的白敬宪会长的译文外,还有影视剧作家宋福聚联系在校外语研究生翻译的译文,北京范芳(译音)女士托朋友翻译的译文,山西省档案馆梁红一女士、长治的老赵、王潞伟、黎城的驼客(李建花)等人发来的译文。一时间,关于这封朝鲜文信件的讨论成为焦点,杨宏伟对大家的热心关注与帮助深表感谢!

热血凝成的中朝友谊

长治市黎城县党史研究室副主任杨尚军等人认为:在多种版本的译文中,白敬宪会长翻译的最好。杨宏伟也认可这个版本,说:“白会长本身就是朝鲜人。”

从白敬宪版本的译文中,我看到了朝鲜人民军战士洪元奎写给志愿军战士刘德堂的信件写于志愿军回国之际,字里行间满怀着真诚的感恩,洋溢着深厚的友谊,充满着美好的祝福,令人十分感动、倍感亲切。

译文如下:

献给归故国的志愿军同志们

再次回首用鲜血帮助我们进行艰苦战争的1950年10月,与即将回故乡的志愿军同志们依依惜别,我们向你们致敬、与你们紧紧握手道别。在我们祖国的土地上,同志们真的是留下了泰山般的恩功,竖起了泰山般的业绩,然后要离去了。

每每想起同志们建立的军功和业绩,我们更加不舍要离去的同志们。为了我们祖国的和平和祖国的安宁,你们用身躯堵住了敌人的炮口,用鲜血守下了高地。而战后又把我们的祖国建设成了美丽的花园,我们祖国处处都可以找到同志们留下的业绩和功勋。同志们留下的业绩如泰山,我们与同志们的友谊、友爱比海深。送别你们的时候,作为朝鲜人,哪里会没有依依不舍的人呢!同志们回故国后,同志们留下的丰功伟绩,在中国人民和我们之间会成为美丽的友谊传说代代相传,同志们留下的业绩,我们会更加珍惜和保护。

送别志愿军同志们的此刻,想说的美丽故事无尽,对同志们的感激之情我们会永远珍藏。用鲜血凝成的两国人民之间的友谊、团结,将会被两国人民更加巩固和加强。送别同志们的此刻,我们发誓为加强国防力,在战斗政治训练中会争取更大的成果。

最后,祝愿同志们贵体健康,在政治、战斗训练中,有更大的成果。愿同志们一路平安。

以不舍之心,道惜别之情义。

朝鲜人民军邮箱第64367号

洪元奎

信封正面:中国人民志愿军同志们 收
信封反面: 朝鲜人民军野战邮箱64367号 洪元奎 发

正如杨宏伟在热议中说:“目前我们所见抗美援朝的慰问信都是国内群众写给志愿军的,像这封朝鲜人民军写给志愿军的所属罕见。此信见证了中朝两军、两国的战斗友谊!”


此文刊登在2022年3月2日《上党晚报》
(浏览 255 次, 今日访问 1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