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二野的三号人物,搭档过五位元帅,为何后来销声匿迹了?

墨斗鱼说 大同市平城区墨斗鱼文化工作室官方帐号

文武两李达

在中国共产党革命历史上,有两位著名的李达,一位文李达是湖南人,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之一,曾是中国共产党代理书记,并且是最早提出中国共产党应独立自主发展主张的人。对陈独秀提出的与国民党党内合作,李达予以坚决反对,并最终因与陈独秀的矛盾,退出了中国共产党,后来国民党叛变革命,中国共产党因此受到了严重的损失,也证明李达的高瞻远瞩。



另一位武李达则是陕西人,1955年9月时,在中南海怀仁堂举行了授衔仪式中,被授予上将军衔,他曾是二野的三号人物,为何后来销声匿迹了?

与五位元帅做过搭档的活地图

1905年4月19日生于陕西省郿县的李达,在1926年时考入西北军第二军官学校。毕业后,加入冯玉祥的西北军,逐步升任至旅部参谋长。冯玉祥在与蒋介石的军阀大战中失败,不得不被迫下野,西北军随之烟消云散,李达所在的第五路军也被改编为第二十六路军。蒋介石出于消耗杂牌军的目的,在1931年时,将第二十六路军调往南方,“围剿”中央苏区。在参与了第二、三两次反围剿失败后,第二十六路军被调到宁都执行防守任务。

1931年9月18日,日本关东军发动了九一八事变,占领东北地区,全国上下群情汹涌,一致要求枪口对外,抗日救国。蒋介石对国内舆论毫不理会,准备“攘外必先安内”,依然加紧安排调动军队,准备对中央苏区进行规模更大的“围剿”。此时,大部分都是北方人的第二十六路军请求北上抗日,却不被蒋介石准许,甚至调派军队堵住了第二十六路军的北上道路。

中共二十六路军特别支部得知情况后,开始与同为共产党的二十六路军参谋长赵博生联系,秘密联络七十三旅旅长董振堂和七十四旅旅长季振同。1931年12月14日,李达跟随部队在二十六路军驻守的宁都发动起义。起义后,二十六路军被改编为红军第五军团,李达被任命为连长。



1932年,加入红军不久的李达,便被任命为红八军独立第一师的参谋长。并在同年9月,经由王震的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独立一师被划归第六军团后,李达又被任命为军团参谋长。在担任军团参谋长期间,李达主要负责抓红军的正规训练,尤其是修建工事和阵地防御的基本战术,因为红军没有相关的系统训练,都不太重视工事修筑,甚至连相应的工具都没有,经过李达的悉心指导后,各部战斗力均大为提升。

1934年,红六军团奉命西进,进入湘西一带,寻找与中央失去联络贺龙率领的红二军团。由于不知道红二军团的具体位置,因此只能一边与敌人接战,一边打听贺龙部的消息。在前有阻敌,后有追兵的情况下,红二军团在石阡甘溪镇与敌人展开激烈交战,在混战中,李达率领四百多人跳出了敌人的包围圈,但是却与军团指挥部失去了联络。

李达在这个时候十分冷静地分析了当前局势,决定孤军深入,继续寻找红二军团,最终在枫香溪找到了红二军团,并用电台向红六军团发报,双方于10月26日时,在印江县胜利会师。而也是这次会师以后,李达便被调到了红二军团担任参谋长,开始与第一位未来的共和国元帅贺龙进行搭档。



此时,中央苏区因为李德、博古错误的指挥,致使第五次反围剿失败,不得不开始长征。红二、六军团主动出击,展开湘西攻势,在湘鄂川黔地区建立了根据地,并打破了国民党军队的“围剿”。在担任参谋长期间中,李达首先协助贺龙完善了红二军团的司令部建设,培训了一大批参谋人员,并在一系列重要战斗参与方案的制定和指挥工作,被称为“足智多谋的参谋长”。

1935年,蒋介石再次调集重兵,开始围剿湘鄂川黔根据地,依据敌我力量对比,红二、六军团开始从湖南桑植县出发进行长征。行进到贵州时,红二、六军团进驻毕节,因毕节地区多山区,地形复杂,又处在滇黔川交界地区,军团领导计划以此为依托,创建川滇黔根据地。

作为参谋长的李达,在仔细地研究了一下地图后,发现毕节虽然地处各省交界地区,地形复杂,但是对于云南军阀来说确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地形节点,而且毕节也是一个重要的交通地点。如果红军驻扎于此,蒋、滇两方都不会对毕节弃之不顾,必然会出兵进行争夺。果然如李达所料,红军进驻毕节后,没出十天,湖南、云南、贵州三地军阀都调动兵力,向毕节发起进攻,好在红军接受了李达的建议,及时撤出了毕节,避免受到围攻。



在经历湘中、黔东、黔西等多次突破敌军的围追堵截后,于1936年7月,与红四方面军在甘孜会师。7月5月,红二、六军团又汇合了红32军后,整编为红二方面军,李达被任命为红二方面军参谋长。同年10月,红二方面军在甘肃会宁与红一、四方面军胜利会师。

1937年7月7日,日军发动了卢沟桥事变,开启了全面侵华战争。红军的主力军团也被改编为八路军,李达被任命为八路军一二九师的参谋处长,当时的师长是刘伯承,副师长是徐向前,这两位也是在55年授衔时的元帅,也是李达搭档的第二和第三位元帅。

抗战伊始,八路军的条件十分艰苦,连作战用的地图都是前清遗留的,长时间未曾更新,地形地势地名的变化都不得而知,李达便带领参谋人员,多次前往实地进行细致勘查,并制作了许多准确度极高的标准地图。为刘伯承邓小平指挥作战,提供了极大的帮助。因为对地图的高度敏感,别人拿来的地图,李达很快就能发现错误,并通过他专业的测绘修正错误,被刘伯承赞扬为“活地图”。



1942年时,李达到二分区去检查工作,半路上却遭遇了日伪军的突袭。在深夜时分李达带领工作组开始紧急转移,夜色不利于敌人发现,同样也不利于我军寻找道路,李达命令部队向有着大槐树的方向行军,成功避过了敌人,从间隙中撤了出去。

等摆脱了险情,到了安全的地方,工作组的人员对李达十分佩服,但是又很好奇向他的询问,李达则取出了地图向众人详细解释了缘故,所有人这下更加佩服了,原来李达在深夜中也能指挥部队脱困,是因为已经将地图牢牢地记在了脑海里。

抗战胜利后,李达又被任命为晋冀鲁豫军区参谋长,继续与刘伯承搭档。为了配合重庆谈判,兼任太行纵队司令的李达,在山西指挥了向阎锡山发动反击的上党战役。紧接着又在邯郸战役中,亲自穿越前线与高树勋面谈,最终成功策动高树勋的新八军火线起义。1946年6月,李达又被任命为晋冀鲁豫野战军参谋长,协助刘伯承、邓小平指挥陇海路战役、定陶战役、巨野战役、豫皖边战役等等。



1947年6月,为打破国民党对解放军的步步紧逼,刘伯承、邓小平决定率领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向国统区进发,挺近大别山,将一把利刃插在国民党的心脏上。李达作为参谋长,提前做好了各项准备工作,尤其是探测前进路线,李达对沿途经过的几百上千的县市都倒背如流,南下大别山的地图路线可以说是了如指掌。

有一次,部队要经过黄泛区,李达需要先行一步建立营地,以供大军后续进驻。到达目的后,陆陆续续地建立好了营地,但是左等右等却还是不见后续大军的踪影,李达猜想大军应该是走错了路线,便安排一名参谋,对他详细讲解去寻找大军的行动路线。

参谋根据李达讲述的路线,果然找到了正在错误地点的刘邓大军。等到大军重新到达了安营地点后,刘伯承对李达能清晰地找到走错路的部队,感到十分的神奇,便向李达咨询了原因。李达则答道:地图上的地名有重复,但是方位确实正好相反的,我在此等候多时却未见部队过来,便猜到走错了方向,到另外一个地点了,刘伯承和邓小平对此予以了高度的赞扬。



1948年,晋冀鲁豫野战军改编为中原野战军,李达再次担任中野的参谋长。同时为了与华野进行协调作战,调华野的司令员陈毅,担任中野的副司令员。这位也是未来的共和国元帅,也是李达搭档的第四位元帅。因为中野主力千里挺近大别山,损失十分严重,为了便于开展工作,与陈毅一同来到中野的还有各种干部两千余人,李达作为中野的参谋长,与陈毅积极配合,为他提供了许多工作上面的帮助。随后又参与指挥了中野的宛东战役、襄樊战役以及淮海战役。

全国解放后,李达担任西南军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云南军区司令员等职务,负责西南地区清剿国民党残余势力、土匪等任务,并再次与贺龙搭档,为和平解放西藏做出了重大贡献。

1953年时,志愿军参谋长解方归国,毛泽东钦点李达接任参谋长职务:李达在土地革命、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时期都做过参谋长,抗美援朝也得参谋一下,不然对李达是一件憾事。因为前志愿军司令彭德怀已经归国,李达便错过的与第五位元帅搭档,但是在后来回国后,李达出任国防部副部长时,又与时任国防部部长的彭德怀搭档工作了。

因反教条主义而消失的上将

1954年11月从朝鲜归国的李达,被任命为国防部副部长,与未来第五位共和国元帅,时任国防部长的彭德怀进行搭档。李达被分配主管解放军训练工作,当时解放军正在开展正规化作战训练,而这些训练方式有很多地方需要借鉴苏联军队的经验,引进了许多苏联的教材以及苏联的军事顾问。

因在红军时期,受到过苏联共产国际委派人员,如王明、李德等“指导工作”,他们完全不顾中国的国情情,经常性地照搬苏联,导致红军经历了一系列的重大损失,所以党内对于苏联是十分警惕的。

1958年,苏联提出要在中国建设军用长波电台,以及中苏组建联合海军,共享对方领海。中方认为长波电台涉及主权问题,可以由中苏双方各出一半资金,由苏联提供技术,主权归属中国,苏方拒绝了。

在领海及联合舰队问题上,则完全是不可接受的,中国海军力量十分单薄,联合舰队与领海完全是苏联单方面受益,甚至有控制中国军队的企图,这是完全无法接受的。同年五月,中央军委即展开反教条主义扩大会议,训练总监部部长萧克、副部长李达便因此挨了批评。李达被调离了国防部,转而担任国家体育运动委员会副主任,即使在体育方面,李达也毫无怨言,兢兢业业。

李达一生淡泊名利、大公无私,在1955年授衔时,李达夫人曾问他大概能评个什么军衔,李达十分淡然地回答:大概是个中将或者少将吧,对于党和人民我的贡献太少了。在被评定为上将后,也是毫不在意,有一次他的女儿在学校听到同学们在讨论自己父亲的军衔,便回家问李达是什么将?李达笑着说:我是芝麻酱,黄豆酱。

“文革”开始后,李达又遭反革命集团迫害,非法关押了四年之久,但是他依旧坚持信仰。1972年时,被重新任命为解放军副总参谋长。1993年7月,李达这位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在北京逝世。

(浏览 175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