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不是虚构:八路军将星云集动用杀手锏,把鬼子顾问团一锅端!

任楠纪实说

曾经一度热播的电视剧《亮剑》中有这么一个情节:日军战地观摩团本想观看日寇进攻八路军的“好戏”,不成想反被李云龙指挥独立团一举全歼。其实,在八路军战史上,真的有相当类似的一幕。

这,就是著名的冀南清丰之战。

当抗日战争进行到1944年时,日军苦于战线过长、兵力不足,开始逐步收缩兵力、集中布防。在河北,为了给伪政权撑腰打气、显示支持,驻邯郸的日本陆军联络部部长加藤次郞大佐却一反常态,撤销了放弃清丰县城的动议,于5月下旬命令清丰、大名、南乐等13个县的日军联络官带领保安队(即伪军)共4800多人,联合攻占了清丰县城。


八路军此战所用的仿制日式九二步兵炮
八路军此战所用的仿制日式九二步兵炮

5月27,由于到了召开各县联络官(实际隶属日军特务机关,是当地实际的军政主官,地位相当于太上皇)联席会议的时间,联络部便决定将本该在邯郸召开的这个会议干脆改在清丰,重点研究在麦收后如何抢粮问题。于是,代理部长名取正雄和伪冀南道公署道尹薛兴甫、伪冀南道联络官川本率300多卫兵也来到清丰县城。

一时间,小小的清丰城内日伪高官云集、弹冠相庆,一派热闹景象。

5月27日,时任冀鲁豫军区司令员的宋任穷获悉了这一情报,决定发起清丰战斗,打击掉这个日军顾问团,保卫群众麦收、粉碎日伪抢粮图谋。

具体负责指挥的是第八军分区司令员曾思玉(开国中将),担任主攻的是“老七团”,由政委杨俊生(后任北京军区卫戍区政委、二炮司令员)和参谋长徐仲禹(后任济南军区参谋长)亲自率领。另外,四分区政委张国华(后任18军军长、西藏平叛总指挥)等其他一些部队也前来助战。我方也称得上是将星云集,志在必得。

28日,七团从范县急行军140里,于黄昏前到达清丰县城外围。稍事休整、与其他部队协调对接后,于当晚10点发起进攻。


日伪混编的队伍
日伪混编的队伍

其实,七团等部队的调动集结,鬼子并非蒙在鼓里。驻大名的日军警备队就已经发现端倪,判定八路军是要攻打清丰。警备队长藤坟(这名字有点儿意思,是给其战友腾的吧)于是匆忙带着一个小队赶到清丰报信,建议抓紧撤离。可刚刚“胜利收复”清丰的日伪头目,似乎被这几年来难得的“胜利”冲昏了头脑,或者自恃城内兵力已达5000多人,所以压根儿就不听藤坟的意见,只是很傻很幼稚地把伪军在城区里摆了摆(稍有点儿军事常识的人也知道应该加强城墙防守)。

接下来的残酷现实证明,日伪首脑不听劝的后果很严重。

这一次,攻城的八路军部队一改从前的“困窘”,很奢侈地动用了杀手锏——很宝贝的军分区炮兵连助战,加上充分发挥夜战、近战、巷战的特长,一番激战后便很快从城东北角打开了突破口,向伪县政府进攻。

当八路军开始攻城时,这群昨天还得意洋洋、神气活现的大小顾问和伪县长们顿时慌了神,只能临时推举军衔、职务最高的名取正雄为指挥官,仓促组织日伪军迎战。但兵不知将,将不知兵,联络又不畅通,顿时乱作一团。

后来,名取正雄在县府实在坐不住了,才不得不带领与会的日伪官员开始突围。奈何各县调来的数千伪军互不隶属、群龙无首(他们的主子联络官在名取正雄身边支应着呢)乱哄哄地塞满了本就不宽的街巷。日本兵鸣枪开道却招来了对方的愤怒对射,也有伪军之间互相开枪射击的……有一股日伪好不容易突围到县城西北角的一个村庄,却遭到在此埋伏的八路军机枪、火炮的一通胖揍,只剩下三四个人得以侥幸逃脱。

眼见突围不成,名取等只好又退回县府试图凭借薛兴甫的300卫队和藤坟所带来的一个小队(50-70日本兵)死守。经过一段时间近乎绝望的顽抗,最后还是与道联络官(总顾问)川本、5个县的日本顾问官等被击毙。伪道尹薛兴甫和5名道、县联络官以及13个伪县长、40多个伪警察所长被俘虏。此战,八路军共共毙敌200多人(日方记载人数还多),俘敌1500多人,其余的伪军早已趁乱作鸟兽散、脚底抹油溜了。至此,清丰全境再次获得解放。


宋任穷(右一)
宋任穷(右一)

清丰战斗是冀鲁豫平原抗战的一大胜利,其毙俘日伪军人数之多、官阶之高、牵面之广、影响之大,都是少有的,使冀南日伪遭到沉重打击(日军内部称之为一次“悲剧”),从此一蹶不振。我抗日军民的斗志更加高昂,以前所未有的热情参加到了战略反攻斗争中去,直到取得最后的胜利——日本投降。

文参考/图摘自:萨苏著《日军眼中的中共抗战(第一卷)》

(浏览 78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