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大使馆里,全是五眼联盟布置的窃听器

五眼联盟的英文名称叫five eyes(五只眼),是目前世界上最强大的谍报组织。
为何要叫五只眼?
五眼联盟建立于1948年,最初是为了对抗苏联而成立的,由英国、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这五个国家组成。
五国之内,进行情报共享,并联合拦截和破译敌国情报。
在五眼联盟内部,情报是会被分级的。
如果某份情报只能澳大利亚人看,那这份请报上会标注上绝密-仅限澳大利亚眼睛”的红色印记。
如果五国均能阅读,那这份情报会盖上“秘密-澳、加、新、英、美眼睛均可”的字样。
五眼联盟的正式名称是“澳加新英美情报联盟”,太拗口了。
时间长了,五国的情报人员,就用five eyes(五只眼)这个简洁的词汇来代指这个庞大的情报系统。?

苏联解体后,五眼联盟失去了对手,开始以监视世界上所有国家和民众为兴趣。
2013年,斯诺登曝光了美国监听全国的谍报系统,被称之为棱镜门事件。
斯诺登提供了多项机密文件,让世人了解到了五眼联盟那庞大的全球监控体系。
仅斯诺登披露的证据,我们就可以确认五眼联盟对至少35国的数千位政要人员长期监控和窃听,并入侵了全球5万多台电脑植入后门程序。
最令世人震惊的是,由于这五国的法律明确规定不允许本国情报机构窃听本国公民,所以他们就想了一个很恶心的招数来绕开这项法律。
五国之间,互相监听对方的公民,然后情报共享。。。
这五国连自己本国的公民都要监听,更何况他国。
中国,就是他们监听最多的国家。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修建完成,中方大使高高兴兴的住了进去。
很快,中方有关部门就在大使馆内发现了窃听器,然后进行了大规模检查。
这一查可不得了,发现了数量惊人的窃听器。
一名国家安全机关的工作人员对记者说:

“嗯,那数量只能说是丧心病狂的程度,不多说。

要装多少窃听器,才能被称之为丧心病狂?
原来澳大利亚的窃听器,并不是塞在沙发里和墙壁上,而是在当初修建的时候就直接和混凝土浇筑在了一起。?

因为不知道使馆修建完成后,大使们打算在哪间屋子里会客,在哪间屋子里谈事情。
澳大利亚的特工们一不做二不休,在所有的混凝土里全给你装满了窃听器,每隔几米就布置一个。
这样,无论你将来在哪办公,都逃不过被监听的命运。
中国特工们带特殊设备来排查窃听器时,把整个大使馆给彻底拆光,然后把地板给挖成了马蜂窝。?

一个坑就是一个窃听器,挖的中国特工头皮发麻。
拆除出来的窃听器实在太多了,多到特工自己都不敢保证还有没有漏网的窃听器。
而且整个大使馆已经被拆成了破烂,没有使用价值了。
安全局的特工们给出了建议,重修大使馆吧,现在这个不要了。
这件事发生后,中国以后所有的大使馆,从施工到材料,全部直接让国内公司负责,完全不敢让外国人插手了。
当然,美国也不干净,当年中国从美国订购了一架波音767,说是给领导人出访使用。
结果飞机拉回来之后,浑身上下全是窃听器,弄的我们完全就不敢用了,最后只好改为民用。
五眼联盟那丧心病狂的间谍手段,给中国好好的上了一课。
从目前的种种证据来看,澳大利亚依然未放弃对中国驻外大使馆的监控和窃密。
根据斯诺登的爆料,澳大利亚至少有4个情报机构,是专门帮助美国进行情报收集的,并大力支持美国的监视行动。
为什么华为涉足通信领域,搞了一个5G,招来了美国如此之强烈的反对。
并不是因为5G能挣多少钱,而是因为这个领域和国家安全关系极大。
而五眼联盟版本的国家安全是这么定义的:别的通讯设备给五眼开了后门,但华为不给开后门,不能窃听,所以五眼很没有安全感。?

美澳等国频频以华为设备不安全,安装了后门,有窃听风险来阻挠欧洲各国使用华为的通讯基站等。
中方对此的评价是:贼喊捉贼。
这里其实还有一个问题,为什么五眼联盟只有五个国家,法德日也算盟国啊,为啥没有加入?
你仔细看一看澳、加、新、英、美这五个国家的民族组成就知道,这五个国家都是由盎格鲁-撒克逊人建立起来的。
相同的民族构成、历史渊源、价值体系、语言文化,让五眼联盟彼此之间特别信任,近乎一体。
法德日最多算盟国,不能算完全的自己人,至于中俄等国就更不用谈了。
中国老祖宗说,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这一点在盎格鲁-撒克逊民族身上体现的特别明显。
在没有外敌的时候,这个民族内部会有矛盾,甚至会有战争,但只要面对外族,他们立刻会携手对外。
因为他们是共同的民族,他们有共同的血脉、共同的语言、共同的价值观。
1812年,美国爆发独立战争,塔特纳尔当时在美军服役,和英军在战场上血拼过,塔特纳尔的很多战友都死在了英国人手上。
1859年,第二次鸦片战争爆发。
6月24日,英国军舰攻打大沽炮台,已升任准将的塔特纳尔率美军舰队在一旁观战。
大沽炮台猛烈的还击让英军吃惊,英军4艘战舰被击沉,2艘重伤,官兵伤亡500余人,舰队司令霍夫被炮弹重伤。
这件事本来和美军没什么关系,美国也没有参战。
但是当看到重伤的英舰难以撤离战场,即将被彻底击沉时,塔特纳尔下令美国舰队开炮,支援英军撤退。
塔特纳尔的下属问他为什么要插手这场战争,并帮助讨厌的英国佬时,塔特纳尔给了一个让英美两国传颂很久的回答:

血浓于水。

当时参战的英国中校加内特在1903年出版的回忆录中写道:

感谢上帝,美国人说英语,和我们有相似的法律体系和价值观。

无论盎格鲁-萨克逊人内部之间有着怎样你死我活的矛盾,当他们面对异族时,一切都会放在一边。
枪口一致对外,萨克逊人不打萨克逊人。
今天的五眼联盟,看似是五个国家,但实际上是一个民族,他们都是盎格鲁-萨克逊民族为主体建立的国家。
他们紧密的团结在一起,血浓于水,一致对外,同气连枝、荣辱与共。
五眼联盟的所作所为,我很是不齿,但他们的这种团结精神,很是值得我们反思一下。
尤其是国内的那些外黄内白的香蕉人们,你们应该好好想一想,为什么德国人和法国人进不去五眼联盟,为什么五眼联盟只愿意接纳同族之人。
血浓于水的道理,外国人很清楚,比你们这些香蕉人要清楚的多。
(浏览 1,447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