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从文物看抗战史 衡阳是当之无愧的抗战名城

  衡阳抗战文物多:南岳忠烈祠、衡阳抗战纪念塔、陆家新屋、南岳游干班中共代表驻地、陆军第十军衡阳保卫战阵亡将士之墓、双忠亭、胜利坊、磨镜台军事会议旧址(何公馆)、抗战时期湖南省政府临时驻地等等,此外还有一批遗址遗迹,分布于城区及所辖县市。

  仔细研究这些文物就会发现,如今的这座三四线城市,在国家危亡的抗战时期竟是与重庆、昆明比肩的国家柱石,在中国抗战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页,铸就了衡阳抗战名城的荣耀。

  衡阳是战时大本营

  抗战时期,蒋介石在南岳召开了四次南岳会议,对全国抗战进行战略部署、检讨各次战役、军事整训、安排重大战役等。衡阳八路军办事处也成为南方局、新四军及东南各省我党过往人员的交通站、落脚点。

  ——战时军事决策中枢之一

  南岳衡山上有处文物叫磨镜台军事会议旧址(何公馆),蒋介石曾五次入住。原来,抗战全面爆发后,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一度迁往南岳,其政治部于1938年10月迁南岳大庙,衡阳成为抗战指挥中心。

  抗战时期,蒋介石召开了几次重大的军事会议:二十二次统帅部会议(1937年7月至8月),四次南岳会议(1938年11月、1939年10月、1941年10月、1944年2月),柳州会议(1940年2月),参谋长会议(1940年3月),西安会议(1942年9月),恩施会议(1943年7月)和黄山会议(1944年7月)。

  这些军事会议除初期的统帅部会议外,相对固定的地点只有南岳。这四次会议均是在抗战进入相持阶段后召开的,有战略部署、各次战役检讨、军事整训、重大战役安排等,其中第一次南岳军事会议是在武汉失守,抗战进入相持阶段的关键时期召开的一次重要会议,就抗战实施纲领等作出一系列重大决策,拟定了全国部队三期轮训计划,中共方面的周恩来、叶剑英应邀参加了会议。

  ——战时省行政中心和战区指挥中心

  在耒阳市一中校内,有一处文物叫抗战时期湖南省政府临时驻地。

  1939年5月到1944年6月,湖南省政府转移到耒阳县,一大批军政机关迁衡阳,第九战区司令部也于1941年9月迁南岳,薛岳身兼省政府主席和第九战区司令,期间指挥了一、二、三次长沙会战和长衡会战等一系列重大战役,成就了其抗战名将的美名。

  ——中共中央南方局的交通站

  衡阳市城北的卡路巷16号,原是八路军驻衡阳办事处驻地,后毁于日军轰炸。

  1938年11月,中共中央南方局书记周恩来与叶剑英等从长沙撤到衡阳,随即在此创立八路军驻衡阳办事处,李克农任主任,工作人员均是从武汉“八办”撤下来的。

  衡阳“八办”受周恩来、叶剑英领导,成为南方局、新四军及东南各省我党过往人员的交通站、落脚点,1939年7月撤往桂林。

  衡阳是战时大基地

  衡阳是进入桂、黔、川、滇四省的门户,是抗战时期重点布局的军事要地。战时工商业繁荣,衡阳工业产值位居全国第二,是国家经济的支柱。国共合作在南岳游干班,培养了一大批游击军事干部,在抗战史上产生了深远而重大的影响。

  ——军事前进基地

  现衡阳的广铁大修段轨料厂,有一段376米长,至今仍在使用的百年铁轨,其中有1914年汉阳铁厂生产的铁轨,德国克虏伯、蒂森和英国COLVILLES等公司生产的铁枕,最早的是1903年。

  据老铁路职工介绍,武汉会战后,根据战局的需要,粤汉铁路长沙段时拆时建,拆下的铁轨和铁枕就储存在衡阳,这些东西就是当时留下来的。

  到1939年,衡阳至周边的公路,粤汉铁路、湘桂铁路及衡阳机场竣工,衡阳成为水陆空交通中心节点。武汉会战后,湘北成为抗战前线,衡阳作为粤汉铁路与湘桂铁路的交会地,同时存在两个铁路局(粤汉铁路局和湘桂铁路局),是进入桂、黔、川、滇四省的门户,其战略地位更加突显,是抗战时期重点布局的军事要地。

  衡阳地区驻军众多,如陆军39军、暂2军军部,中国空军第1路司令部,此外战时在衡阳轮训、休整的部队更多,如第10军。一旦湘北等地战事告急,驻衡部队即可快速前出。而衡阳机场是东南空军基地和西南空军基地的联络站,凡从西南空军基地起飞空袭日本本土的飞机,必须在衡阳机场落地加油。

  ——战时后勤保障基地

  衡阳工业博物馆有一件藏品——摩擦压力机,1930年生产于日本,是衡阳一家机械制造企业的设备,记录了衡阳工业曾经的辉煌。

  1937年,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后,衡阳因其优越的交通区位优势,成为国民政府《西南西北工业建设计划》重点布局的经济中心之一,是工业内迁的重要目的地。截至1943年3月,衡阳规模工业企业达215家。

  有资料显示,战时衡阳工商业繁荣,有工商企业4865家,银行33家,金店35家,钱庄200家,码头17个,同业公会46个,总人口一度达53万。尤其是衡阳的国防工业较强,有东阳渡兵工厂、航空修理厂等军工企业,军工生产与重庆、昆明齐名,形成从枪炮到被服的完整军事后勤体系。其时,衡阳工业产值仅次于重庆,位居全国第二,专卖税、工商税分别跃居全国第二、第三(不含沦陷区)。衡阳曾一度有“小上海”之称,是国家的经济支柱。1941年7月,省政府决议设立长沙市和衡阳市,1942年1月1日,国民政府批准设立衡阳市。

  ——军事人才培训基地

  南岳镇上有一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南岳游干班中共代表驻地,这处文物保留了抗战时期国共合作的历史信息。

  第一次南岳军事会议时,蒋介石接受中共方面建议,决定成立一个游击干部训练机构,并商请中共方面提供游击战术、游击政工方面的教员,这就是著名的“南岳游干班”。

  游干班1939年1月成立,地点在圣经学院。主任由蒋介石兼任,白崇禧、陈诚兼副主任,叶剑英任副教育长。游干班在南岳办了三期共3000余人,学员是全国各部队营长以上、师长以下的军官和县长以上、专员以下的干部,也有参加抗日救亡的学生和工人。后因日军轰炸迁往零陵、祁阳等地,1942年结束。

  南岳游干班将国共合作推上了新高度,是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具体体现,培养了一大批游击军事干部,在抗战史上有深远而重大的影响。

  衡阳是抗战大战场

  衡阳机场于1941年后部署了“飞虎队”,高峰时期,驻有1000余名美空军人员和200名美军宪兵。长沙沦陷后,衡阳成为长衡会战的中心,衡阳保卫战是整个会战中最为惨烈的一战,也是日军战史记载中唯一一次日军伤亡超过中国军队的战役。

  ——空战的角力场

  衡阳市珠晖区有一处空旷平坦的地方,衡阳人叫飞机坪,原衡阳机场就位于此,现已经废弃。

  1938年至1944年6月,衡阳虽然不是抗战前线,但战火始终笼罩衡阳上空。抗战时期,衡阳遭受日机轰炸上百次,是受日机轰炸最多的城市之一。1940年8月10日,日机在衡阳投下炸弹800余枚,炸死400余人,伤约1000余人,毁坏房屋1300余栋,造成1万余人无家可归。而机场又是轰炸的重点,1939年4月6日,日军出动108架飞机轮番轰炸了一个上午。

  衡阳是中国空军重点保护的区域,衡阳机场于1941年后部署了“飞虎队”(1943年改为美国第14航空队),高峰时期,衡阳驻有1000余名美空军人员和200名美军宪兵。

  “飞虎队”与日军进行反复的空中较量,仅在1944年3月的一次空战,就击伤击落日机30余架。

  为保卫大后方,位于昆明、桂林、芷江的我军飞机经常前往衡阳与日军空中格斗,有关的战史记载非常多。即便是1944年8月衡阳沦陷后,衡阳仍是双方空军较量的重点。

  ——长衡会战的主战场

  1944年,日军制定了“1号作战计划”,企图打通到东南亚的大陆交通线。其中4月开始的“中原会战”,以国军迅速溃败收场。

  5月26日,长衡会战打响,原计划实施长沙决战,结果长沙不到3日即失守,于6月18日沦陷,会战第一阶段仅23日即结束,此后,衡阳成为会战的中心。6月23日,日军兵临衡阳,会战第二阶段打响,基本战局是:以衡阳为中心,在湘江以东山区(湖南攸县、茶陵、醴陵、安仁、耒阳和江西萍乡、莲花)和湘江以西的丘陵地区(宁乡、湘乡、永丰),双方开展了激烈的攻防战,8月8日衡阳沦陷。

  其后,衡阳周边的战斗仍未结束,9月初至10月初,耒阳、常宁等地中国军队仍与日军交战。

  长衡会战,中方先后投入16个军,40多个师,约35—38万人;日军投入10个师团,约25—28万人。双方伤亡巨大,日军统计己方伤亡6万多人,中方统计己方伤亡9万余人。

  ——衡阳保卫战战绩卓著

  衡阳市现有一座胜利山,山上有一处市级文物保护单位——陆军第十军衡阳保卫战阵亡将士之墓。

  衡阳保卫战是整个会战中最为惨烈的一战,也是最为世人称道的一战,国共双方对衡阳守军都给予了充分肯定。此役在外围中国军队对日艰苦作战及空中支援下,创造了多项纪录:一是守城时间之长,一场日军原计划用1—3天,中方计划打10天至两个星期的战斗,最后打了47天(一说48天),创了抗战以来城市争夺战之最,与此前长沙之战和此后全州之战、桂林之战的一触即溃形成了鲜明对比;二是敌我兵力之比,衡阳守军第10军共计约1.6万余人,进攻的日军初期即有68师团、116师团、支摩支队、步兵第5旅,7月中旬又增调40师团、58师团、17旅团、13师团一部,一个师团约1.5—2万人,日军数倍于我,竟能坚守如此之久,与抗战以来我方数倍于敌而往往迅速溃败形成鲜明对比。三是敌我伤亡之比,据《日本帝国陆军最后决战(衡阳战役之部)》中记载,衡阳攻击战中日军共伤亡19380人,其中军官910人,这已经超过了第10军兵力总和,是日军战史记载中唯一一次日军伤亡超过中国军队的战役,被日军称为“华南旅顺之战”。

  衡阳保卫战虽然最终以城破终战(一说为投降)结束,但这丝毫不能抹杀守军英勇顽强之精神和迟滞日军进攻、消耗日军战力的巨大功绩。

  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核准“衡阳抗战纪念城”命名,蒋介石亲自题署碑文,衡阳因此成为全国唯一的抗战纪念城。衡阳保卫战影响巨大,天津市五大道上原有一条马耳他道,1946年,为纪念惨烈的衡阳保卫战更名为衡阳路。

  衡阳是重要抗战纪念地

  位于南岳衡山的南岳忠烈祠,现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南岳忠烈祠是抗战期间国民政府纪念抗日阵亡将士的礼祀中心。

  ——等级最高

  “第一次南岳军事会议”时,许多将领提到阵亡官兵多暴尸战场,不能掩埋。

  会后,蒋介石召集陈诚、薛岳,安排修公墓之事。建成后,蒋介石题署了“忠烈祠”匾。第三进纪念堂匾额“纪念堂”原为国民政府主席林森所题。

  南岳忠烈祠祠宇仿南京中山陵形式,由参加设计和修建中山陵的尚其熙负责设计和施工。修建忠烈祠的决定由蒋介石作出,营造经费由国民政府安排,安葬和祭祀的是全国抗日阵亡将士。

  ——祭祀最广

  南岳忠烈祠虽位于南岳,由身兼湖南省主席的第九战区司令薛岳督建,但绝不是湖南省和第九战区的抗战纪念设施,而是纪念全国范围的抗日阵亡将士。

  薛岳的祭文宣布“抗战以来,各忠烈将士,即日入祠,岁时奉祀”,第一批入祠的将领有张自忠、郝梦麟、佟麟阁、赵登禹等38人。享堂安放的牌位居中为“抗日阵亡将士总神位”,两边为二十二次战役阵亡将士神位。第四进有安亭战役纪念亭(淞沪会战中的著名战役),19座烈士墓葬,葬有抗日战争中正面大型作战及全国各地战斗中所牺牲的将士。

  这与其他纪念某地、某次战役阵亡将士的纪念设施有明显的区别。

  ——规模最大

  南岳忠烈祠始建于1940年9月,1943年6月竣工,由祠宇和墓葬区两大部分组成,占地面积230余亩。祠宇共五进九层,两道276级平行石阶,依山势而上,巍峨壮观、气势恢宏。

  忠烈祠的建筑艺术高,与人民大会堂、人民英雄纪念碑一起入选“首批中国20世纪建筑遗产”名录。

  祠宇周围为公墓区,葬有国民党54军、74军、16军53师、19师、60师、140师6座集体公墓;郑作民、孙明瑾、彭士量等13座个人墓葬。

  南岳忠烈祠是世界反法西斯阵营建设最早、规模最大的抗日战争纪念地之一,也是国民政府在大陆唯一一处为纪念抗日阵亡将士而建的大型烈士陵园。

  此外,在南岳衡山上还有1938年建设的双忠亭(纪念佟麟阁、赵登禹),1948年建设的胜利坊,都昭示衡阳与中国抗战的紧密联结。(作者为衡阳市文物局局长)

(浏览 289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