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为啥从不说俄罗斯“侵略”乌克兰?卢沙野大使一语道破天机!

智本道

1


中国驻法大使卢沙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的一番话,竟然令从前苏联独立出去的波罗的海三国深受刺激,他们竟然急眼了。


那卢大使到底说了什么呢?


当主持人问到“克里米亚是否属于乌克兰”,卢沙野称“这取决于我们该如何看待这些问题,领土边界没有那么简单”。


主持人表示不同意卢大使的看法,称依照国际法,克里米亚就是属于乌克兰。而卢沙野则明确指出,如果依照国际法,前苏联国家并没有有效地位,因为没有一项真正的国际协议,将这些前苏联国家的主权国家地位具体化


看看就这么几句话,有啥问题啊?不但没问题,而且说得好,说的妙,只有傻子在那嗷嗷叫!


这话绝对是大实话!


想想看,在前苏联解体之前,加盟共和国是不具备国际法主体资格的,你们虽然名曰加盟共和国,但就相当于前苏联的一个行政省啊,在前苏联内部,你们加盟共和国之间的土地赠予不是国与国之间领土的变更。


后来苏联解体,你们都闹独立了,还继续延续前苏联时期的行政疆域,将其作为新的主权领土,这是有问题的啊,至少你得左邻右舍都表示同意,签字盖章,弄个边界协议吧?那样,大家才都心情舒畅,相安无事,好合好散嘛!


关于克里米亚的主权问题,卢大使的逻辑其实很清楚,这其实是源于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的行政划分,那是苏联国内的事,适用于苏联的国内法。


但苏联解体后,各个加盟共和国纷纷独立,独立可以啊,你得跟邻国重新起进行边界划分啊,这就像兄弟分家一样,该归还的归还,该拿走的拿走,大家都没意见,好合好散嘛!


就是说,独立后不能就这么完事了,你得和周边国家签订边界协议,得到相互认可后就具有了国际法的性质,你的领土主权就可以获得国际社会的承认啊。


稍微明事理的人看到这话,立刻会认识到,我得赶快和邻国谈判,签订边界协议,这样的边界划分才能得到国际法的确认。


波罗的海三国就属于此类,之前不是独立国家,独立后也没有和周边国家签订过任何边界协议,在联合国的框架内,你的边界就没有任何的法律支持嘛。


但这波罗的海三傻根本没搞明白卢大使言论背后的深刻含义,竟然要求我大使公开承认其主权地位,他们竟然不知道承认主权和承认领土是两码事,我们承认你的领土有个球用啊,最重要的是你得获得周边邻国的承认、获得国际法的承认。

2


和波罗的海三国不同,乌克兰和俄罗斯在 1997 年还真的签署过《乌俄友好条约》,根据这个条约,两国承认苏联时期划分的俄乌边界,互相尊重领土完整,并同意通过和平方式解决一切争端,值得一提的是,这个条约还确认,克里米亚半岛归乌克兰所有

但是,后来乌克兰被颜色革命了,开始反俄了,在 2018 年 12 月 6 日,乌克兰最高拉达通过会议,终止了《乌俄友好条约》,当时的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也决定,不再延长乌俄友好条约!

卧槽,这是办的什么事啊?你把我的领土变成了你的,当初为了友好,我没反对,现在真的变成你的了,你又不跟我友好了,你这不是拿我俄罗斯当猴耍啊!既然你终止了友好条约,拿我就决定不再跟你友好!

乌克兰那帮亲西方的鸟人最终触怒了普京,引来了一顿猛揍,顺带着给俄罗斯提供了机会,解决了和乌克兰的在领土上的历史纠纷。

是个正常人都会发现乌克兰的问题,你特么太不地道太不厚道了,不但是过河拆桥,而且是吃里扒外,如今落的个这种下场,纯属活该!

乌克兰的这帮政客竟然不知道,这个《乌俄友好条约》的存在恰恰是乌克兰领土和边界被俄罗斯承认的基础,这帮傻货把这个条约给废了,那你乌克兰和俄罗斯之间的边界当然就回到了“未确定”的状态嘛。

所以,从《乌俄友好条约》被废的那天开始,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的领土就从无纠纷状态重新回到了纠纷状态,只能说,乌克兰的那帮被美西方扶上台的傻x政客,没有一点治国理政和国际法方面的政治常识。

你以为一个地盘被你占了 20 年以后就成你的了?俄罗斯只要不承认,就可以武力收回去,而且,俄罗斯也果然收回去了!

分析到这里,我们发现,卢大使的讲话不但没有说错什么,而且是一语中的,击中了问题的要害,俄乌战争背后那个复杂的历史经纬,被他三言两语一针见血给戳破了。

3

事实上,卢沙野大使的这番言论具有非常重大的价值,他不但揭示了苏联解体导致的领土纠纷后遗症的病根儿,而且也从侧面瓦解反击了那些指责俄罗斯侵略乌克兰的论调,并为评判俄乌战争的是非曲直提供了一个历史的角度。


既然俄罗斯和乌克兰两国存在边界纠纷,那就不存在侵略一说,我们终于明白,为什么西方口口声声说俄罗斯侵略了乌克兰,而我们中国至今不对这种说法予以附和。


由此可见,卢大使的这话应该不仅仅是个人观点,似乎更代表了中国的声音,但问题来了,这话中国外交部为什么不讲?


看看卢大使的讲话引发的结果我们就知道了,因为一旦讲出这真话,就会引来一些前苏联国家的不满,甚至引发外交风波。


忠言逆耳利于行,某些傻蛋国家是不懂的。


事实上,乌克兰和俄罗斯都属于前苏联,两个国家因为领土纠纷、外敌渗透闹了矛盾,爆发了战争,这种战争是带有历史遗留问题的。


所以说,俄乌战争必然带有内战的性质,而与一般的国与国的战争不同。这道理也很容易理解,俩兄弟分家了,因为分家造成的利益不均等原因再发生打架,也带有家庭矛盾的性质嘛!


除了俄罗斯和乌克兰,波罗的海三国之外,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也因为纳卡问题而不断爆发争端和冲突,这足以说明苏联解体留下的祸端还很多。


而这些矛盾,正在被美国继续利用,来制造各种地缘政治冲突,以继续维护自己的霸权。

4


乌克兰只看重自己的地理疆界,却不断否认自己的历史,否定前苏联,这个国家在去苏联化、搞纳粹化的时候却似乎忘记了,你的领土疆界不正是前苏联赐予的吗?


一边继承着前苏联赐予的领土,一边再背叛前苏联的历史,推到列宁像、捣毁苏联红军纪念碑、大搞纳粹化、屠杀俄族群众,天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元朝和清朝,都不是汉人政权,但我们却始终将其列为中国历史的朝代序列上,新中国成立后废除了大清签署的一切不平等条约,却始终将大清摆在历史的牌位上,这是为什么呢?


道理非常简单,你只有认祖归宗,才能有资格去继承祖上的宅基地啊,只有认同历史,我们就可以顺利成章名正言顺的接管清朝时确定的领土疆域啊。


俄罗斯每年都纪念卫国战争,给列宁墓献花等等,这都是在展示对前苏联历史的尊重和继承,因为这就是俄罗斯继承前苏联的法理基础,但看看乌克兰呢?


你要认祖归宗,尊奉前苏联历史的话,这个领土你就还拥有历史的合法性,但如果你要去苏联化,要否定自己的出身和历史,要搞纳粹,要加入北约与曾经的兄弟为敌,那你就丧失了继承这块领土的历史合法性。


因此,从这个角度上看待俄乌战争,就发现,普京发起的特别军事行动带有内战的色彩和平叛的性质,但由于苏联不复存在,乌克兰已经独立,俄罗斯这个大哥教训小弟的战争,就被西方扣上了侵略的帽子。

5


而卢大使这番话又把俄乌战争拉到了问题的起点,自从乌克兰废掉《乌俄友好条约》的那一刻起,当乌克兰拒绝与俄罗斯保持友好兄弟的关系时,当乌克兰走向美西方的怀抱去拥抱纳粹时,当乌克兰反过来屠杀俄罗斯族的民众时,你凭什么还继续占有前苏联划拨给你的原本属于俄罗斯的那些领土呢?


一个背叛父母、背弃兄长、投靠敌人的逆子,还有什么资格去继承家产呢?还有什么理由占着大哥的土地不放呢?


俄乌战争,说到根子上,是乌克兰否定前苏联历史、背弃与俄罗斯的友好路线造成的,是俄罗斯面对乌克兰的背叛而不得不采取的止损行动,其原是乌克兰一手造成的。


卢大使的这番言论其实很符合俄罗斯的口味,事实上,俄乌战争爆发前夕,俄罗斯在战争舆论上的准备是不足的。


普京虽然发表长篇讲话,但并没有把特别军事行动的正义性和合法性进行系统详细的阐述,俄罗斯的舆论也没有在这方面进行有力且有效的宣传,搞得俄罗斯在舆论上陷入了被动境地,侵略的帽子被西方扣了个严严实实。

6


马克龙访华回到欧洲后,就引发了一场关于欧洲战略自主的大辩论,这令美国对欧洲的控制力大打折扣,于是,通过舆论战来抵消和对冲中国在欧洲的影响力就成了美国霸权的一个选项。


从西方媒体对卢大使进行的引诱式、刺激式的采访可以发现,这些一肚子坏水的家伙们没安什么好心,现在,他们引出了卢大使的真话,刺激了波罗的海三傻,引发了对中国外交官的一轮舆论攻势,他们的目的似乎达到了。


但这种表面上的胜利又什么意义呢?

而卢大使讲的真话却会在整个世界继续发酵,要知道,前苏联的解体深刻的影响了战后秩序,甚至造成了欧洲战后秩序的大面积垮塌,面对北约的步步紧逼,俄罗斯只能为了自身安全而疲于奔命,对于欧洲的战后秩序,它再也震不住了。


苏联虽然解体,但解体后的所谓独立国家仍然存在,它们都只是在地理意义上将前苏联的行政疆域变成了现在的领土疆界,并没有通过边界协议将其上升到国际法的高度上。

说白了,这些从前苏联独立出去的国家,由于缺乏与周边国家的边界协议,它们的领土边界并没有得到国际法的确认,因此可以说,这样的边界仍处于纠纷和争议状态。

7

卢大使的讲话似乎是给俄罗斯提了一个醒,如果俄罗斯心领神会,应该将这一思想运用到俄乌战争的解决上,重新总结俄乌战争的原因和教训,并给那些前苏联解体后独立的国家一个约束。


作为前苏联衣钵的继承者,俄罗斯可以告诉这些前苏联国家,独立可以,不就是分家单过吗?但必须自觉维护二战以后的秩序,不得加入北约,不得在地缘政治中引入域外势力,不得复活纳粹造成兄弟反目,否则,俄罗斯就像针对乌克兰一样,不承认其边界。


前苏联已经解体,但二战以来的秩序却不能跟着前苏联灰飞烟灭,那样,人类必将迎来新的战争灾难,因此,俄罗斯有责任维护前苏联框架内的战后秩序

而对乌克兰发动的战争,就是俄罗斯重新维护战后秩序的一次尝试,俄罗斯的高层,也应该尽快将这次俄乌战争放在维护二战秩序的框架内,才能获得足够的道义合法性。


面对走向尾声的俄乌战争,要使俄罗斯重新担负起维护东欧秩序的重任,必须摘掉美西方扣在俄罗斯头上那顶侵略者的帽子,给俄罗斯重新戴上秩序维护者的桂冠,就必须弄清楚俄乌战争背后的是非曲直。


而卢大使将俄乌战争放到前苏联解体这个历史维度中,就带给我们一种大历史的视野,在这个视野中,俄罗斯猛揍乌克兰,其实是代表前苏联维护二战以来的国际秩序,维护穿越二战历史的硝烟而落地生根的秩序正义。


这个秩序正义,在东亚也同样存在,在这边,秩序的维护者是另一个东方大国,但不是印度。

二战结束后日本投降签字仪式
二战结束后日本投降签字仪式

尾声

俄乌战争,我们从未说过俄罗斯侵略了乌克兰,但也没承认俄罗斯在克里米亚和乌东搞得公投,现在看,原因已经很清楚了。


在道义上,我们心中早有公道,但在具体的立场上,我们也不想得罪美西方和乌克兰,毕竟,我们不是矛盾的当事方。


国际法,不是凌驾于国家之上的某种大法,而是由国家之间缔结的条约和协议组成,只要俄乌之间没有签订和约,那两国边界就没有国际法的保护。


对于这种处于纠纷和争议的事端,不能超越当事人双方进行表态是正确的,万一哪天人家达成协议了呢,岂不有一方要怪罪于我们?


如果双方在边界上达成合约和协定,哪怕是通过战争打出来的不平等条约,那我们就会据此表明态度,比如乌克兰自己承认克里米亚和 乌东地区归属俄罗斯,我们又有什么理由反对呢?


不管怎样,在俄乌战争之外,还有一场如何看待这场战争的舆论战也在开打,美西方逼着中国表态,引诱我们的外交官做出争议性的回答,想方设法企图把我们引到挖好的坑里,我们要保持警惕,但也不能畏手畏脚。


从这个意义上说,卢大使的讲话是一个突破,外交战线面临的也是一场场战争,随着中国步入世界舞台的中央,我们的外交也要走出被动防御的阶段,从捍卫国家利益转向伸张国际正义、从适应世界转向改变世界、从不惹事转向不怕事。


但涉及俄乌冲突双方,中国有些话即使是真话,也不方便说,这与中立立场有所违背,说多了得罪一方会失去调解人的角色,于和解大局很不利。


因此,我以为,卢大使的讲话,最好的出路是飞到俄罗斯的耳朵里,成为俄罗斯为自己辩护的思想武器,毕竟,俄罗斯也是一个体面的大国,由他自己摘下侵略者这顶帽子,转而自觉维护二战以来的国际秩序,这是最好不过的。

(浏览 864 次, 今日访问 2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