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北京到加尔各答 张经武的特殊使命 之二

撰稿:张华川 图片:张华川、曾生、乐于泓和徐乐天家属

本文是周军所写《张经武的特殊使命》续篇,过去出版的有关中央驻藏代表张经武的史书,依据的是1981-1986年,西藏人民出版社先后出版的《西藏文史资料选辑 第一、六、八、九辑》中涉及乐于泓《进藏日记摘抄》内容中,大量地删除、甚至修改了日记原文内容,公开出版的部分内容甚至背离了史实,导致此后的出版物均以讹传讹。本文则是参照乐于泓家属提供的日记原版内容、1951年《人民日报》的原始报道、最新披露的中央档案馆所存若干页张经武日记原文所写成,重新表述了这段历史。

1951年6月13日,张经武一行二十余人登上南下的火车。15日的《人民日报》在第一版发布详细报道。中央人民政府赴藏代表前往亚东的消息,受到社会各界和世界媒体关注。


1951年6月15日,《人民日报》第一版刊登消息
1951年6月15日,《人民日报》第一版刊登消息

1951年6月13日下午,北京前门火车站,左起:凯墨·索安旺堆、土丹旦达、桑颇·登增顿珠、张经武。
1951年6月13日下午,北京前门火车站,左起:凯墨·索安旺堆、土丹旦达、桑颇·登增顿珠、张经武。

收藏于中央档案馆的张经武6月13日至27日日记
收藏于中央档案馆的张经武6月13日至27日日记

6月15日,张经武一行乘火车沿京汉线到达汉口大智门车站,当晚18:00,湖北省、武汉市政府举行宴会,华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张难先主持,晚20:00过长江,湖北省副主席熊晋槐前往送行,从武昌的通湘门车站再次登车,沿1936年建成的粤汉铁路驶往广东。


湖北省汉口大智门车站
湖北省汉口大智门车站

6月17日早上,张经武一行到达广州火车站,华南军区第一副参谋长曾生、方副市长迎接(乐于泓日记原记录有误,没有姓方的副市长,可能是广东省政府第一副主席方方),入住位于沙面附近太平路(现人民南路17号)省政府交际处第一招待所,它就是1930年开业、集中西建筑风格于一体白宫酒店

因为机票的问题,他们要在广州逗留一段时间。张经武陪同西藏噶厦的三位代表参观了工厂和风景名胜。并先后见到了他在抗战时期任陕甘宁晋绥联防军参谋长时的部下、华南军区副司令员黄永胜,八路军武汉办事处的同事、华南军区政治部副主任孔石泉,以及中共华南分局办公厅副主任林西广州市总工会主席廖似光(参加中央红军长征的三十名女红军之一)、华南分局职工委员会第二书记林锵云南方大学(华南师大前身)第一副校长陈唯实



7月21日,广州南方大学,张经武、土丹旦达、乐于泓应邀前往作报告。
7月21日,广州南方大学,张经武、土丹旦达、乐于泓应邀前往作报告

6月21日:张经武、土登旦达和乐于泓前往广州南方大学作报告(张经武日记为22日),受到2000多师生欢迎。

当天张经武得知:香港飞新加坡票易买,新加坡飞加尔各答每周仅一班,护照上的签证在新加坡只能停留24小时,最早的一班飞机,6月30日飞新加坡,7月1日飞加尔各答只有10张票。船票好买。

张经武决定:6月30日,第一批人员先行,他们中有:带着密码的机要秘书兼译电员郝广福、内勤警卫人员李永珂、藏文翻译彭哲;噶厦派出的三名代表凯墨、土丹旦达、桑颇及汉文翻译尧西·彭措扎西;还有中国驻印度政务参赞申健一名英文翻译申健曾被周恩来总理称之为中共情报工作的“后三杰”之一。

第二批有乐于泓、英文翻译桑都·任青、外交部信使王箅等五人,于7月7日从香港起飞,当晚住在新加坡,乐于泓等三人8日飞抵加尔各答。

第三批由军委联络部的黄彬(又称刘雨平、或刘雨屏)科长、军委办公厅的警卫副官李天柱科长,带其余七人,携带70余箱礼品,乘船经缅甸的仰光到加尔各答,再经西里古里、噶伦堡、进入西藏亚东。他们于9月8日沿着西藏境内的茶马古道,经过帕里、江孜、浪卡子、曲水等地到达拉萨,时间比张经武、乐于泓一行整整晚了一个月。


2006年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的《张经武与西藏解放事业》页51中地图
2006年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的《张经武与西藏解放事业》页51中地图

乘船的另七人是:军委联络部派出的机要员和报务员三人,杨树荣、张昌鼎、李作勋;从西北军区调到中央军委办公厅任电报整理科科长郝创兴,军委总后勤部派遣的医疗组三人:外科医生徐乐天、司药魏晓峰、护士冯冠森。其中杨树荣和郝广福(2023初已经病故)仍健在。


1951年,印度加尔各答,张经武第三批随员与中国驻加尔各答领事馆官员合影。 左起:科长黄彬、魏小峰、外交官、外交官、科长李天柱、科长郝创兴、张昌鼎、冯冠森、李作勋、杨树荣。
1951年,印度加尔各答,张经武第三批随员与中国驻加尔各答领事馆官员合影。 左起:科长黄彬、魏小峰、外交官、外交官、科长李天柱、科长郝创兴、张昌鼎、冯冠森、李作勋、杨树荣。

徐乐天医生在拉萨
1951年9月徐乐天医生在拉萨

作为张经武的助手、公开身份为18军联络部长的乐于泓最终只定到7月7日的联程机票,和张代表约定7月10日下午,在印度北部边境小城噶伦堡会合,次日前往锡金首都甘托克

6月25日,刘雨平(黄彬)科长先期抵达香港购机、船票并安排住宿。张经武和乐于泓上午到梅花村华南分局驻地联合办公,两人做了报告,张经武讲了北京和平谈叛经过及西藏情况。乐于泓讲了政策问题、民族问题、宗教问题。这些事实材料,到场听众觉得都很新鲜。报告后市总工会南方大学领导提出,要二人去做报告。最后决定由乐于泓26日单独去南方大学做报告。

6月27日早上,张经武一行二十余人,在广九站登上开往香港的火车,(6月29日的广州的《南方日报》、《联合报》均报道了这一消息),车到香港地界就遇到了美国合众社英国泰晤士报记者要求采访的请求,到香港红磡站后,由新华社香港派驻机构安排,住进了中国银行购置在港岛西侧摩星岭福利别墅(Felix Villas 9号),外国记者又跟踪到此要求采访再次被拒。


1951年6月29日广州《南方日报》第一版,报道张经武一行经香港、印度赴西藏。
1951年6月29日广州《南方日报》第一版,报道张经武一行经香港、印度赴西藏

香港摩星岭道上福利别墅(Felix Villas),由商人 Felix Alexander Joseph 建于 1922 年。 享有南丫岛和大屿山之间的南部和西部景观,以及南中国海的景色。
香港摩星岭道上福利别墅(Felix Villas),由商人 Felix Alexander Joseph 建于 1922 年。 享有南丫岛和大屿山之间的南部和西部景观,以及南中国海的景色

6月28日,美国合众社在香港发了新闻:“中共人员显然携带手枪保护着西藏代表,代表称未授权答复记者……”

6月29日,张代表一行乘车游览了港岛的前山后山潜水湾浴场,晚间中国银行领导设宴招待了他们。


乐于泓日记:6月29日至7月1日、7月4日至7日部分截图,文中所说的张主任即军委办公厅主任张经武。
乐于泓日记:6月29日至7月1日、7月4日至7日部分截图,文中所说的张主任即军委办公厅主任张经武

6月30日,张主任一行十人从住地出发,从启德机场乘机前往新加坡,当晚住在新加坡。乐于泓日记对张经武离开后的具体行程没有记载,对他本人在香港的行程有记录。中央档案馆保存张经武日记,目前也只能看到6月27日。而随同张经武同行的郝广福、彭哲有回忆文字中也是说法各异、与乐于泓日记有很大出入。

7月1日,张代表一行由新加坡飞抵印度第二大城加尔各答,中国驻印度大使袁仲贤、驻加尔各答领事馆总领事姚仲康前去迎接。《人民日报》第一版随后作了报道。


1951年7月4日、8日,《人民日报》第一版报道。文中的“锡里格”即西里古里,“加邻旁”即噶伦堡。
1951年7月4日、8日,《人民日报》第一版报道。文中的“锡里格”即西里古里,“加邻旁”即噶伦堡

7月1日,加尔各答总领事馆,左起:领事戴平、土丹旦达、张经武、凯墨、大使袁仲贤、总领事姚仲康和夫人副总领事孔筱。
7月1日,加尔各答总领事馆,左起:领事戴平、土丹旦达、张经武、凯墨、大使袁仲贤、总领事姚仲康和夫人副总领事孔筱

7月2日,张经武一行在申健、姚仲康陪同下到成立于1787年加尔各答国家植物园游览。


7月2日,中国驻印度外交官申健、姚仲康陪同张经武一行,在加尔各答一处公园中。
7月2日,中国驻印度外交官申健、姚仲康陪同张经武一行,在加尔各答国家植物园中

7月4日,张代表一行从加尔各答飞抵西里古里(又译作:锡里格)、从西里古里到噶伦堡约67公里。

7月7日,乐于泓、噶厦的英文翻译桑都·任青和外交部信使王箅等五人飞新加坡。

7月8日,三人从新加坡转机飞抵加尔各答。乐于泓日记记载:早上乘9:00起飞的飞机,经过六个半小时,下午15:30 (印度时间13:30)到达加尔各答,领事馆的官员张健前去迎接。

2022年前出版的有关这段历史的书籍,都把7月7日乐于泓飞离香港后的行程,当作了张经武一行的日程来表述了。

(浏览 777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