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战科副科长迷上地主家女儿,为享乐叛变投敌,林彪气得眼都直了

汗青说

叛徒,对于一支军队或者政治力量的伤害无疑是巨大的。古往今来,概莫能外。

在全面内战爆发初期,就有这么一名可耻的叛徒,在四平、长春之战的关键时刻,因贪图享乐,携带大量秘密文件向国民党军队叛逃,最终导致短时间内,我军接连失利,损失惨重,并给我党我军在国共谈判中带来巨大政治被动。

这名叛徒就是东北人民自治军总司令部作战科副科长王继芳,叛变后改名王瘦芳。

一、背景

在抗战胜利前后的那两年里,国共围绕着抗战胜利后如何建国问题展开了一轮又一轮谈判,而双方在谈判桌上要价的高低,往往取决于战场上的胜败。

1946年初,国共谈判处于最艰难的僵持阶段。苏军在东北完成歼灭日本关东军的任务后,回撤时间因为国际国内的因素一拖再拖。但到了3月初,苏军受国际因素的影响,突然开始撤离。因日本战败之后,国民党蒋介石政权逐渐向美国靠拢,与苏联的关系越来越疏远。同时,苏联也更愿意有个共产党政权控制东北。

于是,苏联在撤离时开始放任中共领导的东北人民自治军占领其撤出后留下的政权“空白地带”。四平和长春就是在这种情况之下被东北民主联军先后占领。

而此时国共两党之间的谈判,因政治协商会议宪法草案和东北问题形成了政治死结,僵持不下,陷入了僵局,双方都想通过一次重大的军事胜利来奠定自己在东北的地位,推动政局向着有利于己方发展。

延安甚至要求不惜以重大牺牲来求得四平战役的完全胜利。四平是长春的南大门,四平失守,长春也不保。国共双方的着眼点看似在四平,其实是四平背后的长春。

长春是伪满洲国的首都,东北的政治中心,由谁占领长春,也就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谁在东北的地位。尤其对于此时还没有在全国范围内占据有大城市的中共来说,更需要占领这样一座政治意义较大的城市。为此,在3月25日,延安曾指示东北局:力争我党占领长春,以长春为我们的首都。

所以,四平之战带有政治上决战的性质。

那么,从政治层面上,四平决战我军需要一场胜利。从军事上我军能否支撑这样的一场胜利呢。

国民党方面先后投入5个军,总兵力15万余人,另外还有飞机、坦克、大炮支援。我军投入3个师、2个纵队又1个旅,约10万人。从总兵力上来看,相差不大。

但是,自我军成立以来,不管是对阵国军还是对阵日军都没有打过大的阵地防御战,都以运动战和游击战为主。要守四平,就必须和拥有绝对实力的国民党军队打“堂堂之阵”,这就不得不抛弃我军擅长的运动战。不仅如此,我军还缺少支援作战的重火器。

一句话,尽管此时我军抢先占领的四平,在政治上主动,但是战法上受局限,在军事上却是被动的。

就是在这样本身军事上就已经被动的情况之下,东北人民自治军总部出现了致命的叛徒。

二、叛徒的出现

王继芳,四川重庆人。14岁参加红四方面军,因为年龄小,长征途中大家都称他“红小鬼”,是被红军战士轮流背着过雪山草地的。到达陕北后,他被送去延安抗大学习。抗战胜利后又跟随林彪到达东北,任东北民主联军作战科副科长。

他长得白白净净,身材修长,很像舞台剧上的奶油小生,挺讨某些异性的喜欢。到了东北之后,在民主联军总部驻吉林梨树县梨树屯(镇)之后,王继芳就和镇上一个地主家的女儿相识并坠入爱河。

正当两人打得火热,如胶似漆的时候,四平之战开始了。杜聿明指挥71军、新1军、新6军分别从左、中、右三个方向对四平发起进攻。我军奋勇顽强地抗击了敌人月余。

杜聿明在廖耀湘的新6军加入战斗序列之后,研究了新1军和71军长期打不开局面的原因,他认为主要是该两军证明攻击点过于狭小,这样,“使解放军可以集中兵力在一个狭小正面作有力抵抗”。同时,由于正面过窄,自己的侧背及后方交通完全暴露,引起解放军之侧击和迂回。

于是杜聿明指挥廖耀湘的4个师,编为2个纵队,实施宽正面两路分进合击。5月18日,新6军从东面突破了我军四平前沿防线。

当天,林彪致电延安:“四平以东阵地失守数处,此刻敌正猛攻,情况危急。”不等延安回电,林彪就命令部队撤守。

第二天,新1军孙立人部进入四平。

而就在东北民主联军总部5月18日夜间从梨树屯撤离后,便发现孙继芳不见了。原来他是无法忍受离别之苦,在部队撤离途中又悄悄溜回了梨树屯。为了能够和心爱的人在一起,他忘掉了革命大义和战友之情。紧接着,他就带着重要情报投奔了国民党。

林彪听说王继芳叛逃后,眼睛都直了,他立即说出三个字:“改密码”。

三、严重的后果

杜聿明一看林彪的作战科副科长来投奔,喜出望外,以贵宾礼遇迎接王继芳。王也“不负所望”,将自己知道的所有秘密都告诉了敌人。

尽管王继芳只是一个作战科的副科长,但作战科是东联总部的核心机关,王继芳也几乎掌握着东联的所有重要机密。其向国民党提供的情报中有两项对我军伤害最大。

其一,供出我军队伍中没有苏联红军。一直以来,蒋介石都怀疑苏联红军直接帮助我军作战。他甚至得到情报说,长春有6000着便衣的红军。为避免与苏军发生正面冲突,蒋介石一直对是否进攻长春犹豫不决。而王继芳提供的我军中没有苏联人的情报,无疑消除了蒋介石对进攻长春时与苏军发生冲突的顾虑。

其二,供出了我军准备从长春撤离的计划。先前,蒋介石的考虑是,东北的战略止于辽源和四平街,并不打算进攻长春。因此,当杜聿明打下四平之时,他担心杜聿明继续往北深入太远,就派白崇禧赴东北节制杜聿明,不让他再继续向长春推进。

而此时林彪已经向延安建议放弃长春了。林彪之所以在四平之战刚刚失利就决定放弃长春,主要还是因为我军此时的确不善于打阵地战。长春人口近90万,防线百余里,需要大量守军,敌人如果集中飞机、大炮、坦克,掩护步兵进攻一点,我军根本无法守住。这样就会产生与四平战役一样,既守不住城,又不能在运动中歼敌的不利局面。因此,5月22日,经延安同意后,我军撤出了仅占领1个月零4天的长春。

而王继芳在叛变后对敌人说:“如追得快,长春可下。”由于国民党从王继芳那里知道了我军中没有苏联人和全部的从长春撤退计划,因此杜聿明一改往日谨慎用兵的做法,在接下来的作战中指挥部队以多路平行追击的方式,放开手脚对我军穷追不舍。

可怜我军战士不分白天黑夜迈开双腿拼命向北走,但始终很难摆脱敌人的追击,许多部队被打散、打乱,失去联络。有的部队被敌人分割包围。有的边打边撤,几天几夜得不到休息。部队牺牲很大,疲惫不堪。

大家都非常奇怪:敌人怎么一反常态,敢追着打我们?直到后来他们才知道,这是王继芳叛变带来的恶果。

这一战,加上之前的四平之战,我军尽管给敌人以极大的杀伤(歼敌15000人),但是自己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近15000名指战员将鲜血洒在四平、长春这块热上,其中绝大部分是从关内调赴东北的战斗骨干。部队元气大伤,其中黄克诚的第3师第7旅,战后仅剩下3000余人,失去战斗力;万毅的第7纵队原有13000 人,战后只剩下4000至5000 人;邓华保安第1旅损失相当严重,其次是第3师的第8 、第10旅和第7师杨国夫部损失较大。

经此一战,部队的士气也受到了极大影响……

更为严重的是,这一战极大提振了蒋介石发动内战的信心,他在接下来的国共谈判中陡然抬高价码,要求我军撤出已经占领的哈尔滨、齐齐哈尔等东北的重要城市。

面对蒋介石咄咄逼人的嚣张气焰,谈判也最终走向破裂,全面内战已不可避免。

四、尾声

在四平、长春之战结束的几天后,王继芳重返梨树镇,如愿以偿地娶到了那个地主的女儿,作为奖励,国民党在长春为他们举行了盛大的婚礼。据说杜聿明亲自参加,还提升他为少将参议,并推荐给毛人凤、沈醉等人继续为国民党效力。

但过了一段时间,沈醉等人发现王继芳并不具备特务的天赋,而他带过来的那些情报也逐渐失去了时效,就开始冷落他。1949年国民党败退台湾时,将他留在了大陆。无奈之下,他只好隐藏了起来。

解放后,王继芳改名换姓逃回老家重庆,还被他混入了重庆市公安局工作,但是很快就让人认了出来,被抓捕归案。四野总部专门派人到重庆确认无误后,王继芳被押解到武汉进行公审并处决。

这个给解放战争带来重大损失的叛徒,最终受到了应有的惩罚。王继芳在不违反纪律的情况下追求自己的幸福生活,本也无可厚非,但为了追求自己的幸福生活而叛变革命,以牺牲革命利益和革命同志的生命为代价,那他就罪不可恕了。

(浏览 48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